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新诗

首页 > 诗歌 > 现代诗歌 > 新诗

让孤独变得愉悦(组诗)

作者:武稚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3563      更新:2020-11-13
 

                       以前

 

       以前,不晓得时间会加速。

 

       以前,人在下,天在上,

       天空是一座奔跑的花园。

 

       以前,天空静谧,

       星子们争先恐后敞开心扉,

       偶尔它们也会承受微妙的挤压。

 

       以前的白云是最深的思想,

       它们有着非同寻常的美态。

 

       以前通往天堂的路若隐若现,

       神仙们活在十万八千里之外。

 

       以前的植物,全神贯注地生长,

       农人们戴着斗笠,

       行走在暮色空灵间。

 

       以前,总会有一架老旧的风琴

       颤动不已,

       一颗星、一棵树、一个人都值得我们去伤感。

 

       以前的泪水,也没有那么重,

       风一吹,它们就会倏忽不见。

 

                    母亲

 

       她的身边,

       几只小板凳,永远醒着。

       腿脚几年前就不行了,

       她只能聆听我的鞋声,在回廊。

 

       那一扇窗户,也只为她的眼睛而生,

       眼睛也不够用了,

       我每次来,她都暗自吃惊。

 

        阳台上,一株老冬青,

       霜降了,还没有老去,

       它的身体里总是藏着六月的晴。

 

       温度,我总是喜欢提到温度,

       我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想,

       太阳每天都会光顾这里吧,

      “温度”这个词就会徐徐降临。

 

       在这几间装满东西的老房子,

       他们用笨拙的身躯在屋里走,

       用最重的脚步,在这里留下过往。

 

                不死,亦不生

 

       时间、流水、空气 、风,

       火、光、电、热,还有白日梦,

       我忽然发现,

       它们不死,亦不生。

 

       它们是怎么做到的,

       如此地坦然和安宁?

 

       百年之后,谁还会记得我们,

       一片落叶,一滴水,

       空山寂寞,万般柔情。

 

       我坚信物质不灭,

       可是我更多看到的是尘埃、灰烬。

 

       也许死,就是一次善意的偏离,

       也许死是日之将尽的上升。

 

       也许死,是已去未去,

       也许死,就是未来。

 

               水呀,水

 

       你终于挺起自己的弯曲,

       义无反顾地,俯身于铺开的广阔。

 

       水呀,你这把自己压得很低的水,

       天风嘶吼不再怕,

       海潮咆哮不再怕,

       你只需沉湎于

       入定后的猛烈心跳。

 

       而你不再需要依靠,

       你是你自己朝朝暮暮的歌。

 

       最好的相望,便是此时星火摇曳,

       最好的话语,便是没有喧嚷。

       此刻,花样、轻挑、媚笑,

       竟然像影子,倏忽坠落。

 

       急匆匆地来,

       急匆匆地去,

       真想象不出,我的心啊,

       竟然露出久违的平阔。

 

                  忘记孤独

 

       冬天,在窗外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一些冷喧嚣着,超过前面的冷。

 

       冷越来越沉着、安稳,

       倒是街上的脚步有些慌乱。

 

       不久,风会把大地刷新一遍,

       雨雪又把大地刷新一遍,

       多少人,不得不继续挨着

       漫长、毫无意义的一生。

 

       一定还可以去做些什么,

       比如去爱自己,

       点燃自己、复活自己。

 

       哦,其实我们忘记了,

       逃离,也许才是身体最初的感受,

       谁说过我们一定要斑斑点点

       混迹在老迈的阳光中?

 

       一半的树叶白了,

       一半的头发白了,

       可是,我们能做的,

       还是一次次试探泥土的温情、温度。

 

       余生,或许就只能这样了,

       一场清欢,或者空欢,

       或者什么都谈不上。

 

       我们所能做的,

       就是混进人群,忘记孤独。

 

                 让孤独变得愉悦

 

       孤独,应该说孤独黑,

       总是让人担忧和恐慌。

 

       孤独总是和影子连在一起,

       但是它们从来不争先恐后敞开心扉,

       它们在黑暗中各自发出幽光。

 

       钟声不会惊醒孤独,

       月光也只会让它更加入定,

       孤独总是往深处扎根。

 

       孤独如此引人入胜,

       孤独里有母亲的步履,

       孤独人的夜晚,

       其实一样坚定、沉稳。

 

       有人在孤独中挖掘,

       而有人坦荡、自信地坐在孤独中间,

       他零乱的手指弹奏出激荡清越。

 

       面对孤独,我做不了什么,

       我用微笑

       让孤独变得愉悦。 

上一篇:家乡的蜀葵
下一篇:周末之旅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