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突然中风了的布莱恩

作者:田青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2288      更新:2021-01-24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五了,今早出门其实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开着车子迎接着扑面而来的新鲜晨曦,心中却莫名有点百感交集。

        莫非,是昨晚同事凯西打来的那个电话触动了我心中哪块按钮?

        凯西这一月以来还是第一次打给我,寒暄了两句话后就直接问我说,明天你还是会继续去病人伊丽莎白那儿的吧?

        对呀,我说。

       自从上周我report了伊丽莎白的腹部和腹股沟部位的大片新长的rashes 之后,医生就修改了了我一周一次的探访医嘱,变成一周三次了,因为,病人现在有伤口了!因此,我这周开始变成周一周三周五上午去病人家里做伤口护理了。

        凯西说,你知道吗,他儿子也就是病人的pcg布莱恩突然中风了!

        啊, 我大吃一惊,怎么回事,我昨天周三还去他们家探访了呢,布莱恩看着好好的呀?

        说起来,伊丽莎白这样的一个长期卧床病人,一直在家由家人主要是儿子照顾的,居然这么多年来,臀部和大腿从来都没长过压迫性褥疮,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也就意味着,负责每天床前伺候母亲,帮母亲翻身,换衣服,剪指甲,换尿布,擦干净屎尿,每天清洁肚子上胃管的stoma, 一天三顿都是胃管给食给药的儿子布莱恩,做出了多么了不起的工作!

        我们公司的service , 只是包括我这个护士上门每周一次,然后公司的洗澡护工上门每周两次专门给伊丽莎白洗个澡,其他的一天24小时,一周七天,周复一周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这么多无休无止的日子里的每一个具体的护理工作,都是由布莱恩和他妹妹特丽莎完成的,其中,布莱恩负责90%的工作,特丽莎只负责10%的部分。

        所以,当我昨晚听同事凯西电话我说周四布莱恩突然中风了,被送进了ER, 现在半边脸和身体完全没了知觉,还住着院呢,一时间,心里真是七上八下啊顿时替这家里唯一还健全的小妹特丽莎忧心了起来!

       一个电话打去,平时一响就是布莱恩接的这回果然就是特丽莎接的了:"早啊特丽莎,我是护士特丽莎,你,还好吗?凯西昨晚打电话都告诉我了,情况现在如何啊?”

       还是那个清脆娇柔的声音,特丽莎说话,声音里总是隐隐带着笑意,都这个时候了,还是没变:“我还好,我现在给完了早晨的药和feeding, 正在等着你来呢!” 特丽莎说,声音里听不出慌乱。

       不要慌,我说,我马上就过来,现在已经在路上了,hang in there ! 

       挺住哈,我心中默念着,一路踩着油门,用了比平时更短的时间就到了伊丽莎白家。

       伊丽莎白来开门,平时梳得漂亮吹得蓬松的金发凌乱不堪,一脸疲惫,一边手忙脚乱戴口罩一边冲我轻声说道她昨晚只好守在楼下母亲房间门外,没有去二楼自己的卧室她只睡了两个多小时。

       这怎么行呢?我一听有点着急了:这可是个长期照顾的活儿,如今布莱恩不在了活全是你一个人顶住, 不睡好休息好那怎么行啊?

       特丽莎回答得有气无力:妈她还不知道,我骗他说布莱恩去我哥卢克家了,那边下了雪路封了,暂时回不来。

       看来,儿女出了事其实东西方家人做法都是一样的,都是第一时间瞒着老母亲,我不禁想起了表哥癌症去世后,表姐们就是联合起来,瞒着姑妈说表哥去了马来西亚新单位教书,一教就教了三四年,节假日也从不回美国探亲,表姐还另外注册了个表哥的假微信,自己在上面用表哥的口吻打字给妈妈嘘寒问暖,逢年过节都不忘网购些礼物,快递送到门口说是表哥送的,这一瞒,就硬是瞒到了姑妈去世,还要求我们所有的其他亲戚都串通起来瞒姑妈,搞得我收到了姑妈的信,都不知如何回,只好不回了事!唉。

       没想到,居然美国人的做法也是一样的,我只好轻生问,这个要瞒到什么时候呢?就算布莱恩将来出院回家了,中风后遗症偏瘫,可也是一时无法完全恢复的啊?

