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婚恋情感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婚恋情感

减肥

作者:邱明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66170      更新:2019-12-10

       过去阿宝觉得减肥与自己无关,她年轻时候被人称为“相片”,因为她不仅瘦,而且单薄,1.6米的个子,只有90斤。那个时代,冬天的时候,在北京是穿棉裤的,别人说,看阿宝穿棉裤,好像人走了,棉裤还会留在原地似的。人人都觉得阿宝是个吃不胖的人。

       可是,当她生了第一个孩子,出了满月,可以洗头洗澡了,便迫不及待地去理了发,又去洗澡了,一照镜子,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妇人,红扑扑的脸蛋,鼓鼓的,从过去的娃娃脸,变成了银盘脸;刚理的齐耳短发,整齐的刘海盖在眉上,原来大大的双眼皮,在这个银盘脸上,显得小了许多,笑起来弯弯的,原本就不大的嘴,好像被两个脸蛋挤得更小了,整个脸看上去特别像泥娃娃大阿福。她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跑去上称一约,好家伙148斤!因此得了个外号,叫“三袋儿面”。那会儿北京人买面,一袋50斤,所以阿宝的体重,相当于三袋面。

       成了三袋儿面的阿宝,其实并没有减肥的概念,她寻来外科手术用的多头带,勒得紧紧地把自己的腰腹缠起来,她觉得少吃点应该可以瘦回来,肚子被紧紧地勒着,也真是吃不下饭去。被母亲骂了一顿:“你不吃饭,孩子哪有奶吃啊?哪头轻哪头重你不知道吗?亏你还是个当妈的!”说着就拆她的多头带,边拆边说,“我的个天,你这一层又一层的,就像回民裹尸体似的!”

       阿宝从此就断了减肥的念头,专心喝汤、喂奶、洗尿布,当然还得上班。奶水相当丰沛,衣襟里垫一块大毛巾,上班时,听见流水的声音、同事喝水吞咽的声音、小孩的哭声……毛巾瞬间就湿透了,她把自己弄得邋里邋遢的,早晨喂了奶上班,别人工休,她抢时间去托儿所喂奶,下了班,家里、院里、菜市场、厨房紧着忙活,孩子用带子绑在背上,如果孩子没声音了,就求别人:“劳驾,帮我看看,这孩子怎麽了?”通常的回答都是:“好着呢,睡了!”

       阿宝是忙得连照镜子也顾不上了。齐耳短发,不用摆弄,用五齿钢叉胡撸一下就得。半年过去,也没吃退奶药,奶水自己慢慢就没有了。孩子改吃牛奶了,也不用分分钟背着了。阿宝手里略闲一点,于是百年不遇地,揽镜自观,看到的是一位衣装随意宽松地挂在身上、不修边幅、两颊灰黄的妇人:“咦!我瘦了!”她马上寻来过去做姑娘时的衣服,可是塞不进去。找来称约一约,120斤。不知不觉、稀里糊涂减了28斤!于是她又来劲了,少吃、晨跑坚持了几个月,体重半斤不减。过来人说:“妹子,您呀,这就是年轻,还能瘦回来。这样已经不错了,想回到当姑娘时候的90斤,那是永远不可能了!你看看你现在啊,胸是胸、腰是腰、腚是腚的,这比起您过去,跟相片似的,好看多了!这才叫苗条,有风韵!”

       阿宝认了,再回不到90斤了,就不想90斤的事了,买了几身合体的衣服,做了一袭旗袍。出来进去的,人人都说好看。得,就这样吧!

       可有一样她忘了,那就是岁月,岁月是把杀人刀!“就这样吧”也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事,岁月怎么可能让你老是“这样”呢?不久之后,阿宝移民到了美国,和所有来美国的人一样,两件事是躲不过的,一是过敏,二是发胖。每天鼻涕眼泪的,难过得要死,吃脱敏药吧,免不了嗜睡,影响工作。又怕伤肝,也怕会有依赖性,虽然体重不声不响地往上升,但是过敏之难受是第一位的。百般求医,还是中医给治好了,治疗过程相当辛苦,很多人受不了,不治了,阿宝倒是有股子韧劲,硬是坚持下来了,而且是得到了根治,此后再没有犯过。不过过敏尚且有药可治,而发胖......唉!

       千辛万苦地治愈了过敏,阿宝又怀孕了。十月怀胎,生了老二,体重一下子飙升到155磅。开始阿宝想,生老大的时候,半年,不知不觉就减到了120斤,所以这次,心里还是蛮笃定的。自己还是喂奶,还是上班,应该过半年就会恢复体重的。万万没想到,奶水是自动退回去了,体重反而增加到了165磅了。

       阿宝买了健身房的会员卡,每天先跑步15分钟,然后蒸汽房蒸20分钟,出一身大汗,游泳500米,整整坚持了十年,浑身的肉紧得“噔噔”的,人却一点没瘦!每天看着镜子里的肥婆,阿宝心里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身边的同事,怎么个个都那么水灵,只有自己是这个样子呢?愁啊!甭管什么衣服,穿到她身上,一个字:丑;两个字:难看;三个字:没法看!唉!

       阿宝什么都不想了,只想着“减肥”,老公艾民安慰她:“我觉得挺好的,大阿福看着喜庆,摸着舒服,搂着冬暖夏凉。”

       阿宝说:“好什麽好!公司的同事说我,前挺后撅的,尽想着招惹男人呢!我长成这样,又不是故意的!”

       老公说:“咱自个喜欢就得了呗,管别人怎麼看呢?”

       阿宝哪里听得进去啊!每天把旗袍拿出来比划,可是啊,连一条腿都穿不进去呢,阿宝的心啊哇凉哇凉的。

       阿宝快减肥成痴了,只要听说或者看见有人减肥成功,她一定会去讨教、尝试。辛辛苦苦工作,挣钱,挣了钱除了养家糊口之外,但凡有一点余钱,就都拿来减肥了。不管别人谈什麽事,或者介绍什么产品,她一定会问:“有减肥的吗?”不管看不看得见实证,只要有人说“有效”,她一定会买来试试。

       市面上各种传销公司,多如牛毛,只要有减肥产品,她一定加入,找不找人、赚不赚钱都在其次,只要有人做见证减肥了,她立马签。有一种膏剂,说是“想瘦哪,就瘦哪”,她一下子买回家十瓶,看电视,看书,只要闲下来就在肚子上抹。艾民想亲热一下,摸了一手黏糊糊的:“你这肚子上啥东西呀?你这是作花生酱果酱三明治呢!涂这麽厚一层?好吃是咋的?”

       阿宝说:“你懂啥,这是减肥膏!”

