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寓言哲理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寓言哲理

生命

作者:邱明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7056      更新:2020-11-12

     这是6990年,这一天5000岁的子茹(恕我不描写人物的容貌了,因为经过五千年的调整,每个人都是年轻貌美的),一回到家就看到丈夫5005岁的眉间,捧着一个蛋糕对她说:“5000岁生日快乐!”

  子茹撇了撇嘴说:“5000岁和30岁、1万岁有什么区别吗?过什么生日啊?亏你5000年了还记得!”

  眉间说:“不是我记得,是一大早咱家就敲钟提醒了!现在时间已经不重要了,谁还记得呢?日历都没有用了,反正是无穷无尽、千年万年地活下去,珍惜取之不尽的东西,没有意义。没人在乎活了多久。”

  子茹说:“那你干嘛还巴巴地弄了蛋糕来?”

  眉间说:“无聊嘛!自己做的。你知足吧,我跟你结婚也已经4970年了,别人都不知道换了几百个配偶了,只有你跟我还遵守着当年的诺言。”

  子茹说:“4970年前的若言,你还记得?”

  眉间说:“不离不弃,生生世世!“

  子茹说:“哪来的生生世世?也就只有一生,几万年不离不弃了。“

  眉间说:“无论如何,我做到了。“

  子茹默默地叹了口气:“就是那天,我们说好要生个孩子的。“

  眉间说:“那是2020年,那时候我们所发明了可以让人长生不老永远年轻的那种纳米机器人。"

   子茹记得,那天,正是她和眉间的新婚之日,之所以选择这天,是眉间说以后生日和结婚纪念日同时庆祝。

   贺客中有一个人,突然把眉间拉到一边,小声说:“听说你们所发明了可以让人长生不老,永远年轻的那种纳米机器人,是真的吗?“

  眉间说:“是啊!我们借助光声断层成像技术,实时控制纳米机器人,让它们准确抵达人体某个部位,让纳米机器人实现药物递送,或进行智能微手术。这种机器人探测到发病原因,游过动脉和静脉,运行到适当的系统,直接对生病部位进行治疗。“

  那人说:“这只是治病,如何就可以不死?“

  眉间说:“纳米机器人将会彻底改变人类的劳动和生活方式。它能够修复并维护人类的免疫系统,那么我们再也不会得病。今后纳米机器人将在你的血管里面来回巡视,对你的血管进行监督调理,从此就你摆脱了心脏病脑中风的威胁。它可以携带90亿个氧分子与二氧化碳分子,为一般红血球携带量的200倍。使得人类在剧烈运动时不疲惫,人类能够在水中自如不呼吸长达数小时之久,比鲸潜水的时间还长,所谓的‘极限’将不存在。“

  那人显得非常兴奋:“那不死之身呢?“

  眉间说:“人类的老化,是因为失去活性的细胞、组织和肌肉群将不断退化,纳米机器人可以依照给定的程序对这些目标进行修复、替换和调整。不是延缓衰老,而是返老还童,每个人都永远保持年轻的外貌和生理功能。“

  那人两眼放光:“还有什么?“

  眉间说:“每个人都将如同超人,现在即使最聪明的人,知识面、记忆力也都是有极限的,我们让大量纳米机器人,覆盖人的大脑,构成一个电极网,进而形成新的大脑皮层,直接读取或输入大脑信号!通过这个纳米机器人构成脑机接口,我们最终做到人类与人类之间、人类与机器之间自由传输思想、下载思维,在短时间内拥有大量的知识和技能,获得现在人类无法拥有的超能力。可有无限记忆;能会各种语言,所有高端技术,每个人都轻而易举掌握。“

  那人搓着双手,兴奋地对眉间说:“这个发明,能不能保密?“

  眉间不解:“为什么?“

  那人说:“如果我们成了这种永生的超人,那全世界不就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下了吗?我们可以让全世界都臣服在我们的脚下! “

  眉间只是用心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痴人说梦,这是不可能的!“

  子茹还清楚地记得,4970年前的那一天,婚礼还没有结束,新郎却突然失踪了。

 

  眉间在遥远而神秘的51号地区醒来,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的新娘子茹现在怎样了。他翻身活动了一下麻木的身体,碰到了一个人,侧过头去看,竟然是实验室的同事,副总工程师米勒博士。

  眉间于是用力撞了他一下,米勒迷迷糊糊甩了甩头,看见眉间,惊讶地说:“咱们不是在你的婚礼上吗?”他发现自己被手铐和铁镣拷住了手脚,“怎么回事?难道,咱们被绑架了?”

