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情感驿站

首页 > 散文 > 情感驿站

南宁的树

作者:纪尘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676      更新:2013-10-28

       那是一只带着疑问眼神的小狗,名字却稀奇古怪地叫“南宁的处”,不知怎的就晃到我的QQ上来了。我说喂你是谁,什么南宁的处?你是处级干部吗?话刚传过去,一排蓝色的黑体便跳了出来:哈哈,这问题就像问别人结婚是否睡在一起一样,是南宁的树,还处?哈,早就不是处了。那是笔误。
       我说你是处还是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找个可以和我说真话的人。
       那你呢?你说不说真话?
       我当然说真话,这可是我第一次上网聊天哪。末了,我不放心地又补上这么一句,一副还没开始就为受伤做好准备的模样。
       你说不错,我是处还是树的确不重要,但我确是一棵树,知道吗?南宁有“绿都”之称,我就是这都市里的一棵树,当然这树有可能被砍掉,有可能被虫蛀掉,也有可能被刷上白石灰重点保护起来。还有,你接着说,南宁的夏天很热,若哪一天你在大街上行走,也许会到一棵树下躲躲荫,说不定那棵树就是我。
       我说南宁天气是热,但我的心还住在冬天呢,再说,树可以给人乘凉,也可以将人绊倒。我就经常被树撞得鼻青脸肿。不仅对树,对草我都有防备,因为城里的草跟大草原上的草不一样,人工培育出来的东西,多少会带些人的秉性。
       你说小姑娘别将自己看得太紧,我是个好人,以后你就知道了。你说我看过你的小说,也认识你,那次笔会后的大包厢里,十几个人就你不会说笑。看看你的QQ,选的头像都戴着墨镜,世界真有那么可怕吗?我说我戴墨镜不是因为害怕,而是离光太近,眼睛坏了。我说你认识我我怎么不知道,你会不会是瞎套近乎?你说你的模样容易让人记住,而我的名字容易让人记住。这样跟你说吧,第一,我姓黄,黄色的黄,第二个字是土,土匪的土,最后是路,路霸的路,也可以理解为又黄又土又露,或是,一条千人踏万人踩的黄——土——路。我是黄土路。
       我记起来了,那晚确有这么一个人,当东西介绍到他的时候我的确因为这个名字望了他一眼——一个看上去老实巴交跟我一样不会笑也不会喝酒的人。我说不像啊,你这么能说,不像那个沉默少言的人哪。你说那得看在什么时候,跟什么人说。就像鱼只能跟鱼说,鸟只能跟鸟说。你说我看过你的小说,想来你也是一棵树,只不过,这棵树长在十字路口边,笨笨的,对着红绿灯拘谨又不知所措。不过,你接着说,若哪一天你碰到另一棵相同的树,我相信你就会展放绿叶开出繁花了。
       那是我们的第一次交谈,然后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再后来,我发现我真的会说话了,说很多很多。于是我开始想,我是不是真的也是一棵树呢?树只能跟树说,那么,那棵跟我说话的树是什么样子的呢?于是我下线,跑到街上,站在一个路口。当时街上车马水龙,挤得令我心慌,我只好又回到网上。我问哪棵树是你啊,棕榈树紫荆树槐树榕树,我怎么认得哪棵是你啊?你说不用找,虽然都是树,但其间是千差万别的,就像人,虽然都有一个脑袋两只眼睛,可看的想的全不是一回事。你说你只需看看花开花落,听听鸟儿在吞下种籽后发出的欢叫声,就找到了。
       你的话让我有一点高兴:花开花落,梦里梦外,原来就这么简单。我想这该是件好事,我固守的那片小小的国土并没有完全沦丧,还一条通向家园的“黄土路”也是这么以自己的方式存在着。
       我说你是树不在大自然里好好呆着,跑到网上干什么?你说我是编辑啊,再说现在网络都扯到了树上,好歹也得把这缠在身上的“家伙”摸摸清楚。那你又为什么上网?你问。我说因为我没人说话,一个月了,我没说过一句话,上网是为了能说点痴言梦语。
       你说知道了,知道你为什么能写小说了,因为你不用嘴跟这个世界交谈。我说我尝试过,可失败了,所以,只好写字。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字里有我的天国花园,不管里面花开几何,有没有硕果累累——我只管浇水。
       这么聊了不几天,我便认识这棵南宁的树了——一棵戴眼镜,微微笑,善目善眉的树。这认识真让我高兴,你的确是个好人,很好很好的人。一点也不“黄”,不“匪”,不“霸”——一条蜿延和气的黄土路。不会恨人也不伤人。不像我,一直是一堆碎玻璃片儿,把我的花丢得到处都是,把自己丢得到处都是,只有几个手指还正常,还在写一些梦里的东西。
       我说认识你真好,我说树可不可以有兄弟姐妹。你说当然,我早就想有一个妹妹了,像你一样的妹妹。我说我已有了一个哥哥,呵护我怜惜我的血亲的哥哥,但现在,我离开家了,成了一棵那么孤独的树。我时常站在十字路口,茫然地看着一堆堆拥挤的人群,看着积木一般的高房子。可现在,好了,在这座生活了七年的城市,我找到了另一棵树,这棵树听得懂我的话,这棵树,像家乡的哥哥。挺好,真的,挺好。
       今天,有人打电话来,说纪尘你写点什么吧,写点你想写的什么吧。我说我可不可以写一棵树?南宁的树。她说好。于是,我就开始写了,在写的时候,我知道.,在另一个地方,也会有你写我的。也许你会将我写成一尾鱼一朵云或是一颗星什么,但不是花。花没什么不好,又香又美。花开在两棵树中间,那是两棵树的友谊。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