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凤仙情

作者:张秀云      阅读:2366      更新:2019-08-05

       农村长大的女孩儿,谁不熟悉凤仙花呢?它最大的作用当然就是染指甲了。炎热的夏天,一株株凤仙闹哄哄地开着,黄昏时,我们忙着采花摘叶,等晚上洗漱好,就把它放进蒜臼子里,加些明矾,一下一下用木臼把舂捣。那个时候,月亮已经带着清凉爬上来了,啪啪的捣臼声在安静的村庄里回响着,我们坐在庭院的月光下,坐在蛐蛐的歌声和偶尔的犬吠里,满怀都是兴奋的期待。等花叶舂成泥糊,就可以开始染了,把花泥小心地在指甲上按实,用早就备好的眉豆叶把手指包裹起来,再用线仔细缠好。姐妹几人围坐一处,都伸着手,头凑在一起,你帮我我帮你,包好之后,都把十指直直地张着,上床睡觉。梦里还保持着硬梆梆的手势。清晨早早起来,赶紧扯掉叶子,把手伸出来比较,看谁的上色最好,偶有一指夜里脱掉了,没染上,就有些沮丧,晚上会接着再包。
       凤仙花染指甲,初次上色是桔红的,想要大红大紫,多包两次就行。几天过后,染在周围皮肤上的颜色褪去,嫩白的尖尖的十指上,丹红的甲盖闪着釉质的亮光,宝石一样流丽动人。等指甲长长一些,丹红上面便有了一个粉白的月牙,我们都觉得这个样子最好看,没人的时候,常把十把并拢着高举起来,自个儿欣赏。十来岁的女孩儿,从闹着染指甲开始,慢慢就有了小小的心事,指头上的那点艳是暗藏的情窦,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偷偷开出一丛醒目的花来。
       所以,凤仙花无比受女孩们宠爱。春天里,谁都会在自家的庭院里种上几棵,从长出两瓣嫩芽开始,就认真地夹起小篱笆,怕鸡踩了它羊吃了它。长到一拃高的时候,我们已经能根据根部的颜色作出判断,根部青者会开白花,粉者多开粉花,而深红的,必是红花无疑了。凤仙花花柄长长的,花朵有头尾有翅足,样子翘翘的,像金凤,非常漂亮。种子也很可爱,长椭圆的一个个翠绿囊包,等熟得发白发亮,轻轻碰一碰,叭地就炸了,囊包迅速卷作一处,种子忽地弹出老远,所以凤仙还有一个名字,叫急性子花,宿州人一直叫它“鸡脑子花”,应该就是这个名字的误传。
       凤仙花的栽培历史,我不知道具体有多长,只知道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宫庭里已经流行用它染指甲了,唐人李贺的《宫娃歌》里有一句诗,“蜡光高悬照纱空,花房夜捣红守宫”,说的就是宫女夜捣凤仙花染指甲的情景。据说此诗的灵感来得很偶然,李贺晚上去邻居家串门,无意中窥见小姑娘正在灯下染指甲,回家忽成此诗。邻家小女孩夜捣凤仙花,说起来天真有趣,但移植于宫庭,悲剧效果就出来了,深宫寂无人,笋尖似的指头染得再红丽,能引来君王看一眼吗?孤独的静夜,她抚一曲琴,红指在弦上流转如花,端一杯水,指尖在杯口浮漾如丹,那点点艳红,怎么看来都是悲愁苦情,都是闺情无寄的幽怨,是老死后宫的残酷。
       红楼梦里,大观园的女儿也喜欢聚在一起染指甲,纱灯盈盈,笑语声声,像我们小时候那样,她们互帮互助满怀兴奋地包着指甲,场面好不热闹。那样的热闹,从什么时候开始没落的呢?印象中,晴雯的红指甲算一个拐点吧。一个丫头,养着两三寸长的指甲,还染得这么艳,拉到王夫人跟前一跪,谁敢说“媚惑主子”的罪名不成立?被驱逐出去的她,抑郁而死之前,干脆将流言“坐实”,与宝玉交换了贴身小袄,又把两根通红的长甲嘎崩咬断,塞在宝玉手心里。两管红甲盖碎了宝玉的心,也带走了大观园里的红运,渐渐地,一园姑娘死的死走的走,群芳不久零落殆尽,那一株株倍受宠爱的凤仙花,在寂寂的园子里,从此一年一年空自热闹。
       如今指甲油种类多了,黑的蓝的绿的黄的,镶钻的贴金的,姑娘们把指头弄得千奇百怪,渐渐就把凤仙花给忘了。老夫子李渔一直看不惯人家染指甲,说纤纤玉指妙在无瑕,染得猩红就是怪物,若让他穿越四百年来到现世,看到林林总总的怪物,不得直接气回清朝才怪。不过有一点让他宽慰,无人摘损的凤仙花,终能如他所愿,于篱墙院落处完好盛开了。

       张秀云,中国作协会员,副刊编辑,出版有散文集《一袖新月一袖风》,作品散见于多种文学刊物。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植物园阅世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