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温习微笑

作者:李双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6292      更新:2023-02-06

       老移民说:“澳洲的总理、州长、市长,和老百姓的公共福利待遇一样。”老移民又说:“如果哪里有人围观,喜大普奔,你赶过去吃瓜,里面绝不会有两个人在打架,一定是发生了别的事。”老移民还说:“低收入人群补贴,不是让你拥有基本生活保障,而是让你和其他正常人过同样的生活。例如,别人有车有房,你也有;别人旅游,你也能。”老移民接着说:“如果一个人在街头晕倒,不用担心。当你醒来时,一定躺在医院里……”说了很多,好像不是澳洲牛,而是他牛。我半信半疑。
       继续在澳洲生活。很快有了一点变化,这个变化就是微笑。我经常温习微笑,乐此不疲。
       每天出门,道路干干净净,一年四季,没有一处痰迹;pm2.5,8—30。心情舒畅,身体健康,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与陌生人相遇,几乎都会看到笑脸。倒不曾张大嘴巴,暴露扁桃体,一个顶俩,使劲傻笑。微笑刚刚好。也对视。有翻白眼的没有?有吐唾沫的没有?有跺脚的没有?有大大地发射出一声“呸——”的没有?有扭住他人质问,“你看我做什么”的没有?都没有。只有问候,起码有微笑。有时对方在跑步,臀部摆得欢,头部很稳定,同样会奉献问候,奉献微笑。澳洲胖子多,还能观赏到千斤大小姐,他(她)们跑步,气喘吁吁,却不忘问候,不忘微笑。无论老头老太,还是小伙姑娘,未成年人,那种坦然的热情的迎接的又略带羞涩的待人方式,真的太香了,几乎每次都令我心喜身热。虽然我知道澳佬是出了名的厚道,想暗杀的人一个都没有,想暗恋的人一大把,但没想到竟然厚道成这样。澳洲未来,锦上添花!
       想起以往去××馆办证,华人工作人员,都不会笑,统统相约板着本色脸。恨不能恰到好处地搔搔他们的痒痒肉。我刚到国外时,脸也板得好好的,但社会氛围、人文环境不准我继续。我认为这非常有意思,有意义,很快便忘记初心,学会了微笑,其实是温习微笑,恢复成了一个笑眯眯的人。
       有个意外发现,看多了华人的鼻子,再看西人的鼻子,两类鼻子一比,越比越丧气。我知道有一批同胞不喜欢真相,因而拒绝真相,甚至和真相有仇。那么,不说鼻子了。反正无论怎么丧气,都不影响我的微笑。
       琢磨老移民的话,我坚信不疑,尤其对倒地不起等救援,兴致勃勃。心一动,打算代表中国人民,去墨尔本市中心,趁人不注意,阴谋假摔晕倒一次,体验一把醒来时,躺在免费医院里的好滋味,看看澳洲到底有多牛。这肯定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经过这般磨砺,我将更加善于微笑。

载于2023年2月10日澳大利亚《大洋时报》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