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围城内外

首页 > 散文 > 围城内外

半夜警告红疙瘩(二题)

作者:李双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6903      更新:2022-06-25

 

半夜警告红疙瘩

   

       澳洲耗子袖珍,且掌握了游击战的精髓,逃窜灵活。以往家里进了耗子,无恶不作,一经发现,即废寝忘食,移冰箱,抬沙发,钻床底,投鼠不忌器,打烂坛坛罐罐,勇猛追打,不惜由“闪电战”,纠缠成“乌龟战”。最终将其缉拿到手。狂骂一顿,力争做到文采斐然,条理分明。然后就地正法,大卸二十八块。屋外耗子,偷偷摸摸翻墙获知真相后,便做到了三过家门而不入。长久相安无事。
       今晨两点,进来几只冥蒙未开的蚊子。它们不懂耗子语言,无法汲取教训,不必责怪。但卧榻之侧,岂容嗡嗡不断。勇敢地睁开眼睛,果断地打开所有的灯,戴好眼镜,仔细侦察。发现三只蚊子,正隐蔽在门后召开碰头会,俨然都是委员,促膝商讨吸血的战略战术。澳洲秋天的蚊子,颜色墨黑,身体壮硕,六肢修长,口器如针。健康状态良好,几乎能参加奥运会。狭路相逢。它们不通世故,我则深于世故,大欺小,胜券在握。屏息,瞄准,一个巴掌下去,拍响了,蚊子全瘪了,特别军事行动获得成功。墙体配合默契,狠狠一抖。
       突然想起最近火爆的新词:清零—动态清零—社会面清零—社会面动态清零—总体社会面动态清零—动态清零不是绝对为零。赶紧又侦察了一遍,确定蚊子已绝对社会面动态清零,可以敞开门窗解封了。哈哈一笑。然后骄傲地,光荣地,胜利地重新撤回床上。
       不忘语重心长地安慰额头上的两个红疙瘩:“好了好了,报仇雪恨了!”又警告,“再痒就是你们不对了!恶意发痒,寻衅滋事,非严惩不可!”

 

不当蜘蛛侠

 

       市中心有高楼,需要胆大包天的蜘蛛侠在空中作业。以为都是壮汉。待脱了工作服,便能看清,有男有女;女的还很漂亮。邻居宋宝亮,华人,每一次路过,都会仰着头,不是注视美女,而是注视蜘蛛侠,一副涎水长流的嘴脸。
       澳洲的普通白领,相对都穷;而技术工人,尤其是智力加体力的劳动者,相对都富(当然医生、律师之类,也富)。一些小白领不服气,转而去干重体力。女士也不甘落后。同工同酬嘛,不是被选为铁姑娘了,或火线入党了,提拔了,评为劳模了,才去干重活。局面是:你宁愿少挣钱,但职业轻松,那可以去当普通白领;反之做别的。觉得,如果老百姓随便就能过上安稳的日子,那么这个国家是成功的。
       宋宝亮回家后,终于大胆向老婆提出了,辞掉大公司秘书的工作,去当蜘蛛侠的申请。老婆黄脸一垮,恨他一眼,说:“安全第一!不行!”一票否决。
       后来宋宝亮向我抱怨:“将薪比薪,足足多一倍,她不让干高薪,让干低薪。傻了!”
       我说:“不是傻,而是爱!”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