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西方骑士风度

作者:张琴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2859      更新:2020-11-13

       一个人的天赋是父母基因所致,相貌也是如此。美是众所向往的,但美只是一种现象,一种感觉,容颜的美仅是昙花一现,惟有心灵内在的美才是永恒的。

       有的女人,一生中从没有得到过男人的宠爱,甚至没有感受过伟大的性爱,就那么草草度 过一生。可有的女人,天生被男人爱、被男人宠,被男人视为尤物,在她得到多数倾心以投 的同时,却又难以把握,不知究竟需要什么?

       这是穿梭在两个国家和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一个女人在两个男人间游走,在婚姻与情爱间徘徊,她最终还是迷失方向,陷入迷茫……

       刚开始,他真有点中古时代西班牙的骑士风度,是他身上的堂吉诃德精神征服了我。为什么呢?那是我刚到西班牙,遇到了很多困惑,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事情,他为我排忧解难, 渡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刚到西班牙,没有一个熟人和朋友,又不会说西语,去马德里怎么走,在哪里乘地铁,都不 知道。人总得要生活下去,起码要自己养活自己吧。我只好去当保姆给别人看小孩。我在国 内做经理,哪想到在这当下人,这简直是天堂跟地狱的差别。

       在当保姆期间,发生了一段插曲,使我处境异常尴尬。小孩的爷爷经常来看孙儿,我觉得很正常,但时间长了,总让人觉得有点蹊跷。后来,我就把这事告诉了孩子的父母。这老头问 我为什么要给别人说?我为什么不能说?我做人光明正大,又没有勾引人,我在家带孩子好好的,是你主动上门来纠缠不清。

       每次老头一来,我开门也不是,不开门也不是,因为这个家不是我的,是他儿子的。后来, 他儿子和媳妇对我说,媛媛,我爸爸对你不得体,以后再来家不开门就是了。有了他们这一 句话,我胆子就大起来了。可他爸爸见我不开门,老头他……其实说老他也不太老,就是50 来岁吧。只见他拿着一把大斧头,在门上拼命地砍,把门都砍坏了。隔壁邻居的老太太们都 看见了,就问他要干什么?他说要找媛媛。

       这个时候,我和孩子在楼上,被吓得躲藏在房间的角落里不敢吭声。我赶忙打电话给他儿子 ,告诉他父亲在楼下所作所为。他儿子一听丢下手上的电话,开车就往家里赶。等他儿子到 家时,老头却早已溜之大吉了。老头临走甩下几句话:“媛媛,你在这里,算得什么?总有 一天会依靠我的。” 我不算什么,走自己的路行不?靠自己双手赚钱吃饭还不行吗?我不 惹他,也不想沾他,这死老头究竟想要干什么?

       在我们楼下住有一个西班牙老太太,非常和蔼善良。她在厨房里做饭,我在楼上做饭,偶尔 四目相遇,互相打个招呼。我时常观察她做西餐。我现在所做的西餐,大多是从她那里学来 的。由于我的礼貌和气质,楼上楼下以及附近的老太太都对我很和善,知道我叫媛媛,久而 久之大家成了朋友。

       老太太有两个未成家的儿子,他们都住在一起,大儿子名叫卡洛斯。自从发生老头砍门的事 ,卡洛斯处处在关注着我们家的动态,就像一个保护神在暗地里守卫着我。 一天,在 我们居住的地方有集市(FERIA),老太太一家人邀请我去集市玩,那天我正好休息,就跟 他们一块去了。回来时,卡洛斯很自然地牵着我的手,正巧被那老头看见,老头子就给他儿 子、媳妇说,媛媛是个PUTA(婊子)。他儿子就问我怎么回事?我把去集市的事对他说了。 为这事我就成婊子啦?就成PUTA啦?是卡洛斯一家人邀请我去的,不是我单独与卡洛斯去的 ,即便我们手拉手去集市,与老头又有何相干?再说,我们一块去的还有卡洛斯的妈妈、弟 弟、姐姐一家人,他对我的亲热也许是出于礼貌,我又怎能无礼加以拒绝呢?

       打那以后,老头就时常跟踪我,把我气得对他吼着:“你是神经病呀?我是你的什么 人,干吗跟踪我?”

