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青春励志

中尉笔记:九八年

作者:艾平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8779      更新:2020-11-25

       琼站长找厂长要钱购买生产原料,厂长没好生气说,要是有钱给你,我也不至于闷头发愁啦!话再说回来,有现款买钢材,娄二毛也会做,还要你这个供应站长干啥?
       钱没要着,还挨了顿扫帚疙瘩,琼站长耸拉着脑袋走出厂办,抬眼间,瞥见娄二毛正探头扒垃圾桶,便想找个由头撒撒气。娄二毛外号二愣子,小时害脑膜炎病,有点痴呆后遗症,由于他爹是老工人,受到单位照顾,给他安排了个厂院保洁员差事,娶个农村媳妇安了家。
      “一头沉”家庭比一般双职工人家,日子要紧掐。二愣子把保洁中拣出的纸壳书报打捆卖钱,把废箱板木块打捆背回家烧锅,唯一不同是卖废旧钱得上交老婆了。在城乡差别严重年月,农家女能嫁到城里人也合算了。
       琼站长心里火气大,其实源于厂头一句“有钱娄二毛也能干事”的气话,恰好他又撞见这个遭白眼的家伙,焉能错过这一发泄口?他不待多想便连珠炮似的吐出嗤吝话,“整天扒扒扒,有啥毛用,真能扒出个金元宝来,你也不干这活了!”
       不料,二愣子慢腾腾从衣兜里掏出一张两元面值人民币,擎着叫他看,嘴里呜呜啦啦说着捡钱过程。琼站长见纸币脏兮兮,不由后退了一步,自言自语道:“还真有货哇!”接下来,像父辈告诫下代一样,要二愣子去买碗烩面吃。
       二愣子抽烟,背着老婆抽几口过把瘾,几毛一盒的纸烟没有断过,但由于单位市场经营落入低谷,他这条小河也干涸了。这次意外发个小财,正估摸着买一盒老黄皮尝味儿。黄纸包装许昌牌香烟一包两元,抵上一顿饭钱。
       琼站长发邪火中,见二愣子只一个劲儿嘿嘿笑,表情不变样,也就没了找茬由头,癔症了一下,耸耸肩膀走了。

       时候已是秋末,柏油马路两边缀满黄叶的老杨树,开始成片地裸露出靑褐色枝丫,隐伏于枝蔓间的鸟窝随枝叶摇动而摇动,这是鸟的命运。在黄叶簌卷的摩擦声里,几只喜鹊蹿蹦于地上,不停地转换方向,发出嘎嘎叫喊,仿佛传递饥馑或搬迁的意向。