       不知道哇,特丽莎说,摊摊手,我完全都没准备啊!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呢?

       据特丽莎说,昨天早上的时候,她正好在楼下隔壁的房间呢,突然就听到咚一声,仿佛什么东西倒了。于是问布莱恩,are you ok? 

       结果布莱恩说,我不是很ok 呢!

       跑进来一看啊他人坐在地上,诉说着自己一边的身体没有感觉了,整个左半边脸,也全垮了,面部肌肉不能动!

       没得说,赶紧地叫了911把人送进了急诊!

       这边,特丽莎还不能丢下瘫床上的老母不管,只好目送着救护车把布莱恩拉走,然后赶紧打电话给住在大熊湖的大哥卢克赶快赶来医院去照看一下布莱恩!

       说起来,伊丽莎白也算是我跟了最久的一个case 了至今我已经跟进了这个病人一年半了,所以她的不少亲戚的我也都见过。

       伊丽莎白这个幸福的老太太,和单身的儿子布莱恩和小女儿特丽莎住一起的,似乎布莱恩和特丽莎不仅单身,也是没有子女的,因为布莱恩有时聊天,聊到说周末他们大哥卢克带着孙子女们从大熊湖过来了探望,老太太看见孙子女们来了高兴得要命,孙子女们经常带来他们自制的照片墙,鲜花瓶什么的,时不时我走进伊丽莎白的房间,就会发现墙上又装点了啥新东东的,就知道这个过去的周末,孙子孙女们又来看望奶奶了!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是伊丽莎白这个长期卧病在床的老太太,还能得到儿子女儿这么细致入微的贴身照料,这么久了瘫床上居然一个褥疮都没长过,每次走进我病人伊丽莎白的房间,都问不到任何屎尿味道,可想而知,布莱恩勤于换尿布勤于给母亲翻身以免长褥疮,是多么得细心周到!谁说美国人人情淡薄没有亲情了?谁说美国人子女不孝顺了,布莱恩这种的,在中国人里,也并不多见吧?

       布莱恩似乎是没有在上班的,这个6尺多身高的男人大约五六十岁上下吧,也不能算胖,医学上应该叫做overweight , 是高高壮壮的那种胖,戴上口罩,粗短的脖子迅速连接着肩膀,口罩显得很小,只罩得住面部的一部分。

       我怎么就没想到,布莱恩这么胖,应该早就有心血管方面的疾病了呢?

       我懊悔着,尤其是听到特丽莎说布莱恩被送进急诊的时候,他血压达到了212/110!

       乖乖,这么高压的,能不挤爆血管吗?

       我们家族都有高血压的,特丽莎指指母亲,轻声说话,这样耳背的伊丽莎白就听不到:

       我们都是从母亲那遗传来的,我有,布莱恩也有。

       那你吃高血压药吗?我问。

       吃的,我每天都吃的。

       那是不是布莱恩的药昨天没吃啊?我问。

       不是,特丽莎说:布莱恩他从来就没看过医生看高血压,他从没吃过高血压药!

       哎妈,胆子真肥撒,我还以为布莱恩是临时药吃完了或者忘了吃了才导致的血压降不下来搞到血管高压爆了,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从没当回事,从没看过医生开高血压药!

       也是,以前在护士学校上课时,课本里就专门讲过,高血压有名叫silent killer 沉默的杀手,因为病人完全不会感觉到任何的比如头疼,头晕这种病症的,大部分的病人如果不是特意去用血压计测量,根本就无法察觉自己血压极高这种危险的病症!

