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婚恋情感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婚恋情感

妮尔莎与老张

作者:梁丽萍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5393      更新:2020-09-01

       妮尔莎是安哥拉项目经理部聘请的帮厨,按理说,切菜、洗菜、摘菜、擀面、发面都是帮厨的事,可妮尔莎就会拖地洗菜擦灶台,其他一窍不通。妮尔莎也不是笨,是安哥拉本地种植的蔬菜只有番茄、土豆、洋葱、莲花白,安哥拉人不炒菜,不蒸馍、不擀面,普通民众家里连厨房的没有,用三块石头支起锅就能煮饭,主要以煮和烤为主,中国人在这里种的好多蔬菜他们基本没见过。所以,妮尔莎丝切不了丝,片切不了片,有的蔬菜还不会摘。厨师老张勤快,脾气又好,他罩着妮尔莎,妮尔莎的工作既轻松又愉快。

       妮尔莎好像不唱歌就不能干活,老张想家的时候,就想一个人静一静,可妮尔莎出来进去总是咿咿呀呀的,老张忍不住吵她:别唱了,唱得难听死了。

       妮尔莎却不以为然地说:高兴嘛,高兴就要唱歌。

       你每天高兴?哪来那么多高兴事啊?老张放下菜刀问。

       妮尔莎说,每天能和你一起工作就是最高兴的事。

       妮尔莎和老张一起工作了两年,老张给她教会了不少本事,老张要回国了,离别之际,一位职工问妮尔莎,给老张买啥礼物。

       妮尔莎很干脆地回答:不买,那是中国的习惯,安哥拉人没这习惯。

       老张可没把妮尔莎当做安哥拉人,安哥拉人生活很简单,他们习惯躺在地上,光着脚干活,普通民众家里基本没有床,没有被褥,晚上睡觉,地上铺一块草席,盖一条床单就解决问题了,白天,困了、累了不管在哪,身子一歪就躺下了。

       妮尔莎刚来那会儿,洗灶具、拖地总是光着脚,老张担心厨房里的利器、骨头渣伤着她,就老喊她穿鞋,可妮尔莎踏的拖鞋,只能防范脚底下的东西。老张把母亲给他做的布鞋给了妮尔莎,鞋是大了点,妮尔莎当拖鞋穿着。那次,妮尔莎病了,老张要带她到隔壁公司诊所看医生,妮尔莎说她走不动,老张给医生打了电话,让妮尔莎坐在餐厅椅子上等医生,妮尔莎执意要躺在地上。不得已,老张只好让她躺在自己的床上。当地人身上分泌的气味中国人受不了,他们用过的床单被罩中国人基本用不成,再说,她得的是疟疾,至少要打一个礼拜吊针。老张说,人都是平等的,在一起工作就是同事,咱不能让她像狗娃一样躺在地上吧。

       妮尔莎躺在老张床上挂了一个礼拜液体,她的工作全撂给老张,老张还得额外给她煮碗面条,煮些有营养的粥。妮尔莎却说出这种没良心的话,谁听了都心寒,这种薄情寡义的人,真不配老张对她的好。

       老张说他不心寒,当地人的无情无义他习惯了,在回家的前一天早上,妮尔莎到办公室签到,我看她手里拿的三个芒果,便开玩笑问她:给老张买的?问完就后悔了,这还用问吗?她来上班的路上都是芒果树,随手可得,一是芒果不值钱,二是三个大芒果,她吃不可能让老张看着吧?

       晚上,我问老张,妮尔莎给你拿的芒果熟了没?老张冷笑了一下说:黑人能给咱拿东西?你想都别想,她还眼巴巴的望着我啥东西不要给她呢?

       你给她她会领情吗?

       领个屁,给她多少她都觉得是应该的,他们又不懂的感恩,对他们再好,他们都不会念你对她好的份上,多干一点活,多加一会班。

       看来老张比我了解当地人。人都是感情动物,老张回国,妮尔莎最起码会有别离与不舍的感觉吧?

       老张说:没有,这地方人都是冷血动物,我来安哥拉有六七年了,还没过一个难舍难分的人,都盼你快点走,抢的拾你带不走的东西。

       第二天中午,老张要回,我们都出来送行,说实在的,我们都恋恋不舍,虽说都是中国人,可这一别怕是一辈子,老张也舍不得这院子,舍不得朝夕相处两年多的“兄弟姐妹”,他要我给他拍几张照片,正拍着,妮尔莎扎着围裙,从库房出来挥着手喊:老张,老张。

       她声音沙哑,跑过来,不顾一切地抱住老张,从她的表情能看出她很难过,国人是不习惯拥抱的,老张有些害羞。

       我比划给她们拍照,她依偎在老张的肩膀,打扫卫生的大卫也撂下扫把跑过来,要和老张拍了照,妮尔莎推开大卫,比划着要单独和老张拍……

       昨天,我去厨房接水,妮尔莎要看我拍的照片,她盯着她和老张的合影半天不说话,我用谷歌翻译问:想老张?

       她眼里噙着泪,点点头,我接好水,扭过头,妮尔莎在抹眼泪……

上一篇:遁世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