       每当傍晚我都会带着孩子们去公园,自从老头跟踪我以后,卡洛斯也知道这件事,就觉得这 个老头不对劲,他就会主动来到公园站在远远的地方。时间就这样过去许久,卡洛斯干脆充 当起我的保护神来,我也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这份厚爱。可老头还是不放过我,时常来找我的 麻烦,我被老头骚扰得再也没有安静的日子。

       这又是一个傍晚,我带着两个孩子刚下楼去,那个老头就像幽灵似的,不知什么时候从哪儿 突然钻了出来。他只要一见卡洛斯站在我身边,便不敢吭声地马上溜开了,一旦没有看见卡 洛斯,他就过来动手动脚的。我严厉地对他讲:“请你放尊重些,有什么事你回家给你老婆说去,给你儿子说去,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他哀求着我:“媛媛,我们好好谈谈不行吗?”

       我对他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他竟然厚颜无耻要赶走卡洛斯,卡洛斯就是不走。西方 人比较克制自己,要是我们中国人,早就对他不客气了。卡洛斯说,对这种无赖不值得跟他 较量,况且,因为他而受法律的制裁更是不值得啦!

       好色之徒总是不顾自己的尊严和人格去骚扰别人,甚至于以权力、地位、金钱来狩猎异性 。廉耻、羞辱,对他来讲不知为何物。这种卑鄙肮脏的小人,还自以为活得潇洒痛快,哪知 灵魂早已被天狗吞噬。

       老头不但没有收敛,反而一天天把我盯得更紧,使我整天担惊受怕。时间一长,我觉得卡洛 斯的确不错,他一直在为我操心,每次都目送着我上了楼,看见我在凉台上他才放心离去 。

       当时,卡洛斯尽管对我很好,但我始终把他当成一般的朋友。后来,我们之所以走到一块, 那完全事出有因。我打工的地方,当初说好的是8万西币,可月底给钱的时候,却变成了7万 西币,这种被欺骗的感觉,再加上老头无羞耻的纠缠,我就辞工走了。

       走的时候,我没有跟卡洛斯打招呼,因为我们毕竟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想到人走也就走了 。但我内心非常感激他,在我遇到麻烦的时候,他出面解救我,在我遇到各种困难时,比如 ,去邮局呀,买电话卡呀,他都一一帮我解决。我心里总是想着,他真好,就像雷锋一样, 对他所做的一切,我今生不会忘记。

       我换到另外一处打工,有一天突然接到卡洛斯的电话,他说媛媛你在哪里?

      “我在别的地方打工。”

      “你走时,为什么不对我说一声再见?”

       我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我带的小孩可以听懂。然后我就把我的意思通过孩子转告给他,如 有时间他可以来看我。我打工的地方离卡洛斯家很远。他果真来看我了,见到卡洛斯时,我 不敢把他带进家门,因为中国人怕别人偷东西,我也不想让中国人知道我和外国人在一起。 

       我们只有在附近的公园里见面。为了便于我们之间的交流,他特意去买了一本西汉词典,还 有300句中文对话和一大堆中国书在家学习。他每次来就带着词典,我们翻书,一个单词一 句话的查找,我的西班牙语就是这样慢慢地学起来的。

       有一天,他对我说:“媛媛,我喜欢你。”

       他没有说我爱你,而是说我喜欢你。他还说:“你很净洁,人长得又漂亮,气质很高雅。我希望你幸福,不希望你再遇到麻烦,这样我的心就平安。”

       我非常感谢他这一番赞语和心里表白,但我没有立刻接受他的感情,仍然把他当成一般的朋友看待。

       每个周末,我要送孩子到中文学校去读书。学校离家很远,所以孩子上课时我只好在校外等 ,要足足等一个下午。这个时间,我没有地方可去,一个女子在露天溜达总不太好吧?有些 时候天又冷,我只好去酒吧消磨时光。那里有各色人种,时常有些喝醉酒的流浪汉,上前来 摸摸或拉我的手:“中国女孩很漂亮,我爱你!(CHINA,MUY GUAPA,TE QUIERO!)”妈呀 ,每次把我吓得不知所措,我只好打电话给卡洛斯,想重新得到他的保护,以免再遇到更多 的干扰。

       世上往往有许多机遇提供给人,如果当事人的心地是一块健康的土壤,没有任何潜伏的特殊 动机,这种巧合很容易促成美满结合。当然,事实的形成一定要双方乐意才促成,否则很 难持久。若以欺骗等手腕而达到目的,只能隐瞒一时,谎言一旦被识破,就没有什么意义再 继续相聚。

