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普者黑:碧山秀水烟雨夏荷

作者:孙晓荔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2626      更新:2021-08-22

 

 

       淅淅沥沥的雨声把我从梦中带到普者黑湖畔,推开窗,漫无边际的雨雾为美丽的碧山秀水描摹了一幅神秘的水乡油画。而眼前这幅水乡油画,是可以触摸的冰凉舒爽、细细密密的雨丝;是可以聆听的天籁般湿漉漉的雨声;是有着水的纯洁、恬静和波的飘逸、柔情的湖群;是体现山的险峻奇秀、岩的阳刚坦诚的峰群;以及深邃、幽眇,有着石的精巧、玉的玲珑的洞群……

       更让我眼花缭乱、应接不暇的是,湖面上蓬蓬勃勃、铺天盖地的花事。那是一场荷花盛宴的残席,季夏时节的花事,莲卷清风,绿肥红瘦,雨滴溅起一湖的水花,那圈圈涟漪,是许多残荷一枕枕波动的心事。美艳绝伦、举世无双的并蒂莲,此刻已成传说。

       作家蒋子龙在他的散文《普者黑》里写道:“人习惯于低头看水,不可想象站立渤海边抬头向空中遥望,在两千多米高的空中悬挂着一片汪洋巨水。”是的,泛舟于水路全长21公里、面积2万多亩、共54个湖泊、300余座孤峰的普者黑,似乎很难行到水穷处,满池田田莲叶和婷婷荷花,目不暇接,让人“坐看云起时”的心境也没有,竟被沉醉其中,忘了来时的路。古有武则天令百花盛开,牡丹违命,被贬洛阳,却偏偏“花开时节动京城”。而普者黑汇天下荷花于一池!被誉为“活化石”的荷花,据传已有250万年的历史,那时天地鸿蒙,花开时节,映日荷花的美艳可否惊起掠风而过的飞鸟、一滩栖息晨昏的鸥鹭?

       在我的印象中,普者黑似乎永远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因为每次造访,都有淅淅沥沥的雨声伴随,都有浓浓的雨雾卷裹。

       1996年暮秋时节我第一次到普者黑采访,是时任文山州旅游局局长闫金仲亲自陪同,恰逢浙江卫视的记者同行。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迎着朝阳,我们乘着吉普车,一路颠簸来到这里。那清澈的湖水,奇秀的孤峰群,那深邃的、幽密、奇妙的山洞,深深把我们吸引住了。阳光下,湖水闪烁着细碎而迷人的波光;远远近近的孤峰被涂抹上一层深深浅浅、参参差差的绿,在微风中展示着它们的挺秀。“哟荷荷!”随着一群小鸟的翻飞鸣唱,一个撒尼小伙唱着歌划着木船从这片绝妙的风景中掠过。

       藏在大山深处的普者黑,像个羞怯而美丽绝伦的少女,轻舒玉臂,轻理秀发,闪烁明眸。我站在宁静的湖畔,一丛丛芦苇抚弄秋风,清悠悠的湖水拍打着脚趾,完全沦陷于眼前的景致了。

       闫局长无限感慨地对我们说:“这是云南的‘桂林’,这是文山州旅游的关键和突破口!”

      “‘普者黑’是彝语,‘鱼虾塘’的意思。延伸出来是‘生长鱼虾的地方’,再延伸就是‘肥沃的鱼米之乡’。”翌日乌云密布,天空中飘起绵绵的细雨。在淅淅沥沥的雨中,闫局长穿着黑色的雨衣给我们介绍。为了顺利地拍好节目,服务好我们的采访,他在雨中亲自为浙江卫视的摄影记者撑伞,水上为大家划船,洞里为大家照明,山上为大家探路。整整拍了8个小时,他也讲了8个小时。他讲解着每个景点的妙处和传说,每一种民族的习俗与风情。整整8个小时,他讲得口干舌燥,忙得手酸脚麻,直到无情的雨把我们全都淋得透湿……

 

 

       当时,我作为《七乡儿女》杂志社的副总编辑、记者,冒雨随同他们一起泛舟、探洞、登峰。在青龙山脚,我们沿依山傍水的洞口,步入仙人洞。洞内,那些奇妙的石笋、石柱、石花、石鸟、石孔雀、石人、石帘、石犬、石林、石河、石塔……令人目不暇接。那石帘,那满“天”的“星辰”,不禁让人由衷地发出“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云河垂地”之感叹。最令人惊叹的是:在洞内终端右侧,竟有逶迤“万里”的“长城”,那些“石砖”,“烽火台”皆可称绝,而一侧婷立的孟姜女,更令人目瞪口呆了!或许你到过深圳市区的“锦绣中华”公园,那里,亦有浓缩的“万里长城”,然而,那是人为的。这里的“万里长城”,却浓缩了这片热土天翻地覆的自然发展史,浓缩了一幅天然的中华民族文化图景!

