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婚恋情感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婚恋情感

办公室里小生态

作者:武稚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6367      更新:2020-11-13

 

大寒

 

       天气干冷,五点半不到,我在办公室还盯着电脑,杨推门进来,说,晚上去老地方喝酒,都在。也只有“都在”的几个还会惦记着我。他并未顾忌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两个人。

       今晚你去吧?杨带着厚玻璃镜片,厚玻璃镜片后面此刻有一种别样的味道。

       一向叫我出去吃饭都难,我是女人,不好这个,即使“都在”的几个都在。再说他们几个老是聚啊聚的,聚了又没有什么大事。即便有什么事,我也早知道了,办公室几步远,谁还能瞒谁呀。白天该说的都说了,不便说的也总能找到机会说。

       我叹了一口气,说,好,下了班等我一块走。

       两个人沿着人行道,你挨着我,我挨着你地走,也不做声。二百米远,老地方羊肉馆。我们到时那几个也到了,不多不少,正好五个,都在。“都在”从一个地方来,想当年我们五个经过笔试、面试,然后同一张调令,被安置到市税务局。

       几个人也不打牌,也不互相看,每个人都握着一个水杯低着头,天气似乎出奇地寒。

       这里要介绍一下,杨是检查一科代理科长,高是检查二科代理科长,欧是审理科代理科长。虽然他们是代理,但大家都约定俗成地喊他们是科长,局里原来也是许过愿的,尽快把他们“代理”二字拿掉,毕竟我们来六年了,他们三个也代理六年了,干得也不错。

       一个月前,市局在全市系统宣布进行干部选拔任用,大家都在想这三个“老代”该磨正了吧。这几年单位事没少难为他们,对内对外既要以科长名义把工作做好,同时还要时时考虑不能以科长自居,要小心谨慎。虚与委蛇也罢,越俎代庖也罢,夹紧尾巴做人也罢,都不能表达这几年他们的真正感受。但市局随后又出台了选拔任用的细则,落实到我们分局,是两个考试选拔名额,一个推荐名额。对照条件,他们三个都刚刚过了报考年龄,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三个人只能推荐一个人。推荐谁呢?全单位人都知道这三个人兄弟似的,这回该决裂了吧。

       杨是他们三个人中最年轻的,也功绩卓著。杨在查处一个案件中,发现有个公司月月大额开票,税收却交不了几个。这家公司在开发区拉了一个很大的院子,大门却经常紧紧地锁着,看不到工厂冒烟,听不见机器转动。根据经验,杨知道这又是一个纯粹的开票公司,但这家公司是全市重点企业,招商引资来的,动这类企业是要向市领导汇报的。如果去市里汇报,市领导意见还没下发,这边企业的法人就神秘地失踪了。这次分局改变了方案。杨首先打电话给会计,让会计到我们单位接受纳税事宜询问。会计不愿意来,会计说我不了解情况,具体事情你要问我们领导。杨说,那你们领导在企业的时候,你联系我,我们过去。会计如释重负地说,好。领导在的那天,杨带着两名同志和公安局的同志一道到企业去了。这是一次危险的行动,杨的孩子还小,但是他责无旁贷,他想都没想自己是个代理的。车子开到那家企业的院子里,法人正在长了草的大院里徘徊,一看到有辆警车进来了,撒腿就向外跑,公安局的同志带着手铐就追过去了,在不远处的大门口,将犯罪嫌疑人按倒在地。接着顺藤摸瓜,挖出了一大批蛀虫。

       这次大家估计在他们三个人中,杨可能上,但出乎意料,杨辞了。

       代理二科科长高说,都不要争了,我也辞职。高常常是眼卡着厚厚的玻璃片,脸则埋在厚厚的账本里,像瞎子一样看账。这个高瞎子眼看不清,心里却明白得很。企业想干什么,企业是怎么干的,在账簿的哪个地方干的,他一准能弄明白。高瞎子有时根本不用看账,他根据嫌疑线索,仰着两个瓶底一样的玻璃镜片,盯着房顶看,房顶不久就能掉下答案。高瞎子查账主要靠心,单位的大案、要案少不了他。高瞎子办案之余在办公室还经常写写画画,他写的毛笔字能当字帖, 他画的山水雾气蒙蒙的,能滴出水来。五大三粗的高瞎子有柔情的那一面。