       从此以后,卡洛斯不上班就陪我一起接送孩子,直到送我回家,他才开车离去。我那时也在 学校教孩子们唱歌跳舞,又去中国人的俱乐部参加一些活动,一直都是他开车送我奔跑其间 。他说没想到我还有这么高的天赋,因此对我更加倾心。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才使我跟卡洛斯走到一起。当我在一家打工的时候,女主人要回国治 病,她的老公不让她去,两个人为这事就大吵起来,我好心去劝解,哪晓得男主人拿起一个 垫子向我砸来。平时我们相处得很融洽,今天他却不顾自己的尊严,竟敢对我大打出手。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立即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但稍许冷静一考虑,我又能去哪里呢?你知道 ,在马德里我没有亲戚没有朋友,即使有个把朋友,那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别人也不会在 你落难的时候来帮助你。

       就在我打算辞工的时候,接到卡洛斯的电话,他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他不做工啦,往下我越 说越生气。但我说的话他听不懂,他说的话我也听不懂,我只好又去求助小孩。他一听不对 劲,知道我又出了麻烦,急忙开车赶来我的身边。

       为这事我很气愤,你是老板又怎么样?你今天是老板,也许明天我是你的老板。当保姆怎么 啦?保姆也有人格尊严啊!你有钱有势,但你们不见得有学识有文化,我现在暂时处于低谷 ,总有一天会站起来的。

       卡洛斯认真地对我说:“媛媛,你现在就跟我走。”

       我迷惑地望着他:“跟你去哪里?”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要去哪里。中国朋友大都是流动的 暂时性的,彼此之间没有什么深交,人情便随走一走了之。

       12月12日,这是一个很冷很冷的日子,风刮得呼呼直响。卡洛斯带着我的所有行李,开车送 我到他哥哥那里暂时安顿下来。

        那时,我的确没有地方可去,只有跟他走,求助于他了。我和卡洛斯是很普通的朋友,我知 道他非常喜欢我,但他终于对我说:“我非常非常爱你!(TE QUIERO MUCHO MUCHO!)”

       在他哥哥那里住了九天。那时快要过圣诞节啦,哥哥的家人都要外出去过圣诞节,于是他哥 哥就对卡洛斯说,我不能再住在这里。卡洛斯只好把我安顿在旅馆里。在这段时间,卡洛斯 为我去找房子,为了这事,他与家人有点不愉快。这是他嫂嫂后来才告诉我的。卡洛斯曾对 他母亲说,媛媛现在有困难,让她暂时住进我们家里。母亲问他住哪里?他说与你同住,母 亲说她不喜欢跟别人一块睡。卡洛斯说,那就住在他自己的房间里,他母亲反问道:“那你 啦?” 他说:“我就睡在客厅沙发上。” 他母亲坚持不行,他与母亲吵起来,说你不要媛 媛就没有我,我爱她,我和她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母亲气得哭起来了。后来还是母亲让了 步。她让我们去找房子,吃饭回家来吃。

       卡洛斯的母亲是一个很伟大的女性,在她三十几岁那年就死了丈夫,是她一个人把几个儿女 拉扯大的,再也没有嫁人。原来打工时,我们住在一栋楼,她对我很好。可眼前要住进她家 里,这毕竟是两回事。我很理解她的母亲,我终归不是他们家里人,更何况还是个外国 人。

       母亲总是爱自己孩子的。要让一个西方老人从感情上去接受一个东方人,一个与她毫无关系 的女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这不仅是因为文化上的差异,更重要的是风俗习惯生活方式 存在的反差,如果对方的认可既成为事实,那么在感情上对方就接受了你,但这需要一段时 间,一个长久的过程。媛媛恰到好处地去表现一个东方女子的长处,赢得卡洛斯一家人的垂 青和钟爱。

       我们找到了房子,总算有了一个家,家里只有两把调羹,一把小刀,除此之外就是我的七大 包行李。我要生存,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依靠卡洛斯这棵大树。常言道,大树底下好乘凉。 卡洛斯的家人和朋友也陆续送来了床、桌、椅、凳、冰箱,我们自己购置了洗衣机、沙发, 这个家总算像样了,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同居生活。

