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澳洲蜗牛记(二题)

作者:李双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077      更新:2021-08-26

 

澳洲蜗牛记

   

       在后院,活捉了一对蜗牛,因为它们老在我的脚边移动。活捉是暂时关押;如果不这样,也可能没留意,一脚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照例养起来,不管它们缴没缴纳社保,都和澳洲公民享受同等待遇。一个透气玻璃瓶,一株带土带根的草,洒点水;这样,草会继续发育成长,等于为蜗牛添加食物。
       纯粹是为了非科学观察。两只蜗牛,各吐了一堆白泡沫;泡沫不散,直到干。都身强力壮,大如核桃,简直以为是螺蛳。以往没见过。好奇。可能是两口子,在生闷气。哦,想起来了,雌雄同体。那么就是一对同性恋;反正这在澳洲,是受法律保护的。有一只开始奋力前进,肉身全部揉到壳外,不当“戴屋行”了;灰黑色,足足有六厘米长;两根天线般的微型肉条伸伸缩缩,长约1.5厘米。这叫后触角,其顶端的黑点,是眼珠;“柄眼目”就这模样。后触角下还有两根短的,长约0.5厘米,叫前触角,相当于人的手,虽不能做手工,但可以东摸西摸。前触角下面一个圆孔,多半是腚孔;腚孔下横着一张瘪嘴。这只蜗牛不停地爬,要往哪里去呢?像两口子刚吵完架,吃亏的一方正欲离家出走,投奔小三的架势。还好,也许是累了,蜗牛的肉身大半缩回壳里,余部色彩变深,排满针尖大的小凸点,密密麻麻。瘪嘴挨着的草叶,很快缺去一块。可惜牙齿舌头太小了,看不见。也排便,排盘根错节的黑便。
       吃饱排完,继续活动,肉身又揉出壳了,拉到六厘米长。蜗牛伏瓶,志在千里,要紧贴内壁绕圈,搞长征。属于“腹足纲”,身子不怎么动,腹部紧贴玻璃面,色稍浅,有一段段斑马线般的小白条,横着向前轮动,使得腹面波涛汹涌。这就是蜗牛前进的步伐。
       传说南半球的蜗牛,左旋。错!仍然是右旋!
       非法关押了十来天。绝对没搞逼供信;也没有索贿受贿。担心蜗牛营养不良,罹患忧郁症;或“躲猫猫死”“上厕所死”“做梦死”“呕吐死”“憋气死”“睡觉死”“洗脸死”“喝水死”“吃饭死”“发狂死”“摔跤死”“妊娠死”“激动死”“呼吸死”,为人类的观察献出宝贵的生命,就将其无罪释放了。如果它们胆敢越级上访,破坏社会稳定,那必须抓回来继续关押。要求索赔?请依法举证!要求举证倒置?我强大,我耍赖。有意见可以子孙万代保留下去。瞌睡大的那只,要老实些,估计不会当“刁牛”,省心。特提出表扬,并追封为小组长,授予“本年度坐牢模范”称号。

 

坐着打架的澳洲鸟

 

       墨尔本居民区周围,多有湿地,藏蜥蜴,栖鸟禽。都是野生的。天鹅,鸭子,海鸥,乌鸦,各种鹦鹉,黑背钟鹊等等,时时可见。有一种比鸽子略大的水禽,叫骨顶鸟。全身黑。腿长嘴尖。头顶一块红,或一块白。估计经常减肥,身材很好。爱成群结伙。见人就快速游来讨食。有的踩着水在水面上奔跑;岸上的,立刻微微扇动翅膀,顺风,趁芦苇低着头,在芦苇尖上滑行。都是一大片,很好看!
       一旦你撞上我我撞上你了;我没得吃你得吃了;你踩到我的脚了;或前几天你多看了我老婆一眼;再或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是看你不顺眼,则打架。鸟民内部矛盾的,用喙攻击。一方觉悟高,明白稳定压倒一切的大道理,会突然潜水,一丈开外冒出来。于是事端结束。有得理不饶鸟的,追着打,打到敌鸟又潜水。潜水潜冒火了,质变为敌我矛盾,于是揭竿而起,拼个你死我活。这个阶段,武器升级,基本不用喙了。而是面对面,身子直立,坐在水里打。翅膀斜于后方做支撑,抬高爪子,抓脸,刨鼻子,抠胸部,挖肚皮,掐颈子,掐得爪子和瘦腿发抖。简直不是鸟爪了,而是猫爪。有点像老太婆的风格。光打,不吵不骂,喘些粗气。又有点像男儿汉的作派。那爪子没有蹼,趾头宽宽的,像压瘪的虫,丑陋。因此不太喜欢这种鸟。
       有积极分子鸟报“警”了。身躯肥大,一副官相,长得像腐败分子的鸟领导赶来维稳——一喙啄跑一只,再啄跑另一只,使得战事暂时平息。伤员快速逃进芦苇丛,不再露面。像是里面隐蔽着野战诊所,并设了病床似的。腐败分子日理万机之后,居然会打哈欠;打哈欠也坐在水里打。
       第一次看见坐着打架、打哈欠的水鸟,印象颇深,特记之。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