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名家访谈

首页 > 名家访谈

杨丽萍特写:穿越人神的迷雾

作者:admin      阅读:28086      更新:2021-06-28

 

 

       时间:2012年5月8日晚间9时
  地点:云南民族村一特色火锅餐厅
  人物:第十届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著名舞蹈家、国家一级演员

       圆桌人物:
  舞蹈家王迪(2012年春晚《雀之恋》男孔雀)
  虾嘎(《云南映象》哈尼大鼓著名鼓手)
  小彩旗(杨丽萍外甥女,小舞蹈演员)

       作者:孙晓荔(云南当代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云南政协报》副刊编辑)       

 

       神人对话,伟大的诗人屈原创作了千古不朽的《九歌》。那些神灵,闪烁着神的灵光,又有人的性格,舞姿婆娑,情致缥缈;那些祭歌,音调铿锵,洋溢着奇幻、瑰丽的浪漫气息;
  神人对话,欧洲中世纪最后一位诗人但丁笔下的《神曲》,淋漓尽致地演绎了地狱天堂的梦幻交响……
  神人对话,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一位舞蹈诗人用“美得令人窒息”的舞姿,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打造了一系列美轮美奂的经典舞蹈杰作:《雀之灵》《云南映象》《云南的响声》以及初露头角的大型舞剧《孔雀》之序曲《雀之恋》,倾倒了世界各地亿万观众。
       ——杨丽萍,美丽的金孔雀,每每在舞台上跳跃飞舞,与神对话,那五彩的翎毛翻飞,那曼妙的舞姿翩跹,深情款款,还有那慑人魂魄的眼神……神兮人兮?
  初夏之夜,滇池之畔的云南民族村仍有些微凉,晚间9时许,在一家特色羊肉火锅店一个普通的小包间里,大圆桌中间摆着热气腾腾的“羊肉清汤烫”,几碗麻辣蘸水已被几位就餐的客人逐渐扫荡。带着激动的心情,我在羊肉汤锅喷香的雾气中寻找着孔雀公主杨丽萍。
       “这儿!”一位衣着一身浅咖啡色民族裙装、面庞清秀、鼻梁间架着一副眼镜的美丽女士伸出修长的手臂向我召唤,她就是著名舞蹈家杨丽萍。

  

 