  眉间低声说:“好像你三天前试服了2号,现在还有感觉吗?”

  米勒闭上眼睛,体会了一下:“应该至少还有一半在体内。”

  眉间说:“你试一下,看能不能挣开手铐和铁镣。”

  米勒用了三分力,镣铐碎成数节,又拧断了眉间的镣铐。眉间抚摩着自己疼痛的手腕,看看米勒,米勒摇摇头、耸耸肩,表示没有任何痛感。眉间说:“这里黑咕隆咚的,没有窗户,你能不能测出,这是哪里?”

  米勒说:“我试2号,你试的5号,你试试能不能确定这是哪?”

  眉间说:“正好,试试5号的功效。”

  他闭上眼睛,眼前突然明亮起来,他看见北方的马夫山脉,南方的papoose山脉,东方的Jumbled Hills,盆地的中央是马夫干湖(Groom Dry),30平方公里的干燥沙地,有两条水泥飞机跑道,其中一条跑道横越贯穿沙湖,另一条远离沙湖,另外还有两条未准备的跑道直接建造在沙湖上。他让自己的精神飞起来,俯瞰,看到数条呈田字形的青色飞机跑道。他把看到的描述给米勒听,米勒说:“能不能看得更远一点?”

  眉间飞升到更高的高度:”这里东南约75英哩处,是拉斯维加斯,整个地区的面积为144平方英哩,是在内华达州沙漠地带的干涸河床……“

  “行了,你别说了!这里是51号地区。“米勒说。

  突然门开了,一个人一边鼓掌一边走进来说:“太棒了!力大无穷、不会受伤、洞查一切!”

 

  眉间一看,正是那个婚礼上见过的人。他说:“你为什么绑架我们?”

  那人笑着说:“怎么是绑架呢?只是要合作而已。”

  米勒说:“怎么合作?为什么合作?”

  那人说:“把你们发明的纳米机器人专利卖给我。”

  米勒正要开口,眉间抓住他的胳膊,说:“我看到了你的思想,你想独占这项技术,成为不死、不伤、万事皆知的人,你就可以成为世界的主宰。可是我告诉你,不可能,因为体内的纳米机器人,完成任务后,会失效而随着代谢排出体外。你的超能力只能维持几天而已。”

  那人听了这话,沉思着离开,地牢的门也随之关闭。

  米勒问眉间:“他在想什么?”

  眉间说:“刚才他很失望,现在地牢屏蔽很严,收不到他的脑波信号。”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地牢里来了很多人,架设各种设备,米勒和眉间面面相觑,因为搬进来的,都是他们实验室的设备,还有笔记、电脑、甚至他们的拖鞋!接着两名助手也进来了,当然还有几个陌生人,据说也都是各行业的顶尖人物。

  那人进来了,眉间脑子里的5号也在衰减期,只能勉强辨识出来,此人脑子里想的是钱。果然,他说:“既然如你所说,不能成为世界的主宰,那就成为世界的首富。我要求你们,限量制作纳米机器人,不得外传、不得私授、严格保密。我会按照客户的要求,天价卖给他们治疗某种疾病的机器人,也会以更高的价格卖给运动员适当的产品,让他们创造无人能够超越的记录,而且绝无禁药的风险!哈哈!”

  他被自己勾勒的美梦,迷住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必须把这些人囚禁起来,好吃好喝地供着,为他赚钱。

  眉间、米勒和他们的助手们,开始几天,并没有交谈,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被24小时无死角地监控着。

 

       眉间像往常一样,在所有工作人员之间穿行,有意无意地摸了一下每个人的头,转眼间,他们之间产生了一种新的语言,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任何人类可以听懂。

  眉间和大家交流了一下,统一了思想,绝不做这个人的摇钱树,我们的研究成果,必须造福全人类。

  经过反复测试和修改,最后,终于发明了一种纳米母机,将它植入人的心脏,心肌的搏动即是它的能量,血液携带的养分,就是纳米子机的原料。每一次心跳,都将泵出与红血球等量的纳米机器人――纳米子机,随血液流遍全身,维护身体的功能,保持每一个细胞的年轻和活力,凡是完成任务的机器人,如同人体细胞一样,代谢出体外。

  可是,怎样才能让全世界70亿人都享受这一福利呢?

