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乡村风情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乡村风情

三叔的牙疼病

作者:李玲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324      更新:2019-04-16

        三叔的牙疼病又犯了。原因是那车他越来越不想看的白菜。
       准确地说,不是一车,应该是一堆。就在西屋的墙角,从车上卸下来随随便便地往地上一撂。起先三婶还趁响晴天把它们抱出去晒晒。一出一进,捣捣饬饬就是多半天,落了个腰酸背痛不说,还被三叔恶狠狠的眼光剜了又剜:“白费那个力干啥啊,还不如喘口匀和气儿哪!”
       三婶不还嘴,只管忙自己的。她感觉好像有一只手在心脏里搅来搅去,但明镜儿似得,他明白那个骂她的人比她更窝心。唉,怪谁呢?这一车白菜,难道能把人的命勾了去?
       这段时间三叔没事很少出门,不得不出门时遇到熟人也是蔫头耷脑的提不起精神,总怕人提起他心底的疙瘩。可是现在这件事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了,几乎成了全村人的共同关注的焦点,见了面不由自主地要探听一下各自不同渠道打听来的消息。像前天某大城市白菜卖多少钱一斤了,昨天县城白菜批发价是否有上升的趋势,今儿上午集镇上的零卖价是多少。反正,三句话离不了两个字“白菜”!每当这时,三叔的脸像突然被一把火点着了,迅速地发热发烫。他强烈地感到对不起大伙,他认为村里百分之六十的人家之所以把准备种小麦的地拿来种白菜,都是受他这个“一把手”的影响,虽然他没有挨家挨户地去号召他们。
       本来连续几年白菜市场一直低迷,好多人家种白菜都没啥盈利。大伙儿也都懂得“物极必反”的道理,只是摸不准这“极”和“反”的准确时间。既然三叔今年一攒劲儿把自家河西那洼儿的四亩地全部种上了白菜,看来今年是应该“反一反”了。他那“一把手”的称号可不是凭空得来的 ,可是用汗水和经验慢慢滋养出来的荣誉啊。跟着他走,绝对不会走错路。
       可这一次三叔确确实实觉得自己哪根神经搭错了线,硬是把个囫囵身子送到邪路上去了。一秋雨水均匀,那四亩白菜施足了肥料,可劲儿猛长,蒲扇样的叶子一层抱紧一层,扎扎实实的像个石头墩子,即使当凳子坐也绝不会蹋边。喜得三叔心里像有个花鹿儿在撒欢,鸣叫,在用温热的舌头舔他干裂的手。
       霜降过后,随着白菜的陆续上市,价格一天天下跌,三叔心里的花鹿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越来越沉的秤砣。直至耐不住三婶啰嗦,自家也收拾了一车,两个人胧黑里就爬起来赶到二十里以外县城,半下午回来时依然满载而归。气得三叔差点没把自家的农用三轮车开到村头三四米深的沟里去。
       眼瞅着节气就撵到了大雪。天公还没开始下,三叔心里已经纷纷扬扬了。如果真下了大雪,气温降低,地里那么多没处理掉的白菜,一冻一化,非烂成稀泥不可。他喝了一碗三婶给他沏的蛋花汤,嫩黄嫩黄的蛋花上面浮了一层喷香的麻油。以前牙疼时总是喝这个,清热,去火,可是这一次似乎失去了以往的疗效。连喝了几天,肿起的半边脸依然没有消瘦一点的迹象,太阳穴上好像有个榔头在不紧不慢地敲着,脑仁也麻木了。
       三婶看到他蹲在灶前喝完汤,就顺口催促他:“别跟自己犟劲儿了,桌子上有止疼片,我给你拿来吃两片吧 !”三叔不答话,用左手捂住鼓起的左腮,想咳又咳不出,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奇怪声音,像有一棵白菜卡在了那里。三婶又气又心疼,忍不住抱怨:“不吃药,疼死你也不亏。当初东子就打电话来不叫你种那么多白菜,你偏要种,现在卖不出去,你没招了吧!话又说回来,就是那几亩地这一季啥都没收,又算个啥!也就和老娘们怀孩子一样,只要有个身子在,那都是早晚的事。看你那愁得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要是愁死了,年底东子回来也见不到他爹了”!
        三叔本来想说“我不光不吃止疼药,我还想把我右半边脸也打肿,省的不平衡”,可是听了三婶这番话,居然咧开嘴笑了一下。他突然想起在省城读农业大学的儿子,这小子多喝了几天墨水竟然真的比老子出息了。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没听这小子的话,说什么网上调查今年白菜面积很大,估计会供大于求,可是自己硬是不信。唉!
      “要不,我给东子打个电话,让他想个办法?”三婶试探着。三叔没答应也没反对,看那脸色似乎缓和了一些。三婶察言观色,转身去堂屋打电话去了。
       两天后,村里来几辆大卡车。三叔在广播里大声说:“……有卖白菜的到我家报个名,四百块钱一亩!”
       好多人家的白菜都这样卖掉了。有一个眼尖的人看到三叔接钱的手有些抖,而且他还听到,三叔在广播中“四百块钱一亩”后面隐约的一声长长的叹息!
       四百块钱够啥钱呢!不说本钱,汗水钱也不够。三叔的牙疼病因此一直持续了半个冬天,直至儿子放假回来才慢慢好起来。
       儿子说了很多,但三叔只听清了一句:下年你种地,我给你把关!

上一篇:板石沟
下一篇:落叶难归根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