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讽刺伦理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讽刺伦理

寂寞金絲雀

作者:林爽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7103      更新:2019-11-21

       “一本好書﹐教您愛不釋手﹗一首情歌﹐教您回味無窮﹗

        <寂寞傾情夜>這個深夜的 Call-in節目﹐也希望讓您渡過一個舒服的晚上﹗歡迎您給我電話﹐與我盡訴心中情﹗”

       夜色悽迷的週末深夜﹐節目主持人艾迪那把充滿磁性的男聲又在空中悠悠響起﹐飄進廣大聽眾的耳畔﹐令人覺得格外舒服﹑親切﹐特別是深閨寂寞的她。

         “嗨﹗艾迪﹐是我啊﹗”  

        “嗨﹗是妳﹖”

        “對﹗我是寂寞金絲雀﹐歡迎我打來嗎﹖”

        “啊﹗寂寞金絲雀﹖很動聽的名字啊﹗歡迎﹐歡迎﹗今晚有什麼要跟我聊﹖”

        “我又夢見他﹗”

        “唔﹗他是妳的初戀情人﹖”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那麼﹗妳現在還有跟他在一起嗎﹖”

        “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

        “唔﹗妳的答案真奇怪﹗”

        每個週末晚上﹐艾迪總會接到一位叫“寂寞金絲雀”的女聽眾撥進來的電話﹐而且每次談話都是類似奇怪的內容。

 

        “媽﹐請您別再打電話到<寂寞傾情夜>的節目吧﹖ ”

       “怎麼啦﹖我打個電話去抒發一下心情﹐也要妳作女兒的管﹖”

       “媽﹐您這把年紀﹐還在談妳的情人﹔您不覺得對不起爸嗎﹖”

        “你爸﹐哼﹗別提他了﹐他已經大半年沒回過來了﹐他怎麼對我﹖妳心裡明白﹗”

        “哎呀﹗無論如何﹐媽﹐拜託您以後別再作這些無聊事﹐別再丟我臉好嗎﹖”

 

       “寂寞金絲雀”除了熱衷Call-in節目外﹐還迷上了‘孤狗網’聊天室﹐也是喜歡翱翔網際的菜鳥﹔還是個沉迷“伊妹兒”的網痴。她每天醒來第一件事﹐不是梳洗打扮吃早點﹐而是迫不及待打開電腦﹐檢查完私人電子郵箱後﹐又馬上進入聊天室。她的網名就叫‘菜鳥’﹐頭像是一隻金絲雀。

         “嘿﹗金絲雀菜鳥﹐你早﹗我是愛開玩笑的老鳥﹗”

       忽然﹐幽默老鳥的頭像閃起了綠燈。雖說早已過了浪漫情懷的年代﹐可空虛寂寞的網痴金絲雀還是滿腦子遐思。一朝與風趣的老鳥相逢在無邊無際的網絡﹔馬上展開沒完沒了的對話…

         “嘿﹗幽默老鳥﹐這麼早就上網﹐每天都不用上班﹖”

         “哈﹗菜鳥﹐快中午了﹐還早﹖我每天的工作就是上網啊﹗”

         “你呢﹐也不用上班﹖”

         “我呀﹐有人養﹐哪用上班﹖只是養我的人呀﹐一年也見不著十天八夜”

         “這麼說﹐菜鳥原來是金絲雀呢﹖不錯啊﹗”

         “哎﹗養尊處優但寂寞的金絲雀﹐有啥用﹖別提了﹐我心好煩啊﹗主人很久都沒回來開雀籠了﹐我都快彆死了﹗”

         “嘿﹗一大早別提死字﹐這玩笑我可受不了。嘿﹗你看﹐幽默老鳥我這不是每天都陪你聊天兒嗎﹖我的甜心。”

 

       如被春霧吻醒的花蕊般﹐感情無所依的寂寞金絲雀就此深深愛上了幽默老鳥﹐從早到晚就與他網上瞎聊﹐你來我往每天最少幾十回合﹔從中也得到不少歡愉與慰藉。

       寂寞金絲雀徹底成了沉迷聊天室的網痴﹐經過個多月的網際交往後﹐幽默老鳥有天對她提出合資經營計劃。

       “我的甜心﹐最近我想開個網吧﹐方便更多像我們一樣的寂寞人﹐金絲雀甜心﹐你可有興趣投資﹖”

       醺風醉人的春夜裡﹐網痴寂寞金絲雀打扮得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十年。枯木逢春的她灑上茉莉香薰﹐花枝招展去到幽默老鳥指定的酒店房間﹐毫不猶豫﹐心甘情願的開了一張將近六位數字的美金支票﹐把私己錢毫無保留地奉獻了給心上人﹔她那被丈夫長時間冷落了的嬌弱軀體﹐也如久旱遇甘露般給滋潤得心花怒放…

       夏天艷陽熾熱吻遍大地﹐網痴寂寞金絲雀的心卻變得越來越冰冷。

       大清晨﹐她已經痴等線上﹐直到深夜…可是總教她失望。

       “甜心老鳥﹐你哪去了﹖為何這幾天總不上網﹖”

       “死鬼老鳥﹐你上哪去了﹖我找你找得都快瘋了﹐你手機怎麼總不開﹖”

       無論網痴發出多少心焦短信﹐往日幽默﹑風趣的老鳥卻越來越少回應﹐甚至幾天都不上線。秋風吻紅了楓葉﹐網痴寂寞金絲雀卻日見失意憔悴。漫漫長夜裡﹐她常獨坐電腦前﹐重複翻看以前與老鳥的甜蜜情話﹔苦苦重溫回味那段往日網上情﹗老鳥不羈的甜言蜜語﹐如冬夜裡的冷箭﹐徹底射傷了空虛寂寞的網痴金絲雀。

        一個下著寒風冷雨的冬夜﹐<寂寞傾情夜>節目主持人艾迪忽然接到一封電郵信件。

        信箋上﹐有個殷紅的唇印﹐仿彿在幽幽訴說﹕

        “艾迪﹐我很苦悶﹐我先被丈夫拋棄﹐又被女兒唾棄﹐再被網上情人騙取金錢後離棄…...唉﹗艾迪﹐我快瘋了,你說我該怎麼做﹖" 你的忠實聽眾“寂寞金絲雀”。

               

        網痴寂寞金絲雀到酒店交錢給老鳥後不久﹐她剛滿二十歲的女兒就留言在她手機說﹕

         “媽﹐我已經與男友合伙開了個‘貓頭鷹網吧’,以後不再回家住了。”

        寂寞金絲雀心中疑惑﹐就在一個風雨交加的深夜﹐突訪"貓頭鷹網吧"。

        推開網吧門﹐卻見她女兒正在收銀機旁與一男的在打情罵俏。

        寂寞金絲雀定睛一看那人﹐卻是幽默老鳥。既羞且恨﹐她奪門狂奔而出…

        此刻﹐一輛跑車迎面開來﹐突然一聲緊急剎車﹔寂寞金絲雀即時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