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短篇小说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威尔的庄严

作者:温布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2451      更新:2024-02-29

       闹钟如同儿时父亲收破烂时摇晃的铃铛一般,让人讨厌而又无处回避。凭着直觉,威尔伸出手准确地拍掉闹铃开关,而后和往常一样将抱枕当做自己熟睡中的妻子而紧贴在唇,想着继续和“她”温存一番。但突然间,他从床上弹了起来,双手抹了一把惺忪的睡眼,陷入了一阵沉思,继而又大笑了起来,这笑容比起那几丝从糊着报纸的窗缝中挤进来的晨光还要爽朗、还要明媚,以至于那盆呆在窗台上忧郁了一夏的月季突然缓过神来,亮丽了不少。他跳下床,使劲拉开那扇锈迹斑斑的窗户,透过露在地上的那二分之一窗洞欣赏起这初秋的晨光来。可虽说刚刚入秋,并且天气晴朗、晨光普照,但阴冷还是依仗秋风的阵势明目张胆地横行肆虐。威尔赶忙关了窗复又躲进被窝里。是啊,太阳再温暖,还有春夏秋冬操持把控着,阳光再好,也还有风霜雨露绑架左右着,只有自己的被窝永远贴身地温暖着。他一直都很迷恋这份温暖,也很愿意一直就这样静享这份温暖,可是一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件好事儿他就无法平静下来,看呐,他又开始笑了,笑得浑身颤抖,笑得东倒西歪,以至于没有一丁点儿法子再安享这份温暖了。

       他无法再安享那份温暖,他起床了,他将这份发自内心的快乐展现在了脸上,展现在一阵欢快的口哨声中。他在这欢快的情绪中完成了一天之中的第一项工作——洗漱。之后威尔站在门口穿衣镜前,和镜中的自己微笑致意,但与此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他发觉这一身休闲装已经严重有失得体了,他觉得从今天开始他应该注意起形象,穿着体面些。于是,他从那个貌似已经矗立了千年的、不堪重负的衣柜底层小心翼翼地抽出了一套蓝黑色的西服,并小心翼翼地将他们套在身上。说起来这身行头还是四年前威尔在公司刚升任组长时买了犒赏自己的,当时为了得到它威尔可是花了整整一个月的工资。那时的威尔已被这份六人之上六百人之下的荣耀冲昏了头脑,并对自己的未来信心满满,因此也不在乎这笔款子。然而几年过去了,他的境况再也没能得到一丝改善,并且伴随着女儿的诞生,他再也无法为自己慷慨解囊了,他也从原来租住的那套公寓搬到现在这间“地狱”里来,以便节省些钱应付越来越大的家庭开支。所以当时买这套衣服的价钱如果拿到现在来讲保证会让他辗转上几十个深夜。然而话又说回来,毕竟是花了大价钱得来的东西,做工、质地自不一般,就连感觉也是不一样的。这些年每每公司里有聚会、每每亲朋间有婚丧嫁娶之类的场合时,威尔都穿着它,而且每次感觉都是得体的、适宜的。收拾停当的威尔精气神果然挺拔了不少,他将一个黑色人造革的公文包放在腋下合适的位置出了门。在他走上地下室楼梯,刚刚冒出头的时候,一枚火红的枫叶亲吻在了他的脸上,他将它捧在手里回以一吻,而后将这份火红的礼物和祝福小心地放在公文包背面的夹层里。

       回想起来威尔来这里已经八年了,并且在这座大城市的一个大型设计院里担任了一个小小的组长的位子。以往的这个时候,威尔总是急急忙忙的上路,过了第一个转角后,在第二个摊点买一个价值三块钱的煎饼果子,然后边啃边继续赶路了。然而今天,他显得格外悠闲,时而回头对那些和自己擦身而过、行色匆忙的上班族投以同情的神色和轻声的叹息,时而又看着路边那些操着外地口音争相叫卖早点的人笑着摇摇脑袋,并且,他也没有在过了第一个转角之后的第二个摊点上买一个价值三块钱的煎饼果子。总之,他完全颠覆了自己以往的做派。他继续往前散步,在过了一个十字路口后走进一家餐饮连锁店里,并且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窗外匆忙的路人,有几个望向窗内,对像威尔这样能够从从容容享用一顿早餐的人物传递出一种万分羡慕的神色。威尔在那边坐了足足有一分钟之多,然而却没有一名服务人员来招呼自己,对此他有些不快,在十分努力地按捺了片刻之后他起身了,同时将身后的椅子向后推了一下,椅子在暗红色的木地板上发出一声“吱——”的呐喊,以示对威尔这一粗暴行为的不满和抗议。威尔出了那家店,似乎再也没有吃早点的欲望了。