       我说不出来是爱他还是喜欢他,但他对我绝对是很爱的。他跟我说他以前有很多女朋友,但 没有像这样爱我爱得心疼。要知道我是有家庭的,有老公和孩子,我老公很爱我。可我很看 重现实,我不可能再去流浪街头,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活。我也知道这样做对不起卡 洛斯,也对不起我老公,可离开他我又没有地方去。我首先要生存,我必须面对现实。

       眼前既然有人爱我,那就让他去爱吧!有时我觉得在利用卡洛斯,在欺骗他,感到对不起他 。但对这已形成的事实,我又不知该如何去处置。

       其实,我现在已经感觉到,我们之间的差别很大很远,中西文化的差别也随之而来。刚开始 ,我什么都听不懂,他说什么,我都是OK!时间长了,他身上有很多的陋习全都暴露出来。 生活在一起,矛盾就出来了,有生活就有矛盾。

       原来他在家里依赖惯了,一日三餐是妈妈给他做的,衣服是妈妈洗的。他吃完饭就去酒吧 ,玩啊,整天不归家。时间长了,我一人在家也觉得很无聊,也劝卡洛斯,不要经常去泡酒 吧,可他不当一回事。在西班牙男人的眼里,酒吧好像是他们的情人一样。

       在世界上,可以说没有哪个国家有西班牙酒吧多,大街小巷遍地都是,大凡也只有西班牙男 人把泡吧当成生命的一部分。他们手上有一枚硬币,绝不会放到明天,一定是耗在酒吧里。 西班牙人对生活的随意和懒惰,想必是世界上公认的。

       说实在的,个别西班牙人瞧不起我们中国人,总认为中国人不讲究卫生,很肮脏。我哪,就 是要做给他们看一看,我跟别的中国人就是不一样。

       他带我去他姐姐家,让我看并对我说:“媛媛,你看我们家的锅底都是白的,锅里锅外都是 一个颜色,锅台上没有一点油垢,房间里没有一丝灰尘,都是很干净的。”

       他嫂嫂又教我学做西餐,又告诉我卡洛斯喜欢吃什么,我一一把它记在本子上。说真的,他 们一家人对我蛮好的,什么都肯教我,我也乐意去学。不过,他们的用意是再明白不过了。 现在我会做地道的西班牙餐了,十几个人的一餐饭做下来没问题。

       我们在饮食上,也有很多的差别。卡洛斯吃米饭喜欢放盐和西红柿,上顿留下的饭菜下顿就 不想吃了,我要留着下顿热一下再吃。他每顿吃那么一点,我每顿都吃剩的,天长日久,我 也不高兴呀。而且他每天都不愿吃同样的东西,每天都要换换口味,每周最多吃一顿米饭。 头一天,我们在他妈妈那里吃的是米饭,第二天我做的又是米饭,他就不高兴。

       我气得不理他,你不吃就吃方便面去。我回到房间独自在那流泪,他进来抱着我:“媛媛, 对不起!”

      “我不可能马上习惯这里的生活,你可以告诉我,但不应该这样对我。”我还对他说,西班 牙人喜欢吃西班牙的风味,我们中国人喜欢吃中国的风味,我们慢慢适应。从那以后,他克 制自己,在餐桌上再也不挑剔了。

       我曾对卡洛斯说,我对你虽然谈不上我多么爱你(TE QUIERO MUCHO),但我还是很喜欢你 的。在家养只猫养只狗还有感情,何况与人在一块朝夕相处?不过,他对我的爱简直是自私 得不得了,他就希望每天回到家就看到我,不希望我到哪里去。他不希望我去上班,不希 望我去工作。别人对我投来赞美他都很生气。女人和老太太说我漂亮他就喜欢,若是男人 赞美我,他准会吃醋对我发脾气。他不喜欢我去交朋友,不许我外出玩耍,朋友当然应该是 女的。我天生好动好交际,你说不让我出去结交朋友,那不是要我的命啊?有时把我气得 咬牙切齿地骂他,但我又不会用西班牙话骂他,我就用中国话骂他:“你去死吧,你这个狗 东西。”他就问我说的是什么?我就说你是一条狗(PERRO)。

       人与人之间若是相互了解,才能认识彼此。情人之间是通过肌肤感应,还有就是共同的生活 磨合,双方究竟有多大的容纳程度,达到什么样的让步,心灵上都需要一个漫长的适应和沟 通,如此合则聚,不合则分。