       艾民说:“那玩意儿能有用吗?根本没吸收。全摸我手上了!”

       阿宝说:“给你科普一下吧!这个是纳米的,小分子,100%吸收,一点都不会糟践!”

       艾民说: “你还100%吸收!你的肚子胖出来半寸,这半寸就是你那个花生酱!”阿宝气得给她老公一顿乱捶。

       十瓶减肥膏抹完了,该怎么胖,还是怎麼胖。艾民说: “算了,劳民伤财的,我和孩子看你顺眼就得啦!”

        阿宝说: “坚决不行,出去不给你和孩子长脸就算了,还丢人现眼的,将来咱儿子怎么抬得起头来呀?”

        艾民说: “你真是病得不轻!除了你自己,谁在乎呀!你看人家老美,那屁股有你三个大,还不是笑脸如花,摇过来晃过去的,透着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呢!”

        阿宝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心里却还在想着,该怎麽办。

        艾民见她不说话,有心哄哄她: “得,得,你呀,继续你的伟大的减肥工程吧!我现在可知道了,减肥一点都不难,想我媳妇吧,减肥的第一期工程,运动,节食,已经完成,第二期工程,抹减肥膏,也已经竣工。这第三期呀,贴减肥贴,贴肚脐上,过敏啦,又红又肿又痒,这一肿啊,肚子又肿出来半寸……你继续,第四期工程,咱拭目以待!”

       很多人对于说得特别好的广告持疑问态度,阿宝却总是很认真地听,又一次听到一则广告,说可以阻断脂肪的吸收,有见证说,上洗手间,马桶里漂一层油!

       阿宝立刻买了两个疗程的,一个疗程下来,真的瘦了,减到了126磅,整整减了40磅。阿宝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眼泪都掉下来了。每天穿得美美的,和同事、朋友约会,展示自己减肥成功的结果。那家保健品公司请她作见证,她欣然同意了。约好一周后到电视台录制见证,试镜的时候,她穿上了自己心爱的粉红色的旗袍。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回到家一进门,看到老公艾民欣赏的眼光: “亲爱的,你看,我终于又可以穿这件旗袍了!我好看吗?”

       艾民说: “重金打造的美女,怎么会不好看呢?”

       阿宝说: “你心疼钱啊?我花重金也是为了你呀!”

       艾民说: “你减肥,你臭美,怎么是为我?”

        阿宝说: “女为悦己者容啊!”

        艾民说: “咱家宝宝怎么穿都好看!无论你是胖、是瘦,我都悦你。”

         阿宝说: “真的?你们男人都是以貌取人的,说好听的哄我罢了!我才不信你喜欢肥婆呢!”

         艾民说: “我早说过啊,胖的你很可爱啊!看着喜庆,摸着舒服,搂着冬暖夏凉!”阿宝锤了艾民一拳,心里甜滋滋的。

       一周后,实拍了,阿宝在更衣室换衣服,突然觉得旗袍穿起来紧绷绷的,一照镜子,眼前一黑,差点摔倒,镜子里的她,小腹又有一点隆起了。急忙拿出紧身内衣,情急之下,竟也挂不上挂钩,只好把门锁上,躺在地上,拼命吸气,这才勉强把一排挂钩勾上,然后穿上旗袍,勉强可以看得过去。阿宝心里浮上一层阴霾。回到家里坚持吃完第二个疗程,但是,体重却义无反顾地徐徐上升,直到超过了减肥前的体重。

       艾民和两个孩子,对于阿宝的体重上上下下,看不出来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都不说。阿宝最离不开也是最害怕的,就是体重计和镜子,而连带着他们也害怕,只要看到阿宝照镜子或者量体重,他们是有多远就躲多远,否则必会成为阿宝的出气筒。

       阿宝分析减肥失败的教训,还是必须从体质上解决问题,于是瓶瓶罐罐买了一堆,她觉得多种不同作用的减肥药,一起食用,必定会效果加倍的。每天饭前饭后一把把地往嘴里填减肥药,早上第一件事量体重,睡前最后一件事也是量体重,每天做记录,几个月下来,还是一磅没减。

       要说,也是命不该绝,阿宝有每年做一次体检的习惯,正好约了这个月体检,她自认除了胖之外,自己那是百病不侵的。没想到,还没到看结果的日子,家庭医生就给她来了电话:“你喝酒吗?”

       “我,我滴酒不沾。”阿宝说。

       “那你的工作接触化学品吗?”医生又问。

       “没有啊!怎麽了?”阿宝问。

       “是这样,你的肝功能有问题,比正常值高出来三倍。可以断定不是肝炎,应该是化学药品损伤,你吃什麽药了吗?”

       “我的身体很好,百病不侵的,您是知道的。……,呃,我最近就是吃了几个传销公司的减肥产品。”阿宝说。

       “马上,立刻停掉!”医生说。

      “那东西都挺贵的,一瓶都要好几百块呢。能不能吃完了就不再吃了?”阿宝恳求道。

      “小姐!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啊?”

      “有那么严重吗?”阿宝还不太相信,因为她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啊!

      “肝有问题的时候,你自己并没有感觉,等到有感觉了,恐怕就太晚了!不要为了减肥,把命搭进去!”医生苦口婆心地教育她。

       阿宝真有点怕了,停了药。几周之后,又去抽血化验肝功能,正常啦,医生说:“肝是唯一有自愈功能的器官,幸亏你及时停了药,肝恢复得也快,要不然啊!女人啊,为了减肥,舍钱也就罢了,连命都舍了!”他看了阿宝一眼,“以后能不能不要乱吃药啊?”

       阿宝只有点头如捣蒜,想起她的上线,中国国家队的游泳健将,后来当了游泳队教练,身体棒得不得了,刚过60岁,突然就去世了,身后什麽都没有留下来,家里堆满了公司的保健品!阿宝心里感到后怕,对自己说:“可不敢乱吃药了!”

       如是,又过了半年,依旧是肥婆一只,每天称重两次,只见上升,不见下降。自己从一日三餐,改成了一日一餐,又减成了每周断食两天,周六,周日,除了清水之外,任啥都不吃,后来变成每周五、六、日三天断食,周一到周四,每日只吃早餐一餐。遇到朋友请客或者大家聚会,她陪在一边,面前一杯清水,任谁劝都不动摇,坚决一口不吃: “你们别劝我,我今天是断食日,粒米不进的。”

       久了,都知道她是有断食日的,便依了她,由她清水作陪了。就是这样,清水也能使她增加体重。坚持断食一年有余,体重一点不减,反而在周一到周四这几天会增加一些体重。

       阿宝愁得快要崩溃了!