       难怪布莱恩这种不到六十的中年人,血管被高压挤迫到了临界点,终于爆破了,变成中风!有多少中年人看着好好的从来不生病的,突然就被这种隐形杀手高血压搞得突然中风呢?大脑迅速被血管溢出的血充满,不马上开颅手术的话立刻就会临床死亡,就算及时动了手术,也很多情况下落下一个中风后遗症,就是半身不遂,有的幸运的,经过几年的复健,大约可以恢复60%,70%的肢体行走功能吧,有的不好彩的,就只好永远卧病床榻了!这一点,我这个工作了十几年的护士,早就见惯见多了!哎。

       我一边干完了活,一边手把手再次教特丽莎怎样正确的胃管给药,给流质formula, 怎样在我不在的几天里自己给母亲换药,护理伤口部位,然后还要检查病人的药,流质的formula, 尿布等等是不是还够,那些快没了就需要及时打电话通知送货的,一边心里感叹着,这些以前全部由布莱恩一人扛起来做的这么多繁琐的事,这么多年他是怎样做到的!

       Formula 对胃管病人来说就是她的食物,可不能接不上了一天都不可以,一天没接上就等于病人一天胃里灌进不了食物所以你说重要不重要!

       尿布和药以及伤口护理物资也是同理重要,这些东西,都是需要打不同的supplier来送药送货上门的,我连忙问特丽莎有没有来得及把这些supplier 和药房的电话号码都要到手,结果她说都要到了,昨天布莱恩住院以后已经通了几通电话来交待她了。

       他都能讲电话了?我有点高兴:这证明布莱恩的情况还没那么严重:

       那他左半边现在有没有知觉了呢?我问。

       没有,特丽莎摇摇头:到今早为止,他左半边都还是没知觉的,所以,医生和他都不知道下一步会怎样发展,反正,院肯定是出不了的短期。

        我收拾好了干完活的东西,站在门厅里安慰她说:

        不要紧的,中风治疗都是需要时间的,不过,慢慢的恢复,是有可能达到的。

       我告诉她,我的小姑子,老公的小妹丽莎,N年前也是中风了,当年才45岁, 结果被送进了棕榈泉最好的医院艾森豪威尔医院,足足开刀连住院待了快两个月才出院,然后出院后,又经过了两年多的复健治疗,才慢慢恢复行走,上厕所等基本自理能力,不过,医生那里就拿不到医生的单子结果就永远失去了她的驾照了,因为不具备开车要求的物理肢体功能和认知能力!

       这下子,丽莎不能开车,工作也丢了,付不起房子贷款,新买的房子只好申请破产,由银行拿走!

       幸好因祸得福的是,她的前男友居然从东岸飞回来,在病床前对着因做开颅手术剃光了头的她求婚了,结束了他俩这一场谈了17年的马拉松恋爱!搞得大家又悲又喜:真是何必当初呀!

 

       我看着不知所措的特丽莎,慢慢地安慰她说,我小姑子丽莎也是中年高血压导致的中风,手术后,大约花了两年多的时间然后慢慢恢复大部分的肢体功能的,不过,她到现在,说话还是有点含混不清说得慢吞吞的,所以你还是要有个思想准备吧,就算布莱恩出院回来了,生活以后肯定就是会与前不同了呀!

       特丽莎恋恋不舍地跟我到门口,一年半了,她早视我这个一年半来固定上门的护士不是外人了,此刻的她,蓝眼睛里流露出一种从没见过的期待和茫然:我应该怎么办呢?她看着我说着:你看,我这一边还上着班呢,她手一摊指指母亲。

       是啊,她现在疫情期间在家上班,现在还要一个人完全负责起照顾一个24小时卧病在床的母亲,那边哥哥布莱恩中风还在医院不知治疗得如何,也不知何时能出院,就算出院,多半也只是处理好了溢血,稳定了血压,但是偏瘫的复健,那还是得靠长达两三年的物理复健来慢慢恢复的,布莱恩就算出院回家了,自己也是个半身不遂的病人,完全帮不上她的忙分担照顾母亲不说,搞不好还得需要她的照顾!没得说!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让我说什么好!

