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婚恋情感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婚恋情感

阿芳

作者:邱明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6832      更新:2021-10-25

    有一天,阿芳鼻青脸肿地到学做糕点的妈妈群里来,唉声叹气,问她怎么了。

  她说:“老二!这孩子,唉!”

  大家问她说:“你的宝贝儿子,他打你?”

  她说:“不是故意的,他问我要钱,我说没有。他要翻我的包,我也有错,我这不是护财嘛!”

  有人说:“不是故意的,能打成这样?没有拳打脚踢,才怪!报警了吗?”

  她说:“都是我家邻居多事,报警了!警察把他抓走了!这可咋办?保释要两万美金。”

  又有人说:“你该不是来借钱保释他吧?”

  她说:“你们能帮帮我吗?”

  快嘴的说:“你家老大老三都是大老板,不会两万块都拿不出吧?”

  她说:“他们俩都不肯出。就只会在医院守着他爸爸!兄弟的死活都不放在心上!”

  这叫什么事儿?儿子问妈妈要钱,要不出,就殴打老母亲,老爸过来护着老伴儿,被这儿子踹断了两根肋骨,邻居报警抓走了儿子,把老爸送到医院去了。

  让人纳闷的是,这个阿芳,不去看受伤的老伴儿,反倒跑出来借钱保释那混账儿子。

  她解释说:“老伴儿住院有白卡,老大老三陪着,没事儿。可怜我那老二,监狱里的饭,他怎么吃得下去嘛!”

  她老伴儿74岁了,为了养活老二一家三口,每天早出晚归做装修,住的房子是大儿子和小女儿给买的,吃的、用的都是小女儿每星期买来送到家里,老两口加上老二一家三口,就靠这一儿一女照顾着,供养着。

  妈妈们问她:“你老二多大了?吃两天牢饭会死吗?”

  她说:“48岁了,48年啦,他没吃过这样的苦啊!“

  真让人想撞墙去,见过溺爱孩子的,没见过把孩子害成废物、害成垃圾还不自知的!真不知道她大学是怎么读的!

 

  阿芳,尉迟馥芳,常被人错呼为“未迟香芳”,便祈曰:“叫阿芳就好。”

  阿芳秀美,肤色微黑,却是光滑明亮的。祖先鲜卑族人,是隋唐名将,凌烟阁24功臣之一尉迟敬德之后。传说敬德面如黑炭,擅使铁鞭,骑乌骓马,《西游记》中说敬德与秦琼因保护唐太宗李世民免于龙王鬼魂之犯,成为两位道教传统门神,后世铁匠常奉之为守护神。

  阿芳的黑,大约是遗传了尉迟敬德的基因吧。

  敬德勇冠一时,即使是李元霸也败在他手下,晚年炼金石,为方士术延年,阿芳也继承了尉迟敬德的基因,年轻时胆大心细,容貌秀美,心灵手巧。在学校时年年是状元,无论成绩还是施工,比同系的男生强出一大截。

  只有一样,是个既痴情又挑剔的女子,别的都不重要,爱情是最重要的,必得嫁一个真心爱自己又能让自己死心塌地爱一辈子的男人,如果真有了,死都瞑目。学校里那些死命追都赶不上她的幼稚男孩,她一个都看不上。

  毕业分到了大型的电机厂,两年就当上了总工程师,不久嫁给了高大帅气聪明绝顶的副厂长吕亮。阿芳爱吕亮爱得七死八活的,跑去烹饪学校,半年,拿了个二级厨师证书回来,变着法地伺候老公。工作也疏忽了。

  吕亮当了厂长之后,阿芳怀孕了。给自己爱的男人生孩子,她是幸福的。她提出来要下岗。

  吕亮问她:“你总工当得好好的,下岗太可惜了。休两年产假,还是可以回去上班的。孩子送厂托儿所很方便。”

  芳说:“给你生孩子养孩子,我心满意足。我要好好疼你、疼孩子!我不想让工作占用我爱你们的时间。”

  吕亮是宠她的,担心她以后会后悔。

  他说:“你得想好了,当全职妈妈不仅辛苦而且枯燥,荒废了你的一身本领,我怕你以后会感到失落、后悔。”