       一场突如其来的病差点要了高瞎子的命。高瞎子在办公室看账,又是一桩千头万绪的大案子,他瓶底一样的镜片照例望望天,这时他忽然一阵头晕。高瞎子来不及招呼别人,自己一个人趔趔趄趄就向楼下走,市一家三甲医院就在我们单位旁边。他来不及挂号直接奔进门诊,医生还没来得及问他怎么回事,他一下就瘫倒在医生面前。幸亏来得及时,再晚几分钟就没命了。事后医生擦着汗说。心肌梗塞差点要了他的命。高近几年经常说要辞官喽,不能再干了,再干就没有命了。高笔墨砚台早就准备好了,他可不是摆给大家看的。高瞎子这回是铁定要归隐田园了。

       最后花就落到审理科代理科长欧的身上了。欧不久前审理过一起举报案,案情重大,且复杂,上了重大案情分析会,但会议陷入僵局,案件暂时搁置。内行人都知道这里面水太深了。举报人举报心切,一纸举报信,把案件和分局领导统统举报到上级,上级单位派了督查组来督查。案件数额巨大,为什么没有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督查组长翻到审理报告科长签字那一栏,欧规规矩矩在上面签了名字,建议移交司法机关。这几个字救了欧一命。否则他可能成为替罪羊,嫌疑人没进去。欧可能就先进去了,事后大家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欧整天和企业在你诉讼我,还是我诉讼你,是你进去还是我进去之间周旋,除了身累就是心累。欧少了一叶肺,是两年前在医院切掉的。欧的老婆说是抽烟抽的。欧整天躲在一间小屋子里除了审案还是审案,他没法不抽烟。只有那一支支烟理解他。高瞎子是多心,而他是少肺。干了六年了,头发全白了,牙齿松动了。欧表示要彻底戒烟了,再和老婆出去旅旅游。

       最后我们分局推荐了欧,这是分局党组的决定,我们都在准备喝欧的酒了。今天上午市局来宣布任用结果,出乎意料,审理科长和欧没有什么关系。

      一切尘埃落定,晚上我们喝酒。他们三个一杯接一杯地喝,完全不像科长的样子。哦,他们现在已经不是科长了。我陪他们喝。

       这些年,我们为租房子、买房子在一起喝。房子租得都小,窝窝囊囊不像家,今天水龙头坏了,明天水管炸裂了。我们为买不买车在一起喝,买车子是为了回老家,看老婆看孩子。我们为孩子转学、考学的事喝,为老婆调不过来喝。我们为工作上的事喝,为家里的事喝。为找到地方吃饭喝,为没有地方吃饭喝。为今天喝,为明天喝……谁让人世间有一种叫寥落、茕茕孑立的情怀呢。我们实在太有喝酒的理由了。

       前不久我们还一块到福建学习,那时候我们还在一块喝酒,互相鼓励着憧憬着,我们渴望给单位一个交待,我们在这里照样都是顶呱呱的,为大家争了光,现在觉得好幼稚。

       今晚弥漫的分明就是失意,或者叫失败。为失败而喝,而干杯。

       直到小酒馆要关门了,我们才出来。欧说都还行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我们明天都不是代理了,我们可以堂堂正正、伸直腰杆做人了。再也不用委屈自己了。不要让别人看出我们有什么异样,生活总是要继续的。我们从屋里出来,步子都有点趔趄,喝了酒的身子一点不冷。这一晚,我们是少有的尽情、尽兴,甚至还带一点豪气。

       后来我查了查日历,那一天却正是大寒。

 

守门人

 

       老李是个爷们。我再也没看到比他更敬业的门卫了。

       我第一天到这个局上班,因为紧张、拘谨,又有点想表现,埋头工作,不知不觉抬头时发现办公室人全走光了。我穿过黑灯瞎火的走廊,从传达室经过,发现办公楼的大门紧紧地锁着。整个办公室像陷入黑洞洞的深井,只有传达室的一个小灯泡亮着。过了有一个小时,办公楼大门哗啦啦地开了,老李同志提了一包馍进来。