  这些科学家,每个人自己首先服用了母机,没想到,全都变得比超人还强,谁还能阻挡他们呢?他们生产了70亿个母机,用脑电波把信息传送到世界每个人的电脑和手机上,凡是意愿长生不死的,都口服植入纳米母机,而没有服用的人,在百年之后,则自然死亡,无一在世了。

  想统治世界、想借此发财的,都成为不可能的了。

  于是世界就只有超级人类存在了。眉间和他的团队,非常高兴,觉得自己创造了真正的世界大同,完完全全造福全人类。

  但是,人们很快发现,从此再无婴儿出世。

  原来,当眉间实验室发明纳米母机时,有人提出一个问题:有了这东西,运动会是没必要存在了,学校也不需要了,医生不需要了,可是都不死,而且永远年轻,那无聊的人们,该生出多少孩子啊?地球如何容得下?

  于是,他们设计的纳米子机,会自动杀死女人的卵子和男人的精子,人类将永远保持70亿人口。

 

  子茹看着眉间,看得发呆,眉间略一扫瞄,便说:“我并不后悔我的发明。“

  子茹说:“你答应过我咱们互相不扫描思想的。“

  眉间马上说:“对不起,我违规了。那你后悔选择了永生了吗?“

  子茹说:“我不知道,但是就是觉得生命没有什么价值,时空都没意义。“

  眉间无话可说,两个人同时收到信息,反正脑波在空中,总是有人会捕捉到,并加入谈话的,世界没有秘密,有不少人也说:

  “我有同感。"有一个人传来脑波说:“4970年之前,我是一个传道士,可是现在信仰这种事情,已经不存在了。所有的信仰都是告诉你,如果你行善,当你去世之后,你会得到永生。当下我们已经永生了,我还相信谁呢?什么上帝呀、真主啊、佛祖通通都不值得信仰了。“

  更多的人加入到脑波聊天,有一个人说:“2020年,我是军人,当时服用纳米母机,就是想,在战场上可以不被打死。可是战争是要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就是要把对方打死,从肉体上消灭。胜利的一方取得土地和各种资源。可是当每个个体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掌握世界上所有的知识,都是打不死的,战争就已经没有意义了。“

  另有一人说:“人是不可能被消灭的,唯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生产更多生活物资,让所有人都能好好生活下去,吃的好、穿的好!“

  一位女士说:“吃得好、穿的好、年轻又漂亮,过去的梦想都已成真,可怎么感觉没有意思了呢?“

  一位男士说:“大家都美丽,所以不能出众,没人欣赏,哪来的乐趣?没了悦己者,容还有什么意思呢?“

  有一个人冒出来说:“你们还有人写诗吗?“

  大家都沉默了,紧接着发出大笑:“有爱情、有伤痛,才会写诗。疼惜来自惜别,现在人都时时刻刻接收你的脑波,而且永远不会有病痛和死亡,疼惜之情从何而来呢?什么诗歌、小说、音乐,都无的放矢,没有人懂得、没有人感动啦!“

  子茹说:“我想生个孩子!“

  空中一片静默。

 

  一天又一天,子茹想生孩子的念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坚定。

  这几天,她不时接收到脑波,大多是告诉她,经他们探查,母机是植入到心肌之内,很难剥离出来。要生孩子,必须要把所有的子机同母机一起排出,在孩子出生之后不久,母亲就会死去。不仅如此,你必须带走孩子的父亲,因为他也必须脱离永生机制。

