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吃“爱国猪”

作者:李双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6493      更新:2021-04-12

       天下美味,唯有红烧肉、回锅肉、烧肥肠、炖脑花。到了澳洲,扑上餐桌,只有白米干饭,和十几样怪菜,半点都豪迈不起来。
       赶紧冲进超市,买猪肉,选膘厚的;买蹄髈,挑肥胖的。至于脑花肥肠之类,统统不见踪影。明明是超级生态内脏啊,全部埋进了地沟?俺中华民族敢吃国产地沟油,但吃不上“进口”地沟(?)肥肠!猪肉蹄髈提回家,洗好切好,想红烧,那不行,白晃晃一块一块的,还腥骚。非常让人皱眉头。
       怎么回事啊?
       正好堂弟来串门,我们聊开了。
       堂弟前些年跟随县里的劳务输出队,来到澳洲打工,担纲肉食公司屠宰工。肉食公司在偏远地区,当地员工很少,主要是持工作签证的海外勇士。时薪25刀,周末双薪;年薪约为54,000澳币。屠宰工之外,还有剔骨工——就是分解屠宰完成的整猪,整牛,整羊,分装后提供给经销商。
       我问他澳洲猪肉为什么臭?是不是猪种不同?
       这一打听才知道,一,当地猪种是大白猪、大黑猪、约克夏、长白猪、汉普夏猪、杜洛克、巴克夏,和世界各国差不多。二,公猪有两种荷尔蒙:雄酯酮和粪臭素,有浓重的骚味,像野猪似的。中国的公猪,从小就被阉割了,失去了夫权父权等猪权,所以骚味锐减百分之八十,留二十,表示自己还是猪,而不是冬瓜。而母猪的骚味就小很多,不需要特别处理。这让我想到男人和女人,一个气味大,汗是臭汗;一个气味小,汗是香汗。怪不得人类对自己的阉割,首先是选男人动刀的。
       在澳洲,人们绝不会为了口感,而放飞自我,侵犯猪权,因为禁止阉割是硬性规定。所以公猪有权拥有雄酯酮和粪臭素,即,浓重的骚味,将伴其一生,死而后已。不光是猪,牛羊也一样。不阉割,让它膻,不膻还不是牛不是羊呢!
       但是澳洲人也不喜欢骚味。他们牢记科学发展观,绞尽脑汁,挖空心思,采用注射免疫法,使公猪傻傻地只长个子,少产生荷尔蒙。这样做,骚味能减少,最多减百分之四五十。正因为除骚不尽,顾客就知道,猪的动物福利得到了保障,有一定的生活质量,是以猪道主义方式离开猪世的,死得有尊严!他们认为,每一头猪,都是为了人民利益而死的,这种死,重于泰山,值得信任——买肉!
       杀猪,不是一刀刺进脖子,而是电晕,或二氧化碳熏晕。总之,确认晕过去了,没有知觉了,不是装睡,才放血。没法!年纪轻轻就死了,还是“少年”呢。可惜的是,没人吃猪血,血都进垃圾场了。这种环保猪血,应该统统装进保鲜箱,运到中国,空投,为老百姓的餐桌,开出一朵朵血花来。
       若是买到母猪肉,骚味会小一些。华人店常卖母猪肉。
       堂弟很适应这种讲猪道的屠宰方式,熟悉各种猪,变成了一个爱岗敬业,知识渊博的人。
       大致就这么个情况。如果怕骚,虽然面对超级生态猪,同样吃不成!
       我怀念东方之猪,心系国产红烧肉、回锅肉、烧肥肠、炖脑花,浑身流口水,馋劲长年累月大发作。憋了一年,又憋了一年,实在憋不住了,再憋要晕厥了。只好星夜飞回国内。觉得就这样撤退,没有面子!灵机一动,便安慰自己:以后天天拉动内需,吃的是“爱国猪”!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