       有一次,律师打电话给我,我听明白律师在说什么,就没有把电话给卡洛斯听。他很凶地问 我是谁打来的电话。我说自己听得懂,为什么要给你听,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隐私,我为什 么要告诉你?我们互不干涉吧。他气得把手机往地下一甩,他就是这样吃醋。 

       春节到了,我参加每年一度的表演,结束以后要聚餐。他要跟我去,我没同意,我不想让中 国人知道我们的事,我有顾虑呀!他认为我不要他去,这里面肯定有问题。那我不 去行吧,看你怎么样?他说就希望我呆在家里,时时刻刻看到我就高兴。他还说,你要什么 我给你什么,我的天,我什么都不要,我需要接触社会认识朋友。

       那是我们结识半年以后,他才想起来问我:“媛媛,你是怎么出来的?怎么想到西班牙来? ”

       面对他的问话,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是说真话呢?还是说假话?最后我掂掂分量,还是 善良的谎言好。我说是我正在与老公办理离婚,可我老公就不肯离婚。

       原来他对我说我们同居不结婚,后来他又说要跟我结婚。朋友们给他开玩笑,问他想不想与 媛媛生一个孩子,他说不想让我再去受苦,我们年龄都那么大了,当我们60多岁的时候孩子 才十几岁。两个人共同幸福才是真的。我们有钱自己花,再说我的孩子过来时,我们还要培 养他,上大学还要投资很多的钱。他从许多方面都为我考虑,为我去着想。

       卡洛斯的确是真心善待媛媛的,他从中国女人那里看到了从西方女人那里看不到的勤劳美德 ,但他却摸不透中国女人究竟在想什么。

       可我们之间的距离拉得太大。以前听他讲他是什么工程师,才不是啦。我最近才知道他只是 一个普普通通的营造工人。工资虽然很高,每月拿3000多欧元,但在室外操作。西方人是没 有等级之分的,可我们中国人对这太根深蒂固。

       老外他们不管你做什么,上班时间是老板的,下班时间是自己的,每到周末,西装领带倜傥 风流,在外玩个通宵才回家。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人生观,跟中国人就是不一样。

      卡洛斯的妈妈对我真的好得不得了。她对我说:“媛媛,我很对不起你。因为原来我不了解 你,通过接触才知道你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你把家收拾得那么整洁,我的儿子长得那么胖 ,真得要感谢你给了我儿子幸福。”

       我是一个很讲究的人,也许是虚荣,但虚荣没有什么不好。但卡洛斯比较邋遢,他每次回到 家,衣服不脱,鞋不换,往床上一躺。我气得连忙让他去卫生间。我就像对我儿子一样对他 。他对我的依赖性太强,穿什么衣服要问我,打什么领带也要问我,我就像他的妈妈。我们 这个家庭,内外操持全是我,在外又是那么风光。他看我交际甚广,也跟我去了不少地方。 这样一来,他更看重我,认为我是他的骄傲。

       有一天,他很兴奋地对我说:“媛媛,你什么时候离婚,我要跟你结婚。”他希望我们结婚 以后,不再让我去上班。目前我有一份教课的工作,还有一份兼职的。他说我在外是工作, 你在家也是工作,你不比我做得少。

       是啊,我在他的交际圈里,要算最能干的。他的那些单身朋友家中,就像狗窝一样。他们 都很佩服我,说卡洛斯真有福气,所以他们对我也很好。

       西方人是因为爱才去结合组成家庭的,男人一经把女人娶回家,就不想让自己的太太整天在 外劳累奔波。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平静温馨的家园,工作一天回到家里,看到并能欣赏到太太 的佳作。

       相比之下,中国人的心理负荷要比西方人大,对社会家庭男人的压力更大。有的女人是出自 家庭条件必须外出赚钱,但大多数女人都是想与男人较量一番高低,去证实男女平等的价值 观,不愿去承认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其实,他们完全忽略了自身存在的价值,女人不比男人弱,她们的牺牲精神远远超过男人。 因为她们要生儿育女,要付出双重的爱,甚至于更多的爱给予别人。她们再去打工赚钱,生 活对她们来说似乎有些不公平。

       中国人的勤劳是世界上公认的。西方人娶中国女子,更看重的是爱,别的倒在其次。但是, 一个花瓶式的太太摆在家里,只供人去欣赏品味,也不容易接受。

       但我觉得与卡洛斯之间还是不可能长久。他不喜欢看书,整天不是足球就是酒吧,还喝很多 咖啡。我问他为什么不在家里喝?他说不一样。中国人勤俭节约,我 也是一个非常节约的人。家里要买房子,要买汽车,哪样不要花钱?这个家可以说完全由我 做主。最近,我们买了一辆宝马车。我如果不控制他,这个家会这样吗?

