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讽刺伦理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讽刺伦理

对着马桶一声吼(二题)

作者:李双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1527      更新:2021-11-30

 

对着马桶一声吼

 

       单位要给每一户职工更换新水表。科长指示:“不给老肖换!”又献计献策,“如果他来问,就说是自费换的。”没有人提出异议,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我病休多年了,平时卧病在电脑前,很少外出。
       更换水表这一天,我去收发室,刚出门,迎面就遇到了老肖。我惊慌失措,打算快步离去。但老肖一把拉住我,问道:“换水表呀?什么时候到我家?”我不敢看老肖,只是嗫嚅道:“不知道,要问工人师傅。”哪知老肖又问:“怎么没有人通知我呢?”我沉默着,发现老肖的大眼睛,一直瞪着我。终于,我慌不择句,启用了科长的计策:“是自费换的。”
      老肖无话可说,狐疑地走了。
      我逃回家里,已是大汗淋漓。
      因为我做了科长的同谋,从此就背上了一个包袱,总觉得对不起老肖。隔三岔五的,我憋不住了,就会跑进洗手间,把头埋进座便器,狂骂道:“科长是个大傻瓜!”


义务电话员

 

       王茂开小卖部不久,就安装了村里第一部电话。当天,王茂跑到三里外的乡街上去,打电话回来试。电话一响,他老婆和左右邻居都吓了一跳,谁都不敢去接。不过很快就适应了。这不,全村的人都记住了号码,赶紧告诉在外打工或读书的亲人。
       王茂在做生意,电话一响,不是找自己的,是找张姐仔的。张姐仔住在村那头,是个药罐罐,整天窝在家里。那得去喊。王茂说:“我去喊,喊得到喊不到不知。我挂了,你隔十分钟再打过来,节省点电话费!”原来王茂是个肉性人,耐心着呢!
       有时很快就找到了要找的人。是年轻的两口子,男的外出打工了。两人眼泪鼻涕地在电话里久别重逢,感受遥远的麻痛酸胀酥。真是“电话一接通,相互煲补药”,过瘾,不过只能过干瘾。唉!           有时十分钟后并没有找到要找的人,许多人都不像张姐仔那么好找,对方又白打了电话。所以下次王茂接电话,就对“发言”作了调整:“你有事先说吧,隔十分钟你打过来,响五声,我不接,就是没找到人,我转话就是了!节省点电话费!”
       有一点很奇怪,就是王茂接到找自己的电话,必然捏着鼻子说:“等一下,我帮你找。”片刻后,才重新接起,说:“我是王茂……”不知他还等什么。
       很快,王茂成了全村人的义务电话员,有时每天要跑几十趟,误了好多时光。可是,买卖也好多了,乡民宁肯多转一段路,也要来照顾他的生意。
       这种状况持续了好几年,直到很多人家都安装了电话,买了手机。王茂在本村说话的分量,又渐渐恢复到了以前的水平——降低了,买卖同样。
       王茂十分怀念当电话员的日子!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名利双收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