       有一天,两个孩子吵着要吃红烧肉,阿宝烧红烧肉那是一绝,她精心地烧了一锅红烧肉,那香味,引得两个孩子早早地就坐上了饭桌。阿宝也是好久都没吃红烧肉了,开心地盛了一碗米饭,可是当她的筷子刚碰到红烧肉,突然停住了: “今天星期几?”

       “星期天啊!”艾民漫声应道。

       阿宝放下筷子,把米饭倒进艾民的碗里: “今天我断食!”

       大女儿说: “妈妈,我小时候问你,世界上什么最好听,你说:‘如果有人说好吃,那是最好听的,因为这说明这个人活得有滋有味。’你还说:‘如果一个人不爱吃东西了,也就生无可恋了’你老断食,会不会也生无可恋了呢?”

       阿宝语塞,艾民夹了一块肉放在女儿碗里: “食不言寝不语,吃饭!”

       阿宝倒了一杯水坐在一边:“生无可恋,活成这样,丑得见不得人,那才是生无可恋了呢!”

       艾民则摇了摇头,很为阿宝的精神状态担忧。

       抹的、贴的、吃的都没有用,减肥减到这个份上,换了别人,恐怕是再有人说啥也不能信了。阿宝不同,凡是与减肥有关的广告,人家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一试再试,总希望“这次会有效的”毕竟有过一次有效的经验,虽然只有短短几周,但是瘦下来的感觉之好,是无论花多少钱,多少代价都是值得的。

      “躺着也能瘦,轻轻松松睡一觉,不知不觉甩掉大肚腩”、“不节食、不运动、绝不反弹”、“合约保证,无效退款”、“最新好莱坞明星都追捧的减肥秘密武器”……这样广告词,也许对很多人都不起作用,对阿宝的诱惑力却是无法抗拒的,她是非要试试不可的。

       仪器减肥,那时不像现在,遍地都是,当时还是新鲜玩意儿呢。价格不菲$2200做10次,阿宝就犹豫了,当时一般的工作,月薪也就是$1200~$1500 左右,老板娘见阿宝犹豫,就说: “你还有什么顾虑吗?”

       阿宝说: “不瞒您说,我试过很多方法,就是减不下去,就是减了,很快就反弹,比过去更胖。您这个,收费这么高,也不知道有没有效。”

       老板说: “来我们家就对了,我们专门帮助试过各种减肥方法都无效的人群,而且我们这里是合约保证的,一个疗程下来,减不到10磅,全额退款。还保证不反弹。”

       阿宝一听,应该说是没有风险的,于是就签了合约。老板娘说:“但是有个条件,你必须按照我给的餐单吃饭。”

       阿宝拿过餐单一看,吓了一跳,三天吃肉,两天吃菜,两天自由,肉必须不小于手掌大,菜也必须足量,这五天,不能吃任何含有淀粉的东西。阿宝已经坚持每周断食三天的日子了,一下子吃这麽多东西,真的十分难受,但是既然已经签了合约,只得照办。每隔两天就到瘦身店里去“躺着瘦”,说是“轻轻松松”其实一点也不轻松,机器在身上轰轰隆隆震动,很疼,据说这叫碎脂仪,说是把脂肪打碎了就可以排出体外了。阿宝为了减肥,吃点苦也可以忍耐的。然后躺在一张玻璃平板上,上面一个拱形的架子,一圈红灯,这叫红外线燃脂仪,把刚才打碎的脂肪,任它在这红光之下燃烧,随汗水排出去。玻璃板硬啊!几分钟之后,脚后跟和尾椎骨就硌得生疼,上面的红灯从头到脚缓缓地反复移动,身上开始出汗,手和脚都不敢动,因为玻璃板已经被烤得烫人了。30分钟每次都是咬着牙挺过去的,唯一的动力就是:“能减肥就成!”

       几周下来,不仅没有减10磅,反而增加了10磅。

       阿宝去找老板娘退钱,老板娘说:“合约上说的是,减不到10磅全额退款,这里并没有说长了磅退款啊!”

       阿宝仔细看了看合同,的确没说长了磅该怎麽办。她心里却觉得十分怄得慌:“那我这里花了2千2百块,还搭上小费,倒长了10磅,我该找谁说理去呀!”

       经理说:“你有没有严格地按照我的餐单吃呢?”

       阿宝说:“我倒是觉得问题就出在你的餐单上,过去我一个星期有4天吃一餐,3天断食,就是说一周只吃4顿饭。按照你的餐单,一周要吃21顿饭,而且每餐都吃那么多,怎么能不胖呢?”

       经理说:“这就对了,是因为你过去减肥不得法,过度节食造成体质变化,所以体重不降反升。不是我们的错。”

       阿宝说:“是您说的,你们是专门帮助试过各种减肥方法都无效的人群的,所以我才签的合约,那‘各种减肥方法’之所以无效,不就是不得法吗?应该在你们的适合范围之内啊!”

        经理说:“你也不要多说了,你的情况不符合全额退款的条件…….不过,这样吧,花了$2200长了10磅,确实挺值得同情的,要不我再免费送你两次吧!”

       阿宝说:“我正儿八经地做了10次都没有用,要你的两次,也没什么意义。算了吧!不过,我会告诉我的肥伴儿们,你们的合约是骗人的。”

       经理说:“你有言论自由,随便。”

       阿宝回到家里,看到艾民一脸严肃,正襟危坐,直盯着刚开门进来的自己,有点懵。楞在当下。

       艾民晃了晃手里的信用卡账单:“你什么时候学会不打招呼就花钱了?”

       阿宝说:“我们之间并没有说过花钱要先报备啊!”

       艾民说:“平常我们几十块,百来块,各自花了就花了,我从来没有计较过,可是这一动就是两千多块,你总得说一声吧?咱俩每月的收入,加起来不到5千,除去车子、医疗保险,退休账户,房租,剩下的不到2千快,两个孩子课后中文学校、跆拳道、钢琴课,一家四口人吃饭穿衣……宝啊! 咱干什么了,一下子花掉2千多块啊!”

       阿宝想到刚才和瘦身店老板娘的对话,又着实觉得自己在艾民面前理亏,心里怄着、羞愧着、也委屈着,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这一哭,就收拾不了了,越哭越伤心,抽抽搭搭地停不下来了。大女儿从里屋跑出来,搂着妈妈:“妈!你怎麽了?”

