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青春励志

小麦草

作者:陈佩英(新西蘭)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4732      更新:2019-11-15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兰花却依然,苞也无一个。

        ----【兰花草】

     

       这是程婴从小就爱唱的歌曲。此歌原文來自胡適大師的小詩【希望】。此刻,她正在太阳房的书桌前,轻轻低吟这首曲子。看着桌上那籃稀稀落落的小麦草,她一筹莫展。

       与小麦草结缘,说来已久。自打来这南半球小国初期,她就发现本地人对小麦草情有独钟。他們不仅爱喝小麦草汁,还爱用它装饰餐厅、咖啡厅。翠绿的小麦草,確實比俗常花木多了一分清新。

       入乡随俗。程婴闲暇时会发芽些小麦草,与各式水果磨成果汁。绿色、环保、健康,而且这翠绿着实让人赏心悦目。

       只是,眼前书桌上这籃小麦草,不知緣何,三天过去了,只发出一小撮绿芽。这籃小麦草,寄托着程婴一个梦:寫作之夢。故事要从上周程婴应聘的事说起。

       那是周一清晨,程婴翻开本地最大的英文报纸,分类栏中一条不起眼的招聘广告引起她的注意:

       本国最大饮食月刊【小麦草号】,現诚征一名华人饮食评论员,把華人餐飲文化及本地食肆介紹給主流社會。需中英文流利,文风朴实。有意者请与我们联系,请附个人简历及文章一篇。

       程婴的心噗通地跳了一下。“这不是为我度身定做的吗?” 程婴暗忖。程婴平日就爱涂涂写写散文、诗歌、小说,有时用中文寫,有时用英文寫,为得是與土生土長的女儿和夫君共享。她并不求发表,自娱自乐。程婴对华人饮食文化不可说不熟悉。当年初来乍到,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華人餐馆打工,一做三年。程婴做过跑堂、领班、经理;做过粤菜馆、川菜馆、西餐厅。她虽不是专业厨师,但若厨房缺人,她顶上做打杂、执码、炸炉也常有;後來,老板生病或有事,作为经理的她半夜去批发中心批發疏菜、鱼肉。出得厅堂、下得厨房、进得书房,用在程婴身上,倒也不为过。

       寄出资料后的第三天,程婴收到面试通知。面試地址在市中心一座气派的大楼。面試人是一位高大的男士Peter和一位优雅的華人女士Lily,他們分別是正、副主编。面試是中英文問答,程婴对答如流。这对做过跨国公司部门主管的程婴来说,並不难。

       面试順利结束。临走,Lily女士取来一个小纸包,她对程婴道:“祝贺您进入下周复试,共三位。这是一包小麦种。小麦草是我们杂志名,代表绿色、健康的生活理念。希望您能帶來一籃如意的小麦草參加複試。這也是我們的考量之一。” 這是一個奇特的考量,程嬰暗思,但並不為過,畢竟小麥草是雜誌的名。程嬰沒有細究。

       程婴当晚把小麦草用清水浸泡。第二日晾干,放在一个精致的小竹篮里。早晚各淋一次水,保持湿润。第二天,種子没有动静。第三天,只有几颗發出细小的綠芽。第四天,依旧是小小一撮有生机,其他的种子静悄悄。第五天,依舊是那一小撮有动靜。程婴急了。哪里出了问题?这并非第一次发芽小麦草,程序與以往並無不同。第六天、第七天过去,整篮小麦草只零零落落的四分一帶綠。

       程婴心懷忐忑走进面试办公室。她看見Peter和Lily面前的會議桌已有兩籃綠意盎然的小麥草。程婴苦笑地看看手裡那藍青黄不接的小麥草,心情沉重。

      當Lily和Peter看見程嬰手裡的小麥草,他們彼此發出了會意的笑。Lily兴奋地说:“程嬰,此職非你莫属!” Peter接著說道:“这些种子是經過特殊處理的,只有四分一左右能成活。饮食评论员对一个餐厅的經營意義重大,诚实、中肯、公道比文采本身重要得多! ”

       程婴的耳畔响起了【兰花草】的歌聲:

       转眼秋天到,移兰入暖房。朝朝频顾惜,夜夜不相忘。

       期待春花开,能将夙愿偿。满庭花簇簇,添得许多香......

       是的,程婴圓了一個夢,一如胡適的原文:希望。

上一篇:不送
下一篇:陪酒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