文狐网

婚恋情感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婚恋情感

哈日图热格的云

作者:何英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5804      更新:2023-02-07

   托娅早就习惯了这天气。此刻,她呆在小小的蒙古包里,拿出每天都要绣的十字绣。这是巴雅尔上次进城,从城里带回来的。你没学会阿妈的刺绣没关系。他说,我听别人说,这个十字绣很容易,跟阿妈绣的差不多嘞。真的很容易,对有点刺绣底子的托娅来说,这幅比方帕大一点的十字绣,没几天功夫,差不多就快绣好了。白色底子,上面是淡粉色、蓝色的图案。托娅问巴雅尔,为什么不是两只雪白的天鹅,而是两只黑红花的鸟?巴雅尔顿了顿,说,天鹅嘛没有。这个也好嘛,你看下面的字。托娅才看到下面的一行字,老大的:爱你到永远。

       今天是他们结婚的第七天。

       巴雅尔出去放牧了,托娅听到天空在打雷。她得出去看看。草原上的天气说不准,天空是乌云和白云共同的家。一片乌云带来的雨不会下多久,下完了,就走了,白云过来,还是蓝蓝的天。托娅不用担心巴雅尔和牛羊,他是一个优秀的牧人,草原上最棒的小伙子。托娅的脸红了。想起他们相识的经过,托娅的脸更红了。

       遥远的雷声穿过层层的乌云和白云,像巴雅尔的歌声。

       托娅望向雷声传来的地方,天的那边,乌云从天边垂下来,裁成一道道连成一排的淡墨色绦条,遮住了那边的世界。托娅忍不住想,天那边的世界是怎样的呢。

       也是在这样的天气里,草原上的花开了,人们骑着马,赶着羊群,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草原上的那达慕大会开幕了。作为县歌舞团的后备演员托娅,在那达慕大会上认识了长调歌手巴雅尔。

       那天,巴雅尔端坐在那达慕大会的主桌上,穿着天蓝色镶花边的蒙古袍子,腰上系着彩丝带,脚蹬一双蒙古靴,金黄的脸盘透着阳光和坚毅。托娅顺着姑娘们的眼睛,看到了她们眼里的巴雅尔。托娅知道,草原上的姑娘没有不爱歌手的。

       宽阔的草地广场上,穿着坎肩、袒露着胸膛的摔跤手们,正在做赛前准备,肥大的白色摔跤裤灌满了风,像是两面小帆要驶入绿海。阳光下的草地上,每个人的心都涨满了风,托娅也兴奋地张望着。

       巴特尔甩着满是肌肉的膀子,神气地走过来了。他是托娅的邻居,小时候经常一起玩的,后来上学了,直到初中,托娅去了博乐市的中学,巴特就成了一名业余摔跤手。

       巴特长成草原上的壮汉啦。托娅看到巴特黑红的宽脸上有些紧张,眼睛里还有些羞涩,他按城里人的礼节,向托娅伸出了手。托娅微笑着鼓励他,巴特,加油!托娅没想到的是,巴特突然在她的手心里轻轻地挠了两下。托娅忍不住大笑起来。这时,她看见巴雅尔射过来的眼神。

       后来呢,后来托娅的顶碗舞跳砸了。一个人躲在草丛深处。远远的,人们正围着篝火跳萨吾尔登。那达慕大会是英雄们的大会,也是草原上姑娘小伙们的社交大会,托娅却觉得自己完了。多好的机会呀,要是这次的顶碗舞跳成功了,她就会成为一名正式的县歌舞团演员。那可是她做梦都想实现的理想啊。为了这个理想,她吃了多少苦头,又有谁知道呢。世上的事就是这样,越在意、就越紧张,越紧张就越容易出错。托娅的碗掉了下来。

       那片乌云带来的雨,终于下下来啦。草原上的雨,干干脆脆地打下来,像一条条透明冰凉的鞭子,托娅伸出双臂,仰起脸,她要试试这雨打在身上的感觉。巴雅尔能找到躲雨的地方吗。山里有一座小木屋,是守林人的,巴雅尔经常去那里避雷雨。但是离得近还可以,如果走得远了,巴雅尔和牛羊们不会出什么事吧。长生天,保佑我的巴雅尔吧。

       那天,托娅的眼泪就像这雨。她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姑娘小伙子们的欢呼声,甚至还可以听到巴特尔和几个摔跤手在跃跃比试的喧闹声……,她索性伏在膝盖大哭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旁边多了一个人。

       看到巴雅尔的那一瞬间,托娅又惊又羞。倔强的托娅、骄傲的托娅,这时候可不需要别人的可怜。尤其是草原上人人当作太阳一样的巴雅尔。那天,巴雅尔的歌声,像以往一样令人沉醉,他唱歌的时候,有人掐着别人的大腿,有人摇光晃脑地打着节拍,还有人流下了热泪。他唱了一首又一首,连从成吉思汗时代传下来的《天上的风》都会唱。他唱《劝奶歌》的时候,不愿奶孩子的母骆驼都流下了眼泪……,现在,巴雅尔就站在她的面前,托娅扭身跳上一匹枣红马儿,向更远的草地飞驰而去。

       托娅像很多恋爱中的女人,问过巴雅尔,喜欢她什么。巴雅尔说,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像我小时候救过的一只白天鹅。托娅也见过白天鹅,草原上的人,没见过白天鹅还算什么草原人。托娅也喜欢白天鹅,小时候还学过天鹅舞,后来到了县城,她知道外国人有一台专门的天鹅舞叫《天鹅湖》。不管是外国人,还是蒙古人,为天鹅跳的舞,模仿天鹅的姿势、动作的舞都是那么美。正是天鹅的美,使托娅坚定了当一名舞蹈演员的理想……

       追随托娅到更远草地去的巴雅尔,得到了他的天鹅的心。托娅婉拒了带着厚礼上门提亲的巴特尔的家人,阿妈还劝过她:巴雅尔虽然像草原上的太阳,但他毕竟只是一个牧人。长调歌手就像草原上的杉树,得自己生长自己的。巴特尔是政府公务员,在城里有工作有房子……。

       县歌舞团决定正式录用托娅了,托娅接到通知的那一刻,心都快跳出来了。她飞奔着跳上去哈热图热格的车,她要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心爱的巴雅尔。

       车子在焦急地颠波,托娅想好了,她要嫁给巴雅尔。这是和她当舞蹈演员一样重要的事。她要把这两件事都告诉他。

       一片白云游过来,草原的天放晴了。托娅终于绣完了这副“爱你到永远”的十字绣。她小心地把它折叠好,又打开来,比划着要把它挂在小小蒙古包里。托娅金黄的漂亮脸蛋上挂满了娇羞,像鲜花知道就要酿出甜甜的蜂蜜。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