       威尔看看时间,显然已经到了上班的点了,但他依然不觉恐慌,并且也不再担心会受到上司的责难。总之,这位仁兄似乎是昨晚上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决意要向这平静的生活中打几发子弹。他的步子更加散漫了。这一路的风景,他已经来来回回地路过了五年,但只在此时,他才发觉那一幢幢傲立空中的高楼大厦、那一条条不见首尾的汽车长龙,在这个清晨的薄雾里,处处显摆着它的现代与繁荣。花坛里凋零的玫瑰树在风中颤抖,落地的花瓣依稀还能看到一丝青春的斑斓。它们原本的模样,从未在这群行色匆忙者的心底驻留过。

       在经过一家品牌服装店时威尔突然很想进去看看,在店里6只眼睛的监控下,威尔在里面大概走了一圈,之后他发现原来现在流行的是这样修身、干练的西服,自己以前怎么就没看到呢?此时,在众人的瞩目下,威尔觉得身上这件松松垮垮的古董太让人难为情了。他接着又在里面转了一圈,想着这些年来自己只顾攒钱,都不曾为自己购置一件像样的衣服,现在置办一套,应该算不上不节俭吧?再者,从长远讲,像这类的装备绝对是今后工作、生活中必备的。经过思考,威尔确定有必要置办这样一套装备。

     “小姐,这款衣服帮我拿件合适的”,威尔选中自己喜欢的一款喊道。

       一位小姐走过来翻看一下标签,道:“是你本人穿吗?如果是的话这件就合适”。

       威尔将衣服套在身上,果然很合适,一下子精干了不少,他很满意。

      “这件多少钱?”威尔问道。

     “这件现在搞活动,原价是12888元,现在活动价是7998元”。

       果然是大价钱的衣服穿着暖和,威尔才套在身上两秒钟就立刻觉得浑身发热,因此额头沁出许多汗来。“怎么样,可以么?可以的话给你包起来?......先生?.......先生?......”。威尔对着镜子,沉浸在欣赏自己的堂堂仪表里,没能听见小姐的询问。待他回过神的时候,6只眼睛都被他吸引住了,那些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威尔,似乎要将他扒光一样。

      “到底要不要啊,先生?”小姐不耐烦地问道。

      “要,要,我要... ...”,威尔赶紧回答道,生怕眼前这位美人儿偌大的眸子里突然奔出火星子来伤着自己的脸。在收银台,小姐热情地介绍说:“另外呢,这位老板,最近我们店里做活动,凡购物满8000元人民币,我们将送您一双价值188元的袜子,您现在购买了7998元的物品,还差2块钱,照规定我们只能送您一只袜子,您看您还有没有需要的? 比如说皮鞋、领带、皮带之类的都可以的。只要达到8000元就可以。”

      “不用了,都有,都有”,威尔付完款,拎着价值7998元的西服和一只价值94元的袜子出了门。

       一阵风迎面吹来,威尔打了个寒颤。他一直往前走去,竟未发觉自己走错了方向离上班的地方越来越远。待他缓过神来并且折返回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

       当威尔进门时几名热心的门卫掐着秒表帮他开了门并大声地提醒他今天已经晚了整整一小时三十分一秒时间了,但威尔并不说什么,只是从心里荡漾出一丝深沉的笑意以示对几位的热情表示感谢。当他往办公室走的时候,他祈祷着主任或者主管会借自己迟到一事彰显他们的身段,并且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该怎样回应,以便让对方下不了台或者伤伤元气,这样他就可以为以往的种种遭遇雪耻了。然而人让人扫兴的是直到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也没有人在意到有关他迟到了一小时三十分一秒这件真实的大事情,周围静悄悄的,万物好像尚未睡醒一样,这让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约摸过了半个来小时,一塌装订过的文件伴随着一句“组长,案子!”的女高音解说,从威尔身后飞舞起来,掠过他的发梢,而后笨重地跌落在威尔面前。女高音是主任的外甥女,使尽自己一身的本事,在舅舅的关爱下迅速成长,短短半年时间就已达到一般人三四年才能达到的水平。威尔翻开文件,依旧还是那些横平竖直的条条框框,依旧还是那些鬼符般的计算式,但负责审阅的威尔心思不再依旧了。他在转瞬间就已经回到昨晚跟朋友的那场谈话之中了,他在心中罗列出一条条准备工作和一些必要的条条框框,以免将来事情真正摆在面前时自己手忙脚乱、毫无章法。这些准备工在威尔脑海中改了又改,完善了再完善,最后威尔才把它们一一列了出来,总共一百零八条。威尔看着这些自己费了不少心血得来的东西,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他很满意地给自己一个微笑。长时间的思索让威尔的颈椎又僵硬了,他将背缓缓靠在椅子,然后根据以往的经验一点点抬起头,轻轻地让颈椎舒展。威尔看看时间,已近十二点钟了,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已经一上午过去了。威尔此时复又发现桌上的文件,但他已经再也没有心思审阅了,因为这些,从此将与他无关。直接交给上级批阅好了,威尔想。