       他看到我一点也不诧异,随随便便地说:“哟,还有人在这里啊?”然后径直向走廊深处走,他的两间小屋子就在走廊的尽头。

       他连道歉都没有。我觉得被一个看门的人欺负了,心里有点难受,望着他的背影真想咆哮几句,但碍于是新来的而忍下了。

       过了几天,我早晨上班刚坐下,忽然听到局长在办公室大发雷霆,“不像话,太不像话了!”听声音气得想把杯子摔掉。原来昨晚局长晚走了五分钟,结果他也坐在黑洞洞的深井里,只有传达室的一个小灯泡陪着他。那个小灯泡一陪就是一个小时。局长气得一夜没睡。我们科长找老李谈话,事情到了非谈不可的地步了。

       老李同志慢悠悠地说:“我不能不买馍哟,我又不能不吃馍。”仿佛民以食为天,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我们科长愤愤地说,锁门前,你得到每个办公室去看一下,不能把辛勤工作的同志锁在里面,你不能只会看门,要长脑子!

       老李慢悠悠地说:“过了点就买不到馍了。”即便雷霆一般的事压下来,老李同志仍是这样一副打不垮、压不烂的样子。

       我问科长,老李连局长也敢锁啊。

       科长咋呼呼地说,他哪个不敢锁。别说晚走五分钟,晚走一分钟都得锁。单位里人哪个没被他锁过,有时一连锁几个呢。

       原来老李是一视同仁的,并不因为我是新来的而单独拎出来锁我,我的心里好受多了。

       后来,我发现,只要一到傍晚下班时间,所有的人立马停住翻传票、翻账簿的手,拔腿就往门外走,有的女同志忘了拿包,她们转身从走廊里折回来,拿了包,又踩了西瓜皮一般地向外溜。

       毫无疑问,老李买馍的时间到了。

       大家干起活来,可能会忘记时间,但老李买馍这个事绝对不会忘。有几个同志手机的闹铃是“卖汤圆卖汤圆,小二哥的汤圆是圆又圆……”我听了分明是“买大馍卖大馍……”

       我们单位晚上从来不加班,加班不仅要局长批,更主要老李要批。我们局长一提老李,气都不知从哪出好,通常是一摆大手,一副“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我一点都不想搭理他”的神情,总之局长不想和他有任何纠葛。一想到我们夜里不要加班,一想到其他单位对我们的妒嫉,我们的心里就暖暖的。这是福利,绝对是福利。老李在我们单位的形象,就靠这一项替他拉了分。

       有一天晚上,我去办公室,因为第二天一早我们要出差,我忘记拿介绍信了。我琢磨着老李应该躲在他的那两间小屋子里,晚饭时间也吃过了。我冒着北风走到单位大门口,打手机给老李。老李同志不接,我就不停地打。后来我一边砸门一边咆哮。半个小时之后老李终于回话了,他说高中同学聚会,在外面吃饭,还得半个小时才能结束,“你不能不让我吃饭哟。”我吼着让他半个小时之内回来。半个小时之后,他回话了,他和同学到歌厅去了,同学们都在唱,同学们并不因为他是一个看门的就小瞧他,就放他走。“你不能不让我唱歌哟。”后来我一个人蹲在大门边。再后来我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他了。

       又一次,第二天早上体检,我的体检表没拿回家。鉴于第一次的教训,我打电话给老李说晚上就不麻烦你了,明早早一点开门。老李同志满口答应了。初夏的早上,我踏着满街朝晖来到单位,但门仍紧锁着。我给老李打电话,老李不接。我敲门、晃门、砸门,差一点用头撞门了,后来我一个人蹲在大门边。直到快八点,老李同志趿拉着拖鞋穿过长长的走廊来给我开门了。那个时候他正在吃馍吧。我狂奔到医院依次站在每个队伍的队尾。后来我查出血压高、血糖高、心跳快,我心里明白得很,那分明是被老李气的。

