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讽刺伦理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讽刺伦理

恶作剧

作者:王晓尘      阅读:1398      更新:2019-07-18

       前不久,我参加了一次朋友聚会,近几十年来,这是我第一次进饭局,因为我不喜欢饭桌上的那种我认为无聊的气氛,厌恶饭后那种令人不堪入目的杯盘狼藉,疑心邪恶人心制造的沟油会侵蚀我健康的细胞。这次却为例外,因为庆贺一位侨居海外多年的朋友落叶归根。

       大家自然都很开心快活,边吃喝边漫无边际地聊天。

       有人说,我非常讨厌微信上那些低俗的搞笑,令人发指的恶作剧。打开智能手机,点开微信,不时有那些玩儿撕破你的眼帘,刺激你的神经,厌烦得你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手机摔得粉身碎骨。

       有人持有不同的看法,说,我很喜欢,笑一笑少一少,笑得泪奔,活得欢腾。

       也有人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喜欢的看,不喜欢的删。你厌恶也无奈,无法禁止它,像无法禁止别人放屁一样。那些搞笑的东西与点赞投票一样,都是微信公司为了增加点击率,获得更大的利润精心设计的。猎奇和虚荣都是人类的劣根性,有的人追求虚荣,有的人喜好猎奇。微信巧妙地利用了它,大发横财。

       有一位朋友一直没有发声,一边专心吃喝,一边默默听大家说笑。他姓牛,名叫达飞,外号叫牛大吹。其实,他从不吹牛,也淡泊名利。他人长得五大三粗,大脸盘上总是洋溢着友好的微笑,为人诚实厚道,平时沉默寡言,可是讲起笑话来,真有几下子,你听了,先是觉得平淡无味,然而越想越有滋味,越想越失笑,这就是幽默的力量。

       我说,老牛,你咋只顾享受佳酒美食,不言不语呢?我这句话像兴奋剂注入大家的脉管,人们立即活跃起来,顿时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掌声。

       老牛慢腾腾地伸出筷子,夹了一大块红烧肉,含在嘴里,鼓起左腮帮,用手指着,含糊地说:“我这里疼,疼,说,说不了话。”满脸痛苦之状,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接着,他飞快地嚼了几下,将红烧肉咽掉,一本真经地说:“上个月我去市人民医院看了一次病。”说完,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然后慢腾腾地点起一支烟。

       大家几乎都屏气凝神,猜测他的悬念。

       他出神地望了片刻自己吐出的袅袅烟圈,眼里突然闪出兴奋的光芒,“哈哈哈!哈哈哈!”得意且神经质地大笑起来,笑得浑身颤抖,脸上现出不易觉察的狡黠神态。

       他这大笑和神态告诉大家,他一定要讲一个令人发笑的幽默故事。

       大家都放下筷子,收起笑容,竖起耳朵,瞪大眼睛望着他。

       老牛停止大笑,清了清嗓子,接着说:“我这人从记事儿起,从来没有生过病,因此也没有去过医院。近几年,经常听人们说,当今一些医生的信念变了,医院的价值观也改了,办医院行医不是为了治病救人,而是为了宰人,捞钱。我起初不信,后来半信半疑。我的为人大家都知道,不是那种人云亦云的人。为了证实人们的说法,我决定病他一次,去医院亲身体验一下。”讲到这里,他突然打住,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接着提起筷子夹了一大块牛肉,送进嘴里,若所思的嚼了起来。

       “你是咋病的?体检的结果如何?快往下讲呀!”性急的人催促道。

       “你说着病魔呀,人们厌恶它躲避它,我真想和它亲热一次,拥抱一回,可是它就是躲着我。”他接着说,“于是我动了一番脑筋,想出了一个办法。讲到这里,他又打住,凝视着面前的酒杯半天不吭声。

        “快讲呀,别卖关子了。”几个性急的人催促道。

        他接着认真地说:“我找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核桃,含在嘴里,闭起嘴巴,在穿衣镜子前表演了一番,觉得很成功。

        “我去了人民医院,花了一百元钱挂了个五官科专家号。我实在心疼这一百院冤枉钱,可是为了体验,不得不花。

        “我在专家诊室外等了大半天,才等到叫我的号。我进诊室前,把核桃含在嘴里左边,左腮帮自然鼓了起。

        “那位专家姓钱,名大利,是我们市里小有名气的大夫,我此前听说过他的大名。他戴着黑框子眼镜;镜片后的两只眼睛向我射出不可一世的光芒。不知咋的,我被那种光芒逼得浑身哆嗦了一下。他问我:‘你咋啦?哪儿疼?’我作了一个不能说话的手语,指了指左腮帮,做出痛苦之状。他伸出一根粗壮的食指,轻轻地捅了捅我的左腮帮,说:‘是痄腮。多长时间了?’我向他做个借用纸笔的手势,他递给我一支油笔和一张空处方纸,我写下:‘五六天了’,他看了看说:‘严重!你得住院手术。今天没床位,你先做一些常规检查。’于是,他拿起油笔,埋头写了半天,然后递给我一沓处方,吩咐道:‘你今天去做CT、超声波、心电图、脑电图、验血、验尿等十一项常规检查。另外先给你开些药,你回家按时服用。你把电话留给我,等有了床位,好通知你。’

       “我心里骂道:奶奶的,真宰人。

       “我一出专家诊室,就把嘴里的核桃吐了出去。然后,我来到医院收银处,排了半天队,把处方递给一位牙齿整齐洁白、目光撩人、肤色红润、嫩如仙桃,貌似仙女的收银员。她在电脑上算了一会儿,说:‘一共五千八百九十四元五毛二分钱。’

        “我心里骂道:‘奶奶的,真他妈的宰人!’我心想,我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要是去做那些常规检查,还得更多钱。如果我真病了住院手术,我就得倾家荡产!我浑身不禁打了个冷战。

       “我说:‘对不起,麻烦小姐你了,我没带够钱。’她把处方还给我,同时送给我一个迷人的微笑。”

       讲到这里,他打住,若有所思地说:“这个迷人的微笑是我额外的收获!”

       大家听了,先爆发发出一阵大笑,接着静了下来,脸上现出严肃、担忧、无奈的混合神情!

 

        2019年7月18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扁鹊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