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讽刺伦理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讽刺伦理

酿酒秘方

作者:胡莹      阅读:1734      更新:2018-11-26

 
       四十二岁的徐百福在酒业有限公司酿造车间工作了二十年了,最近却有了自己酿酒创业的想法,不肯安于现状了。妻子是酒厂的保管员,跟他生活了十几年,实在是太了解他了:徐百福想干什么事就一定要干成,谁也不能阻挡他。
       晚饭后,妻子刘芳手拿电视遥控器,一边心不在焉的调换着频道,一边担心地问道:“你说你都在酒厂干了二十年了,现在一个月工资将近四千块,就这么辞职不干了,自己开公司行不行啊?”
       徐百福说:“怎么不行?我是徐福的后代,我有祖上流传下来的酿酒秘方,这是创业的法宝。”
       刘芳还是担心地嘟囔了一句:“俗话说的好,三十不发,四十不富。你可已经四十二岁了,这个年龄辞职创业得有多大的风险啊?唉,唉!真拿你没办法……”
       徐百福眼珠子瞪得跟牛铃一般大,冲妻子吼道:“你快别叨叨了!我说行就肯定行!把家里的存折给我找出来,明天我要去北京签合同开公司!”
       徐百福自从接到自称是他同族兄弟,担任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助理的徐万福的电话后,他已经没有了继续在酒厂酿造车间上班的热情,只将自己来到这个公司的日子计算得清清楚楚。
     “我辛辛苦苦在酒厂工作了二十年了,现在一个月还拿不到四千块钱的工资;我老婆在仓库工作,一个月才三千多块钱,夫妻两人总共每个月七千块的收入,房贷月供就去掉四千多块,还得上要赡养父母,下要抚养刚上中学的儿子,这点儿工资怎么够用啊……”徐百福来到公司人力资源办公室,一边填写着离职申请书,一边向人事部杨部长抱怨着。
       人事部杨部长关心地说:“徐师傅,工资虽说不是很高,可是这份工作还是蛮稳定的,要不您再考虑考虑再辞职?”
       徐百福三下两下写完辞职申请,抬起头,摆摆手,毅然决然地说:“不用考虑了,我决定了!”
       杨部长反问:“真的?!”
     “真的!我决定逼自己一把!”徐百福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公司。
       坐夜车到了北京正是中午时分,徐百福经过一家小饭店,他斜眼瞟了一眼挂在大堂内的大钟,快十二点了。一阵风吹过来,冷飕飕地,沁心的凉,他把羊毛围巾展开来,绕脖子两圈,盖住半张脸,再把双手揣进裤兜里,寻找一点点儿温暖。现在他不知道自己所处的具体位置,甚至东南西北都分辨不清了,为了节约开支,徐百福舍不得打出租车去旅馆,而是从火车站一路步行,边走便打听旅馆的方位。
       就这样,从下了火车就开始在大街上晃荡,直到傍晚,走走停停,停停问问,一路打听着向着北京市朝阳区一个不大的民营旅馆的方向走过来,他的多年未见面的同族兄弟徐万福告诉他,一定要住在这个旅馆,因为这个旅馆老板和他是朋友,可以给他免费住宿。徐百福千恩万谢地答应着,心里念叨着:真是朝里有人好办事啊……
       傍晚时分,徐百福终于找到了他本家兄弟为他指定的私人旅馆,顾不上吃饭就跟日本首相羽田孜的助理联系了,告诉他自己已经在某某旅馆住下了,约定第二天上午九点见面谈合作的事。打完电话,他也累了,用开水泡了一碗方便面吃下,便倒在床上睡着了。迷迷糊糊好像有人走进来,又好像有人用力抢他枕头底下的手提包,他知道那里面装着他借来的全部的投资款五十万元,他想起身争夺,可是感觉脚下软绵绵的,浑身无力,眼睛也沉沉的睁不开……
       从派出所出来,徐百福揉揉眼睛,走在宽阔的马路上,阳光斜斜地透过路边的银杏树,在马路上留下斑驳的影子。他尽可能地让阳光多晒点在自己身上,此刻的他是多么需要阳光,多么希望被暖暖的阳光晒一晒的感觉。
       在经过一个路口时,有一个骑三轮车的老人不小心被同向行驶的轿车刮了一下,轿车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一溜烟的跑了。骑三轮车的老人倒在了地上,车斗里装着半车废旧报纸和废品纸箱,此刻全散落在地上。那骑三轮车的老人趴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徐百福加快脚步跑上去,刚想伸手去拉倒在地上的老人,突然又把手缩了回来。他仔细打量车主是个老人,有七十多岁的样子,背有点儿驼,但是脸上看着很干净很慈祥。穿得也很整洁,看着一点儿也不像个捡破烂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碰瓷”的?
        就在徐百福犹豫不定的时候,老人说话了:“小伙子快来搭把手,把我扶起来。不用害怕,我有医疗保险,不会赖上你的……”
       徐百福扎煞着双手,语无伦次的辩解着:“不是,不是……我,我……”他想说:我不是不敢扶你,我是没有钱送你去医院,我身上的钱和身份证都被人偷走了,但是没有说出来。他先把老人的三轮车扶起来,整了整被撞歪的车把,又去搀扶老人。这时才发现老人左腿好像骨折了,根本站不起来。