       只能同情万分地看着她,安慰她不要紧我下周一还会来的,然后再见,开车离去!

       看着包包里我珍藏的一个多月前布莱恩特丽莎兄妹俩送我的圣诞卡, 卡上写道:无数的你做过的小事促成了巨大的改变

       假日快乐

      谢谢你给予我们母亲和我们的照顾,我们真的很感激!

       圣诞快乐

        特丽莎

        布莱恩

 

       封面写道:非常感谢你给予的照顾

 

      今年的圣诞节我照例也收到了一些病人家属的感谢卡圣诞卡,其中病人伊丽莎白家兄妹俩是最早给我的,知道我爱喝咖啡还附送了袋咖啡,礼轻情意重我报备了主管后就把这袋圣诞礼物收下了。

       回到家我找出了这袋布莱恩兄妹送的咖啡,煮好了一壶,捧着这杯咖啡,一时间竟是百感交集:生命真的是这么的脆弱啊明明我就在周三还探访了伊丽莎白家的,还记得温和憨厚的布莱恩一如既往地站在母亲床前和我随意聊着天,谈着母亲的这几天情况,周末大哥和孩子们来他们渡过的愉快的周末,怎么第二天周四,这个看着好好的人就中风进了急诊!

       哎,在此真的要好好呼吁一下朋友们,认真重视这个从没有任何不舒服病症的沉默的杀手高血压了,从现在开始,从自己和身边的家人开始,认认真真地每天养成固定测量三次血压的好习惯,尤其是有家族高血压史的中年人,患高血压的危险性比一般人高出20%, 更是要极其重视了!每天要遵医嘱固定吃高血压药,而且是每天吃而不是时吃时不吃喔!不要告诉我说你今天血压测量正常了就不吃,高血压药和糖尿病药一样都是终身服药的,绝对不可以时吃时不吃的。

       而且,不光是自己要注意,还要替家人也注意起来,特丽莎自己倒是很自律每天记得服药的,可是哥哥布莱恩也是遗传高血压他从不看医生不服药这件事,特丽莎也是没当回事吧,结果,哥哥布莱恩这个家里顶梁柱一倒,这么多的事情统统全压她一个人的肩膀上了,哎,这个金发蓝眼睛的美人儿,可怎么办呀!

       都是些无法回头的沉重教训,冬日里, 我手捧着这杯热乎乎的咖啡,心里默默期待着:

       愿神继续保佑这个难得的大孝子布莱恩,保佑真诚善良的特丽莎和我的病人伊丽莎白一家,让这个善良的男人早日康复,回到自己温馨简单的家。

       愿神给我更多的能力帮助得到这个家庭,以及更多还不懂得高血压这个沉默的杀手的家庭, 让他们懂得从此关爱自己和家人的健康, 避免肢体和精神的痛苦。

 

       图一二三是一个月前收到的病人伊丽莎白的儿子女儿布莱恩和特丽莎给我的感谢卡圣诞卡, 每次看着这些病人家属送的圣诞卡我心里都特别感触,一方面很开心自己的工作帮助到了病人我的专业表现让病人家人满意,另一方面尤其开心的是,自己拥有的这份能够照顾护理病人的专业能力,不仅让自己饭碗无忧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份能够感受自己是一个有能力治疗病人,解除他们病痛的伟大的工作,它之于我,可不是简简单单带来挣钱拿一份薪水支票的意义,更重要的,是我有一份自己是如此重要的,被别人需要也能有能力护理治疗病人的精神满足感呢!

上一篇:杜甫的鄜州
下一篇:追忆英雄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