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从容小秘游记陶波湖&北帕(四)

作者:潘婉容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976      更新:2023-02-07

     是一串日历,又是一串新记忆,在2014.07.27跟着摄影学会的步伐,来过Taupo陶波湖,那天没有留下一张它身影的影片,转身就离开了。雪山倒影留在湖中,与陶波湖擦身而过,仅仅九天,2014年08月05日,今天一起床,又直奔这个陶波湖而去。 摄影人是贪恋红尘美色的动物,不管起多早,能看到旭日初升的万丈光芒,就不会错过。

       陶波湖,我总是来迟了,总是午间的阳光,总是不能停留的脚步!或者现在,我们的缘总是那么的一闪而过,但必竟是来过,来不及细品,却总是让人怀念,记录式吧,为了增强那一点点容易遗忘的记忆。(后来我选择了一个秋天,来陶波跳伞,在人生体验一项中打勾)。

       陶波湖(英语:Lake Taupo 毛利语:Taupō-nui-a-Tia ) 新西兰最大的湖泊。位于北岛中部火山高原上。面积606平方公里(234平方哩)。 湖面海拔357公尺(1,172呎),最深点159公尺(522呎),湖流域面积3,289平方公里(1,270平方哩)。 怀卡托(Waikato)河上游(称通加里罗〔Tongariro〕河)由南面注入,湖水由湖东北经怀卡托河流出。湖水覆盖几座火山口,它喷发时火山灰曾飞到中国,改变过地球的物种。陶波镇位于湖口,为附近乳牛、肉牛、羊牧区和人造林区的中心。湖四周多地热温泉,或作疗养地,或用以发电。建有怀卡托河水力发电厂。

       告别陶波湖,又再赶路,新西兰北岛每个镇郊外到处绿油油的,到处风吹草低见牛羊,雪山白蓝天蓝,白云长,青山绿草在路上,眼球在冲洗,心灵在静化,谁救赎自己的灵魂,只有自己做自己的贵人。人说见多心广,人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渺小,“让我们与这片土地合而为一”毛利哈卡舞词,是的!人与土地合而为一时,才会懂得大地的浩瀚。

       为什么我不一闪而过,为什么记录来过,说不清为什么喜欢行走,谁会跟随我的步伐,我又跟随谁的脚印,那怕是跟随业务的路线行走,不能自定目标。总之每每平静得如水的时刻,心中就有行走的欲望。为自己,就这么能走就走,只要走过不留下一点点痕迹,风还是吹,雨还会下,太阳还会升起落下,鸟儿一样唱着情歌归巢。

       下一站NAPIER纳皮尔,又译“内皮尔”,是新西兰北岛霍克斯湾(Hawke's Bay)的重要港市,人口约57,000人。内皮尔北距哈斯丁(Hastings)10公里。在新西兰这两座城市有时并称为“姐妹城市”。这里80多年前地震,很多房屋都是在震后重建,而很多房屋的设计都出自名人之手。

       再下一站是Palmerston North City,路过一大片风力发电的高山后,就接近了(Palmerston North),简称“北帕”,是新西兰最大的省级城市之一、全国第六大城市,是新西兰北岛下端马纳瓦图(Manawatu)地区的中枢,位于马纳瓦图河岸边。面积32,594公顷,人口近7.5万人,同时,在北帕默斯顿市方圆4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居住了超过新西兰全国三分之二的人。

       西方社会总是以教堂大小,就能看出这个城市和镇的大小,有幸在太阳下山前,跑到城市的教堂前,记录了这里今天落下的太阳余辉。站在红绿灯的街头,目送回家的人们,影子长长的打在路上,找寻北帕的印记。

下一篇:温习微笑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