  芳说:“我乐在其中。除非你担心钱不够花。”

  吕亮说:“我不担心钱,更不能让女人为钱担心。只要你高兴怎样都行。”

  阿芳生了一个男孩,像她,皮肤黑亮细腻,眼睛明亮,透着灵秀之气,且又虎头虎脑、长手长脚,作为一个男孩,自然是好看的,吕亮为他取名吕阳。

  孩子听话,少言。但是很用心,听大人讲话两只眼睛十分专注,也是蛮有性格的,略大起来,凡事总会刨根问底。但在阿芳心里,觉得这孩子长相、性格样样都太像自己,而她希望生一个像吕亮的孩子。

  之后又生了老二,这个老二可不得了,粉团儿似的一个孩子,笑起来还有俩酒窝,很像吕亮。

  阿芳啊,爱这个老二爱得不得了。等到两个孩子稍大了一点,这个老二聪明啊,机灵啊,很会讨人喜欢。每个见到他的人,都忍不住要抱一抱。而且,他那个小嘴儿很会说话,特别讨人喜欢。

  老二就成了阿芳的心尖子了。后来又生了老三,是个漂漂亮亮的小女孩儿,本来人人都以为,唯一的女儿,又最小,定是会得到父母多一些疼爱和娇养。但是阿芳的心就偏偏疼在老二上,凡事都要求哥哥和妹妹让着二弟或者二哥。

  老大名叫吕阳、老二叫吕星、老三叫李月。一个太阳,一个星星,一个月亮。

  有一天侨委把吕亮夫妇找去,说是在美国,他们家好几代往上的一个祖辈,回家乡寻找后人,经调查确认,吕亮是目前在世的唯一后人。老人家希望他们到美国去,继承遗产。

  夫妻2个人,想了很长时间,觉得这个厂长其实不那么值得留恋。于是他们带着3个星体,日月星到美国定居了,遗产其实并没有期望的那么可观,维持生计,还是要打工的,虽然语言不通,好在吕亮聪明,有技术,也会领班子。学做装修,一年之后,便可以自己包工了。

  当时太阳上八年级、星星上五年级、月亮上二年级。仅仅过了三、四个月,星星就已经可以跟小朋友用英文聊天了。而且家里的信件、各种各样的通知,这个五年级的星星都能够为父母来翻译并解释给他们听。

  阿芳对吕星更加疼爱了。吕阳是大哥,性情宽厚、与世无争。处处照顾着吕星和吕月。月从懂事开始就知道家里的规矩是以星为主,所以,无论大小事,只要和星有冲突,都是主动让着二哥的。只是吕亮心疼这个小女儿,看到孩子身体不是太好,却又那么懂事儿,那么乖巧,什么都让着二哥,所以在私下里对月有一些偏爱,只是不动声色。

  阿芳是看在眼里的,但是也并没有反对。毕竟女儿乖巧懂事,处处不争,做母亲的也希望丈夫能做一些平衡的功夫。

  星就是家里专享独宠的,一切好处都是他占尽了。因为他聪明、好看、帅气,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也都非常喜欢他,没有一个不夸他。

  星非常聪明,但并不勤奋。高中毕业后,他不想上大学,父母都受过高等教育,自然是希望他能上大学,甚至更高的教育。但是他执意不肯,阿芳就不忍心勉强他。

  问他有什么打算,他说:“想做好吃的。”

  于是上了烹饪学校,两年,一举考过了2级厨师。

  吕亮说:“既然你在烹饪方面天赋这么高,又有悟性,不如进一步,继续深造,将来可以成为烹饪大师也说不定呢。”

  吕星却说:“还上学呀?烦死了!不去了!”

  一家特别有名的大酒店要了他去做大厨,收入非常好。这时候,他认识了一个女孩儿,活泼漂亮。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吕星觉得两个人真心相爱,就把她请到家里来参加他生日聚会,那天吕星特意请了后厨的同事来帮忙做饭。由于他长得帅、热情也热心、口才又好,酒店里各部门都有很好的人缘,所以这天宾客盈门。面点师特意用他俩的合影做了蛋糕,顶端擎了一枚钻戒。

  当这块蛋糕被缓缓推出来的时候,酒店的同事们纷纷抛洒鲜花,吕星单膝跪地,深情款款地对女孩说:“你是高远广大的天,我是星星,在你的胸膛上发光;你是厚重包容的地,我只有在你的滋润下,才能生存,嫁给我吧!你将是我永远的神!”

