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婚恋情感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婚恋情感

偏僻街“74”号

作者:柯文翔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962      更新:2020-05-10

       这是一条很偏僻,很狭长的小街。

       偏僻街74号,是一幢结构简单、有两室一厅,外加一个厨房和一小后院的平房。紧靠平房,又搭了间小房。门前,有两棵粗大的法国梧桐。狭窄的街道那边,是77号职宿舍的一堵围墙。这里除了做小买卖的生意人外,过往的行人较少,颇觉几分僻静,偏僻街因此而得名。

       74号房子的主人,是一位姓金的生意人,但住的是几位他乡异客——几个年轻漂亮的外地姑娘。年龄最大的是30岁的桃姐。桃姐离过婚,人长得倒还体面,眉清目秀,中等身材。但那生育过的身子,却十分丰满,显露出少妇的风韵。桃姐文化不高,初中没毕业。其实桃姐人还好,性格活泼开朗、泼辣、稚气、爱说爱笑,这和她的实际年龄有些不相符。桃姐自来城结识了一位姓金的个体老板后,就帮金老板在商场站柜台。她十分性感,很投金老板所好,故而,她竟一干就是四年。金戒子、金耳环、金项链,闪闪发亮,化装品和时髦的服饰,把一个地道的农村少妇,简直打扮成了一个摩登女郎。她的那位丈夫,是一位普通工人,据她说,性格不合、感情不和,便闹着离了婚。儿子6岁了聪明漂亮、活泼可爱。她本想将儿子带在身边,但丈夫舍不得给她。于是,她只有忍痛割爱,逢年过节才回老家看看爱子。她说她不想结婚了,说天下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但她与那位金老板却如胶似漆——其实,人的感情是一个很古怪的东西!桃姐爱打牌,一输就是几百上千元,但她不在乎,金老板有的是钱,花完了再去要。

       金老板是本市人,五十多岁,高大的身材,健壮的躯体,红光满面,风流倜傥,成天一副乐呵呵的样子。看上去,人挺老实、本份、也很忠厚的,但很难想到他干的一些荒唐事来。也许是钱,使人变态了的缘故!金老板家很豪华:冰箱、彩电、地毯、空调、电话一一应有。

       金老板的老伴,是个老实地道的家庭主妇,善良、贤惠、使她不多心,不多怨。每天金老板清晨出、半夜归,她都不敢生疑发问,只是听凭金老板说玩牌去了,而又心疼道:“唉,你这大年纪了,可要保重身体呵!” 

       金老板有一儿一女,都很老实、听话,每天下班回来,各自进自己的房间,关起门来干自己的事,只到妈妈喊声:“该吃饭了!”才双双步出自己的小天地。金老板也很喜欢这双温顺、漂亮的儿女,他为有一个温馨而幸福的家而自豪,但他,也为有一个满意的情人而得意!

       年龄次长的是芳姐,那是雅姐要她来给雅姐作伴。这幢房子是金老板买下来给营业员住的,最先住下来的当然是桃姐了。芳姐,其实在书店工作,后来才办了执照,摆了个小书摊,生意还可以。芳姐,25岁,人长得挺标致,也是个中等个子,端端庄庄的脸,五官分布恰如其分,弯弯的丹眉、大大的秀眼,向上卷曲的睫毛,白皙红润的面孔,使这张温柔的脸,平添了几分活力。然而,成熟、沉稳的性格,却使她又显老成。芳姐,人挺好,直爽、豁达、热情、善良、待人真诚;为人正直、乐于助人,通情理、富有人情味。芳姐高中毕业,因不愿在农村过早成家立业,便一个人闯了出来,投靠了这里的叔叔、娘娘。芳姐挺成熟,她比桃姐能干。虽说桃姐曾成过家,可她不会做家务活,会做家务活的是芳姐和雅姐。芳姐爱跳舞,她说,人活着就要活得洒脱,要会享受生活,年轻人要充满青春的活力与朝气,想开些。

       芳姐喜欢跳舞,纯粹是为了充实自己,是为了活得开心!其实她的内心挺烦的,已经是步入列的人了,还未找到自己的归宿。她心里挺烦,耐不住寂寞,只有出去跳跳舞、散散心。

       年龄排行第三的是雅姐了,雅姐是第二个住进这里来的。她原也在书店工作,后来书店生意清淡,才到商场上班,通过熟人帮忙,租下74号金老板外搭的那间小屋。雅姐,人如其名,温文尔雅,人长得不失体面,柳眉、秀眼、挺直的鼻梁,勾勒出正直的意像。双眼皮、双酒窝,体现着善良与甜美,那重情忠厚的双唇,许是她厚道、重情性格的外在表现。雅姐的身材,要算是同屋姐妹的首位。1.65的个子,显得修长而丰韵,曲线挺好。虽才20过头,但却较为成熟沉稳、持重、质朴,多愁善感的性格,使她显得老成。她不爱玩,除了看新闻和欣赏有价值的电视文艺节目外,其它什么武打之类的连续剧都概不看,用她的话说:“无聊!”雅姐爱好文学,发表了不少散文、诗歌、小说类的文学作品。她考大学差几分,曾消极自杀过,吞安眠药被家人发现得及时才以得救。她在校里是成绩尖子、学习标兵、团干部,是老师们的得意学生。然而,农村世俗的偏见,犹如一条无形的绳索,将要锁住她的双翼——一个女孩想当什么作家?那些什么编辑寄来的信,哪晓得是搞什么名堂的?“好汉不养18女,这大的姑娘了还不订亲?”愚味世俗的闲言蜚语,传向忠厚、老实的父母。母亲从未听过这等闲话,一气之下服了毒,幸亏发现及时,抢救了三天三夜才救活!她在家乡再也呆不下去了。一天,她收到报社寄来的18元稿费,便跪向父母:“爸,妈,您们让我活,就放我一条活路——我要到外面去闯一闯!”可怜巴巴的父母泪流满面:“我们不放心呀!”“爸妈尽管放心,我不会变坏的!”