       星期六、星期天老李从来不值班。我们局长给他800块钱一个月,所以这两天他得满地去找零活。如果这两天想到单位找老李开门,那简直是开牢门。单位原先想多配几把钥匙,可是万一屋子里少了东西,那就不好说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所以老李始终是我们单位唯一的掌门人。万一有谁想冒这个大不韪,堂而皇之登堂入室的话,只会得到一句话,我在外面干活呢,回不去。“我不能不生活哟。”如果一定要见到老李,那只有正中午堵在大门口,他中午不能不回家吃饭的。

       老李如此这般,为何从局长到百姓都奈何不得?这就得说一说老李的背景了。就冲我们局长又想摔杯子,又不能喊出一声“滚”字,就可以想象老李的身后站着的是谁了。只是那个谁隐藏得极深,深到我们从那个走廊往里望,除了看到老李的两间房子,其他什么也看不清。但老李有背景那是公认的。冲他在我们单位稳稳当当干这么多年,就足以说明这些话是有音的。对于老李,甚至不能用“开除”这个词,“开除”对一个临时工那是高配了。老李没有文化,老李除了“我不能不买馍哟”“我不能不生活哟”这几句话外,其他什么话也不多说。沉默的老李,长脸、腰杆挺得笔直的老李,坚定不移地和我们单位同生死、共存亡。

       和领导家有亲戚,这倒不算称奇。让人称奇的是老李的房子,这才是真正的背景。五楼只有我们单位和老李一家。老李的那两间房子,是私产。老李在我们单位眼皮底下生活着、居住着。老李的门前是二三十平方米左右的阳台,阳台上空一年挂着葡萄,一年挂着葫芦,一年挂着南瓜、丝瓜,老李把这个地点整得青枝绿叶的,这让大家很满意。阳台上还经常躺着一只狗、两只猫,狗猫经常打架打到我们办公室里去,但是大家谁也不计较它们,还挺习惯的,还挺喜欢的,有人还专门给它们带包子、无花果。它们比老李受欢迎多了。阳台上除了放着狗盆猫碗外,靠着墙壁还有木窗、木门、铁皮架子一类的东西。阳台上还常年坐着一个人,老李的老婆,一个身材适中,白白嫩嫩,脸面像面瓜一样的女人,整日笑眯眯的,头发盘得干干净净的,看样子比老李要年轻十多岁。这女人从来不帮老李开门、锁门,也很少下楼,也不去买馍,她经常坐在瓜棚下晒晒太阳,看看天,吃吃零食,打打毛线,头顶上三角裤、胸罩以及花花绿绿的衣服迎风舞动,这是她的杰作吧,其他再没见她做过什么。从不见两个人大声说话,更没见两个人吵过架。他们在花花绿绿的三角裤胸罩下相当和谐地生活着。我们单位有两个男人离了婚,看到老李还能娶到这样的老婆,经常长吁短叹。老李把女人当笑面菩萨一样地供着,当然也引起走廊深处一些女人的妒嫉,人比人气死人,瞧瞧人家是怎么托生的。当然要叫她们去找老李那样的男人,那比杀了她们还难受。

       要从老李作为我们单位一员来说,他做的工作还真挑不出错来。四点钟准时给各办公室送报纸,从不漏送、错送。只要谁喊一声,老李来收旧报纸,他立马应声,不要你动手,会花大力气把那些东西搬走,有多少搬多少,顺便还把办公室收拾得条理分明,那一刻老李是可爱的,当然这也是老李的一项收入。至于外人来访,不该放进来的,老李像防苍蝇一样一个也不会放进来。那些收旧报纸、旧纸箱的,老李更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们,他们就是这个单位的贼。

       后来我们单位搬家了,听说老李也想跟我们一块去。尽管老李有诸多的好处,但还是立马有人说,宁愿带老李家的狗去,也不带他去。要不把那个笑面菩萨带去也行。这回没有人替老李说话。带不带老李走,我们局长肯定也有诸多的难处,局长这回还真表现出少有的骨气:不带!