  大家都鼓掌欢呼:“嫁给他!嫁给他!”

  阿芳幸福地靠在吕亮的肩上:“咱们的星星太棒了!”

  这时女孩儿却没有任何表示,她的沉默终于使所有人都静下来,静得可以听见吕星紧张得透不过气似的呼吸声,气氛开始变得尴尬。

  女孩没有接吕亮捧上来的戒指,也没有伸手握住吕星伸出的手,她低下头来,在众人目送下,一步一步向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她回过身来,说:“吕星,我喜欢你,你帅气、聪明、热心,只要你想做,没有你学不会的,也没有你做不成的。可是你不求上进,只有聪明,没有智慧。我断定,你将来不会有作为的,我不想嫁给一个没出息的厨子。”

  女孩儿说完,头也不回,扬长而去了。吕星还没有回过味来,阿芳心疼得当场哭了出来。

  分手,还是当众被甩,对于一向被人众星捧月地宠着的吕星,打击之大绝不是一般的失恋可以形容的。上班失魂落魄,频频出错,被客人投诉了很多次。

  有一天,厨师长说:“Star, 那桌的客人说,你做的这个奶油浓汤,味道很怪,我尝了一下,你把苏打粉当作盐了。你去道个歉,把我重新做的这份送去。“

  吕星说:“我不去!“

  厨师长说:“是咱们的错,道歉是必须的,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影响工作总是不好的。“

  从来没有受过委屈的星,怎么能受得了这个呢?他没再说话,端着厨师长新做的奶油浓汤,走到客人跟前,站在客人背后,拉着客人的衣领,把汤直接倒了进去……

  他被开除了。失业在家,整天一言不发,在家里吃、睡、看电视。

  阿芳劝了几句,被他吼了一句:“shut up !”

       从此阿芳再不敢触及这个话题,而吕星仍旧是动不动就发脾气,阿芳做家务,他骂:“一天到晚叮铃咣啷,烦死人了!你就不会轻一点吗?”

  阿芳于是走路蹑手蹑脚,东西轻拿轻放,说话也不敢用本嗓,而是嘘着说。

  吕星说:“你干嘛呀!怎么跟做贼似的?真让人恶心!”

  阿芳私下里对吕亮说:“帮我出出主意,怎样才能讨得儿子欢心呐!”

  吕亮说:“我就没听你说过想讨我欢心!”

  阿芳说:“老不正经的!讨厌!我愁死了,你还给我甩这片汤话!“

  吕亮开了个公司,在当地承包一些装修业务,又因为他原来的电机厂,还有一些客户,还有一些关系,所以他也做这方面进出口生意。但吕良讲不了英文,所以就让吕星来做翻译。做了一段时间,吕星觉得很枯燥、很无聊。再叫他,就不来了。

  但是,在他做翻译的这段时间,接触了很多跟电机、机械、电气有关的知识,无师自通的,吕星就开始摆弄汽车了。家里的汽车,出了事儿、出了故障、出了车祸或者需要保养,不管是哥哥的、妹妹的、父亲的、母亲的,他都可以鼓捣好。

  但是,当父母问他要不要投资开个修车厂,他一口回绝:“绝对不想。我可不想闷头天天修汽车,我修车就当玩儿。”

  后来不知道怎么弄到了一辆报废的破摩托,没有人相信这车还能起死回生,但吕星鼓捣鼓捣,居然弄好了!于是就经常开着这摩托车出去拉风。玩摩托,自然就认识了很多在山路上呼啸而过的梳着长头发、留着长胡子的男人,和穿着低腰裤露着半个屁股的美女。他们成群结队,把摩托车声音弄得震天响,轰隆轰隆玩得挺开心。

  跟着圈子里的人,接触了一些摇滚乐,也是无师自通的,吕星会了很多乐器,吉他、长笛、萨克斯风、架子鼓……什么都玩儿。这时,他认识了一个墨西哥女孩儿。他觉得她长得特别漂亮,而她也对吕星充满了崇拜。

  有一天回到家里,他说:“妈,我要结婚。”

  阿芳自然高兴:“妈妈,哎呀,同意,同意,同意!”