       这光景,偌大一座园子,几乎听不到其它声响,哪怕是吵人的机床转动噪音也没有,于是,琼站长那镶铁掌皮鞋底与地面咬合挤出的咯吱咯吱音节,显得那样的单调索然和惹人烦腻。
      “老琼,老琼,咱厂好不容易有订货合同了,你咋弄不来钢材阿,你那些点子哪儿去了?”几个放假等活干的车间工人,老远冲着琼站长喊叫,窘得他想有地缝钻进去,但是躲不掉,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解嘲:“唔唔,这不正想路子嘛!”
       说着,他指了指厂办方向,有转移目标的意思,怎奈堵他去路的老同事们不依不饶,敞开嗓子讲粗话,“你小子有名能人,说话一套一套的,咋就哑巴啦,出去糊弄来东西先用着也不犯法,公对公扯球松。”
       其中一个上年纪者,见玩笑过火了,打圆场说,“俺几个也是急着干活,来几次了,班头老说快要投产了,可就是不见动静。”老工人本想给琼站长搬个梯子下,不意说到动情处,眼里泪光闪闪,连忙抬胳膊用衣袖蘸眼眶,“大伙儿都拖家带口的,连个扫大街小工都找不来,日子难呀。”
       这时,那个蓄长发青年接过话茬,发起牢骚,“都是跟电影里学来的,什么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有,我咋饿的肚子咕咕叫呢?都是哄人话,甭信!干活不是干死,咋合适咋干!不说了,撤。”说罢,他将脖子一梗,示意同伴回家。苏联电影故事片《列宁在1918》中有一个镜头,列宁的卫士瓦西里下乡征粮,安慰饥饿中的妻子说困难是暂时的,这句经典台词成了几代人的口头禅。
       材料员见琼站长回来,面有不悦,忙将手里一打报表掖了起来,等领导脸转晴了再呈报,却被看个正着,只好把生产科转来的钢材调拨单,递给琼站长过目签字——下个月生产用度来了。
       琼站长岂有不知?叹口气喝口茶,接着便倒肚里苦水,说到难心处不由喟叹:“把咱俩卖了也值不了几个钱!”材料员想说道什么又打住了,接着是陪笑陪苦恼,过后一脸神兮:“据小道消息,厂里准备盖职工集资房,将矿上拖欠货款折算成吨位煤磨账,用煤换取建筑材料,窑厂急于用煤,正好兑换砖块,水泥厂那边还没有谈妥,如果达成协议,就可以公开住房申报条件,汇拢款项充作启动生产资金......”
       琼站长听到这里“咦”了一声,打开抽屉,摸出两支烟,给材料员点火后自己才引燃,接着深吸两口,徐徐吐出一绺烟雾。“咋样,外烟呛呗,良友牌。”材料员看他一副心不在焉样子,把纸烟捏在拇指与食指间捻来捻去。
     “想啥哩,有好招数拿出来,别烂到肚子里。” 这时,琼站长开腔了,“上面有上面的通盘考虑,咱得有咱的办法,总不能老这样挨怼斥!”“您看,去库存咋样?把仓库里现有物资盘点一下,凡用不着的东西折旧处理掉,对付一下眼前困境。”材料员打个激灵,立即献策,捏着烟屁股当兴奋剂。
       琼站长听罢眉头一皱,连连摇手,已而,又说,“你起草个报告吧,行通行不通,得看上面的意思。”
       其实,琼站长从看到二愣子扒垃圾箱一刻,便激活了这一思路,只是不便说出口,唯恐自己临退休落下败家子名声——呵呵,把仅有的家底弄个精光,算啥本事?况且一盆水也救不下一车着火柴禾……如果将各个生产车间、分厂的废料清理一下出售,或许能应应急,抵挡一阵子,但又非一个小站长能够办成的啊。
       现在,终于有个部下提出相同的法子,不妨试试看。搞改革嘛,谁知道水深水浅,不摸着石头过河,能走上岸吗?不过,若再弄根竹竿拄着蹚水,保险些。
       拿定主意后,琼站长找来管库房的一班人,责令他们按时上报各自的库存品类数额,又吩咐管账目者,按物对照清单,界定出有用和无用。升帐过后,他一路小跑去找厂领导汇报接下来想要干的事。
       琼站长用厂里筹到的款子,购来一批生产原料,充实到各个库房,然后通过渠道引来一拨供货商,叫他们挨库房走走看看,意思是甭怕赊账,咱有底气。
       办法得益于一桩故事启发:街坊中一付性人家,由于家里穷,恐女方不称心,相亲时借穿一件未打补丁衣裳摆阔。娶亲前,趁夜又搬来四邻粮食,填充自家的粮缸。未过门媳妇打前站的娘舅,果然入座不多时,便拽过一根木棍,逐个敲打粮缸面柜,探测储粮虚实,听到缸缸沉实闷响,方才许给婚嫁。
       在企业重组的九几年,能够盘活的企业,都有自己存活下来的理由,有一种精神依托,有一部传奇式的故事,因为在企业转型期,销售合同有时形同废纸,笔笔欠款形同死账,客户没有钱给你,你能怎么样?诉诸公堂可以,谁还敢跟你做生意?一大群张嘴等吃饭的人咋办哩!转个圈圈经营攒下第一桶金,救活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国营企业,摈除了工厂破产,职工下岗的厄运,很不易得。工人都是好工人,要看你怎么领着走,哪里有草往哪里赶羊是硬道理,错过天时,即便有地利人和补给,终是成缺憾,更有仿效女娲难补天之鉴。
       琼站长在退休当天,作如是感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巴彦特拉之夜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