       威尔拿着那份案子轻轻地敲响了主管的门,约莫一刻钟之后那位比自己年幼,但又据说阅历十分丰富的主管打开了门。这位年轻的主管边往自己办公桌走去,边用右手上叉开的五根手指头梳理着自己的头发,他坐在办公桌前,用大概一目二十行的高超技能翻阅着手上的文件。在那位年轻的主管审阅着文件的当儿,威尔开始仔细打量着这间办公室。“这间办公室除去休息室、卫生间,光办公区就有四十个平米吧”,威尔估量着。办公室里面桌椅、书柜、会客沙发、空调、茶具等物件样样齐全,在靠近门口的位置靠墙放有一个鱼缸,鱼缸里面有几条血红色的鹦鹉正在啃食一条仰天长叹的同胞。威尔觉得这办公室大小挺好,只是搭配上这栋老建筑过分小气的窗户和里面成套的暗红色实木家具之后让人感觉压抑、喘不顺气来,加之窗外几幢摩登大楼截住了阳光的去路,使得整个房间暗如暮色。“我的办公室以后可不能这样”,威尔想。

       就在威尔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坐在这样大但比这要敞亮的办公室里工作时,休息室的门开了,威尔看到半截衣衫不整的女人,“把火给我”,女人说道。年轻的主管将桌上的打火机递过去,顺带着看了一眼威尔。“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肩负着院长父亲安排的千斤重担,适当放松放松,那也是可以理解的,可以理解”,威尔在内心呵呵笑道。此时的主管正以一目一页的速度迅速完成了审批过程,并且凭借着自己十分丰富的阅历和领导的睿智发现了一处本该用句号而实际用了逗号的严重错误,威尔少不得又为这个严重的过错挨几句训斥。这要是在以往,威尔定会点头哈腰陪一万个不是,但今时不同往日,今天的威尔底气满满,腰杆子和嘴巴也都硬了,他将眼前这位年轻有为的上司的小题大做、故作姿态掀了个底朝天。而这位上司呢,虽说是阅历十分丰富,但此时的场面却是头一次遇到,临了只张着嘴迸了几个“你”字。

       威尔回到自己的桌前,为自己刚才的壮举暗暗自喜。也许是太久没有直抒胸臆了,威尔激动的心跳加速、双手颤抖。他打开抽屉,着手整理自己的东西。

       比威尔预想来的要快,威尔可从来没见哪个部门有过这样的工作效率,主任将一份解聘文件拍在威尔面前,并且高声宣布“李威尔,你被公司开除了!”见威尔毫无反应,这位管人事的又问道:“你想知道为什么吗”?威尔摇着头、撇撇嘴,戏谑地说:“不想”!随后这位有些气急败坏的主管当着一屋子的人喊道:“李威尔,不接受上级领导的批评指正,顶撞上司,出言不逊,思想极为恶劣,行为极其嚣张,现在已经被公司开除,你们其他人要引以为戒......”。

       虽说在这里工作了8年,有些不舍的情愫,但是人往高处走,任何人都不是打出娘胎就注定是一辈子打工来的,是时候证明自己了。威尔走出了工作了8年的地方,径直往他的同学兼好哥们兼以后的战友石磊工作的地方去了。

       威尔跟石磊在对方公司的大厅见了面,威尔迫不及待地想找个地方坐下来跟对方商量一下未来的大计。可石磊却说:“是什么事?赶紧说,手头的工作紧得很。”

       威尔难以置信地摊了摊双手,笑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卖命。”

     “不卖命哪成,不养家糊口啊!”石磊回道。

     “那也不用在这里卖命啊,我们昨晚不是说好了吗,你、我还有你那个前辈,咱们辞职单干啊,你省点劲,到时候再拼命?”威尔边说,边乐呵呵地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翘起了腿。

     “你也真天真,单干哪有那么容易,就我们三个手上又没什么资源,还... ...,不过是喝醉了酒,哥儿几个发发牢骚、念叨念叨,你还把它当回事了。”石磊几句轻描淡写,却让威尔起先翱翔在蓝天白云间的心一下子没入在了北极的冰川里。

       威尔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脸庞有些抽搐,“可是,可是石磊,我......”,正在这时有人喊石磊的名字,打断了威尔的话。

     “行了,你别瞎琢磨了,好好上你的班去吧”,石磊说完随即吼了一声“来了”,然后像只从远处嗅到一根肉骨头的狗一样,抡圆了四肢向目标飞奔而去,转眼就消失了踪影,只留下威尔一个人矗立在空旷的大厅里。

       威尔如梦呓般的念叨着:“说好要一起辞职,一起开个工作室,一起当老板,一起......”。

       威尔痴痴地走出大厅,胸口一阵揪心的疼,心脏好像裂开了。

下一篇:路人与蝴蝶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