 真人杨丽萍:如瀑长发舞动的生活真实


       我肩上的相机此刻格外沉甸。围桌而坐正在品尝羊肉火锅的还有2012年春晚《雀之恋》男孔雀王迪、《云南映象》哈尼大鼓著名鼓手虾嘎,以及杨丽萍的外甥女小彩旗。他们给我一套碗筷,可是怎么也无法下箸,因为实在没法相信眼前的就是真实的,惟有与杨丽萍举杯相碰时,那劲酒微辣泛甜的滋味提醒这是真实的。
       ——他们刚刚完成了全天艰苦的排练,即:将于8月隆重推出的大型舞剧《孔雀》。每个人的面庞上都微微泛着倦意。
     “每次排练我们都要换几件衬衣,因为衣服总是被汗水濡湿。”来自辽宁沈阳、现代舞舞者王迪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杨老师对我们非常严格,有时候为了一个动作我们要排练十天半月。”
     “做舞蹈演员比做鬼还难!”虾嘎操着个旧腔感慨,“为了超越,我们必须得挖空心思不断创新,出彩!杨老师更是辛苦,每天24小时都在创作,做梦也在创作。”
  杨丽萍坐在我身边,她碗里的麻辣蘸水已被蘸得见了碗底,她的笑声很爽朗,小巧精致的面庞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她的外甥女小彩旗的笑声很清纯,很快乐——没有杂质的清纯,发自内心的快乐。
    “舞蹈是生命的自然迸发,我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原创独特风格。这是任何一个艺术学院都没有的独特风格。”杨丽萍介绍说,“我对小彩旗的教育方式和其他在学校里成长的孩子不一样。她1岁多就跟随我学舞蹈,很有天分,每天都要进行艰苦的训练。但是她很快乐,真的和别的孩子不一样。”
     “姨妈,今天我练得和王迪叔叔、虾嘎叔叔他们一样辛苦,他们出汗很厉害。我没有怎么出汗,是不是练的时间还不够?”今年13岁的小彩旗亲昵地问“姨妈”杨丽萍。
     “当然得好好练。将来和王迪叔叔一起跳双人舞。”“姨妈”鼓励着小彩旗。
       我仔细地端详着杨丽萍的手,她的手臂纤长而柔美,“指如削葱根”,长长的指甲更在视觉上使她的手指非同寻常。她有一头如瀑的长发,因为每天练功,总被“束之高阁”。
  肩上的相机沉甸甸的,始终没有使用。孔雀公主杨丽萍和她的团队愉快地用着餐,我实在不忍心打扰他们此刻平凡却必须的生活内容。
     “汤涨起来才能下菜,否则菜在汤里就会变黄,不新鲜。这是奶奶说的。”杨丽萍始终记得奶奶的话,哪怕是生活中的点滴。
  这使我想起她曾提着菜篮在苏州古城的护城河畔,为苏州演艺中心金海岸演艺大舞台开幕剪彩的插曲。在众多媒体的镜头下,她大方地把菜篮中琳琅满目的各类物品一一展示。她说,小时候去摘菜的时候就用这种筐子,背弟弟妹妹的时候则用另一种筐子。因为从小就习惯了,所以觉得特别方便。她笑称,自己并不是参加活动才拿出这个菜篮,平时也一直用。
  平易近人、温柔但不失开朗的杨丽萍很快和我聊侃得如同邻家姐妹,背上偶然被她快乐地打上一掌,亦觉舒服,希望这一掌,能为她解除24小时都在创作、梦中也在创作的疲劳。
  多年来心目中美丽的孔雀公主,此刻近距离地与我笑谈。谈她的长发,谈服装,谈美容,谈银手镯,谈萝卜青菜白菜,也谈她的舞蹈生涯。她说,小时候村子里的人都喜欢跳舞,婚丧嫁娶、种收庄稼、祭祀神灵等无不跳舞,她自然也从小跟着祖辈、父母一起跳。她喜欢观察大自然,看云朵如何变化、孔雀怎么开屏、蜻蜓怎么点水……
       13岁那年,她被西双版纳州歌舞团看中并招收入团。入团后,她开始游走于云南这片土地上长达7年的访演生活。每次巡村访演,演员们都是自己背行囊,徒步行进。而村庄之间没有路,几乎都是原始森林。演员们经常得跨过冒着热气的大象粪便,躲过乱窜的蛇、吸血的旱蚂蝗前行……每次访演的时间至少长达3个月,演员们跟村民们同吃同住,白天帮村民收庄稼,晚上演出。这个村子待一段时间,就接着去下一个村子演。这样,她走访了许多村落,见识了许多民族,学习了多种舞蹈。
  这种“送戏上门”的经历对她来说是宝贵的,也为她后来的艺术创作打下了深厚的基础。杨丽萍看过各个少数民族的舞蹈后很感动。她认为,作为舞蹈者的自己不应局限在只跳白族的舞蹈,而应是集各民族舞蹈的大成者。她留一头长长秀发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漂亮,而是看了佤族人的舞蹈后受的启发。佤族人把太阳奉为神灵,也崇拜由太阳照射产生的火。他们无论男女,头发都是披散着,从来不剪,跳舞时用甩动长发的方式来表现火,以此表达对太阳神的崇敬。因此杨丽萍身上有了佤族人这一标志性的舞蹈动作元素。她看到舞蹈界前辈跳的孔雀舞太美了,所以,她选择了傣族舞蹈作为自己舞蹈的主要表现方式。她汲取不同风格的孔雀舞特点及其他民族的舞蹈元素,同时加入自己的感悟,创造了独树一帜的“杨氏”孔雀舞。
       1980年进入中央民族歌舞团后很快以“孔雀舞”闻名。可是,在这期间,杨丽萍觉得这里古板的芭蕾式训练并不适合自己。所以,她毅然离开了中央民族歌舞团,回到云南继续钻研民族舞蹈。于是,她又开始了走村串寨与村民同吃同住的生活。但与原先访演的经历不同,这次是为了舞蹈调研。杨丽萍的许多弟子包括得意门生虾嘎就是在调研中被发现的。
      “以前我在家乡是放牛娃。是杨老师把我带出了大山!像我这样的放牛娃杨老师还带出了许多!”虾嘎说完举起筷子往锅里又是一箸香喷喷的羊肉。
      “要保持身材,多吃菠菜,吃了第二天就可以‘咔嚓’。”杨丽萍愉快地比着“咔嚓”的动作。
      “咔嚓”是什么?一旁杨丽萍的妹妹告诉我,“咔嚓”就是拉肚子、排毒,保持体形。
        我恍然大悟,随后我们快乐地笑作一团。

 

 