  他说:“别的我不要,给我买房子吧!”

  阿芳和吕亮商量,吕亮说:“我是有此心却无此力呀!没有这个经济能力。”

  阿芳说:“要不然咱们把继承的这房产,过户给星吧!”

  吕亮说:“那咱们俩住哪?”

  阿芳说:“租一个吧,咱们要求不高,哪怕一室一厅呢?”

  没想到,吕星说:“这房子,我已经做了重贷,把现金取出来了!这房子,你们留着住,就还房贷就行了。我要住没有房贷的压力的房子。”

  于是大哥吕阳说:“我不可能给星买房子,但是我可以送给父母一套房子,3个卧室的。这房子卖了,把银行的钱还上。”

  吕月说:“大哥,算我一份,咱俩一人一半,给爸妈买房。”

  于是自然而然的,星就占了一个房间。开始了他的啃老生涯。

  话说吕阳,高中毕业之后,上了大学,在大学期间,他爱上了收藏。

  大学还没毕业,他就跟父亲说:“我想做收藏的生意,可能开始不会赚钱,但是我相信以后一定能赚钱。”

  父亲就把车库装修起来,让大儿子在这里开始了他的生意。

  刚开始小打小闹,举步维艰。从十几块、20几块地做,一个月赚上个几百块,父亲有机会也会帮着儿子拉些客户。到了第3年,他年收入达到了15万;到了第5年,他的年收入达到了50万。

  他自己买了房,娶妻生子,但每周末都会带着妻儿来父母家聚聚。

  小女儿月一直读到硕士、博士。爱上了她的博士导师,毕业之后就嫁给了她的博士导师。现在在大公司里做了一个中级主管,收入很不错。夫妇2人除了自己买房子,还买了投资房,出租出去。

  吕亮在闲下来的时候,也会去帮助女儿打理那2个出租房。后来女儿又生了3个孩子,小日子过得很好。

  所以他们兄妹二人买了一栋房子,送给了父母。虽然明知这样也无形中把老二给养起来了,但他们对于星啃老这件事儿,并不值一词。

  但是,阳在私下里会悄悄地塞一些钱给父亲,劝他生意不好做,就退休吧!而且嘱咐他,给他钱的事,要瞒着母亲,免得被二哥刮走。

  他希望父亲早一点退休,颐养天年。月也愿意每个月给父亲一些钱,但是她不希望这些钱被他的二哥刮走,于是,就看家里需要什么,就买什么送到家里来。

  

  如果仅仅是啃老,倒也罢了,不料想,这个星闲不住,不仅沾了赌,而且沾了毒。三天两头逼着阿芳给他钱,没有钱就骂骂咧咧摔盆打碗,最后毒瘾上来就开始对阿芳拳脚相向了。

  阿芳到底没有筹够保释金。后来法院开庭,她非要去,吕亮都怕她受不了。

  结果她说:“能看见这孩子就行。反正法官说什么,我也听不懂。“

  当庭判了他3年徒刑,强制戒毒,不得保释。

  而这个不肖子,在法庭上,毫无悔意,竟然说:“不给我钱,我还打!“

  从法庭出来,哥哥、妹妹和父亲一起劝当妈的把他放下吧。

  最后当爹的说:“这孩子废了!就当没生过他吧!”

  阿芳半晌不语,到了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阳和月怕父母难过,都留下来陪着。看到阿芳伤心,谁也不敢开口。

  最后,阿芳说:“我这么爱他、疼他、宠他,我错了吗?”

  吕亮说:“错了!咱们俩都错了!一个好孩子,毁在咱们俩手里了!”

 

  太迟了!爱也是会害人的。爱不能停留在生物层面上,爱孩子是母亲学习爱的结果,做母亲是文化的产物,不是生物的本能。学习爱孩子,是每一个公民的社会责任,家是爱的港湾,但是爱是需要学习的,否则暴风和雷霆都会破坏这港湾的温馨。

阿芳

作者 邱明

 

  有一天,阿芳鼻青脸肿地到学做糕点的妈妈群里来,唉声叹气,问她怎么了。

  她说:“老二!这孩子,唉!”