        我们的旧办公楼一直没有卖,我们常常会想起那里面的忙碌和欢笑,也会油然想起已经淡忘了的老李。

 

小唐的婚姻

 

       小唐大学毕业后,只身一人到单位报到,所有行李就是从学校搬来的那些。农村的那个家,房子就像老人一样,摇摇晃晃,面子上都维持不下去了。屋内也没有什么能拿出手的了。

       单位好,小唐很快谈了对象,姑娘叫李丽,是县城重点小学教师,虽不是貌美如花,却也是出尘脱俗,气质如兰。李丽的父亲是局长,母亲是一个单位的财务科长,家里有楼房,有高墙大院,有看门狗。一个哥哥另立门户,哥哥完全是父亲的另一个模版,名校毕业,聪明能干,是进人才库的后备干部。嫂子出身干部家庭,年轻漂亮,也是单位培养对象。这样的家庭和姑娘一般人是高攀不起的。

       这颗明珠偏偏就落在小唐这根草上。原因在于一颗更大的珠子——乒乓球。单位有现成的活动室,里面有几张乒乓球案,下了班,几个爱好者便会凑在那里,每个人挥几拍子。李丽是被单位的一个女同事拉过来,局长女儿和乒乓球无缘,她是来观战的。那几对男男女女轮流上场,打得热火朝天。李丽闲着,小唐也闲着。小唐倒是能挥几拍子,但那技术没人愿意和他对打,没劲,还不够捡球的。

       于是两个在乒乓球案前晃荡的人开始了人生当中的第一次接触。小唐长得俊,是大学生,单位好,老实厚道,还听话。小唐教李丽如何挥拍,如何发球,如何使力。那几张乒乓球案人家是大打,乒乓球被打得满屋子乱蹦,一行人眼睛追着球,嗷嗷叫着。他们俩是小打,像炒菜似的,你炒一铲子,我炒一铲子,反正没有人围观。小唐同志有的是耐心,手把手地教。

       小唐还专门买了一副拍子,放在自己抽屉里,李丽来了,随拿随用,那是她的专拍。想来小唐也不是正宗的老实孩子,那双手肯定在不该握的时候也没闲着,并且趁机握了他不该握的地方。半年过去了,李丽回家高调向父母宣布她和小唐恋爱了。

       没想到小球果然能推动大球,小唐就是“乒乓球外交”活学活用的典型代表。全单位的人羡慕小唐、妒嫉小唐,都说他撞了“狗屎运”。以后那帮人再去打乒乓球,输球的那一方总是会揶揄地对赢球的另一方说:“你球打得再好,只能赢球,小唐倒是不会打球,他赢了人生。”还有人起哄说:“靠边站怎么了?那要看你和谁站在一起。”

       反正无论别人怎么说,小唐听不见了,小唐和李丽再也不去打球了。小唐骑着他崭新的自行车,带着李丽日日到小河边散步去了。

       李丽的父母对这桩婚姻不满意。局长在单位里能向任何人开刀,但是他无法向自己女儿开刀。局长夫人一哭二闹三上吊,在什么地方都通吃,但是就是吃不住自己的女儿。她铁定心思认准了,你拿刀也没有用,上吊也没有用。

       最终小唐退了合租的房,扔了铺盖卷,被局长用一溜锃亮的车子风风光光地接了回去。那是在全县人民面前,给足了小唐的面子,小唐活得真让人眼红。

       只是李丽变得也太快了,生完孩子,立马撵小唐滚,暴露了局长女儿骄横的本性。她的理论是,你看谁谁,下了班,就有人请他吃饭,你看你,下了班就知道竖着两条腿往家里迈。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哪天成为唐科长,也让我高看一眼。人家天天有人请,一个月也难见有人请你一次,以后学着跟人搞好关系,晚上十点钟之前,不许回家。

       小唐晚上下了班,天天在外溜,仍然没有人请他吃饭,他想请人吃饭又没有钱,工资本早被媳妇没收去了。

       小唐学的是电脑,在单位是管理电脑,他只会和机器打交道。单位几百台电脑,台台都听小唐的话,可是老婆非逼着他和人打交道。小唐得要向他的老丈人、大舅子学。可是小唐学不来,仍热衷蹲机房,偶尔回家晚了,也是蹲在机房看视频,小唐后来还迷上了游戏。

