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婚恋情感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婚恋情感

康乃馨与百合花

作者:董晶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6389      更新:2021-07-16

      不知为什么,新护士陆雪第一天上班,白班主管护士苏珊对她就另眼相待。四十几岁的苏珊,在菲律宾护士里算外表靓丽的。她看起来有点胖,实际上蛮结实的,浅棕色的皮肤配着端正的五官,头发盘到脑后,显得很精干。

       苏珊第一次见陆雪,目光异样地瞥了她一眼,看样子玛丽主任已经把陆雪的学历和经历告知过她。面对陆雪,她什么也没问,直接带着不耐烦地口气说:

     “从今以后,你跟着我,我们共同看管病人。” 

       陆雪点了点头,感到她的眼神里似乎透露出某种心机。

       给病人发完了早上的药,苏珊说:“我要去吃早饭,我们休息十五分钟。”

        她们来到早上交班的房间,苏珊从冰箱里取出了她的早餐,放到微波炉里加热。陆雪也拿出了放在冰箱的餐包,取出了一个苹果和一瓶水。当她们坐下来后,苏珊吃着饭,她的圆眼睛却盯着陆雪,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怪物一样,让陆雪感到浑身不自在,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不怀好意的黑云。

       陆雪低头啃着苹果,苏珊看她坐在那里不吭声,顺从地像个小绵羊,她的眼光似乎柔和了些,然后说:“今后你是否可以独立工作,要看你的表现,这事我说了算。”

       “好,我跟着你学习。” 陆雪说。

       “我在另一家叫凯撒的医院还有一份工作,一周在那边干两天,因为我不要凯撒的福利,给的工钱很高。” 苏珊说着,嘴角翘起,显得洋洋得意。

       “哇,你真能干!” 听了她的话 ,陆雪心想,一周干三天,每天十二小时,已经算上全班了;比干五天,每天八小时还累。自己可没有那么好的体力去 “客串” 其它医院。

      “比我能干的人多了,我们菲律宾的医生、律师、会计师到了美国都干护士!” 苏珊自豪地说。

      “都做护士?为什么?” 陆雪好奇的发问。

      “我们刚来美国时,有了注册护士执照不用半年就能拿到绿卡,全家人都能来了!” 苏珊的兴奋劲儿上来了,满脸放着光彩又说:

      “美国医护是分家的,注册护士是医院的主人;医生和病人一样,他们是医院的客户。注册护士想挣多少钱是你说了算;你能干多少,你就能挣多少!” 她眉飞色舞起来。

       陆雪听得似懂非懂,只能附和着直点头,同时向苏珊投去了羡慕的目光,心想难怪今天看到的护士很多是菲律宾人。

      “希望你对我多多指教。”

      “急什么,你还早着呢。我在美国都干了十几年了!开始我还以为你是韩国人呢,中国护士在美国真是太少了。”

       听她这么一说,陆雪想起来医院面试的那天,无论在走廊里还是在电梯上,总有人问她是不是韩国人或者日本人。确实,在洛杉矶六七个医生中就有一个是中国人,而六七十个注册护士里还不一定有一个中国人;所以纽约、洛杉矶、西雅图这些大城市的护理界,菲律宾人很多。说得好听点儿,他们是抱团取暖;说得不好听点儿,他们就是护理界的一霸;如同中国香港的菲佣一样,成了职场的一道风景线。

       陆雪勤奋好学,可是苏珊总给她施加压力,每天工作下来与其说是体力劳累,不如说是心累,她不知道怎么做才能使苏珊满意。陆雪觉得自己就像中国旧社会学艺的小学徒,处处看师傅的脸色,时时都受着气。一个月后,护理主任玛丽决定让陆雪独立工作,可是苏珊心中不服气, 即使陆雪独立管病人,她也总是吹毛求疵,处处挑陆雪的毛病。

       新年初始,洛杉矶圣约翰医院为了提高服务质量,开展了对住院病人一小时查一次房的运动。

       一天上午,一位护理员告诉陆雪,她的一个病人的输液针头脱出来了。她赶忙提着输液蓝子去看病人。苏珊闻声而动,还叫了几个护士一起,如一股狂风跟在她身后。来到了病人的床边。陆雪正准备给病人再扎上新的输液针头,却被苏珊挡住了,她当着病人和在场的六七个护士的面大声地训斥起来:“这就是你干的工作?!大家看看,输液针都脱出了,说明你没有把针头固定好,难道你一个注册护士还不会做这么简单的事情吗?” 苏珊用严厉的目光审度她,瞪大的圆眼珠仿佛随时要蹦出眼眶。

       陆雪感到自己正置身于一场对她的批斗会,幸亏一个护士为她打抱不平:“这样的事很常见,每个护士都可能遇到,我们不可能每一分种守着病人吧?”

     “你还为她说话,说明你也没有做好每小时查房!” 苏珊不管别人的感受,只顾自己慷慨陈词。她那居高临下的架势和嘲弄轻蔑的口吻,使陆雪如同被烧红的铁灼痛似的难受。 

       看样子,只要一搞运动,就有人小题大做,趁机发挥。陆雪虽然没有经历过文革,但是,那段历史她是知道的。她想,苏珊此时的做派,就像一个造反派司令。

       当人们散去,陆雪熟练地给那个病人重新扎上了静脉针,不到半小时她又来看病人。一进门,吓了她一大跳!她看到病人的床头柜上摆着一瓶红色康乃馨!陆雪睁大了眼睛注视着血红的康乃馨,它红得如此耀眼,红得让她胆战心惊;她曾看过中国的一部电视连续剧《红色康乃馨》;红色康乃馨是死亡警讯,是恐吓的标志!电视剧里的恐怖镜头又出现在她的眼前,此时她额头冒出了冷汗,觉得头晕目眩。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清醒过来,她又仔细看了看那束鲜花,发现上面还挂着一个小卡片,卡片上写着:对不起,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够好,请您原谅。这束红色康乃馨、这张卡片分明就是苏珊想再给她点儿颜色看;尽管苏珊并没看过中国的这个电视连续剧,连她自己也没想到红色康乃馨的威慑力。它不但把陆雪吓得心惊胆战,而且心悸之余,陆雪非常气愤和委屈;因为苏珊到医务部添油加醋地汇报了刚才输液针脱出的事情,并从医务部抱回了这瓶红色康乃馨,藉此让陆雪被视为一小时查一次房运动的违规者。