  大家问她说:“你的宝贝儿子,他打你?”

  她说:“不是故意的,他问我要钱,我说没有。他要翻我的包,我也有错,我这不是护财嘛!”

  有人说:“不是故意的,能打成这样?没有拳打脚踢,才怪!报警了吗?”

  她说:“都是我家邻居多事,报警了!警察把他抓走了!这可咋办?保释要两万美金。”

  又有人说:“你该不是来借钱保释他吧?”

  她说:“你们能帮帮我吗?”

  快嘴的说:“你家老大老三都是大老板,不会两万块都拿不出吧?”

  她说:“他们俩都不肯出。就只会在医院守着他爸爸!兄弟的死活都不放在心上!”

  这叫什么事儿?儿子问妈妈要钱,要不出,就殴打老母亲,老爸过来护着老伴儿,被这儿子踹断了两根肋骨,邻居报警抓走了儿子,把老爸送到医院去了。

  让人纳闷的是,这个阿芳,不去看受伤的老伴儿,反倒跑出来借钱保释那混账儿子。

  她解释说:“老伴儿住院有白卡,老大老三陪着,没事儿。可怜我那老二,监狱里的饭,他怎么吃得下去嘛!”

  她老伴儿74岁了,为了养活老二一家三口,每天早出晚归做装修,住的房子是大儿子和小女儿给买的,吃的、用的都是小女儿每星期买来送到家里,老两口加上老二一家三口,就靠这一儿一女照顾着,供养着。

  妈妈们问她:“你老二多大了?吃两天牢饭会死吗?”

  她说:“48岁了,48年啦,他没吃过这样的苦啊!“

  真让人想撞墙去,见过溺爱孩子的,没见过把孩子害成废物、害成垃圾还不自知的!真不知道她大学是怎么读的!

 

  阿芳,尉迟馥芳,常被人错呼为“未迟香芳”,便祈曰:“叫阿芳就好。”

  阿芳秀美,肤色微黑,却是光滑明亮的。祖先鲜卑族人,是隋唐名将,凌烟阁24功臣之一尉迟敬德之后。传说敬德面如黑炭,擅使铁鞭,骑乌骓马,《西游记》中说敬德与秦琼因保护唐太宗李世民免于龙王鬼魂之犯,成为两位道教传统门神,后世铁匠常奉之为守护神。

  阿芳的黑,大约是遗传了尉迟敬德的基因吧。

  敬德勇冠一时,即使是李元霸也败在他手下,晚年炼金石,为方士术延年,阿芳也继承了尉迟敬德的基因,年轻时胆大心细,容貌秀美,心灵手巧。在学校时年年是状元,无论成绩还是施工,比同系的男生强出一大截。

  只有一样,是个既痴情又挑剔的女子,别的都不重要,爱情是最重要的,必得嫁一个真心爱自己又能让自己死心塌地爱一辈子的男人,如果真有了,死都瞑目。学校里那些死命追都赶不上她的幼稚男孩,她一个都看不上。

  毕业分到了大型的电机厂,两年就当上了总工程师,不久嫁给了高大帅气聪明绝顶的副厂长吕亮。阿芳爱吕亮爱得七死八活的,跑去烹饪学校,半年,拿了个二级厨师证书回来,变着法地伺候老公。工作也疏忽了。

  吕亮当了厂长之后,阿芳怀孕了。给自己爱的男人生孩子,她是幸福的。她提出来要下岗。

  吕亮问她:“你总工当得好好的,下岗太可惜了。休两年产假,还是可以回去上班的。孩子送厂托儿所很方便。”

  芳说:“给你生孩子养孩子,我心满意足。我要好好疼你、疼孩子!我不想让工作占用我爱你们的时间。”

  吕亮是宠她的,担心她以后会后悔。

  他说:“你得想好了,当全职妈妈不仅辛苦而且枯燥,荒废了你的一身本领,我怕你以后会感到失落、后悔。”

