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病人第二针疫苗都打完了同事却不想打

作者:田青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6681      更新:2021-02-10

       都说身为医护人员,排队打疫苗排第一优先这件事情是件好事,是好事,按说同事们同行们就该争先恐后地赶紧注册排时间去打了吧,可是,事情却完全不是这样子的。

       早在12月疫苗刚刚放开向医护人员打的时候,那时候教会医护组的十几个姐妹们,大约有4,5个打了,这几个姐妹,都是第一线的第一线,要么在凯撒医院ICU 病房工作,要么是OC 和LA其他几家大医院的COVID unit 工作的,这种的比起我来,工作环境风险那是绝对最高级的,因为她们上班摸的每一个病人,都是送来的已知已经确诊了的COVID 病人!

       而作为专案伤口护理护士的我,虽说也是一直以来进进出出不同的5,6家大型long term cares , assistant living 工作, 但是,因为公司没有对COVID 病人开放探视的原则,我这快一年来,跑来跑去这么多家long term care 居然自己也一直涉险而过没有中招,全凭自己的小心谨慎,和做足了提前research 工作,可不是靠幸运这么简单的一说办到的噢!

       因为我深知,作为进进出出不同的facility 的医护人员我责任巨大的,我是得为了那么多住在不同facilities 的grandmas, grandpas 要负责的!我若是不小心让自己染上COVID , 马上就能祸害到其他几家我天天都会跑去的大型facility , 一家比如尔湾A 这样的大型全国连锁long term care , 通常配置是住有180人左右,而日常三班倒的facility 工作人员包括护士,护工,厨房餐厅准备饭菜的,房间清洁的,电工水管工各种技术工,前台,文案人员,社工,会计,上PT 的,组织各种活动各种宗教的,接送司机组的等等,考虑到这种必须配置日夜三班倒的职员表,一个大型facility 光是职员也得几百人,所以我若是不小心祸害了一家那感染人数会是多少?何况我还跑来跑去跑5,6家呢!

       我不小心能行?!

       这些大型的facility 每一家都从去年三月份开始就不开放亲友进入探视了,至今都还没开放,只允许我这样的专门上门护理的医护人员进入探视,我若对不起这份沉甸甸的信赖,而把自己轻易变成了个行走的带病毒的传播人,那还得了!

       虽说我做足了措施,进入facility 第一件事情,先是去找每家的护士,寒暄两句,最要紧的其实就是问她一句话,我今天要看的这几个病人这周是不是还是negative!

       因为,每一家facility, 基本上都是每周查一次COVID , 所以,就算上周我刚看完的病人,保不齐这周查COVID 又出问题了呢?所以上周negative 的病人,不能假设他这周还是negative 的。

       问完了护士,第二步,还要不厌其烦地再去找每个unit 负责的护工妹子了解情况:这几个病人这周如何?有没有咳嗽,疲倦不想吃饭,嗜睡在床的症状?每餐他吃多少?是不是这周他吃的比以前少很多了?最后一次大便什么时候?是正常的吗等等,因为,住facility 的很多病人是老年痴呆病人,完全没语言能力的所以平时他即不按铃也不会抱怨,安静着呢!所以他不舒服病痛,也主动表达不了的,全得靠观察得到的这些反常行为和疑似病症来提高我们的警觉,我身为医护人员,其中一个责任就是要教会日常上班的护工妹子们观察,注意到这些细节,然后每次我来的时候就能够给我一个简单的report , 有了这个report, 我这才心中有数了,才能放心的走去推开病人的门!

       也就是说,没了解到这些充分的info 的时候,我轻易不会去推开一扇病人的门的,因为一推开门,你就把自己exposed 给了有可能的COVID 病毒对不对!

       绕是这么小心,我还是有几次差点中了招的,两次是在大型long term care facility, 一次是一位家访的病人,其中这位家访的病人最玄乎,这位病人按说她住自己家里而且是不和子女一起住,感染源风险很小吧,可是,这位病人是一位好几百磅的obese 病人,成天躺床上连起身都十分困难,需要每日都在床边的一个私人护工帮忙,才能完成起身,慢慢站起,然后使用床边commode 来解决大小便的,所以她虽然不出房门,架不住她自己请的两个轮流的私人护工是天天出门的呀!

       这不,其中一个护工墨裔玛丽亚,虔诚的天主教徒,pandemic 期间教会里都鼓励线上崇拜聚会了,她还要坚持亲自去教堂崇拜聚会,果不然,没多久就打报告说,她exposed 自己和一个确诊COVID 的人在一个房间里崇拜聚会!