  子茹向全世界发出脑波,询问有没有人愿意与她生一个孩子。同时她看着眉间,克制自己扫瞄他脑波的冲动,等着他主动说出,愿或不愿。

  这时,有一个人说,他与眉间2020年是同事,一同发明了纳米机器人。他说:“我这几千年,换过30个太太,差不多每个太太与我生活170年,其中一半人愿意用生命换一个孩子。可是我可以负责地说,这是不可能的。“

  子茹对眉间说:“东西是你发明的,也许当时你觉得是造福人类,可是现在,你不觉得缺少了新陈代谢,缺少了追求,人类实际上已经死了吗?你能发明纳米母机、纳米子机就能找到排出它们的办法。“

  眉间沉默了一会儿,说:“应该可以找到办法,可是,我没想好,愿不愿意用我的死,去换一个孩子。“

  子茹说:“我不怪你,毕竟你守了我4970年,我们分手之后,我相信我可以找到一个,愿意用他的生命与我一同孕育一个新生命的男人。“

  就在此时,眉间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屏幕,一连串公式一行行铺展开来,紧接着有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加入,日夜不停,眉间一扫过去百无聊赖的颓态,精神抖擞地与人讨论、争辩,方案一个又一个提出,一个又一个被推翻,奇怪的是,不仅没有人灰心或者放弃,反而越来越多人加入其中,如同玩电子游戏似的,全人类都上瘾了,全人类在一同努力,为的是能够把一个要做母亲的女人送上死亡之路。这事如果放在4970年前的2020年,听起来荒诞,但是在6090年,对于7亿个5000岁的人来讲,却是爱的复苏。

  每个人面前一块屏幕,全球同步运算,活得不耐烦的,如同新生般地活泼,奇思妙想层出不穷;生活百无聊赖的,夜以继日地演算,兴致盎然;每个人都发现自己身边的人投入工作时的风采和魅力,爱在70亿人的心中传播,子茹看到专致思考的眉间,也不禁砰然心动:爱情回来了!

  终于,做出了两粒纳米导机,它的功能是,引导纳米母机和全部子机,自动衰亡并排出体外,同时确保这个生命体不可能再次进入永生。

  因为纳米导机和所有的纳米机一样,只有0.0000001毫米,即10万分之一毫米,完全不可见,只有放在可见的胶囊里,才可以服用。眉间拿着两粒胶囊,对子茹说:“你一定要想好了,它会阻断你重返永生的所有可能性。“

  子茹毫不犹豫地吞下了一粒,她知道,全世界都在关注着她,而她发出最后的脑波,非常微弱:“谢谢大家!“

  之后,子茹基本上就与世界断了联系,所有的信息,都是眉间讲给她听,而眉间手上另一粒胶囊,迟迟没有人问津。

  子茹变成了普通人,她会困倦、要吃、要喝、要睡觉,眉间细心地照顾她,疼惜之情回到了心间。他不由自主地翻阅《红楼梦》《Gone with the wind》,发现自己竟然能够理解里面的情感了,读李清照的诗,也会心动了,那种感觉,实在太久太久都没有了,他想起新婚之夜,自己把子茹揽在怀里,说“不离不弃,生生世世!“时的感觉,那时候,他是真心要呵护她一辈子的,谁知道,这一辈子过了快5000年了,而子茹也根本不需要呵护,世界上没有人需要呵护,感情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而现在,子茹需要呵护。

  这样想着,门外竟然有堆积如山的日用品,不知是谁送来的,但每一件上,都如同几千年前一样,有手写的卡片及温暖的祝福之语。全世界的呵护都送给了这个需要呵护的女人。

  终于,一位男子来到门前,他对眉间说:“我叫麦克,请把另外一粒纳米导机给我吧!“

  眉间看着他诚恳的表情,又看了看子茹,忽然觉得,离开了子茹,余下的千年万年都没有意义。他极其迅速地把那粒胶囊扔进嘴里,吞了下去。看到子茹含泪的眼睛,他笑了:“我说过,不离不弃。“

  麦克耸了耸肩,说:“那就允许我住下来,你们需要医生和照顾。“

 

  40周之后,一对双胞胎茹和眉如期出生了,全球7亿人一同见证了他们的诞生,麦克高举着这两个新生儿,他们呱呱坠地的嘹亮哭声震撼了所有人,大家不约而同地想:“这,才是生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是新冠病毒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