  芳说:“我乐在其中。除非你担心钱不够花。”

  吕亮说:“我不担心钱,更不能让女人为钱担心。只要你高兴怎样都行。”

  阿芳生了一个男孩,像她,皮肤黑亮细腻,眼睛明亮,透着灵秀之气,且又虎头虎脑、长手长脚,作为一个男孩,自然是好看的,吕亮为他取名吕阳。

  孩子听话,少言。但是很用心,听大人讲话两只眼睛十分专注,也是蛮有性格的,略大起来,凡事总会刨根问底。但在阿芳心里,觉得这孩子长相、性格样样都太像自己,而她希望生一个像吕亮的孩子。

  之后又生了老二,这个老二可不得了,粉团儿似的一个孩子,笑起来还有俩酒窝,很像吕亮。

  阿芳啊,爱这个老二爱得不得了。等到两个孩子稍大了一点,这个老二聪明啊,机灵啊,很会讨人喜欢。每个见到他的人,都忍不住要抱一抱。而且,他那个小嘴儿很会说话,特别讨人喜欢。

  老二就成了阿芳的心尖子了。后来又生了老三,是个漂漂亮亮的小女孩儿,本来人人都以为,唯一的女儿,又最小,定是会得到父母多一些疼爱和娇养。但是阿芳的心就偏偏疼在老二上,凡事都要求哥哥和妹妹让着二弟或者二哥。

  老大名叫吕阳、老二叫吕星、老三叫李月。一个太阳,一个星星,一个月亮。

  有一天侨委把吕亮夫妇找去,说是在美国,他们家好几代往上的一个祖辈,回家乡寻找后人,经调查确认,吕亮是目前在世的唯一后人。老人家希望他们到美国去,继承遗产。

  夫妻2个人,想了很长时间,觉得这个厂长其实不那么值得留恋。于是他们带着3个星体,日月星到美国定居了,遗产其实并没有期望的那么可观,维持生计,还是要打工的,虽然语言不通,好在吕亮聪明,有技术,也会领班子。学做装修,一年之后,便可以自己包工了。

  当时太阳上八年级、星星上五年级、月亮上二年级。仅仅过了三、四个月,星星就已经可以跟小朋友用英文聊天了。而且家里的信件、各种各样的通知,这个五年级的星星都能够为父母来翻译并解释给他们听。

  阿芳对吕星更加疼爱了。吕阳是大哥,性情宽厚、与世无争。处处照顾着吕星和吕月。月从懂事开始就知道家里的规矩是以星为主,所以,无论大小事,只要和星有冲突,都是主动让着二哥的。只是吕亮心疼这个小女儿,看到孩子身体不是太好,却又那么懂事儿,那么乖巧,什么都让着二哥,所以在私下里对月有一些偏爱,只是不动声色。

  阿芳是看在眼里的,但是也并没有反对。毕竟女儿乖巧懂事,处处不争,做母亲的也希望丈夫能做一些平衡的功夫。

  星就是家里专享独宠的,一切好处都是他占尽了。因为他聪明、好看、帅气,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也都非常喜欢他,没有一个不夸他。

  星非常聪明,但并不勤奋。高中毕业后,他不想上大学,父母都受过高等教育,自然是希望他能上大学,甚至更高的教育。但是他执意不肯,阿芳就不忍心勉强他。

  问他有什么打算,他说:“想做好吃的。”

  于是上了烹饪学校,两年,一举考过了2级厨师。

  吕亮说:“既然你在烹饪方面天赋这么高,又有悟性,不如进一步,继续深造,将来可以成为烹饪大师也说不定呢。”

  吕星却说:“还上学呀?烦死了!不去了!”

  一家特别有名的大酒店要了他去做大厨,收入非常好。这时候,他认识了一个女孩儿,活泼漂亮。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吕星觉得两个人真心相爱,就把她请到家里来参加他生日聚会,那天吕星特意请了后厨的同事来帮忙做饭。由于他长得帅、热情也热心、口才又好,酒店里各部门都有很好的人缘,所以这天宾客盈门。面点师特意用他俩的合影做了蛋糕,顶端擎了一枚钻戒。

  当这块蛋糕被缓缓推出来的时候,酒店的同事们纷纷抛洒鲜花,吕星单膝跪地,深情款款地对女孩说:“你是高远广大的天,我是星星,在你的胸膛上发光;你是厚重包容的地,我只有在你的滋润下,才能生存,嫁给我吧!你将是我永远的神!”