       他从来不做家务,也不帮我一把。他说我给你很多钱(MUCHO MUCHO DINERO),你在家工作 ,我在外面工作,这是非常公平合理的。可我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也不能总是呆在家里做家 庭主妇啊!

       我时常在外有应酬,有时很晚才回家,我想他白天要上班,晚上应该好好休息,回家就让朋 友送我,可他不高兴,说要去接我。他还对我武断地规定,周一到周四不可以外出,星期天 也不可以,只准周五周六外出活动。我气愤地对他说,别人请我吃饭哪能按你规定的时间, 你这样做没有道理,你既然爱我,就应该尊重我。

       我现在与卡洛斯生活在一起,可以安心做太太,如果把老公孩子接出来,那我的生活就完全 另一个样。我知道孩子出来可以培养他读大学,过上一段平平安安的日子,卡洛斯是爱我的 ,他会为我安排一切的。

       当今这个世界,要找一个男人全心全意去爱你,是很困难的。但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老公 很爱我,卡洛斯也很爱我。目前,我还没有居留权,没有办法申请老公孩子出来。再去花 很多钱,让蛇头赚钱,我真的不甘心那样去做。所以,我只要按我的计划去做,要么 等机会回国去,与我老公离婚,再回到西班牙跟卡洛斯结婚。如果我老公对我不好,或者不 理解我,那我也就心安理得。啊,现成的幸福、现成的大山、现成的大树不去享用,我自己 跟自己过意不去啊?这个世界又有几个傻子。

       我在国内是很好的,到欧洲来就得有牺牲,干什么都要有牺牲,要幸福就要牺牲。如果把我 老公申请出来,一切从零开始,他又吃不了那个苦,没有那份能耐,他缺乏一种男人的魄力 。假设有一天我一旦放弃卡洛斯,可想我的处境是什么样子,那我就惨了。

       老公孩子出来白手起家,日子苦难熬,家庭矛盾就出来了。中国人世世代代为钱而吵为钱而 争,但为了儿子,什么样的牺牲我都可以去做。

       我对得起卡洛斯,是我给了他一个完整的家。当初建立家时,我把打工四个半月的工钱,身上仅有的29万西币,拿出24万创建新家。我要让他知道,我不是在依赖他,这个家是两个人 的。家建立起来,我算是一个全职的太太,把这个家搞得舒适干净,还要给他准备每天的午 餐,他就像小孩一样背着书包去上学。他每天下班回来就满世界找我,一会见不到就电话满 天飞:“媛媛,你在哪里?(DONDE ESTAS,媛媛?)”他对我那种依赖,简直让人受不了 ,心眼小得就像针孔那么大。

       我不是一个家庭主妇型的女人,不过我可以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上得天堂下得地狱,拿得起 放得下。我愿意与人交往,去面对社会,老是呆在家里,我真的会发疯的。 

       目前我的处境的确让人为难,跟卡洛斯好也不是,回到老公那里去也不是,真是进退两难。 

       在性生活上,东方男人跟西方男人有很大的差别。我老公每次都是以短频快来结束,他也不会体贴你的。那卡洛斯把你伺候得好温馨,特别照顾女人的情绪,几乎每次都可以让你达到高潮,性生活过得非常非常愉快。性对女人来说虽然并不是最重要的,但如果女人可以去真实体验到性的乐趣,那才可以说是享有圆满的人生。有爱才有情,有情才有爱,有情有爱才 有性,不然那不跟畜生一样啦?如果我和卡洛斯开始认识就同居,那他一定认为我不是一个 好女人。我们是在认识4个月后才同居的。我们是由相识到相爱,由相爱到发生性关系,这是一个很正常的过程。我们并不是一步跨过来的,而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其中的感情还是 有基础的。