       阿宝摸了摸孩子的头:“没事,你去写作业吧!该考SAT了。”

       说完,进了卧室,侧身倒在床上,只是流泪,饭也没吃。晚上艾民要睡觉了,推了她一下,她拉起被子,也不起身脱衣服,直接蒙住了头,稍稍挪了挪身子,只给艾民留了一点地方。艾民勉强挤上了床,又推了推阿宝,阿宝却没有反应,艾民无可奈何,只能委委屈屈地侧身而卧,勉勉强强扯过被角盖住自己的肚子:“怎么整得像是我没理了似的?”

       阿宝这次失了大血了,很是消停了一阵子。不是不想减肥,只是对那些:塑身仪、碎脂机、燃脂仪、什麽“黄金、钻石、白金、红宝石、蓝宝石级别”的瘦身机器,再也不抱任何幻想了。

       直到有一天,洛杉矶组织春晚,其实洛杉矶每年各种社团、各种名目的春晚,林林总总至少有好几百台,一般人都已经不大在意了,但是当事人还是在乎的。阿宝过去舞跳得好,在国内不少企业年会、地区汇演,她都有舞蹈节目,也多有好评。春晚组委会找到她请她出山,她自然是高兴的,刚要点头,猛地从门玻璃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你看看我的这个身材!还能跳舞吗?”

       来人走了之后,阿宝还定在门后,看着自己的样子:“真恐怖!不如死了算了!人怎么可以让自己这么肥啊!好像是在网上看到一句话‘一个连自己的体重都不能管理的人,你能指望他干好任何其他事吗?’”阿宝对玻璃中的自己说,“你就是个loser!”

       多年以前,艾民也是阿宝的粉丝呢!他就是被阿宝的曼妙舞姿给迷住的,如今为了阿宝的自尊心,在她面前,只字不提跳舞的事,其实在背后经常给孩子们讲妈妈当年的风采。阿宝不说破,心想着为了这个悦己者,总还是应当把减肥事业进行到底的。

       阿宝的减肥梦,又活了。

       科学在进步,会赚钱的人,眼睛盯在女人和孩子身上,而减肥和生发则是最大的市场,谁能攻破这两个难关,谁就会大大发财。就算是没有攻破,吹破也能赚钱。无论在哪,这两方面的广告,总是最吸引人,最让人不惜代价地生扑上来的。

       冷冻融脂。据说是脂肪的凝固点比较高,因此在不损害正常细胞的情况下,将脂肪细胞中的脂肪冷冻,导致脂肪细胞坏死,然后排出体外。阿宝听人讲解这个原理,觉得说得有道理,而且应该是不会反弹的。但是价钱嘛,一个部位$800.00,而医美顾问建议她做5个部位,阿宝说,不用冷冻了,这个价钱就把我冻住了,对方说,那先做三个部位试试?阿宝收起了挎包,站了起来:“三个部位也要两千四,我承受不起。”

       美丽顾问说:“谁让我和姐投缘的呢?一看姐就是个好人,而且这么有诚意,我给姐一个特价,你别告诉别人,我给你$600.00一个部位,这个价格只给你一个人。行不?姐!我是诚心诚意交你这个朋友的,再低呢,我就没有这个权限了。好不好?”说着推过来一张合约,“你看你也是有决心减肥的对吧?这个冷冻融脂也是新产品、新概念、新科技。一定有效的。”

       阿宝再怎么心疼钱,也说不出个“不”字来了。半自愿半勉强地,签了。

       冷冻过程并不十分痛苦,但是过后纤体师用力揉搓冻麻木了的肚子时,可是真疼啊!但是,每天看着自己,却并没有任何变化,1800美金连个响都没有,就化了。不过接受了上次的教训,阿宝每天10块20块地偷偷攒钱,自己另外开了一个银行账户,申请了另外一张信用卡,所以这次花钱并没有被艾民察觉。

       阿宝问美丽顾问,为什麽体重和尺寸都没有变化呢?顾问说:"人体的新陈代谢是有周期的,耐心等待,六个月以后就看出来了。”

       等了三个多月,没什麽变化,阿宝又看到一个广告,说他们那里冷冻融脂,一个部位$250.00,刚好阿宝圣诞节收到几张卡片,凑凑也有千把块,就又做了四个部位,想着上次那三个部位再冻一次也可以免得它们死灰复燃啊!之后,阿宝耐心等着看结果。

      半年过去了,花钱的心疼感觉已经淡化了,阿宝还是原来的阿宝,体重没变,腰围、臀围、胸围都没变,要说有变化,就是年龄又大了半岁。阿宝静下来想:“如果冷冻能减肥,那住在寒带的人应该比较瘦才对,可是谁也没见过瘦的爱斯基摩人吧?自己过去在东北呆过几年,那里冬天是零下30摄氏度呢!脸呀、手呀、脚啊都冻伤过,那都是正常细胞呢,如果正常细胞都冻伤了,脂肪细胞肯定更受伤了呀,怎么那个时候,周围的人没几个变瘦,反而是变胖的人比较多些呢?”

       阿宝心想自己恐怕是又花了冤枉钱了,在艾民面前,更理不直、气不壮了。

       真灰心。

       这世界公平吗?连减肥都是有钱人的事,那些大明星,每天健身好几个小时,有专门的健身教练,有专门的营养师配餐,像阿宝这样的打工仔,上班8小时;上下班堵车3小时;接送孩子上学放学、再送孩子上才艺班3小时;做饭、打扫等各种家务3小时;临时状况、各种外出偶尔应酬不算,留给自己的休息时间,只有7个小时。每天的睡眠总是在5、6个小时左右。夫妻俩都累得要死,想亲热一下,都没有什么力气和兴致。而收入呢?温饱尚可,想减肥这种“奢侈品”……

       阿宝认真地问自己:“还要坚持下去吗?胖点就胖点吧!反正艾民也说了,他不会嫌弃我的。”

       阿宝一直胖着,日子就这麽过着,平平淡淡,普通人的日子。大女儿交了男朋友,搬出去过了,小儿子高中毕业马上就去外州上大学了,艾民和阿宝时间上轻松了不少,阿宝其实是盼着这种日子的,可以和老公再回到二人世界中。但是,她感觉不到艾民的热情: “老夫老妻了,平淡些,也正常吧?”阿宝觉得自己一把年纪了,少女心性依旧,有些不现实。

       有一天,晚饭后,阿宝坐下来看电视,这曾经是她亟盼望的生活,辛苦工作一整天,回家晚饭后,不再操心、不再操劳,可以悠闲地偎在老公身边,一起看电视,她曾经觉得这就是幸福。但是这一天真的来了,却没有老公的肩膀可以偎靠。艾民总是在忙,打电话、发微信、上网社交媒体聊天。阿宝的幸福就这样靠了空,精神上被闪了,她叫艾民: “Alien!”

