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椰岛札记1:初到椰岛

作者:姚筱琼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328      更新:2019-09-17

 

椰岛札记1:初到椰岛
文/姚筱琼


       12月1日,晴。空气湿润,凉爽,清新,是椰岛特有的海洋气候。非常舒适。
       经过一番忙碌,我在经贸学院教工宿舍安了个家。跟一个陌生男子合住。平时很少碰面,趁他不在的时候,我脱掉保暖内衣,穿上在北京没有机会穿的套头衫和凉拖鞋,大搞卫生。
        楼下住着几个外教,蓝眼睛,白皮肤,卷头发,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很年轻,偶尔在一起聊天,声音很小,笑得却很夸张。
        安个家不容易,哪怕是一个人的家,临时的家,也多费周章。本来一下飞机就和菲菲直奔之前她帮我看好的海景房,在十二楼。我没住过电梯楼,心向往之,听说有个外阳台,能看到方圆数十里热带雨林和海域一角,恨不得立刻住进去,在阳台上摆一架望远镜,每天看着树林和海面上飞翔的鸟儿,过一种美好的候鸟生活。
        后来,我放弃了。因这套房另住着两家带孩子的,嫌吵,我跟菲菲说,我的生活需要安静。菲菲是这个学校教务处负责人,我文友的女儿,人长得纤细斯文,白白净净的。她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用轻细柔和的声音说,那我们就再换一家,总有一家会是合适和满意的。
        她打电话帮我联系房子。从她的话里得知,学校老师大多不住校,而住在市内。学校房子多用于出租,房租相对便宜,主要面向那些内地过冬来的老人和带孩子的女人。图这里安全,安静。
        兴许是刚下飞机,又吃了海鲜,这会儿胃在消化高蛋白,身体重得不行。困意阵阵袭来,加上海洋气候宜人,我脑子一片虚空,几乎眯着眼睛走路。
       菲菲告诉我,联系了一个房东,是个男老师,平时不住这里,中午偶尔过来休息一下。我说好啊,现在就去看看房呗。她说你可以见见房东,看看你们有不有眼缘,如果感觉好,就可以住那儿了。我心想又不是相亲来着,讲究什么眼缘和感觉。她看我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不得不明白告诉我,男孩子不怎么讲卫生,家里可能有点脏乱。我想,脏乱怕什么,我就是清洁魔兽,大力王啊。
        当然,我也不是完全不考虑菲菲提醒的这些因素,只不过首先是考虑安静和出行方便这两个前提。电梯楼在学校东南边,是新拓展的园区,围墙外边就是荒郊野外,给我感觉太边缘了,孤寂、冷清不说,出行也远。而这家房子在西南边,是老校区,地理位置好,没那么当阳,植物长得特别茂盛。男孩子是搞摇滚音乐的,自己有个乐队,经常到市里参加活动。搞艺术的人性格随意,好打交道,这是最吸引我的优势条件。再说四楼不高,接地气,出行也方便。门口就是宽阔的十字马路,按红绿灯指向能通到学校大门以及商业街区。
       据介绍,校园占地1600亩,有一片很大的百果园。我说白果不就是银杏吗?菲菲说是百色的百。我说那还不是白。她笑了,想了想说,是一百两百的百。哦。我说那得去看看。她说应该看看,园里植物门类挺多的,有榕树、罗汉竹、椰子王树、紫荆花树、木薯树、槟榔树、莲雾树等等,品种多得不计其数。小时候看电影《红色娘子军》,记得吴琼花饿得受不了,从人家屋檐下偷木薯吃,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木薯的样子,以为就跟红薯差不多,却没想到是很高很多枝桠的大树下面的根,挖木薯,就得把那棵树连根刨了。
       菲菲把我带到房东家。我一看,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脏乱,满屋子扔的都是鞋袜,一股霉臭味,地板和沙发厚厚一层灰,污渍明明白白写在地上,桌椅板凳横七竖八。房主中等偏胖身材,脚很大,鞋子像小船一样,东一只西一只游弋在客厅四处,我跳过那些“船只”,绕道而行,看中最里边一间屋子。
       菲菲看我爽快谈妥了价格,赶紧带我去超市买生活用品,并戏谑地说,下面就看你怎样用超级无影手收拾这个屋子了。
超市并没有合适的垫棉絮,我只好买了两床真空被,一百块一床,质量很差,不是棉的,但老板号称纯棉,也没法与之较真。来海南之前,女儿告诉我,海南是旅游城市,东西出了名的贵,且质量差,我现在信了。
       七七八八买得差不多了,菲菲开始跟老板谈价,要求超市老板开车送货,老板很会做生意,知道她是学校老师,答应了。
       园区太大,我真害怕走回去。菲菲看出我的疲劳,但她今天没开车,只好帮我联系房东。他也没开车,但答应一会儿借台车子来接我们。
       我们就在学校图书馆附近停下来,等车。
       图书馆坐落在林荫深处,前面是宽阔的广场,背后及两侧是植物王国,林木葱郁。西南侧有一条数百米的长廊,水泥柱子起拱,上面开满红色花朵,特别有热带植物的繁盛。仔细看,是藤植三角梅。从根脚下编成辫子,一直往上延展,在棚顶上铺天盖地,轰轰烈烈地爆出花团锦簇。
       我想夜深人静到这里来坐坐。三角梅有隐隐约约的清香,平时花少觉察不到,而这里一片花海,风一吹,隐隐约约,若有若无,很是醉人。
       好。等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来这长廊下独坐,看月光与花木气息隐隐浮动,听花朵悄然跌落,发出难以觉察的声音,仿佛神的脚步在大地上寂寂天籁地行走。
       车来了。一台白色天籁,像鸟儿一样安静地滑翔而来。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