       徐百福对老人说:“大爷您别误会,我不是不想扶您。我只是……只是身上没带钱,觉得帮不上您什么忙……”
       老人说:“懂了。孩子难为你了,你招呼个出租车送我去医院吧。”
       徐百福觉得老人说话挺善良的,就把老人抱到三轮车斗里,让老人半躺着,他决定自己登三轮车送老人去医院。一路上晃晃悠悠的走着,和老人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着。
      “大爷,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出来捡破烂啊?您没有退休金吗?”
      “刚退休的时候在家待着没什么事,后来就跟着义工队做起了义工。平时闲不住,就出来捡点儿破烂旧报纸什么的,卖的钱都捐给特教学校的孩子们了。”
       老人说他有一个儿子,大学毕业后就报名援藏去了,在那边结婚生子,他和老伴留在北京。家里有一个四合院,老伴没事就开了个烟酒超市,因为地脚好,买卖一直很火爆。
       老人回头问徐百福:“听口音你是青岛那边的?在北京打工啊?”
       哪知老人这一问,问到了徐百福的伤心处:“大爷,我是青岛琅琊台人……我没法开口啊……”
       老人说:“孩子,别难过!我也是1958年从琅琊台镇出来的,老乡啊。这么大的北京城,咱爷俩儿能相遇就是缘分!有什么难处说出来,看看大爷能不能帮上你的忙。”
    “大爷,您听说过徐福东渡的故事吧?”徐百福眼泪婆娑地说。
       大爷点点头说:“知道,知道。那徐福,是秦朝远近闻名的方土,道家著名的人士。在秦朝的时候,秦始皇为了寻求长生不老之术,命令徐福去寻找。徐福上书称,海中有三座仙山,山上住着神仙,可求得长生之术。于是秦始皇嬴政就命令徐福前去,带着三千多个童男童女,以及储备了好几年的粮食,衣物,药品等,从山东沿海地带开始东渡……”
       徐百福说:“我就是徐福的后代。当年我爷爷说,老祖宗徐福东渡后,一直没有找到神仙所在地,后来在途中的崂山留下后代,第二次出海后,到了平原广泽,发现这里气候宜人,就定居了下来,教这里的人捕鱼种庄稼,再也没有回去过了。 可是,一个月前,却有一个日本前首相羽田孜给我打电话,说他也是徐福的后代,他还坦诚说自己家里有族谱,希望能够认祖归宗。有一天他的助理给我打电话,说他叫徐万福,是我的同族兄弟,他有徐福酿酒的秘方,约我来北京谈合伙开公司的大事,只要交五十万现金就可以入股,并免费使用徐福酿酒的秘方……”
       老人意味深长地笑笑说:“所以你就来北京了?你见着那个日本首相羽田孜了?”
       徐百福停下登三轮车的双脚,抬起一只手挠挠头皮,懊恼地说:“见是见着了,可是合作没谈成。我刚到北京就跟日本首相羽田孜的助理联系了,告诉他我在某某旅馆住下了,准备第二天见面谈合作的事。谁知道半夜里起来小便,发现我的行李包不见了,里面有我的身份证和借来的五十万块现金,放在桌子上充电的手机也不见了。”
       第二天,我去了提前约好的地方见面,那个日本首相羽田孜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他说自己参加会议,甚至是见天皇,都是穿这一身中山装去的。他说他的祖先就是中国人,让我看看他这一身的中山装就能明白了,他准备回中国认祖归宗,叶落归根!其实我知道羽田这个姓氏,还真的是秦姓演化而来的,因此,我才会相信羽田孜是徐福的后代。可是因为我的钱被人偷了,不能提供合伙资金,所以合伙开公司的合同就没签成,徐福酿酒秘方也没拿到……”
     “你个傻孩子!你被人骗了!怎么不去报案?”老人有个爱看新闻的习惯,他也知道,羽田孜执政的时间并不长,他执政期间,确实为中日友好关系做出了许多的贡献,但是若说羽田孜会来中国的北京合伙开公司,打死他都不相信,因为两个月前,他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新闻中偶然看到82岁的前日本首相羽田孜去逝的消息,后来又从收来的旧报纸上看到前日本首相羽田孜因病去逝的消息。
      “去旅馆附近的派出所报案了,公安叫我出示身份证,我说被人偷了;公安又叫我出示其他能证明我自己身份的证件,我说没有了,我的手机和五十万块钱都被偷走了,公安就说我胡说八道,把我轰出来了。”
      “唉!那你打算怎么办?长期流浪下去?”
      “过一天是一天吧,反正我现在不能回琅琊台,也回不去。我得在北京打工,等赚够了五十万块钱才能回老家……”
       说话间就到了北京朝阳区的一个医院,老人掏出自己的钱包和身份证对徐百福说:“孩子,你进去帮我挂个号,办个住院手续吧,一会我老伴就会赶过来陪我。”
       老人在等徐百福进去办住院手续的时间,拿出手机,给他的老伴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说和徐百福相遇的经过。最后,老人特别交代:“把四合院的东厢房收拾一下,就让小徐住那儿;再去标牌公司做一块铜牌,写上:琅琊台酒业北京总代理。往后我们就让徐百福来当营销经理吧,前提是一定要到工商局把营业执照办下来……”
 

上一篇:白生瓜
下一篇:赖巧利的机关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