  大家都鼓掌欢呼:“嫁给他!嫁给他!”

  阿芳幸福地靠在吕亮的肩上:“咱们的星星太棒了!”

  这时女孩儿却没有任何表示,她的沉默终于使所有人都静下来,静得可以听见吕星紧张得透不过气似的呼吸声,气氛开始变得尴尬。

  女孩没有接吕亮捧上来的戒指,也没有伸手握住吕星伸出的手,她低下头来,在众人目送下,一步一步向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她回过身来,说:“吕星,我喜欢你,你帅气、聪明、热心,只要你想做,没有你学不会的,也没有你做不成的。可是你不求上进,只有聪明,没有智慧。我断定,你将来不会有作为的,我不想嫁给一个没出息的厨子。”

  女孩儿说完,头也不回,扬长而去了。吕星还没有回过味来,阿芳心疼得当场哭了出来。

  分手,还是当众被甩,对于一向被人众星捧月地宠着的吕星,打击之大绝不是一般的失恋可以形容的。上班失魂落魄,频频出错,被客人投诉了很多次。

  有一天,厨师长说:“Star, 那桌的客人说,你做的这个奶油浓汤,味道很怪,我尝了一下,你把苏打粉当作盐了。你去道个歉,把我重新做的这份送去。“

  吕星说:“我不去!“

  厨师长说:“是咱们的错,道歉是必须的,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影响工作总是不好的。“

  从来没有受过委屈的星,怎么能受得了这个呢?他没再说话,端着厨师长新做的奶油浓汤,走到客人跟前,站在客人背后,拉着客人的衣领,把汤直接倒了进去……

  他被开除了。失业在家,整天一言不发,在家里吃、睡、看电视。

  阿芳劝了几句,被他吼了一句:“shut up !”

       从此阿芳再不敢触及这个话题,而吕星仍旧是动不动就发脾气,阿芳做家务,他骂:“一天到晚叮铃咣啷,烦死人了!你就不会轻一点吗?”

  阿芳于是走路蹑手蹑脚,东西轻拿轻放,说话也不敢用本嗓,而是嘘着说。

  吕星说:“你干嘛呀!怎么跟做贼似的?真让人恶心!”

  阿芳私下里对吕亮说:“帮我出出主意,怎样才能讨得儿子欢心呐!”

  吕亮说:“我就没听你说过想讨我欢心!”

  阿芳说:“老不正经的!讨厌!我愁死了,你还给我甩这片汤话!“

  吕亮开了个公司,在当地承包一些装修业务,又因为他原来的电机厂,还有一些客户,还有一些关系,所以他也做这方面进出口生意。但吕良讲不了英文,所以就让吕星来做翻译。做了一段时间,吕星觉得很枯燥、很无聊。再叫他,就不来了。

  但是,在他做翻译的这段时间,接触了很多跟电机、机械、电气有关的知识,无师自通的,吕星就开始摆弄汽车了。家里的汽车,出了事儿、出了故障、出了车祸或者需要保养,不管是哥哥的、妹妹的、父亲的、母亲的,他都可以鼓捣好。

  但是,当父母问他要不要投资开个修车厂,他一口回绝:“绝对不想。我可不想闷头天天修汽车,我修车就当玩儿。”

  后来不知道怎么弄到了一辆报废的破摩托,没有人相信这车还能起死回生,但吕星鼓捣鼓捣,居然弄好了!于是就经常开着这摩托车出去拉风。玩摩托,自然就认识了很多在山路上呼啸而过的梳着长头发、留着长胡子的男人,和穿着低腰裤露着半个屁股的美女。他们成群结队,把摩托车声音弄得震天响,轰隆轰隆玩得挺开心。

  跟着圈子里的人,接触了一些摇滚乐,也是无师自通的,吕星会了很多乐器,吉他、长笛、萨克斯风、架子鼓……什么都玩儿。这时,他认识了一个墨西哥女孩儿。他觉得她长得特别漂亮,而她也对吕星充满了崇拜。

  有一天回到家里,他说:“妈,我要结婚。”

  阿芳自然高兴:“妈妈,哎呀,同意,同意,同意!”

