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中西医和中西观的碰撞

作者:潘婉容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48998      更新:2023-06-06

       人的身体,不由个人自己做主。沐浴完,伸手取睡衣,这就扭伤了脖子,真的不可思议。

       脖子最初的痛,从背部的膀子上,一下子传到颈部,像有一把剑,又像一阵风在体内窜了一下。之后就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痛,大概是抽筋吧!痛来得如急风骤雨般,旋风式引起头痛,然后又是背部抽痛,再来是肚子也像有东西往上翻。跟着头就不能左右转了,移一点点都痛得钻心。

       头发还是湿湿的,坐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想将头发吹干,风筒没吹几下,由于过热就自动停了.先生看我痛得利害,建议我先上床休息。他想把我抱到床上去,可脖子抽着筋,动一下痛得像要断掉,因此说什么也不敢再动,浪费了他一番好意。

       他帮我按摩了一会背,感觉还好,不由分说让我去床上躺着。他解释说现在是晚上八点多了,没有医院开门,只有等明天早上带我看医生。这个我心里明白,如果在中国遇到这种情况,我一定会将头发吹干,擦些活胳油再用电吹风吹痛的部位,根据过去经验,加热疗法先活血,再拔火罐,排出体内的风,可以很快得到舒缓。在洋人的心目中,拔火罐是伤害自己的皮肤,我曾经自己拔过,效果非常明显。但是洋人发现你身体上留下一个个紫红色的圆圈,认为这是自残。

       先生很快找来一杯水,加上两片止痛药,要我吃下去。洋人不管什么病,只要感觉疼痛,就第一时间吃止痛片,然后等时间看医生。他一直拉着我的手说:“我不会离开你,放心吧!我在看着你”。我真的好感动,可心里又不能接受西方的医疗理念,吹干头发是热治疗。他心中认为我是为了美,不关心自己的身体,头发湿着就让它湿着好了,不移动是最重要的,他坚决把这种理念贯彻到底,我只能在中西医观念矛盾的疼痛点上抗衡。

       既然身处西方社会,我只好等西式疗法了。大半夜听到喊痛的声音,先生又给我两片止痛药,其实这种药对脖子移位的痛是不管用的,我只能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让身体的热度烘干头发,煎熬到天亮。

       早上打电话约好医生,到了骨科诊所,第一时间填写一大堆表格,还得将产生疼痛前后的所有经过写下来。一个很年轻的KiWi男医生,从头到尾咨询我们一遍,就开始检查,所有背部骨骼都按了一遍,他告诉我治疗时会有些痛。我平躺在骨科床上,从腰部到脖子都让他摁压得扭来转去,仿佛能听到体内骨头咯咯的响声,每个阶段的压骨治疗完他都会赞一句:好女孩! 天啊!还女孩呢,这不是有些痛,而是让我泪奔一番的狠痛!

       回家前,医生交代我把两小时放一次的冰粒包好,置于痛处每次十分钟。一中一西,一热一冷,听谁的?既然来看西医就试试看吧,很多运动员不是第一时间也冰敷拉伤吗?中国是先拍片,后处理,噢,不知西医多搞笑,已经将我的骨压摆弄完了,还要我去拍个X光片,三天后才告诉结果。在新西兰,所有的检查没有回音就是好消息!因为你没有事情了,如果有回音,就得接着治疗,怪吧?

       还好,不用复诊就恢复了。

       后记:其实这次是脖子骨稍稍错位了,接受西方治疗正骨方案,洋人对外伤处理是一动不动的固定你,等待专业医生处理也是明智的。对骨错位而言,很多华人这个时候会等针灸,会延慢了治疗的时间提个醒。

        2012-9-17记录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