       那天晚上,陆雪失眠了。血红的康乃馨总在她的眼前晃来晃去。此刻,自从到洛杉矶圣约翰医院工作以来,一件件让她受到羞辱的事在她的脑海中纷至沓来如浪翻滚,纷乱中透着残酷与悲凉,她无法入睡。于是她悄悄地穿上了衣服走到了凉台上。天空墨一般地黑,没有星星的夜空就犹如一个巨大的锅底扣在头顶上,让她有一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短短的几个月,昔日的美国梦被所受的挫折搅乱了,缺乏了梦想的夜晚是那么混沌、令人怅然若失。这时,陆雪的丈夫轻轻地来到她的身边,默默地给她披上了一件衣服。夜风撩动着她长长的头发,她从不相信心中的希望之火被现实掐灭了,此时它只是暗淡了。

       刚拿到美国注册护士执照的中国护士,犹如才学会游泳的新手,猛然地跳入了美国护理界这条波涛翻滚的大江里,他们奋力前行,搏击迎头冲来的巨浪。他们有呛水的时候,有在漩涡里挣扎的时候,更有被划破碰伤、流着血、含着泪、忍痛坚持的时候。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护理界没有平静的港湾可以叫你停下来喘息,也没有暂时上岸疗伤的机会;只有在汹涌的波涛里奋力向前的人才不会被淹没,不会被大浪甩出去,最终能自由自在地遨游在这条大江里。

       想到这里,陆雪下决心要做自己命运的主人,她决定明天就去找护理主任玛丽谈谈,把事情真相讲清楚。眼下正是黎明前的黑暗,她望着东方,禁不住对自己说:“曙光就在前头,不能后退。”

       翌日,玛丽在她的办公室倾听了陆雪对自己进入病房独立工作以来的汇报,也了解了苏珊对陆雪的反常态度。

       一小时查一次房的运动还在轰轰烈烈地展开着,医务部隔三差五地来检查工作。在病房里,红色康乃馨有时还会出现,但是,再没有出现在陆雪所管病人的床头柜上。

       一次查房中,陆雪发现自己的一个病人被挂上了同病房苏珊的病人的输液袋,好在她发现及时,药物进入病人的血管仅仅十几分钟。在发现的那一刹那,陆雪心情非常紧张,为了不让病人察觉,她镇静地将错误的输液袋取下,然后走出病房。

       陆雪手里拿着苏珊给错病人的输液带,把苏珊叫到一个科室没人的角落,告诉了她给错药的事情。苏珊开始不相信,当她跑到病房去看她的病人,并证实自己的病人并没有用上静脉给的抗菌素时,她吓得脸色煞白,手脚发软。一旦静脉给错药的事故发生,后果不堪设想;如果对病人造成伤害,她不但要上法庭,她的护士执照也会被护理局吊销。幸亏输错药的病人没有过敏反应,她非常感激陆雪帮助她及时避免了一场医疗事故。

       那天对陆雪感激之余,苏珊心中十分后怕;一方面她感到自己平时对陆雪太刻薄,怕陆雪去打小汇报;另一方面她更怕给错药的病人随后出问题,还是将此事向护理主任玛丽做了坦白交代。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圣约翰医院院长来到了陆雪工作的病房,她把陆雪叫到了会议室,这位五十岁开外,金发碧眼的女院长亲切地握着陆雪的手说:“我代表医院感谢你!感谢你及时发现和避免了一场医疗事故。”

      “这是我应该做的。” 陆雪坦然地说。

       院长拥抱了陆雪,然后她们离开了会议室。

       陆雪随即走进病房去查看病人。几分钟后,她听见护理站传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出来一看,全科室的护士都集中在护理站,女院长站在大家的中间,玛丽和苏珊站在她的身边。

       闻声走进护理站,陆雪看见院长笑容满面,正高高地举着一个奖状,大声地说:“这是对在一小时查一次查房运动中表现优秀的陆雪的奖励!”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陆雪万万没有想到院长给她带来了这样的惊喜!她接过奖状,玛丽意味深长地向她点了点头。苏珊捧着一束百合花走到她的面前,把花送给陆雪,亲切地对她说:“陆雪谢谢你!祝贺你!”陆雪接过鲜花对苏珊表达了谢意。

       那天陆雪一回到家,把奖状给丈夫看,他高兴得立刻把奖状挂在了客厅的墙上。陆雪望着奖状,眼睛里含着激动的泪花。她扭过头看了一眼先生,他掩不住目光中的赞许与信赖;再也没有比他更知道这几个月陆雪进入美国护理界的艰难困苦,他比陆雪更高兴与欣慰。

       陆雪把那束百合花插在了花瓶里,他俩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盛开的百合上,粉红色的花瓣轻柔地颤动着,放射出温暖的光辉,整个房间似乎都在散发着迷人的清香,它无声地传递着友善与诚信。他们在幽幽的香味中沉醉,四目相对,俩人会心地笑了。陆雪的笑脸就像盈盈绽放的百合花,几个月来,这是她第一次笑,而且笑得那么开心。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