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小镇故事(五)

作者:李三三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2325      更新:2021-04-09

       小镇八卦多!八卦哪里都有,只是在小镇上,谁都认识谁,不但认识本人,连家庭成员都认识,有些,则认识上下三代人。所以,一旦出了一件八卦事件,男的是谁,女的是谁,双方的父母是谁,有没有前科,这个消息,那个消息,传得神乎其神。为了表明消息的可靠性,旁证,佐证,掘地三尺的史证,让听者不得不相信:这事是真的,这事就像所传说的那样的!

       写八卦,我颇有顾虑,因为就八卦事件本身,到底有几分是真,有几分是假,我不知道。但有一样是真的,就是八卦事件对当事人及家属的心理伤害,是远远超出人们所能想象的。就因为这,我选择了小镇八卦这个主题。

       在我上初中时,一日放学回家,听得对面百货店一女员工在街上破口大骂,仔细听来,才知是在骂另一个女人,在骂那女人"偷人"的事。没有任何人回应,所以我不知被骂者是谁。后去公用水龙头洗东西(那时自来水还没通入各家各户),见一街坊女孩,便问她:"**刚才在骂谁啊?"她面无表情地回答:"骂我妈。"我当时脑袋轰的一下,呆在那里不知说什么话好,继而很想有个地洞钻下去,再后,赶紧收拾东西逃回家。

       自那以后,我知道了那位被骂者的八卦故事。被骂者不是结婚嫁过来的,而是十多岁就来到我街坊家,可能算童养媳,她未来的丈夫是家中的独子。这家经营着一个店面,儿子读完书没有帮着父母料理店铺,而是去了上海,在那里做了中学老师。被骂者没有跟去上海,而是留在家中和父母一起生活。

       儿子在上海喜欢上了另一位女人,想与之结婚。但母亲希望他娶家里的被骂者,那时的母亲,更多的是为家庭着想,为自己着想,而不是为儿子着想。儿子回家,母亲让他和被骂者住一房,他们就成了事实夫妻,被骂者怀上了孩子。但那位儿子不知怎么想的,被骂者怀上孩子的同时,上海的那位也怀上了孩子,那时刚解放,已废除妻妾制,儿子只能和被骂者离婚,她就这样被抛弃了。作为离婚条件,公婆把公私合营店里工作的职位让给了被骂者,她有了份工作。

       被骂者生了个女儿,孩子稍大些送去上海和父亲一家一起生活,被骂者一人留在家里和婆婆一起生活。八卦故事,就是在女儿走后一段时间传出的。故事中的男主角,据说是位派来的干部,家属不在镇上,被骂者和他展开故事是被迫就范,还是主动追求,还是相互爱慕两情相悦,无人知晓。故事传开后,被骂者和一位男士匆匆结了婚,而镇上人都觉得那个男人根本配不上她,猜想着她是出于无奈。婚后被骂者很快有了个女儿,又惹出一帮小市民更多的猜测。

       那位干部很快调走了,故事的所有后果,都由被骂者一人承担。她要和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一起生活一辈子,她要承受旁人的讥笑甚至辱骂,她要被人传播新的故事,因为她是个有前科的人,她无权为自己辩护,------。

       我还记得被骂者连带她的女儿被另一人破口大骂的情景。那时她女儿已长大,被骂者阻止女儿和一男孩恋爱,女儿逃到男方家去了。过了一段时间女儿回家了,又引发了更坏的传说。一个夏日的晚上,天色微暗,一些人已在外面乘凉,不知为什么,一位妇女站在街上骂人,骂被骂者的女儿,也骂被骂者本人,无非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之类的,拿故事说事。

       被骂者,实际上是个受害者。她本本分分在家守着做媳妇的妇道,却没有做成媳妇;后来,她似乎做错了什么,但在那种情形下,是不是全是她一个人的错呢?就算是,是不是要背负一辈子骂名呢?她,在男人眼里,不过是个陪着玩的业余人,一旦影响到他们的正业,男人就立马走人,毫不犹豫。而被骂者,在暴风雨来临的时候,却毫无退路,只能卷缩在那里,任风吹,被雨打。社会,对男人,是如此的宽容,他们犯下了罪孽,可最后的惩罚,都一一落到一个弱女子头上。

       男人,要有担当,还要有担当的能力,否则,别去沾花惹草,枯萎了花草,自己也没变得更雄壮;女人,要会思考,还要有思考的智慧,否则,伤了自己的心和身,还伤了别人的妻和家,遭人唾弃。

       还是在我上中学时,有一则轰动全镇的八卦新闻。男角,是商业部门某位领导,女角,是医院的一位工人,他们一起被医院的行政领导堵在男角家中。一所医院的领导,怎么会去干捉奸这种事?这可能是那个时代才有的。随后女角被领导约谈,坦白八卦真相。事件本身没什么特殊性,倒是事件后的一系列事情,可以讲一下。

       因为八卦事件,那位商业部门领导被妻子打的鼻青眼肿,领导拖着一张招牌脸走在街上时,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花边新闻,也让更多人锁定了花边男角。我就是那次认识了那位叫***的男人,带着一颗花花的心,携着一位凶凶的妻。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人,居然会被家人打成那样。

       花边女角,丈夫在外地工作。不知是因为家中无男主人,还是生性风骚,坦白出来的花边新闻有好几条,很快,镇上人就知道了花边男A,花边男B,和花边男C。

       再说花边男角的妻子,打完丈夫,还不解恨,千方百计要去打花边女角。她不但自己去守候在花边女下班的路上,还带着女儿一起去守,打不着,就骂。无法知道她女儿是自愿陪妈妈去的,还是被妈妈逼着去的,我更愿意相信是后者。一个花季少女,谁会愿意站在街上,像泼妇一样地去偷袭别人?不是家中整日不得安宁,她的心中哪来的仇恨之火,以至要去揍另一个女人?

       这位妻子,丈夫有了外遇,本该值得同情,可她的所作所为,超过了一个普通人情操的限度。人们不禁要问,她丈夫的外遇,是不是也有她的一份责任?她以这样比较极端的方式来处理事情,是不是只能让事情更糟?她让子女参与进父母的争斗,有没有为子女的健康成长而考虑?

       女人,很容易为一件事而失去理智,成为既可怜又可恨的人。花边女角,用身体去博得其他男人的关注,让几个家庭不得安宁,是可恨的;而她自己,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遭人打骂,被人耻笑,得不到保护,又是可怜的。领导妻子,丈夫出轨,另一个女人,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跑进自己的卧室,是可怜的;但事出之后,做出一系列过急的行为,损人又损己,又是可恨的。

       那花边女,提心吊胆地生活了一段时间,终日被人指指点点,无形中得到了惩罚。自那以后,她决心洗面革新,但她的生存环境已完全变了,小镇上的人都认识她,都知道她的花边故事,甚至还有不三不四的男人夜里去敲她家的门。她就像是额头上刻有红A字的人,谁都可以歧视她。她调动工作去了她丈夫所在的落后地区,直至退休。等她重新回到这个小镇,小镇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便是原先认识她的人,也把她的故事淡忘了。

       前不久,妈妈在电话中告诉我,她碰到花边女了,得知她丈夫死了,花边女哭得像个泪人似的。我想起她以前的故事,想象中,她对丈夫,是怀有愧疚的!好在世上所有的快乐和悲伤,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在风中飘向远方,最终不见踪影。八卦故事,也会封存到历史中。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