       艾民眼睛看着手机: “嗯?”

       “陪我看会电视吧!”

       “你专门看那些又臭又长的连续剧,我没兴趣。”

       阿宝不甘心,其实看什么不重要,跟谁一起看,比较重要:“看什麽剧其实不重要,我就想跟你一起看,喜欢和你边看边讨论问题。”

       艾民有点敷衍地说:“你又有感慨了?”

       阿宝说:“可不是嘛!每部戏里都有小三,好像男人不出轨,就没有戏可演了似的。”

       艾民突然抬起头来:“是啊!这女人也是的,只要发现男人出轨,就一定要死要活的,非搞得鸡飞狗跳,离婚了事。”他放下手里的手机,身体微微前倾,认真地说,“其实男人真的为了外面的女人而离婚的,很少,至少他们并不想离婚,最终闹到离婚的,都是女人不依不饶,闹得男人过不下去,不得不离婚了事。”

       艾民的这番话,阿宝觉得意外,更意外的是他的态度,不像平时敷衍,而是认真,她说:“为什麽呢?外面的女人一定是年轻些,漂亮些的啊!”

       艾民想了想:“结婚久了,就血肉相连了,外貌已经不重要了。外面的女人只是用来放松的,可以没有负担地相处一下而已。居家过日子,上班赚钱毕竟压力大嘛。”

       阿宝把这话含在嘴里,默默地起身回房,坐在浴缸里,让水从头上淋下来,细细地咀嚼这几句话,痴了。

       站在淋喷头下,看着水从胸前翻山越岭地流下去,低下头根本看不见自己的脚,坐下来依然是七沟八梁一面坡,还是看不见自己的脚,阿宝设身处地地把自己放在艾民的角度来看自己:"这个女人难看死了,现在又老了,一无是处,除了‘血肉相连’啥也不是了!外面……”

       阿宝没有证据,不敢确定艾民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女人,但是她可以肯定,艾民不爱她了。冷漠和疏离是掩盖不住的。阿宝慌了。

       疑人偷斧,从这天起,在阿宝眼里,艾民怎么看怎么像是有了小三的人了。为什麽总在脸书上?为什麽总在看微信?为什麽看微信时,总带着甜蜜的微笑?手机为什麽换了密码?使用音频时,为什麽带耳机?讲电话为什麽要到别的房间去?出门为什麽要先照镜子?身上为什麽带的现金比过去多?信用卡账单为什麽没有吃饭、购物的花费?林林总总在在显示出这人有鬼。阿宝不知道该怎么办,艾民说过,离婚都是女人闹的,否则男人不会为外面的女人离婚的。所以阿宝不能闹,为了保住艾民,不能闹。

       咋办?让自己美丽起来。阿宝决定,重启减肥计划,同时脸也要修理,祛皱、祛斑、美白、瘦脸。

       這時候,擺脱了孩子的羈絆,阿寶似乎開始了自己的第二春,她身邊的人也總是在説,苦了這麼多年,該為自己活一把了,該對自己好一點了。

       她開始買一些名牌護膚品了,這種東西,不能碰,一旦用上了,就無法收拾了。過去她一直使用廉价的凡士林油,保养得皮膚也不錯,沒什麼皺紋,但是賣化妝品的人説,是因為她胖,把皮膚撐起來了,將來減肥成功,皮膚必然鬆弛,那時再想保養,恐怕很難了。

       阿寶信,所以閑下來常常逛mall ,這天她正悠閒地走在洛杉磯一個有名的mall 里,一位英俊的小夥子叫住了她:“我們現在有促銷活動,如果你願意試試,我們用我們最新的護膚品,給你做一次免費的皮膚保養。”

       正说着,身边走过一个女子,看到了他们,轻轻地碰了阿宝一下,她用中文説:"別去,水深著呢。”

       阿寶想了想,低下頭去,繼續走路。但是那個帥小夥兒十分執著,他看到了阿寶先前片刻的猶豫,不願輕易放棄,跟在阿寶身後,不停地勸說,並且拿出一些照片,都是半個白皙年輕的臉,半個暗沉蒼老的臉:"你看看,這是僅僅用了一次我們的產品,就有這麼神奇的效果。”

       阿寶忍不住放慢腳步看了一下,那小夥儿立刻抓住時機:“用我們的新產品,瞬間年輕15歲,而且保證15年不變。”

       阿寶笑了:“那豈不是說,15年後,我就比實際年齡年輕30歲了?”

       那小夥子豎了大拇指:“真聪明!你是中国人吧?”

       阿宝点了点头,不由自主地就被那个小伙子带到了店里,店里除了一个金发女子外,都是帅气的青年男子,小伙子们一一点头向阿宝微笑致意:“嗨!欢迎!”

       阿宝还是第一次同时看到这麽多美男子呢。机械地点头:“嗨!”

       “肖恩,这位中国女士想试试你的新产品。”领她进来的小伙子说。

       肖恩看上去不过30岁,皮肤比一般中国人略深,浓密的睫毛覆盖着黑色的眸子,挺拔若悬胆的鼻子,双颊和下巴刮得泛青,显然胡须颇重,比起外面拉客的帅小伙儿,又多了一些厚重。

       肖恩温和地请阿宝躺在美容榻上,头部略微高一些,确定阿宝躺得舒适了,肖恩就拿过来一个精美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摆放着几个漂亮的瓶子:“这一套,就是我们最新研制的护肤品,它的作用是提拉面部下垂的肌肤;祛除细小皱纹;抚平较深的大纹比如抬头纹、法令纹、眼角纹等;以及祛除各种斑点。”他边说着,边用一根小塑料片,取出一个瓶子里的膏状物,轻柔地涂在阿宝的半边脸上。

       阿宝说:"您是叫肖恩吧?您是亚美尼亚人吗?”

       肖恩说: "你为什么这麽想?”

       阿宝说 :  " 亚美尼亚人的容貌特点,通常是眼窝深、睫毛长、鼻子高、胡须重。你很像。”

       肖恩说:“不是,我是以色列人。是这个店的经理,我在大学里主修‘皮肤养护’。”

       阿宝说:“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专业。你的客人应该是以女性为主吧,为什麽你的员工都是青年男子呢?”

       肖恩说:“美男子对女性最有吸引力啊!”