       我打电话给玛丽亚了解情况时候,这个老实的女人一边咳嗽着,一边说她和我病人都出现了咳嗽症状,可是两人都还没安排COVID 测试呢!我听她咳嗽着,一边镇定劝告她赶紧去做测试,一边放下电话通知公司同事,同事就好去联系病人家属和医生去order 一个测试kit, 因为这个几百磅的病人,她女儿很为难说我怎样才能把她搬运去COVID 测试站呢?这种情况下只能order 一个测试kit 寄到家里来测试了。

       又过了一周,周三收到同事威尔通知说病人COVID 测试negative, 然后周二护士主管已经上门去看过了,没问题特丽莎你可以接着周五继续去探访她了。

       周四,我不放心,决定打电话问问护士主管看看她周二看到的updates, 没接通,我一个电话干脆打去了护工玛丽亚那里, 先开门见山告诉她说,我听说你俩COVID 测试都是negative 了所以我计划明天就是周五早上去探望这个病人L了。

       谁知,玛丽亚悲悲切切地说,你知道吗,L刚去世了!

       啊,我大吃一惊,什么时候发生的?

      就是昨天周三啊,玛丽亚说,我昨天正好没有在场,我是排在今天准备上班的。

       那你呢?我接着问她:你还好吗?

       玛丽亚说,唉,我好多了现在,昨天我才不好受呢,毕竟,我也是照看了L四年了呢!

       不禁想起从前,每次去探视护理完后,玛丽亚都依依不舍地送我到出门,站在门口和我聊上个半天:因为我的病人也有bipolar, 脾气有时候暴躁,吼得很大声,玛丽亚也是有点受气的,关键,病人家属也不想提供一些必须的如口罩,手套之类的工作用supplies 给她,她只好自己掏钱买这些防护用品。

       我当时听完很是同情,马上去自己车里,把公司发的一些口罩,消毒洗手液和手套各找了一些出来,分送给她:她的工作不容易的,我也不想她完全没有一点防护用品的对不对呀!

      没想到,这下子这个脾气暴躁的雇主说没就没了,善良的玛丽亚还是有点伤心的,我一边安慰着,一边想着尽管死因公司说是心脏衰竭什么的,而且几天前COVID 结果又是阴性,可是这人说没就没的这么突然,我还是有点怀疑前次那个检测的,再次提醒玛丽亚再一次去做个COVID 测试,才挂下电话。

       看看,我与COVID 病人擦身而过的,不也有好几次吗?毕竟我们这种需要天天手摸病人的人来说,降低风险的唯一途径,只能是打完疫苗了。

       陆陆续续,一月份我们教会医护组的所以护士们,全部都打完了疫苗,我自己的第二针疫苗,也在上周四下午打完了,领到了张疫苗卡!

       周四这第二针,就是由Othena.com 自动排期的,说起来,Othena.com这个app还是很灵的,除了第一次注册预约需要花点时间外,打完第一针后它就自动帮你预约第二针的时间地点,到时间了还提前一天发email来提醒你,拿着网上print 出来的预约通知,很顺利就来到了迪斯尼这个疫苗接种点。

       人比第一次接种时候少多了,从车子一辆接一辆进停车场开始,就有挂牌子的工作人员指挥停车,走这边,那边,走走一个大的entrance 就变成两条,一条是排队打第二针的,一条是打第一针的,第一针的那条因为现在开放了65岁以上老人们打,队伍里有不少老年人,还有推着轮椅来的残疾人,这里就体现出美国这一个文明社会最先关照残疾,老年人的体制特征了,一个社会的文明进步的程度,不是看它有盖多少高楼大厦,也不是看它政府公布国家GDP什么的,GDP再好看,没有把尊重人的生命摆第一位,没有自动地就把照顾残疾人,老年人这种高危group放在第一priority 的话,这个社会就离真正的文明进步还差的很远呢。

       打第二针的队伍里多是医护人员,尤其是每天需要手摸病人的我们这种,算是比较高危的工作环境吧,所以这第二针打完之后,估计全国的医护人员,总算也就有了一个保护屏障,让我们在这一场无声无枪炮却异常惨烈的病毒战争中,有了一身庇护的铠甲!