       在家里吃完午饭,小唐忙收碗收筷去刷锅,晚上厨房收拾清楚了,再把局长大人家的地里里外外拖一遍。可是老婆李丽还是觉得他像窝囊废,而且越来越像个窝囊废。

        后来有一天,深更半夜小唐躺在床上,大概想干那个事,李丽一脚就把他踢到了床下。

        以后的晚上,小唐收拾好厨房,再来收拾卧房,给小孩子洗脚,陪她讲故事。李丽在隔壁屋子里看电脑,她的事情很重要,每天搞到半夜。小唐倒也识趣,小孩睡着了,自己跑到另一个小房间,打开电脑,两个耳麦紧紧地扣着耳朵。睏了就倒在电脑边的小床上睡。大床基本不沾了,去了也只有被踢的份。

       有一天,李丽说她要出差,再后来老婆经常双休天出差,小唐看着她打扮得跟花蝴蝶似的出门,也没敢问。小唐带了两天孩子,盼星星盼月亮,等到李丽星期天晚上回来,她领了孩子,看也不看他一眼,“哐”地就把卧室的门给关上了。看着李丽乌青的脸,小唐只有到小屋的床去睡。

       就这样,小唐也没有搬出局长家,倒是把李丽给逼出去了。她说,你不是不愿意走吗,我搬出去。李丽搬东西时忽然看到墙上的那一副乒乓球拍,她“呼”地一下,把这副球拍从窗口扔到院子里,她太恨这副拍子了。

       李丽搬出去三年了,小唐硬是厚着脸皮没搬走,他把老丈人、老丈母娘伺候得好好的,老丈人老丈母娘倒成了他的靠山,他们给他撑腰:不搬,不离,不理她,任她闹腾,闹腾累了就会带孩子回来。老丈人老丈母娘这回倒拿他当儿子一般看待。

       直到有一天,一个人从网上蹦出来,口吐狂言,骂小唐是狗皮膏药。小唐潜伏在水下,不理他。小唐是搞电脑的,要不是小唐有城府,在电脑里小唐早弄死了他。

       这个人修行显然没有小唐深,有一天晚上他竟然蹦跶了出来,亲自跑到局长家,去砸局长家的门。他站在院子里,借着昏暗的灯光,指着小唐的脸,骂小唐不要脸,被老婆休了,还装蒜。你也不问问自己媳妇,她星期六星期天都在哪?这三年她和谁在一起?所有人都知道她在外面有人了,和别人同居了,你却还能装着不知道,真没见脸皮比你更厚的男人了。

       第二天一早,小唐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地走了。当然夜里哭了一整夜。谁也不知道他那一夜泪流了多少。谁也不知道他的那一夜有多黑。局长大人后来也没有找他。

       婚,这次倒是很快就离了。

       他一个人又回到了出租屋,把铺的、盖的又找了回来。所不同的是,小唐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唐了。再后来,全市招考干部。小唐躲在机房里发奋图强,和电机柜一样脑袋上冒着点点红光、绿光。谁也不知道他度过了怎样的日日夜夜,总之他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绩考到市局。

       一年后,他的前妻,也就是李丽,竟然派了闺蜜来找小唐。闺蜜对他说,李丽和那个男人散了,现在也很后悔,她又不好意思来找你,你可以主动联系一下她,女人嘛好面子,你给她一个台阶下。再说,孩子也想爸爸……

       小唐沉思了一下说,从孩子的角度来说,我祝他妈妈生活幸福;从找对象的角度来说,我不会去找一个二婚女人的。

       离婚后的男女价值如此分明,闺蜜愣了一下,没有言语,出门打车走了。

 

 

网友评论

 

       武稚近两年成绩斐然,短篇小说和诗歌都有成绩。本次发表的短篇小说《办公室里小生态》是由三篇小品式的小小说组成,叙述冷静,含而不露,把哲理蕴含在故事里,让人如品五味橄榄,嚼出了不一样的滋味来。

——安徽合肥  束晓英

 

       三篇小说各有特色,阅读中较偏重《小唐的婚姻》。小唐和李丽以乒乓球为媒结成的姻缘,本应是幸福的,然而由于李丽的不安分,造成家庭生活的不安定,最后离婚成了必然。一年后,前妻李丽托人与小唐说和,小唐说:“我不会去找一个二婚女人的。”表面看有些偏颇,但其实是对婚姻的反思,更多的是觉醒。这个人物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江苏南京 曹光贵

 