       阿宝说:“犹太人就是会做生意!”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仅仅是针对肖恩选择员工的精明,她并不知道,以后她会对这句话有怎样深切的理解。

       二人亲切而又轻声地聊着天,其他两张榻上的帅哥们,也同样轻声地和他们的客人聊天。肖恩请按了一下阿宝的肩膀,柔声说: “休息一会吧。”

       阿宝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脸上的清凉感觉和淡淡的似有似无的音乐以及旁边客人们轻得难以辨别的谈话。似乎只有一瞬,肖恩轻轻地揭掉了敷在阿宝脸上的面膜,取来了一面镜子,给躺着的阿宝看,镜子里敷过的半边脸的确比另外半边水嫩、光滑一些。阿宝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肖恩说:“是不是年轻了15岁?”

       阿宝根本就不记得15年前自己的样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来,我帮你把另外半边也做了吧。”阿宝当然不愿意带着一张阴阳脸出门见人啊,于是就又乖乖地把自己的另外半张脸交给肖恩去打理了。肖恩一边温柔地往她的脸上敷面膜,一边说:“如果你能每周来一次,一年,你会年轻15岁,而且以后都不用做任何保养,15年不会变。”

       听起来匪夷所思,阿宝心里并不相信,但是面对着比自己儿子大不了几岁的美男子,她真说不出口“不相信”。于是她找了一个由头:“那得多少钱一次啊?”心想,不论他说多少钱,自己都说太贵,不就有台阶下了吗?

      “不要钱。免费。”肖恩说。

      “……”阿宝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怎麽样?我帮你约下星期来把!”肖恩说着提高了声音,“南希,给密斯宝约下周的facial!”

      金发女郎南希脆生生地应了一声:“下周二下午三点!可以吗?”

        “你们真的不收费?不可能吧?”阿宝说。

       肖恩看似漫不经心地,轻声说:“这些产品是消耗品,当然是要收一点费用的。”

       阿宝抬起眼睛看向肖恩,他正低头给阿宝涂脸,黑色的眸子被睫毛遮住,只隐隐闪烁着一点点光亮。

        “多少钱?”阿宝问。

       肖恩把盒子盖上,盒盖上的价格标签:$13,500.00.

        “天哪!这我可用不起!”阿宝吓得挣扎着想坐起来。肖恩温和地轻按了一下她的肩膀:“哎,你脸上的面膜还没固化呢,不能起来!”接下来他说,“你想想,你每周都来的话,一年是52次,一次也就是$250……”见阿宝不回答,他又说,“这样吧,我特别喜欢你,你是一个很好的人,算咱们交个朋友,我收你全套产品$7,500.00. 这样算下来,你做一次facial 只要$144.23 ,比一般的美容院都便宜啊!”

       阿宝还是觉得太贵了,完全不是她这种生活水平的人消费得起的。但是肖恩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了:“怎麽样,你是刷信用卡还是现金卡?”

       阿宝说:“我的信用卡没有这麽高的额度。”

       南希走过来说:“刷两张卡、三张卡都可以,这样吧,三张卡,2500、2500、2800,如何?”

       阿宝说:“不是7500吗?怎么2800呢?”这就变成了价格之争而不是买或不买的讨论了。肖恩说:“那是税,不是给我的,是给政府的。”

       阿宝百般不情愿地,刷了三张信用卡,一共$7,800 多。很是心疼,但是想想,一般美容院做一次facial也得100多甚至200多。也就忍了。既然这麽多钱都花了,每周一次总是要去的,要不然就太亏了!

       回到家里,以为艾民会说一两句赞叹自己变美了,没想到,艾民对她还是视若无睹。

       “老公,你看见我了吗?”

       “你一进屋,这屋子里除了你就看不见别的了,怎么可能没看见呢?”艾民看着手机说。

      “你哪里看我了,你一直在看手机啊!”阿宝说。

      艾民抬起头来,认真地看了阿宝5秒钟,又低下头去:

      “你还是宝啊!要我看什么?”

       阿宝说:“我今天去做了facail,有没有变得年轻一点?”

       艾民说:"我看差不多啊!不念不节不嫁女儿不娶媳妇儿,你干嘛跑去捯饬自己?”

       阿宝说:"家里就剩咱们俩了,我不可以为悦己者容吗?”

       艾民把手机放到膝盖上,一脸刮目相看的样子,看了阿宝一会:“老夫老妻的,你作呢吧?是有钱没处花了,还是另有新欢了?”

       阿宝说:"你真讨厌!老夫老妻你就不悦我了呗!”

       心里倒真是被自己这句话给暗示到了,不由地有些惴惴的,加上真是花了不少钱,也有点心虚,便顾自走到厨房,做晚饭去了。自此以后,阿宝在日历上,把每个星期二下午都画上记号,她倒是真心希望自己能年轻15岁了。

       下个星期二,阿宝准时去做脸,肖恩一看见她,立刻满脸微笑地迎了上来:"密斯宝,我特意为你请到了我们以色列最顶级的皮肤护理专家,今天她来为你服务。”

       阿宝说:“特意为我?为什麽?”

       肖恩一边把阿宝安顿在美容榻上,一边说:“你是我的VIP,伊莎一过来洛杉矶,我立刻约了她今天下午过来的。”说着,他招呼了一下,“伊莎,请你见一见密斯宝!”

       这时,阿宝顺着肖恩的指点,看到了一位高个子的女子,黑色长发,瀑布似的垂在背后,她正被一群人围着,这些人争着同她讲话,请她签名。听到肖恩的召唤,她回过头来,阿宝看到一张精致的脸,灰绿色的眸子,温和而礼貌的微笑:“我马上过来。”接着她回过头去,对身边的人们说,“很抱歉,我那边有客人。”

       肖恩则不失时机地对阿宝说:“只要伊莎来洛杉矶,很多大明星都要找她做皮肤护理,今天她特意过来见你,你可不要错过这个机会啊!”

        伊莎坐过来,非常温柔地对阿宝说: “你好,美人儿,我叫伊莎!”

        阿宝说:“‘美人儿’?我?”

        伊莎说:“你天生是个美人儿,只是缺少保养,所以看起来比较老。”接着,她说,“知道埃及艳后吗?”见阿宝点头,接着说,“我今天就用埃及艳后的护肤方法,为你做护理。”

       她一边说,一边将一些绿色的膏状物敷在了阿宝的脸上,然后说:“闭上眼睛休息一会。”便轻轻地走开,立刻又被一群人围住了。南希悄无声息地走到阿宝身边,在她的肩膀上,为她按摩,她柔声对阿宝说:“伊莎做皮肤护理,一般收费是$8000一次。”

       “啊!我不知道啊!”阿宝几乎跳起来了,南希按住了她:“我们当然不能跟你要钱啊!上次已经说过了,是免费的嘛!”

       阿宝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南希继续说,“你现在用的,是纯金护肤加上胎盘干细胞,价值$15,000.”阿宝躺在那里,吓得差点背过气去。南希安抚道,“肖恩说,你是贵宾,只收你$10,000!”

