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围城内外

首页 > 散文 > 围城内外

十五的月亮

作者:潘婉容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3923      更新:2020-11-29

       他从外面回来,急匆匆的,一句话也不说,用食指挡在嘴唇边吹了一口气,神秘的伸出手,很有礼貌地牵着我的手,轻轻放在他的臂弯,指了指我的摄相机。

       我明白:是叫我去摄影。“天有点黑,没有云彩,还刚下过雨,没什么好摄的。”我心里纳闷着。拿着摄影机,几只雁呱呱叫着从头顶飞过,看样子不是让我拍摄鸟。

       他挽着我急匆匆的走,一边听着穿过树篱的风声,却吓跑了一只蹲在那里的猫;一边是浅蓝色的薰衣草在灰蒙蒙的夜风中摇曳,走过了,也不是拍摄花。

       中国的中秋,新西兰的春。樱花虽然在枝头,可是光线昏暗。车道上没有特别值得拍摄的东西,我就像一个迷路的女孩子,迷茫中被拉到家门口的马路上:啊!看到了,看到了: 十五的月亮!原来是一轮圆圆的满月蹲在大马路上,仿佛在招呼我。

       奥克兰的马路上电线横七竖八,就像是中国的乡下。又到中秋时节了。跨过万水千山,旅居在南半球――世界最东方的千帆之都奥克兰,还是在奥克兰第一次过中秋节,洋人只是叫它为满月日。由于我收到很多亲朋中秋节祝福的信息,让我家大鼻子先生也感受到中国中秋节热烈祥和的气氛。    

       月呀,月!你让多少人寄托着团圆的相思情;洁白的脸上写着嫦娥奔月的故事,焦急的后羿只见皓月当空,圆圆的月影中树影婆娑,一只玉兔在树下跳来跳去。啊!嫦娥正站在一棵桂树旁深情地凝望着自己呢。后羿不顾一切地朝着月亮追去……

       当我简单地把这个故事介绍给我的大鼻子先生,他也竖起大拇指大赞好故事。他说外国人说月是男人的脸。

       此时诗仙李白“对影成三人”的诗意,这种思绪缭绕着我的脑袋;刚刚找到伴侣,却让我要与家人相隔万里,这是一种锥子扎心两难的痛!

       月亮的脸偷偷的在改变!人生也在团聚与分离中体验更深的无奈。又在寄托团聚中去寻找慰籍。

       他突然冒出一句:“摄影呀,给你的家人,这里的满月”。我如梦中被惊醒,是呀,天涯这一角,在电缆上的一轮满月冉冉升起,就像一个美丽洁白的大音符,在电线上跳动,你往前走几步,月亮就跑到电线的上方,你倒回来走几步,它又在电线的中间和下方。就这么移动着,看它演译着一首《十五的月亮》:“你也思念,我也思念”……这个音乐久久在我的心里回响:是呀: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