  他说:“别的我不要,给我买房子吧!”

  阿芳和吕亮商量,吕亮说:“我是有此心却无此力呀!没有这个经济能力。”

  阿芳说:“要不然咱们把继承的这房产,过户给星吧!”

  吕亮说:“那咱们俩住哪?”

  阿芳说:“租一个吧,咱们要求不高,哪怕一室一厅呢?”

  没想到,吕星说:“这房子,我已经做了重贷,把现金取出来了!这房子,你们留着住,就还房贷就行了。我要住没有房贷的压力的房子。”

  于是大哥吕阳说:“我不可能给星买房子,但是我可以送给父母一套房子,3个卧室的。这房子卖了,把银行的钱还上。”

  吕月说:“大哥,算我一份,咱俩一人一半,给爸妈买房。”

  于是自然而然的,星就占了一个房间。开始了他的啃老生涯。

  话说吕阳,高中毕业之后,上了大学,在大学期间,他爱上了收藏。

  大学还没毕业,他就跟父亲说:“我想做收藏的生意,可能开始不会赚钱,但是我相信以后一定能赚钱。”

  父亲就把车库装修起来,让大儿子在这里开始了他的生意。

  刚开始小打小闹,举步维艰。从十几块、20几块地做,一个月赚上个几百块,父亲有机会也会帮着儿子拉些客户。到了第3年,他年收入达到了15万;到了第5年,他的年收入达到了50万。

  他自己买了房,娶妻生子,但每周末都会带着妻儿来父母家聚聚。

  小女儿月一直读到硕士、博士。爱上了她的博士导师,毕业之后就嫁给了她的博士导师。现在在大公司里做了一个中级主管,收入很不错。夫妇2人除了自己买房子,还买了投资房,出租出去。

  吕亮在闲下来的时候,也会去帮助女儿打理那2个出租房。后来女儿又生了3个孩子,小日子过得很好。

  所以他们兄妹二人买了一栋房子,送给了父母。虽然明知这样也无形中把老二给养起来了,但他们对于星啃老这件事儿,并不值一词。

  但是,阳在私下里会悄悄地塞一些钱给父亲,劝他生意不好做,就退休吧!而且嘱咐他,给他钱的事,要瞒着母亲,免得被二哥刮走。

  他希望父亲早一点退休,颐养天年。月也愿意每个月给父亲一些钱,但是她不希望这些钱被他的二哥刮走,于是,就看家里需要什么,就买什么送到家里来。

  

  如果仅仅是啃老,倒也罢了,不料想,这个星闲不住,不仅沾了赌,而且沾了毒。三天两头逼着阿芳给他钱,没有钱就骂骂咧咧摔盆打碗,最后毒瘾上来就开始对阿芳拳脚相向了。

  阿芳到底没有筹够保释金。后来法院开庭,她非要去,吕亮都怕她受不了。

  结果她说:“能看见这孩子就行。反正法官说什么,我也听不懂。“

  当庭判了他3年徒刑,强制戒毒,不得保释。

  而这个不肖子,在法庭上,毫无悔意,竟然说:“不给我钱,我还打!“

  从法庭出来,哥哥、妹妹和父亲一起劝当妈的把他放下吧。

  最后当爹的说:“这孩子废了!就当没生过他吧!”

  阿芳半晌不语,到了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阳和月怕父母难过,都留下来陪着。看到阿芳伤心,谁也不敢开口。

  最后,阿芳说:“我这么爱他、疼他、宠他,我错了吗?”

  吕亮说:“错了!咱们俩都错了!一个好孩子,毁在咱们俩手里了!”

 

  太迟了!爱也是会害人的。爱不能停留在生物层面上,爱孩子是母亲学习爱的结果,做母亲是文化的产物,不是生物的本能。学习爱孩子,是每一个公民的社会责任,家是爱的港湾,但是爱是需要学习的,否则暴风和雷霆都会破坏这港湾的温馨。

 

上一篇:没有了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