       阿宝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这时伊莎来了,她用一小块纱布,里面包了一块磁铁,轻轻地在阿宝脸上拂过,深绿色的糊状物就都被纱布带走了,伊莎把镜子放在阿宝脸前,阿宝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上金光闪闪的,这就是纯金粉。伊莎一边赞叹阿宝美丽,一边看着阿宝眼泪汪汪的,她柔声问道:“他们问你要多少钱?”

       “一万美金。”阿宝说。

       “说起来,这个价钱很优惠了,我给好莱坞明星做一次,都要收2万5呢!不过,我觉得和你特别有缘,我本人也很喜欢你,我替你出$2,500吧。”

       算上税,阿宝又花了$7,800,心疼啊!她一边开车,一边想,黄金,是最稳定的金属,它能被皮肤吸收吗?就算吸收了,能通过化学作用起到滋润皮肤的功效吗?伊莎和肖恩都说喜欢自己,自己除了躺在那里闭着眼睛之外,什么都没有做过,他们的“喜欢”是因为什么?实在忍不住了,她给店里打了一个电话,是南希接的。确认了下次做脸的时间后,她进入主题:“南希,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每个客人每次来,你们都会想办法让他们花钱?”

      南希说:“不是这样的,花不花钱,决定权在客人,我们只是把最好、最新的资讯和产品介绍给他们,要不要还是客人自己决定的。”

       阿宝说:"我想请你给我一个承诺,下次我来,就用我第一次花7800买的那套产品,用完为止,任何其他的东西,我一概不要,也不听。行吗?”

       南希说:“没问题,当然行!我保证!”

       阿宝说:“你转告肖恩,下次如果再让我花钱,哪怕是一块钱,我就死!”

       阿宝心里非常不安,1万5千6百块呀,万一艾民发现了,会不会引起世界大战啊!历史上的战争,有不少是因为经济危机引发的呢!

       当阿宝再次去,肖恩只打了个招呼,就让南希来为阿宝服务了,南希果然没有给阿宝推销任何其他的护肤品。并且说可以免费给阿宝做一个光照面罩,阿宝立刻说:“我不要!”

       南希说:“蓝光可以祛痘。”

       阿宝说:“我早过了生痘的年纪了!”

       南希说:“红光可以祛斑,美白。”

       阿宝说:“我不要。”

       南希说:“你脸上的斑很严重啊!”

       阿宝说:“我丈夫不嫌弃就行!”

       南希说:“你是为你自己美,又不是为你的丈夫美。”

       阿宝说:“中国女人,为悦己者容。”

       南希说:“你不要担心,绝对不收费的。”

       接着,一具硬塑料的面罩,盖在了阿宝的脸上,里面红光、蓝光交替闪烁。透过面具,阿宝闷声闷气地说:"你确定不收费?”

       南希说:“一分钱都不收。”

       结束之后,阿宝很庆幸,自己终于守住了防线,没花一分钱。她知道自己不可能不再来,毕竟花了一万五千多了,不来不是白扔了吗?她收拾好了自己,就跟着南希来到电脑旁,准备约下一次的时间,这时肖恩抱着一个大纸箱进来,对南希说:“来帮个忙,这是那些客人订的减肥仪,你按照名单,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货到了,尽快来取。”

       阿宝做了她终身后悔的一件事,她问道:“什麽减肥仪?”

       肖恩说:"南希,你先不要说话,那些定了货的人,等了好几个星期了,赶快叫他们来取。这次的货不多,还不够分的呢,来晚了就要等下一批了。”

       南希说:"我先给密斯宝约一下时间,然后就办。”说着她一边在电脑上安排这时间,一边小声对阿宝说,这个减肥仪,是最最新的产品,它只有巴掌大小,每天用它在你脂肪最多的地方按摩5分钟,相当于健身房运动3小时,一个月可以减重好几十磅呢!”

       阿宝动心了:“我也想买一个。”

       南希说:“你也听到了,这东西太抢手了,好多人两三个月之前就订了货了,一直都没拿到产品。”

       阿宝点了点头,看来只能放弃了。约好了下周过来的时间,她准备离开,南希忽然对她小声说:“你等一下。”接着扬声说,“肖恩,你来一下!”

       肖恩过来,朝阿宝点了点头:“密斯宝!”

       南希说:“咱们这次进了多少减肥仪?”

       肖恩指着那纸箱:“只有这一箱。16只。你看一下有多少人定了?”

       南希看着电脑,用手指点了点:“25位。”

       肖恩说:“你全都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数量不多来晚了就只能等下一批了。”

       南希说:“要不让密斯宝拿一只吧!”

       肖恩说:“她没预定啊!”

       南希说:“他不是你的VIP吗?”

       肖恩说:“也对,密斯宝是最好的客人,就给她一只吧!”

       阿宝从南希手中接过这只精美无比的减肥仪,呈鼓形上下两个手掌大小的圆形平面,一面有几个按钮,几排色彩不断变换的光点,另一面则是平滑的金属表面,中间收细的部分,正可以用手指夹住,感觉就像握着葡萄酒杯一样,非常舒服:“你说这东西能减肥?”

       南希说:“你看电视的时候,可以用它在肚皮上画圆圈,第二天再量,腰围就能减少半寸!”看到阿宝爱不释手的样子,“肖恩已经同意给你一只了,其他25人,就只能抢这15只了。”她一边说,一边拿出制作精美的丝绒包装袋,把这只减肥仪交给阿宝,“这只减肥仪2万五千块!”

       阿宝把伸出去接袋子的手蓦地收了回来:“哎呀!我可没有这麽多钱!”说完转身就准备走。

       肖恩说:“南希,你吓到密斯宝了!密斯宝是VIP,她在咱们公司有返点优惠的,你怎麽忘了?”

       南希说:“我查一下,对,对,密斯宝可以有60%的优惠呢,我算算看,是1万块,密斯宝,恭喜你,你只要花1万块,就可以带走2万5千快的这只减肥仪!”

       阿宝还是摇头:“我的这些钱,是要给儿子上大学用的。”

       肖恩说:“你儿子上大学,怎么要用你的钱呢?”

       南希也说:“我上大学,都是自己申请助学金的,我现在还在还我的学生贷款呢!用自己的钱上大学,才会更用功。”

       阿宝还是摇头,肖恩说:"南希,你这个月公司给你的点数,还有吗?”

       南希说:“我还有2500。”

       肖恩说:“我也拿出2500,密斯宝,5000块,你拿走吧!”