       怀着激动的心情,不觉中,我们穿越了全长784米的仙人洞。尔后,又游览了一山二洞的月亮洞及火把洞。眼底心里装满了“人间瑶池”“人间天堂”,装满了世上最绝妙的风景。闫局长说,生活在湖畔的仙人洞村民的祖先,三百多年前一直在这个洞内,过着原始的生活。而今,他们早已跨出山洞,在阳光下生活和歌唱。

       当我们登上青龙山顶时,整个普者黑景区尽收眼底:500亩翠荷散布于湖面,随万顷碧波舒展身姿;普者黑桥、风雨桥、荷叶湖桥、花山石桥在阳光下展露风采,如排排诗行,抒写着普者黑的无限美丽……

       然而,湖畔,一个破旧的小山村扑入眼帘,我们的热情为眼前的村寨冷却下来。这里茅草屋参差不齐,鸡鸣狗吠,几个脏兮兮的孩子在乱糟糟的草坪上追打着;许多村民衣着褴褛,一脸的憨厚。

       皓月当空的夜晚,篝火晚会上,一群彝族姑娘小伙穿着民族服装,跳着三弦舞:脚步擦擦,翻、滚、踢、跳、蹉,时左时右,双双对舞旋转……在这快乐的舞蹈中,我暂时忘却心中的遗憾,被卷入歌舞海洋中跳起欢快的弦子舞。其间我连连采访了几位演员,他们曾是没见过汽车、没读过两年书的仙人洞村村娃,是党和政府的干部把他们引出山外,教予他们文化,传予他们知识,告诉他们一定要建设好自己的家乡!

       清风、晓月、晨光、细雨、斜阳。人生若只如初见,二十多年,光阴似乎只在静静地流淌,而二十多年的春华秋实,却分明在几度轮回中经历了千般潮汐、万般巨变。在日月光华的辉映下,2021年的季夏时节,当我再度造访普者黑,这里已经完成了一个精彩华丽的转身。

 

 

       每与普者黑相遇,都是在细雨绵绵中,仿佛久别重逢的情人,上天要特意安排一场朦胧、神秘的诗意让我们再度邂逅。恍若汉赋楚辞的清灰意境,又恍若唐诗宋词的璀璨光华,一切都是诗,却又不是诗。这分明是文山州旅游业惊天动地的鸿篇巨制,灿然而光华四射!

       何来这么大气磅礴的游客中心?何来的这么多五湖四海喜笑颜开的游客?田田荷花一片片蔓延到天边,我们的游船划开这片神奇的绿色乐章,随湖水的迂回而迂回于翠峰之间,山影、水影、人影、船影,交相辉映成一幅幅绝妙的风景画、一首闪耀的抒情诗、一曲动人的歌谣。看孤峰如狮、如马、如犬,奇形怪状,颇为有趣。船的游踪,仿佛将这些奇形怪状的孤峰穿在一起,结成一个美丽的传说,在湖面上传颂,更添了一笔浓郁而神秘的色彩。清风拂来,小鸟的鸣唱在绿树葱茏的翠峰间飞响,随着芳草长堤上撒尼少女的阵阵欢声笑语,融入凉凉的湖水中,润湿我们的心田。那一片片从我们身边拂过的荷叶,不知是随风摇摆,还是与湖水嬉戏,一忽儿互相碰撞如杯盏,一忽儿恬静如处子。偶遇一片尚在盛放的荷花,或雍容华贵,或纯美如歌,或明艳如酒,每每让我们欢呼雀跃、赞叹不已!

       中午时分,下了游船,我随团队走进一个背靠青山、前临绿水的小镇。古朴、干净、整洁的小镇上,游人比肩接踵,青石小巷两旁是一排红木青瓦楼房,遍布小吃、服装、工艺品、土特产等各种商铺,看起来十分繁华。村民们穿着鲜艳漂亮的少数民族服装,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远山如黛,莲叶如诗,荷花如酒,水美鱼肥;听歌声荡漾,笑声爽朗……恍若武陵渔人般,“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这不是世外桃源,这就是二十多年前那个记忆中曾经破旧不堪、只有几间茅草屋的小山村——仙人洞村!

       这是怎样奇特的岁月轮回?二十多年前篝火晚会上我们一起跳三弦舞的姑娘小伙去哪里了?环视岸边,一幢幢令人羡慕的水滨小别墅错落有致,这一切告诉我,他们过得十分幸福。

       我的眼眶湿润了,为二十多年来的沧桑巨变!普者黑沐浴着党的光辉,日新月异,蒸蒸日上!彝族村民们终于走上致富的道路!

       雨丝凉沁沁地洒在脸上、身上,这碧山秀水烟雨夏荷,该不是我前世的情人?为何每次相遇,都有着这么一场氤氲的、诗意的、令人陶醉的细雨盛宴?

       人生若只如初见。伫立岸边,独依芳草,回眸处,是仙人洞村崭新的青石小巷、青瓦红木的别致楼房,以及,脸上洋溢幸福笑容的人们。

       烟水迷离间,我想与这里莲开的时节,再来一次诗意浪漫的约定。 (摄影:郭绍龙  黄秉祥)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