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老外真的不会蹲

作者:李双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8443      更新:2022-06-20

       澳洲人,老公一辈子不给老婆打洗脚水;老婆同样。两口子终生不洗脚?或者,都自己打水?也不是。是他们,只洗澡,从不坐着洗脚。需要降低身体高度时怎么办?常见的三招是:勾腰,跪下,坐地上。所以,无论在何处,包括家里,商场,公交站,火车站,大道边,都有人席地而坐,不分男女老少;而且丑鬼坐,美女也坐。例如美女在闹市里走累了,会一屁股坐在路边地上,玩手机,吃冰激凌,奇怪而有趣。
       公共汽车站,多数不设椅子,少数只有一把固定长椅,可以坐三四个人。不管有椅子没椅子,人们都喜欢坐在地上。  
       移民待久了,染上当地习俗,家里来客人,也常常直接坐地毯;甚至有,几个小时,宾主始终不挪窝的情况。
       总之,澳洲人就是不下蹲,包括不坐小板凳;也根本没有小板凳。小孩子的小型桌椅用具,只是按比例缩小了而已。一句话,这有那有,独缺成年人的小板凳。
       我曾经好奇地问过邻居瑞恩,为什么坐地等车?为什么直接洗澡,不单独洗脚?为什么不蹲?他晃动着大脑袋也好奇地反问我,为什么不坐?中国人难道光洗脚,不洗澡?要么洗澡时不洗脚?彼此哈哈一笑。也许是出于好奇,他要求我传播中国文化,表演中国蹲,供他认真学习,深入研究,潜心体会,逐步落实。我为了栽培他,当即展示:两腿一弯,蹲在地上,一手抱住膝头,膝头还顶着下巴。随便什么姿势,都是一流的,不低于国家一级演员水平。
       瑞恩瘦而高,西装外套下是一条原配裤子;这很少见,老外爱穿短装。头大,一眼看去,有歪瓜裂枣之嫌。这颗瓜枣果然在认真学习。但他一蹲就后倒,后脑敲在地上,让人后悔,不该在车库外的水泥地上蹲。那就移步去后花园吧。结果他一个人,在草地上留下相当于好几个人的后脑印。两手抓了不少艾草。艾草怪,不吃不喝,永远长得生气勃勃。若要瑞恩下蹲不倒,只消脚跟不落地,高高翘着,脚趾头承力,即可;马步蹲也行;两胳膊平伸出去找平衡,像一只大袋鼠那样,同样不倒。但是,正宗的中国蹲,就是全脚掌着地,下蹲到最低处,大小腿完全折迭靠拢,臀部靠近脚跟,不用伸胳膊啊!瑞恩啊瑞恩,笨是瓜枣的本分,太没有培养前途了,不愿意教这种笨学生!瑞恩笑着朝我踉跄了四五步,“报复”道:“你不教?你一头吃辣椒的怪兽,你不教?健身房有人专门教中国蹲,学员都能学会这项神奇技能!”是吗,搞笑的吧?
       想起史书上说,“鸦片战争前,有智囊给林则徐提供金点子,说洋鬼子没什么可怕的,他们的膝关节不会弯,只能一蹦一蹦地走路。要是真的打过来,我们用根长竹竿一捅,他们就全倒了。”我哈哈大笑起来。瑞恩以为是笑他学习成绩差,也尴尬地敷衍了几声笑。
       羞走瑞恩后,我好奇地上网查询,得知,“西方人的腰部和盆骨之间,有一块软骨,使盆骨两侧的髋骨独立出来,被计入骨头总数。但是亚洲人例如中国人的软骨,年幼时人人都有,等逐渐发育成熟后,软骨演化成了实实在在的骨头,使三块骨头变成了一块。所以,西方人的骨头数量是206块,中国人则为204块。当西方人完全蹲下时,脚后跟无法着地。中国人则可以很稳定地以膝关节为轴完成下蹲的高难动作。”原来老外不爱蹲,家里甚至没有小板凳,和生理有关,不全是习惯使然啊!
       我在国内时,并不知道他们这么怪;也不知道小板凳稀缺。
       老天了解我的习性:从不坐地上。所以,第一次到澳洲时,它暗示了我。是这样的:川航规定,乘客行李上限46公斤。于是我使劲装。但始终不够数。我着急啊,怎么能随意辜负这家公司的厚道呢!你厚道,我也实诚,随手加了一根小板凳。可惜身边没有秤砣。即,我从中国,带走了一根小板凳;倒没想过让中国木器走向世界,并为中国工匠争光。嘿嘿,真是天意啊!后来才明白,它,有点稀世珍宝的味道。我进,可以蹲;退,可以坐小板凳。哈哈,幸福!
       打算继续向瑞恩传授下蹲这一中华绝技。还想引诱他吃辣椒,让他尝尝巨辣疼的滋味,泪满面,涕满唇,也变成一头怪兽。其实故乡四川最厉害的食材不是辣椒,而是花椒。花椒送到嘴里,只要够正宗,就像接通了电源,舌头直打抖。应该引诱他吃花椒。
       至于小板凳,必须子子孙孙传下去。就算全澳洲都没有这个东西,起码俺老李家,还收藏着一根呢!    

上一篇:回不去的时光
下一篇:漫步匹兹堡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