神人杨丽萍:生命本真喷发的激情长诗


  神人对话,激荡生命的激情;
  神人对话,舞动生命的长诗……
  杨丽萍说:“在生活中我是人,在舞台上我是神。”
  让我们把镜头切入1988年,杨丽萍在央视春晚的独舞《雀之灵》成为聚焦点。从那以后,人们便记住了这位美丽的“孔雀公主”,仿佛她就是孔雀的化身。《雀之灵》体现了创作者对作品内涵的高度要求。举手投足之间,看似孔雀“迎风挺立”“跳跃旋转”“展翅飞翔”,但它远远超过了形态模拟,而是舞者“孔雀”灵与肉的交融和呈现。杨丽萍所独创的手臂酥软无骨般的颤动,在纤细、柔美中迸发出生命的激情。
  杨丽萍的舞蹈从此蜚声世界。但她的舞蹈生命力并未止步于此,而是通过更多的作品表现了出来:《月光》《两棵树》《嘎奇奇》《火》《拉萨河》《心之翼》等,她对自然、生命、爱情以及生死的感悟,都透过作品自然、完美地诠释了。
  杨丽萍极力推崇原生态舞蹈,并且也是坚定不移的实践者。2003年的《云南映象》、2007的《藏谜》以及2009年的《云南的响声》,都是她在云南的土地上一次次采风后创作出来的最原汁原味的作品,而每一位看过杨丽萍作品的观众也都被其散发出的浓郁而纯净的原生态气息打动。杨丽萍说:“原生态其实就是发生在身边的点点滴滴,它是一种生活方式。尊重原生态等于尊重生命和自然。在生活越来越繁复的今天,原生态让我们回归自然。就像一位外国观众在看完演出说的那样,《云南映象》让人觉得离土地是那么近。”
2011年 1月17日起,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上,竖立起一抹亮丽的“中国红”,6块电子显示屏同时播出中国首部国家形象宣传片,杨丽萍与章子怡、张梓琳、周迅、范冰冰以“美丽时尚的中国人”形象出现在《中国国家形象片——人物篇》的第一个画面上。在网络上,露脸宣传片的五位女星被誉为“中国五美人”。
       2011年4月2日杨丽萍获得凤凰卫视2010—2011“世界因你而美丽——影响世界华人盛典”大奖。
  我们再把镜头切入今年春晚。今年春节联欢晚会上,杨丽萍和杰出现代舞者王迪合作表演的舞蹈《雀之恋》“美得令人窒息”。《雀之恋》是杨丽萍正在创作的大型舞剧《孔雀》的精彩序曲,然而许多观众看得并未尽兴,都在翘首期待着《孔雀》的全方位推出。
       我问道:“您1979年就跳过舞剧《孔雀公主》,1988年的成名作独舞《雀之灵》也是孔雀题材。那么目前创作的《孔雀》与过去的作品有什么区别?”
  杨丽萍:“当年的《孔雀公主》更多的是在演绎神话,舞剧《孔雀》更强调创新和技艺,不是《雀之灵》的简单放大。与《云南映象》等讲求“原生态”不同,《孔雀》追求的是‘新东方美学’。”原生态作品展现的是一个原汁原味的民族文化特色,而《孔雀》则追求这背后精神上的东西。西方舞蹈的代表作是“天鹅”;那么,东方舞蹈的代表就应该是“孔雀”,我希望能做成一个独特的、中国感特别纯粹的舞剧,绝对不掺杂芭蕾那些西方元素。但是,我们的《孔雀》也要像西方的“天鹅”一样飞到世界各地。
  俯首,静听,大自然呼吸的声音,或如丝竹管弦均匀平缓,或如黄钟大吕激情奔放。美丽的孔雀,长裙闪烁着生命之光彩,或轻颤,或旋转,或跳跃……
  穿越人神的迷雾,那个1958年生于大理洱源一个小村寨、梳着两个小辫、光着脚丫拾麦穗的白族小姑娘一步步地成长为驰名中外的舞蹈艺术家;
  穿越人神的迷雾,她的舞姿透着深不可测的魔力,一举一动,哪怕是一个休止符,都有如微风从一泓止水上空掠过,寂静的身体里,便有了细浪追逐的声音……
  穿越人神的迷雾,她用心灵点亮了日月星辰,用舞姿激活了河流山川,用滚烫的血燃烧着生命的激情长诗;
  穿越人神的迷雾,她以执着的精神不断实现“只要生命不息,艺术的追求,不会停止”的最高境界。
  沉甸甸的相机镜头,期待着大型舞剧《孔雀》的隆重推出。
  杨丽萍,美丽的孔雀公主,在平凡生活的每一天,我期待着再次与你牵手,期待着你在我的背上快乐地再打上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