       打完针,坐在一旁观察15分钟,没不良反应的话就可以开车回家了,周四当晚,我唯一的反应大概是感觉疲倦,当天,晚饭都没吃就上床睡觉去了。

       周五一大早醒来,打针的左臂开始酸痛,酸痛的程度比第一针厉害些,左臂只能抬高到肘关节的样子,不过周五早上我还是安排了看病人的,只好慢慢地洗澡,用袖子套膀子的方式穿上了护士制服,开车出了门,倒是没有头晕头痛等其他人抱怨的“ 打针后症状”。

       周五这天幸好病人不多,中午就回了家,回家换下护士制服又是一个慢动作,慢慢把衣服从头上倒回去褪下不太能动换的左臂,似乎也没有什么食欲,于是,上床接着睡觉,还只能平躺着或者右侧卧,因为左侧不能压着很痛的左臂。

       周六一整天,还是昏昏欲睡的打不起精神,不过,我知道这就是疫苗在身体里在工作了,它在慢慢激起我自己的antibody 以及全身的免疫系统都在被激活,被制造出来,以抵抗这个看不见的强大的敌人,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我没有吃任何止疼片或者舒缓药剂,也许,因为我就是这样一个疼痛点很高的人吧!

       能够靠忍就能忍过去的痛,那都不叫痛!

       周日一天,我靠着咖啡,从早喝到晚,就没有那么昏昏欲睡了,勤快地打扫屋子,拖地,擦洗厨房,后院剪花,浇水,洗衣机洗了一锅又一锅,床单,被套都换新洗好了的,烘干机烘得暖洋洋的热乎乎床单和被子,让我在干活里找到了极度的舒适,也对不再那么痛的左臂有点忘记了。

 

       周一一早,回归正常上班,下午又去到公司,报告给同事们听,说我左臂已经完全无碍了!

       办公室一共四个同事,只有主管护士A打了第一针疫苗,其他三个至今没打,不但没打,娇小玲珑的菲律宾

       护士公主还在我打第一针的前一天,发个吓人的视频给我Facebook, 说视频上那个刚打完疫苗的女护士,正被采访着呢,居然慢慢就在镜头前慢慢倒下了!边上一堆人七手八脚扑上来叫她,也没反应!

       嘿嘿,只能说我是胆大呢,还是心大呢,反正1月初看了公主发给我的这个视频,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打了第一针,然后跑去公司,告诉她们说我没事儿!

       如今,这第二针也打了,我也熬过了左臂酸痛和疲倦昏睡那两天,专门跑去公司再去报告同事们说没事,目的就是想现身说法来以我这个小白鼠的疫苗实验结果来劝说同事们:疫苗还是赶紧早点打了的好!毕竟,这个看不见的可怕病毒,对免疫系统对人体攻击力是很厉害的,万一感染了,就算病愈了将来也会对内脏器官产生不可逆转的伤害,比如肺部,心血管系统等,所以,有的打还不打何必得不偿失呢?

      目前,基本上我所有的住long term care 的病人都打完了疫苗, 身边却的确有护士同行不愿打疫苗,有的出于宗教原因有的完全被媒体报道的几例打完疫苗后死亡的新闻吓到了,有的说是打两针很烦人准备耐心再等等,等到只打一针的疫苗出来再说,每次我打完针,总是收到一堆人问我反应如何,看来,还是有不少人对于免疫达到95%有效的美国的两种疫苗,还是不放心啊!

       有95%有效免疫的美国疫苗你还不信任,难道要信任外国的只有86%或者67%甚至更低有效率的几种疫苗吗?

       都说,要完全地达到群体免疫,需要有70% 以上的人群打完疫苗才行,疫苗率没有达到足够的参数,就意味着COVID 病毒这个有史以来最厉害的病毒,依然会能够借助于人体这个载体,继续地以几何级数传染散播下去!

       所以说,打疫苗不光是一件对自己负责,对家人对同事对邻里负责,也是对整个社会都需要负责的一件事,有的人抱着反正等着别人都打完了,我也就自动安全了的想法是十分自私而且不可取的,算一算,从去年三月开始到现在,社会发生了多少巨大的变化:城市被整个shut down , 学校,服务业旅游业航空业,多少人因为shut down 而失业?整个社会,已经全世界的人都在人人戴口罩这种奇观一年多前谁能想象得到?

       真的已经挺厌烦的了,厌烦了人人都要戴口罩,厌烦了无法和朋友们聚会无法去教会,学校,无法像一个正常年份应该有的样子,该上餐馆就上餐馆,该去理发店就去理发店。

       又是一年的春天了,今年的春天,期待着我们共同努力,能够早日实现不用戴口罩就能像所有的春天一样快快乐乐出门踏青的日子!

       春暖花开的最美季节里,一切都是最有盼头的,和去年春天的惊慌失措比,这一个春天我们有了疫苗,有了战胜这一场病毒战的最有力的武器,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来相信,back to normal 是一个很快就能实现的目标呢?

下一篇:杜甫的鄜州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