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讽刺伦理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讽刺伦理

旗杆上的圣物

作者:陈玉兰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1929      更新:2021-05-19

       民国时期,全国素有“保定府的大旗杆”之称,是保定府的城徽,那旗杆高耸入云,旗杆上端约三分之一处有一方斗,下收上放,可以站人,接天地之灵气,纳四方之豪杰。旗杆顶端悬一横辊,上挑一长方形红边白底彩旗,旗心上书“直隶总督府院”六个宋体黑字,下方缀一小红旗写着金色“曹”字,意为坐守保定的总督姓曹;另一旗杆飘着国民党青天白日旗,为全国最高大旗杆。

       忽一日,那旗杆方斗上请来一个圣物,曹总督把全城人赶到旗杆底下,冲那圣物磕头如捣蒜,敬佛般供奉,人们放眼仰视上去,圣物盛在一个神龛里,用透明红绸纱笼罩着,椭圆形表面有很多硬刺,疙头瘩脑,像一只刺猬,端坐于金黄绸缎上,阳光下分外灼人眼球。曹总督说这是外国人进奉给大总统的,大总统十分珍惜给了他,他激动的眼泪落地说,这是总统恩赐的啊!他把人们浩浩荡荡组织起来,对那圣物供神般让人们每天早晚朝拜,之后,让升旗仪仗队请下圣物置于军用大卡车顶上游行示众,绕城三周,大张旗鼓叫喊,祝大总统万岁,万岁,万万岁。借以感谢大总统对他的大恩大德和信任栽培。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成为雷打不动铁的铁律。

       那时,曹总督大人刚刚巴结上大总统袁世凯,由“虎威将军”加封为一等伯爵,把那大旗杆上的圣物,视为命根子,昭示自己权利、气势、命运,如神位般供奉。
       这样,足足游行了几个月有余,盛暑酷热难耐,天天搬运挪动,那圣物由青变黄,竟咧开了嘴,过几日便有些发软,流出黄水,发出恶臭来,味道比那农村的茅子坑还叫人掩鼻窒息。曹总督心里有些发毛,咱是北方人,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物件,怎么说臭就臭了?就想让人们帮他辨认那是啥玩意?

       在一次朝拜之后,他把圣物请下来,置于一张枣红檀木方桌上,让人们瞻仰那圣物,说瞅一眼可增寿十年。有机灵者早已按耐不住跃跃欲试,凑近那圣物,像狗一样吸溜着鼻子细细嗅来,之后大爽一口气,说那圣物奇香无比了不得。曹总督坐在一旁捻着胡须咯咯地笑,给一些赏金打发他们去了,其实,他们一个个都闻得恶心欲吐,但那是个造神的年代,曹总督放一个屁顶风还香八百里,谁还敢说不穿衣服的皇上是裸体啊?

       但磕瓜子嗑出个臭虫——啥人(仁)都有,偏偏有一好事者,是南方来的蛮子军人,走到曹总督跟前行了一个军礼,看了一眼那圣物笑笑说,这是南方的一种水果,我们家乡遍地都是,不值钱,味道臭哄哄的,闻着不是什么好东西。
      曹总督脸便有些沉下来说,你再仔细瞅瞅,要实话实说。他想给蛮子兵一个改口的机会。军人生性以耿直称著说,这玩意闻着比狗屎还臭。

      这不是暗喻曹总督就是那摊臭狗屎吗?蛮子兵身边的排长狠狠扇了他一个嘴巴说,让你讲实话。

       我说的是实话,这东西就是闻着臭。蛮子兵嘴巴流着血也不改口。这分明是明目张胆与曹总督做对,现在曹总督暗箱操作准备大选,关键时刻说这晦气话,绝不是好兆头,必须立即抓人封口。这样,这位蛮子兵被五花大绑抓了起来,不识时务的蛮子兵用听不懂的粤语大喊大叫,我还有一句话要说。排长哪敢还让他继续说下去,扒下他的臭袜子堵了他的嘴押了下去,在大旗杆上吊了三天三夜,军事法庭判他蹲十五年监狱,还是曹总督格外开恩。
       很快,大总统复辟帝制被赶下台去,曹总督贿选事败名声狼藉,真比那狗屎还臭。他被撤职回乡那天,突然想起蛮子兵那张乌鸦嘴,触了自己霉头,就去找他。蛮子兵已被大赦出来升了排长,曹总督问他:你那天要说懂得话是啥?蛮子兵说,那圣物叫榴莲,就像保定府的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我老喜欢了。曹总督一听勃然大怒,从腰里掏出佩戴的勃朗宁,狠狠地对着蛮子兵的头道,“你为嘛不早说!”并没有扣动扳机,把枪收起转身走了。   

上一篇:签名
下一篇:天才这玩意儿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