      于是,她狠狠心,告别父母,来到江城打工。雅姐挺精明能干,能吃苦耐劳,待人热情、真诚,乐于助人,通情达理,勤奋好学,有拼搏精神,是74号最有个性的女孩。

       桃姐又做了一次人工流产,金老板给了500元钱,让她回家休息一个月。桃姐一走,金老板来偏僻街的次数减少了,许是耐不住寂寞想过来看看。然而,芳姐与雅姐,每天上班早出晚归,屋子里更显得凄凉与冷清。芳姐后来谈了位朋友,她回来得更晚了。雅姐胆量小,一个人总不敢呆在家里,下班后便到老板家去看看书,挨到芳姐回家时才回。金老板很想到雅姐与芳姐住的那间小房里坐坐,但又无可奈何芳姐与雅姐那副严不可侵的面孔。金老板觉得桃姐一回家,自己太空虚了,于是他想填补缺离桃姐的空白。

       终于有一天,他带了个小妞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住进了桃姐那边的一个小房。小妞18岁,长得一副逗人喜欢的娃娃脸,虽长相一般,但却活泼、稚气、可爱,深得金老板的欢心。“18岁的姑娘一朵花”不算漂亮也算漂亮。“青春发育期的少女是个谜!”于是,金老板的精神有了寄托,每天忙进忙出,给小妞买这买那,带小妞出去逛街、看电影。桃姐不在家,芳姐与雅姐又很晚才回,他们自然成了74号的主人,这里是金老板的一片乐园。

       一个月还差五天,没想到桃姐却提前回来了。她拎了几袋红枣、红糖、白木耳、香菇和几只老母鸡,乎啦啦朝地上一放。随手掏出销匙,将门打开,里边小房里传来了嘻笑声和响声。

       她猛一怔:谁?是哪个在小房里?小房内顿时安静下来,象是投了颗冷弹给冻住了似的,桃姐觉得不对劲:大白天的除非闹鬼不成?她忙将门外的一大堆东西拎了进来,慌慌神跑去“咚咚咚”地敲起了小房的门。房内没有反应,桃姐更觉得奇怪了:我刚才进门来,明明听到屋内有嬉闹声,怎么突然没有了呢?她耐不住性子,使劲将门踢了踢,未开!她便跑到自己的房间,将小房里的钥匙找了来,把小房门打开,她呆住了:金老板与那小妞衣衫不整的,狼狈地缩在一角,床上乱糟糟的。她万没想到自己为金老板流血受苦,他却还背着自己另寻新欢!四年来的恩恩怨怨一咕脑儿涌上心头,她双唇颤颤的吼道:“滚,你们都给我滚!”

       金老板悻悻地溜出房门,小妞吓得卷缩在床上“嗡嗡”的哭。桃姐气乎乎地冲小妞“哼,呸!”一声后,忙转向金老板:你这个没良心的老色鬼!老子一边受苦,你还一边寻乐!你的良心叫狗吃了!”“桃,你别这样,听我说,我……我不是……”“哼,你这德性,吃在锅里、占在碗里、扒在口里的东西!”“桃,原谅我吧!以后不会……她是我请来站柜台的!”“告诉你,别让那小妖精住在我这里边!”

       金老板无奈,又不想让得宠的小妞搬走,只好打外边那间小屋的主意——将出租给雅姐与芳姐小屋收回。因房屋不好租,雅姐与芳姐只好去给桃姐求情,便又住了下来。难为金老板又在桃姐面前甜言蜜语,最终还是将那小妞留在了小房。桃姐一直情绪不好,她特别嫉妒那小妞剥夺了她“爱”的“专利”。故而总是与小妞发生冲突。而小妞呢,却偏偏爱沾惹她。一次,桃姐将木耳、红枣放在客厅,忘了拿进自己房内。小妞嘴馋,见桃姐熟睡后,深夜12点多钟爬起来,烹着吃,烹着烹着磕睡来了,便进小房躺着,一躺竟睡着了。直到锅被烧破的爆炸声,才惊醒她,她爬起来冲向厨房:完了,红枣、木耳变成了黑碳,锅已烧破了个大洞,锅盖成了黑漆碳。她随便将锅涮了涮,慌慌张张的将灯猛一拉,睡了。

       第二天一早,桃姐起床弄早餐。拉灯,开关线断了;锅,成了一块废铁。她气得直吼:“是谁把老子的锅烧破了?”小妞佯装没听见,还是蒙头大睡。桃姐突然想起昨天放在客厅里的红枣、木耳一看:没了!她好不气恼,只有将所有的怒气冲向金老板:“你看看,我买的锅烧成了什么?我的红枣、木耳也拿去弄着吃,我倒还养起她来了。告诉你,你养这小妖精,我可不养!叫她滚,我不愿见到她!”

       金老板悉知桃姐的脾气,在她火爆时不吱声,等她发泄完脾气后,再去美言一番。然而,这次桃姐没有答应金老板,无奈之中,金老板动员芳姐和雅姐搬迁,将外面的小屋腾给小妞居住。可怜、正直的芳姐与雅姐,将宿向何方?

       夜,又笼罩在偏僻街74号。74号,这个人间奇事的舞台,将又演绎出什么样的故事呢?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