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讽刺伦理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讽刺伦理

白生瓜

作者:王晓尘      阅读:1853      更新:2019-04-17

       最近,我与一位童年玩伴在火车上不期而遇。

       他乡遇故知,不亦乐乎。我俩同岁,他小名叫二虎子,小时候我们是邻居。故人相遇必然要谈及往事旧友。寒暄了几句,我们就直奔主题,开始回忆往事,谈论熟人。说到童年玩伴时,他说:“我们小时候的朋友们,虽然没有暴发户和当官的,但大多数日子过得都不错。不少人已退休了,身体还硬朗着,享受着天伦之乐。你还记着白拴住吗?”

       我说:“记着,记着,不会忘记他。他的外号叫白生瓜。”

      小时候,白拴住家和我家住在镇上同一个胡同里。他父亲和母亲都是干部,有一个姐姐。家里的生活比较富裕。他手里经常拿着点心或苹果,一边吃一边玩儿。别的孩子看见馋得流口水。说实话,我也很想吃,但我不馋。我父亲是工人,我们家是个半家户——家乡人对夫妻俩只有一个城镇户口的人家的俗称,兄弟姊妹五个,我排行老大,家里人多,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一年也吃不上几口水果和点心。他比我大半岁,两道大浓黑的八字儿眉下,嵌着两只小眼睛,眼球微黄,略有斜视,厚厚的嘴唇,显得很愚笨。他身上穿戴的总是新的;他妈经常把他穿旧了的衣服鞋袜送给我穿。当然,我妈经常给他家洗衣服,表示感激。我们一起上小学,一起读中学。中学没有念完,就当了上山下乡的知情。后来,我上了大学,他回城大了工人。从此很少见面。

     “你多久没有见到他了?”二虎子问道

     “还是二零一零年,我回家乡省亲,在同学聚会上见到他的。”我评说道,“这年头,同学聚会成了各种世态集中展示的舞台,当上官员的人或发了大财的趾高气扬,踌躇满志,个个气势高昂,好像打足气儿的皮球;一般工薪阶层日子过得比较舒心的人,神态自然,面带微笑,个个脸上写着不鄙不亢的神态;混得不太好的人目光暗淡,蔫头耷脑,略带几分尴尬,几乎个个好像蔫巴了的土豆。”

      “你真幽默!”他笑着说。

      “ 白拴住属于混得不太好的人,”我接着说,“但他紧闭着厚嘴唇,眯缝着眼睛,偏起头,不肖一顾地瞅着别人。”

      “他父亲老白曾是是咱们镇上的一个科级干部——在镇上科级就算不小的官了。他母亲是中学图书室的管理员。他总是以官二代自居,瞧不起人。他是在‘糖罐子’里长大的。他父母重男轻女,望他‘成龙‘,对他宠爱有加,他自然是家里的‘小皇帝’, 从小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怀习惯,我行我素。他的智力比较低,但不是傻瓜。人们在背后叫他白生瓜。他混得不咋样,是他人生必然的轨迹。他最终混进了班房!判了三年徒刑……”

      “啊?”我打断他,吃惊地问,“他出了啥事?”

      “打伤了人。”

      “啥候的事儿。”

      “是二零一六年秋季发生的。”

       他端起水杯喝了两口水,接着形象而深刻地说:“他的犯罪是攀比这个魔鬼挑动的。现在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攀比这个魔鬼肆意横行,疯狂地教唆人们攀比穿衣服,攀比住房子,攀比小车,攀比养狗,生活中的一切东西几乎都被拿来攀比。白拴住那小子看见别人开着轿车转悠,自己眼红,又没钱买,于是就打起他父母的房子的主意了。”接着,他讲起了白拴住犯事的经过。

       出事的那天,是他父亲八十岁生日。他全家和他姐姐全家都去给老人祝寿。老人吃长寿面前,白拴住恭恭敬敬地趴在父亲面前,磕了八个响头,表示给老人庆祝八十大寿。当然还说了不少祝福的话。老人听了自然很开心,心想:“还是有儿子好。”

       等老爸吃完长寿面,白拴住接着说:“大大,现在我的几个朋友都有小车了,经常带着全家去旅游。要是咱们家有小车的话,我带着您二老常去风景区逛逛。”

      老爸笑呵呵地说:“年纪大了,哪儿也不想去,哪儿也比不上呆家里舒服。”

      白拴住说:“隔三差五地去玩玩对您俩身体有好处。”

     “那倒是。”他老妈赞同道。

       他姐姐插话说:“ 敢情有车好!你快买车吧,买了我们也沾沾光。”

       他叹了口气说:“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买车得钱,到哪儿弄钱呢?我要是有钱早买了。”

     “没钱你就别想,也别眼红人家。”他姐姐反驳道。

       他眼睛一横,不高兴地说:“看你说的?没钱就不能想了吗?想是我的权利,你管得着?”

       老老妈爱怜地笑着说:“看你们俩还像小时候一样,互相犟嘴。”

       白拴住趁机说:“大大,我倒有个想法,您要是同意的话,我很容易把车开回家。”

     “说说看。”老爸皱了皱眉头,眼里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要是大大您同意把您这一庭三室的房子卖掉,买车还不容易?”

        老爸听了,沉下脸,不吱声。

     “你咋想出这个歪主意?你让他们二老住在哪儿?”他姐姐不高兴地说。

     “和我住在一起,好照应。”他辩解道。

     “就你那五十平米的屋子?让他俩跟你全家搅合在一起受罪吗?憋屈不死才怪呢。”

     “大大,你的意见呢?”他没有再反驳姐姐,转向老爸用尊敬的语气说。

       老爸好像第一次见到儿子,瞪大眼睛瞅了他老半天,摇摇头,什么也没说,长叹了一口气,离开了饭桌,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起了烟。

       白拴住一看,老爸不赞成自己的想法,恼羞成怒,突然跳起来,向他姐姐发疯似的撒野,一阵拳脚相加,打得她昏了过去。

       家里的其他人一时都惊呆了,不知所措。

       老爸大声呵斥:“住手!你这个坏家伙!”

       白拴住撇开他姐姐,随手提起一把椅子,向他父亲疯狂地砸去……

       这场家暴持续时间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可是结果,白拴住打断他姐姐三根肋条,把他老父亲打成严重的脑震荡,把自己打进了监狱!

     “哦!畜生一个!真是个生瓜蛋!”我愤然道,“他现在咋样?”

     “狗吃屎改不了。”二虎子断然道,“他服刑期间,他父母先后病逝了。当然,他继承了他父母的遗产。出狱后,他把房子卖掉,买了一辆奔驰,成天开着车转悠,四处炫富。不久,酒后开车,压死一对新婚夫妇,又进去了。”

      “他的人生轨迹,他黄泉之下的父母应当负父教育责任。”我结论道

     “是啊!”二虎子赞同道,“ 家里的‘小皇帝’长大多半我行我素,不仁不义,不孝敬父母,不尊重别人,目无国法,肆意妄为。其中有些人最终沦为罪犯,甚至走上不归之路。他们的父母应当负主要的教育责任。”

                                                                                                    2019年4月17日 

 

 


上一篇:扁鹊
下一篇:酿酒秘方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