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木槿篱笆半年红

作者:张秀云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005      更新:2019-10-10

    故乡种类不多的观赏花卉里,曾经有一些木槿树,油绿的叶丛中,红花繁密地压在枝头,花瓣一层层叠得沉沉的,饱满到有些肥硕。当初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木槿,嫌那颜色红得不正,像小妹画水粉画时没调匀的颜料,又隔了时日,皱皱巴巴。事实上,这一树红花,也确实像皱纹纸做出来的假花,有些俗,像擦多了胭脂的村姑,不蚀骨不销魂,只是感官上的艳丽。但母亲喜欢,这么热热闹闹的一树,从春花初残的五月到风露凄凄的十月,一直都这么喜庆着,很对母亲的胃口。

       这几年,宿城的花多了起来,木槿的花色品种也多了,单瓣的重瓣的,紫的白的黄的,看来看去,竟觉得还是红花木槿好。人近中年,渐渐识多了人和事,虽忙碌不堪喧嚷不休,骨子里却是寂寞的,寂寞到像母亲那样,开始喜欢热闹,喜欢听戏,喜欢兄弟姊妹相聚。艳丽的村姑有何不好,绿裙红裳,不懂机巧的朴拙才更加可爱。诗经时代形容美女,也喜欢用木槿花,“有女同车,颜如舜华”,这“舜”,就是木槿的别称,车上的那个新娘,美丽得同木槿花一样,这个比喻多好,嚼一嚼,后味里也尽是诗意呢。

       小区的水池边有一圈鹅卵石小路,我常在那儿健身,大步走几圈路,那小径边上,就有几株粉红的木槿,花开之季,枝头尽是丰腴的繁花。薄暮时分,它们整朵整朵地掉下来,噗-噗-噗,一会儿就落了一层,弯腰捡在手里,还都有几分颜色,花瓣也好好地抱在一起。站在树前,看着它们一朵一朵栽下来,像纵身坠楼的绿珠,带着与石崇负气的决绝,看着看着,心下就有几分苍凉。有诗说“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朱颜变老,有个长长的让你渐渐适应的过程,而这花,刚开一天,就忽地萎谢了,怎不让人心惊呢。光阴无情,无论是花是人,它都不会为你停留。

       不过,也无需多么伤感,“暮落不悲容艳好,旭日依旧无穷花”,你早上再来,会惊喜地发现,树上依然是繁花满眼!朝开暮落,本就是木槿的习性,你方落罢我登场,每天都是新的生命呢。新一茬的花儿,清晨里哗啦啦争先恐后地开放,尤其在秋日,百花萧杀,院子里只有桂花怯怯地藏在叶柄里,这一树新鲜的花朵齐齐开怀大笑,西风里惆怅的人,也会立刻惊喜和明朗起来。

       中国人讲究吃,这初绽的带着露水的木槿,自然逃不过下油锅的命运。据说,此花养颜解毒,清热利湿,吃它的历史可追溯几千年。吃法还颇多,如南瓜花一般,可以裹面油炸,可以炖肉烧汤,我曾经吃过一道徽菜,好像叫木槿豆腐羹,红红白白的一盆,豆腐的嫩滑里有一股别致的淡香,那时我还不喜欢木槿,入口时没有一点迟疑,而今,面对这一树年画似的花,还真不忍心采去做菜。毕竟,木槿不是南瓜。

       故乡的老屋前有老大一片园子,长着许多果树,那些修剪下来的树枝,母亲都抱去夹了篱笆,篱笆边上种丝瓜眉豆。老两口其实吃不了多少菜,只是想让篱笆有点生机。前段时间,我见矿务局栅栏上的蔷薇开得娇艳,决定明春给母亲种此花为篱,而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蔷薇虽美,毕竟花期短暂,哪像木槿,可以轰轰烈烈开上半年。木槿也本来就是可以作绿篱的植物,一株一株植上,枝条相互攀缠交叉,慢慢就会长成紧实的篱笆。长长的篱上绿叶红花,母亲每天看着,定会有满堂儿孙欢聚膝前的喜。到时候,篱上的那些花儿,母亲想吃就摘吧,反正,明天还会密密地开。就当是南瓜花吧。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