  每个人的寒,凑成“大寒”,许多单位的晋升评职往往就是一场大寒,而下班后的零散聚会或许是春分。 守门人,只“守门”,不“做人”。但按此等范式坚持下去了,也是一种做人。 小唐的婚姻,是一小类人婚恋的样本,貌似有点不可能但现实生活中又不无案例。 之所以以“办公室里小生态”为大标题,或许透露出所抒写的三个小故事,并非办公室的大气候。更愿意相信上述都是小概率事件。作者也没有描述办公室里勾心斗角、婚外情等具体细节,反而是淡化甚至抹去了,只呈现主人公的状态,需要读者以自身的经历和经验去填充去思索。

——江锦灵

 

  三个小短篇,笼统一点来说,第一篇是写职场,第二篇更偏重人物,第三篇写爱情写婚姻,但实际上都还脱不开职场小生态,离不开与人打交道的社会这个大染缸。个人阅读体验来讲,第二篇《守门人》的感受深一些。之前读过这三篇,但时隔十几天后仍对第二篇印象深刻,读前几行就能回忆出故事轮廓,这不是偶然。《守门人》,首先这个人物特别鲜活,个性、语言都鲜且活,更为关键的是,这个人物的命运,最后给了我恰似读一篇优质散文的悠长韵味。这是这篇小说最打动我的地方。

——骥亮

 

  武稚的三篇小说都是采用平和叙述的语言一一展开故事情节,三篇故事内容看似平常通俗易懂,却蕴含哲理寓意深远,值得一读。   《大寒》和《守门人》故事人物内容可形成较为鲜明的对比。《大寒》讲的是职场上活的战战兢兢的代理科长,差点失去了自我。因为“代理”二字一方面处处小心谨慎夹着尾巴做人,另一方面也想早日除去“代理”二字兢兢业业六年。敢于冲在工作问题前锋的三人有惊有险,身体也发出了不良信号,然而最终审理科长职务和他们也没有啥关系。办公室叫人去喝酒终于不用顾忌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两个人的想法和感受,在小酒馆可以豪气尽情尽兴地任性做回了自己。 而《守门人》门卫老李无论说他是有背景的还是可能没有背景支撑,但至少他是活得最硬气最让人钦佩的一个人。工作中不会出现任何差错,也不会因为你是局长或特殊情况给你开后门,同时减少了大家拖延加班现象从而提高大家的上班时间的工作效率。他某种程度上的“无情”是教你如何做事做人,虽然单位搬家最终未带上他,但给大家无形之中上了一堂重要的职业。《小唐的婚姻》也是通过小唐和李丽以乒乓球为媒结成的姻缘故事展开来反映一些社会形态问题。面子、声誉、名和利成为李丽评判丈夫的标准,如果小唐没有那煎熬三年的忍受和坚守,或许就不会有日日夜夜的苦读到考进市局成绩第一的人生反转涅槃。当理性的说出“从孩子的角度来说,我祝他妈妈生活幸福;从找对象的角度来说,我不会去找一个二婚女人的”这些话时简直太帅了,既找回了自己的尊严,又让在看的我们对婚姻有了更深刻的思考和理解。

——猎头冰柔轩

 

  三个小短篇,仿佛有一个共同的主旨:无关痛痒。 《大寒》中,三个代理科长为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一身正气,披坚执锐,但是,等到单位干部选拔任用时,没一个代理转正一一他们通通在科长的位置上旁落了。原来,一个在工作中,在同事眼里那么一个重要得不可或缺的人,在某些掌握了权力的人眼里却是无关痛痒的。你的呕心沥血你的尽职尽责你的能干你的付出只不过是些被人随时忽略不计的独角戏罢了。《守门人》中的门卫老李的“不好”被人记恨是切实确凿的,“好”被人铭记也是念念不忘牢记心头的。但到了要挥手作别时,大家却都明白他无非是个无关痛痒的人,其实,不光是老李本人,还有他挑不出错来的工作,看起来还整肃中看的家,都是和别人无关痛痒的。《小唐的婚姻》中的李丽本来是和小唐息息相关的,但李丽婚后嫌弃平民出身的小唐,婚内出轨,渐渐成了在小唐心目中无关痛痒的人。小唐以活出自己的方式找回了尊严,而三位代理科长以辞职的方式找到了尊严,老李则一直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武稚似乎在告诉我们,相对别人而言,每一个人都不过是无关痛痒的,哪还不如依自己的方式活得快乐活出洒脱活出尊严! 说到底,人格和尊严应该是我们人生中的不二选择及考量,但是每个人认清这一点却依各自的经历、际遇、天份而不同,有的早有的晚,有的快有的迟,正是这些曲曲折折,为小说提供了有趣而丰沛的素材。

