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讽刺伦理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讽刺伦理

中國鳥兒哪去了  

作者:林爽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4092      更新:2020-08-14

 

        一天清晨﹐一隻來自南半球的鳥﹐飛到中國去尋親。咱就管牠叫南鳥吧﹗

       南鳥飛遍了整個中國上空﹐卻找不到牠想找的親戚﹔怎麼到處靜悄悄地﹖

       牠心裡想﹕奇怪﹗中國的鳥兒哪去了﹖

 

       南鳥一直飛到黃昏﹐半途上仍無法看到任何鳥的蹤影。牠有點失望了﹐決定先找棵大樹歇歇﹔第二天早上再作打算。

       於是南鳥飛呀飛﹐從東到南﹑又再從西到北﹐可仍沒法找到一棵樹﹔牠心裡著實很鬱悶。對於自己先前懷著的希望﹐漸漸感到渺茫了。終于飛到太陽下山了﹐南鳥還是無法找到像牠在南半球時所棲身的大樹。牠精疲力竭﹐只好落腳在一棟高樓大廈的天台上。

       由于太累﹐南鳥甚至來不及站穩腳﹐已經昏昏睡去。

 

       第二天黎明前﹐當第一道曙光自地平線上悠悠昇起之際﹐南鳥已經醒來﹔牠神采飛揚﹐本能的唱起歌來﹔然後開始到處找蟲兒吃。牠記得人家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但奇怪的是﹐牠卻連蟲兒的影子也不見﹔於是牠又唱起平時那首歌來。可是唱了很久很久﹐竟然沒有任何和聲。牠想起在南半球時﹐每天清晨只要牠一開腔﹐引吭高歌時﹐鳥朋友們便會各展歌喉﹐使勁地跟牠對歌酬唱﹔然後開開心心的找蟲兒去。

       南鳥心裡有點兒納悶﹐還以為自己唱的不夠響亮。於是拼命地張大喉嚨﹐使出渾身解數。牠邊唱心裡邊在想﹕中國的蟲兒﹑鳥兒哪去了﹖

       就在這時候﹐一聲巨響從南鳥耳邊擦過﹐差點打中了南鳥。

 

       南鳥驚魂未定﹐只聽見高樓大廈附近一片人聲鼎沸﹔接著又聽見一個小女孩在哭著問﹕

       媽媽啊﹗這是哪來的聲音呀﹖吵死人喇﹗

       喔﹗先前是鳥叫聲﹐後來的是打鳥的槍聲啊﹗她的媽媽回答說。

       鳥叫聲﹖我怎麼從來都沒聽過啊﹖疑惑寫滿了小女孩的臉﹐她含淚問道。

       啊﹗那是我小時候聽過的﹐但我也很久很久沒聽過了。

       媽媽撫著小女孩的頭回答說。

       南鳥聽著聽著﹐眼淚不知不覺地流下來。牠心灰意冷﹐決定飛回南半球去﹗

 

 

阿兆賞析﹕

       小說內容是虛構的,微型小說內容也是虛構的。它不同散文,散文大多是寫實的。好的文學作品,都寄寓作者的真情實感,寄寓作者仁人愛物的情懷,不管是用虛構的手法還是寫實的手法。本文內容或許讓某些讀者感到驚訝,心裡會說「離事實太遠吧」!但如果我們的政府仍然為了追求經濟發展而不惜破壞自然生態,那麼本文所描述的噩夢將會成為現實。 

       如果噩夢成為現實,將會是人類多麼悲哀的一回事﹖!不但鳥兒不能生存,恐怕人類也不能繁衍下去。也許有些人不明白環保人士為甚麼聲嘶力竭地要保護樹木,不明白政府為甚麼迫不得已要「浪費」公帑遷移大樹。作者用較為誇張的筆法,是為了凸顯問題的嚴重性而已。退休後興朋友行山,許多居於市內的朋友一是讚嘆郊野空氣清新,二是聽到鳥兒悅耳的鳴唱而興奮不已。多年前我曾在屯門行山,為了抄近路回市區,因此要穿過一處遭山火蹂躪的地帶,那裡不僅彌漫著焦炭味,而且出奇地死寂,因為一切生物都逃之夭夭或喪生,包括鳥兒和昆蟲。

上一篇:文眉
下一篇:灯光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