       但回过头来想我老公,他就是没有钱,但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从不让我操心。中国有句老 话,一块馒头一块糕这是搭配好的,就是说你不行的我行,我不行的你行,一个家庭总是互 补的。有时我也想狠心下来,跟老公离婚算了,可儿子怎么办?儿子爱我,我也爱儿子,这 种矛盾使得我揪心的疼痛。

       常言道:“鱼与熊掌二者不可兼得。”人也不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更不 应该把爱作为一种附加条件,为获得某种利益而去牺牲自己或他人。

       世俗论,儿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好。你有权利去做出选择,但不可能同时脚踏两只 船,在人世波涛中翻滚,那样始终是站不稳的,总有一天要栽倒。

       卡洛斯全心地爱我,给我一切,但我老公是不可能给我的。尤其是卡洛斯的母亲和家人对我 真是太好了,而我从来没有在老公的父母那里找到一点爱的感觉。卡洛斯一家人很看重我, 把我视为他们全家的骄傲。在一次中国春节聚会上,我把他母亲带去,老太太高兴得不得了 ,喝了两杯酒就对别人显耀我和他儿子同居,我告诉她不要给别人谈自己的私生活,不然别 人会瞧不起的,老太太听了脸非常红,连忙对我道歉。以后再有人问她,她就说我是她的女 儿。我心里的苦闷只有我自己知道,有时我一个人跑到公园里,捂着脸放声大哭,拿起手机 给老公打电话,对他说我实在是受不了,可我一旦搬出那个家,我又去哪里呢?老公在电话 里对我说,媛媛你心情不好,就不要再说了,忍一忍也许会过去的。我对这两个男人真不知 该如何去取舍?有时我就像一只小狗一样的活着,是那么可怜!只有一个人悄悄地躲在角落 里舔自己的伤口。

       西方家庭对金钱分得很清楚,外出吃饭各付各的钱,有时我为卡洛斯母亲买回面包或什么的 ,她也要给我钱,我怎么能收呢?中国跟这不一样,没有把钱分得那么清楚。

       当然,他的妈妈对我很好,一是看我贤慧,二是看我知书达理。有一次,我对她说,妈妈, 如果有一天,我和卡洛斯不在一起,你会不会爱我?她说她会的。我也告诉她,如果我和卡 洛斯永远在一起,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希望她能跟我们住在一起。我有两个妈妈,一个中 国妈妈,一个西班牙妈妈,我会永远对她好的,老太太很感动,一直把我当成她的女儿一样 看待。我用我的情去换别人的爱,人与人之间是相互平等的。尽管东西方文化背景不一样, 但感情是没有国界的。

       我活得很累,心身和精神上都很累。我要对三个人负责,一是我的儿子,二是我的老公,三 是卡洛斯,你说一碗水怎能够端平,一个锥子一头尖,谁又能做到十全十美?可谁又对我负 责呢?今后的路如何走,只有走一步说一步了。

 

       媛媛的处境,是生活在国外的人时常遇到的。从她坦率的表白,看到她心地善良的一面,但也无可否认她内心世界潜伏着世俗的另一面,从而构成了人性的双重性。

       其实,爱,本身就是一杯鸡尾酒,其味很复杂,既然你已经端起这杯酒,无论它苦涩与否, 都得一道饮下去。

       同时,男女之间的爱是非常的自私,非常的残酷,“同情”和“怜悯”不是“爱”。当然, 有的人对爱专注,有的人同时可爱两个人或几个人。我们应该尊重每个人的情感,每个人的 权利,不过,在你爱上两个人或两个以上人的时候,你希望自己幸福,也希望你最爱的人幸 福,那你就得忍心牺牲你对其他人的爱。如果一个人借“爱”来达到某种目的,那不能称为 “爱”,而是“工具”,是“手段”。我们对此不加褒贬,因为每人对情感的价值观各异, 要看他或她的生活背景,所处的境遇,以及修养和情操而论。

       在异性情爱中,“兼爱”很难存在,除非对方有极大的肚量。即使被誉为“柏拉图式的爱” ,不为利不为性,似乎是极端的纯洁高尚,但人同时跨入两条河流,可想他的结局又是什 么呢?一言以蔽之,还是那句老话,纯真的爱是绝对自私的,虽然有人为了使他(她)所爱 的人更加幸福,能牺牲自己摒弃自私的爱,而他(她)喝下去的已不再是鸡尾酒,而是一杯 难以下咽的苦酒。(来源纪实文学<异情绮梦>)

上一篇:夕夏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