——胡志军 

 

  办公室里的冷暖 一口气读完武稚的《办公室里小生态》,感触最深的是《大寒》。 文本呈现给我们的是那原滋原味的感觉,发生的事情仿佛就在我们身边。作者用细腻的笔触描绘在单位上班族的真实心态和办公室的生态,让我们从内心感受到一种由衷的触动,像那三个“老代”“为孩子转学、考学的事喝,为老婆调不过来喝。”“为工作上的事喝,为家里的事喝。”“为找到地方吃饭喝,为没有地方吃饭喝。”“为今天喝,为明天喝……”他们实在太有喝酒的理由了。 在现实生活中,也有极像的版本,本轮到你提拔,公示上任的却不是你,而是你的同事;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下次再争取就是。气人的是,逾越者还得在你面前说上一堆话不像话的话,诸如“我也没办法,运气好点而已”之类的,往往至此,心中窝火无出发,内心深处那个苦谁懂?唯有杜康懂,约三五个小伙伴,躲到一小餐馆有的没的喝,喝酒时保持形象还是要的,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喝到本不抽烟时使劲抽烟那会儿,也就放开了,胡咧咧了会怎么了,自我感觉良好,殊不知模样是个小丑,将身累心累完美展现,不过好在一起喝酒一起胡咧咧一起此刻失意的小伙伴都是被人世间的一种寥落、茕茕孑立的情怀所梦魂牵绕着呢!

——清平乐

 

  单位题材的小说不好写。一不小心就会沦落成纯正的官场小说。这组小说呈现出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的独特冷静和行文的收敛。白描式的讲述既把文本推离官场小说的俗套,又拉近了与读者的距离,既描述了在行政单位上班人的特殊性,也写出了他们表面光鲜内心憔悴和无奈的一面。 全文语言极度隐忍和活泼,鲜明的文本个性让读者体验了一场俗而不媚、愤而不怒的阅读体验。文中人物有棱有角,很个性、很可爱。每一个主角都有鲜明的人生和生活,也有有趣的灵魂和留给读者思索和玩味的形象。这种鲜活既让读者过目不忘,又让人物生龙活虎起来。 一口气读下来第一感觉是过瘾,但稍加回味,觉得还是有所不足。不足之处是,主题显得浅显,本质问题挖得不深,犹如蜻蜓点水。毕竟单位的人和事,不是万把字可以表现得淋漓尽致的,不是一两个短篇甚至小小说可以很好呈现和击中要害的。

——钟洋

 

  办公室的“小”生态,看似是小圈子,小概率的事,仔细品味倒都是身边有所呈现的现象。 《大寒》中“代理”们到最后也只是曾经代理,三个人没有一个人落实下来,反而搭上了自己的健康,这不是“我”所愿看到的,当然也不是他们所愿的。职场如战场,生活如战争,没有投降可言。就像大寒节气,让他们身心俱寒,也无力抗拒它的到来。 《守门人》中“哟”的语气词运用,体现出老李不急不忙、雷打不动的性格。他就像是一道规则——到点就必须锁门。而坚定执规之人,难免不近人情,不可爱之处太多了,单位搬家还是把他落下了。生活中的小人物如何自处,是否需要变通,值得人深思。 《小唐的婚姻》描述了当今部分人婚姻的痛点。小唐最终凭努力翻身,李丽倒落得被分手的下场。这符合一般因果轮转的解释。但如果小唐最终并没有涅槃重生,李丽就算孤身一人,也不见得会再谈复合吧。所以人需要隐忍与努力,也需要眼光与理性,毕竟按小唐所说,离婚后的价值,可远不比结婚之前呐。

——冲

上一篇:暗夜里的春
下一篇:情书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