       阿宝带了这个5000块的减肥仪回家了。

       每天晚上,不再缠着艾民陪她看电视了,穿着短裤文胸,半躺在沙发上用减肥仪在肚子上摩挲,根本不是每天5分钟,而是一两个小时,但是腰围半分都没减,还是照样胖。

       这天,阿宝正在磨肚皮,艾民忽然从手机上抬起头来;“宝,今天你忘了取信了吧?”

       自从阿宝把这两万多块花在美容上之后,她是每天都抢着取信,生怕账单落到艾民手上。听到艾民问,她随口应道: “待会儿,我穿上衣服就去取。”

       艾民却说:"我也要休息一下眼睛,我去吧!”

       艾民刚出门,阿宝猛地清醒过来,急忙套上衣服:“艾民!”追了出去,但是,晚了!

        艾民打开手机计算器,手上三个信用卡账单:“一个月不到,你花了两万多块钱?干什么用了?”

        阿宝说:“减肥和美容。”

        艾民说:“两万多也没打造出美女呀!该怎么胖还是怎么胖,该怎么老还是怎么老。你骗鬼呢!”

        阿宝说:“你不信,你去查!”

        艾民说:“你是不是赌上了?你不是有闺蜜是在赌场工作的吗?”

        阿宝说:“我没赌!”她心里想,如果艾民接下来问自己是不是外边有人了,那该怎么回答呀。

        可是艾民偏偏就没这么问,他说:“咱们辛辛苦苦攒这麽一点钱,不是说好了给儿子上大学的吗?”

        阿宝说:“咱们不能养一个啃老的儿子吧?让他自己申请贷款,将来毕业了,自己慢慢还吧。”

        艾民指着阿宝说:“你鬼迷心窍了!这是当妈的说的话吗?谁教你的?”

        阿宝想,接下来他该怀疑我外面有男人了吧?但是艾民却说:“你那些赌友,没一个好东西!你倒跟他们学会了自私自利了!”

        阿宝说:“我没赌!”

        艾民却说:"除了赌钱,还有什么能让你不到一个月花掉两万多块钱?”

        阿宝说:“没准是谈恋爱呢?”

        艾民说:“谈恋爱?你倒贴?谁呀?赶紧的,把你领走,我谢谢他!你也不照照镜子,倒贴都不会有人要你!”说完,站起来一甩手,丢下一句话,“你输的不只是钱,还有家!”扬长而去。

       阿宝脑子“嗡”的一下子,整个人都懵了。这就是她的“悦己者”吗?自己千方百计地减肥,千辛万苦地想要留住青春,为的就是这个悦己者吗?把自己看成是倒贴都没人要的老太婆!

      之后几天,阿宝再也没有看见艾民。她明白,艾民是故意避开自己,不愿意见到自己。她只有通过厨房、卫生间东西的摆放和食物的变化,知道他回来过。

       直到有一天,发现家里的东西根本没有人动过,心里有点发毛,接下来一连几天都没有。阿宝慌了,打电话问女儿,女儿说爸爸没有联络过她。想问儿子,但是想到孩子这几天在准备考试,就忍住了。等了三天,第四天给儿子打了电话,儿子说:“妈,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今年暑假我不回洛杉矶了,我找了一个暑期工作,准备把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挣出来。您说得对,咱家不应该培养啃老儿子。”

        阿宝立刻说:“你见到你爸爸了?”

        “没有,爸爸打电话说的。”

        “那他告诉你他现在在哪里吗?”阿宝焦急地问。

        “他没说,他只是说让我放心,他一定会把我的学费和生活费赚出来。我对他说,我可以自己挣学费,他不同意,说这是父母的责任。”儿子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我倒是觉得您是对的。不过爸爸说你染上了赌瘾,输了很多钱,他不打算原谅您。妈,您要不要找一下CalGETS 或者上problemgambling.ca.gov 寻求帮助啊?您知道,赌博上瘾会导致……”

       “好了!你别说了!我再告诉你一次,我,没有,赌博!”不等儿子说完话,阿宝厉声打断了他,接着喘了一口气,缓和下来,“儿子,我要找到你爸爸,能不能告诉我,他在哪里?”

       “妈,我真的不知道!”

       没有艾民的日子,阿宝过不下去,她甚至告诉自己,即使艾民真的有了别的女人,只要他不离开自己,就绝不追究,包容他任何作为。但是,一天天过去,艾民杳无音讯。

       阿宝请了长假,决心踏上寻夫之路。她仔细研究信用卡账单和银行statement,发现他曾经在某些加油站和Motel使用过信用卡,她在地图上把这些加油站和Motel连接起来,画出来他行走的路线,自己沿着这条路,一路走下去,追踪着艾民的踪迹。一路契而不舍地追寻、四处打听,每天五点起床,携一杯咖啡,一块三明治,边开车边填肚子,一路开车,一路下车打探,直到曾经有过艾民消费记录的下一站,到了地方,首先上网,寻求网民们帮助“人肉”,不知不觉中,竟积累了一批粉丝,关注她的寻夫过程。她常常与这些关注者、粉丝讨论寻夫攻略直到凌晨两三点才草草睡去。如是者半年有余。直到有一天,银行账单上显示,艾民一次性取出来所有的现金,之后,无论信用卡还是银行都再也没有出现他消费的信息了。网友们有的说,艾民是取了现金,花现金,避免留下痕迹;也有的说,他把现金都取走,一定是另外开了银行账号,躲开了阿宝的追踪;还有的网友说,艾民一定是从社群网站看到了阿宝追踪的消息,刻意搞的人间蒸发。

       阿宝失去了方向、失去了目的,几乎陷入了崩溃。她住在一家廉价的motel里,没日没夜地在Facebook上,在微信朋友圈向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人求救,希望帮忙找到她的夫君。她写着自己的故事,诉说着自己的痛苦:“女为悦己者容,自己为了艾民之悦,几乎倾家荡产,并没有后悔,现在没有了悦己者,生命已了无意趣。”

       数日后,房门被推开了,儿子和艾民站在门口,看着蓬头垢面、骨瘦如柴的阿宝,儿子说:“对不起,请问,您知道住在这个房间里的阿宝在哪里?”

       阿宝没有回答,看着丈夫和儿子:“我真的没有赌博!”

       “宝,我错了!如果不是儿子找到我、求我看看你的博文,我险些失去你,我知道你没有赌博!对不起!咱们回家吧!”

       阿宝用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我的悦己者呢?没有了悦己者的家,还是我的家吗?”

       艾民一手揽住了阿宝,一手揽住了儿子:“在呢!永远悦你!无论你胖成大阿福,还是像现在这样瘦成筷子,我都悦你!” 

上一篇:講座     
下一篇:缠讼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