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母亲的河声

作者:刘迪生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3291      更新:2021-12-30

       广州天河,对我来说,那是母亲的河,是我的政治生命哇哇啼叫、落蓐红尘的产床。

       天河,凭借南中国改革开放的恢宏舞台,镀上了精美绝伦的时尚金色。在天河,我们有幸经历了农耕文明到商业文明基因突变般地瞬间羽化;在天河,澎湃的创业激情与迸发的艺术生机水乳交融。

       2017年母亲节,广州市天河区文联与“方所”以感恩母亲的名义,举办朗诵会朗诵献给母爱的经典文学,犹如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呢呢哝哝,摇篮曲的歌谣,在这一晌贪欢的时刻,濡染着赞美诗般的东方穹空。

       啊,人世间最美妙的声音,是母亲的呼唤;人世间最温暖的手,是母亲的爱抚之手;人世间最温馨的爱,是母亲的爱。神看万物,是俯视,是“慈眼视众生”。母亲,她的目光永远跟随着孩子。小的时候,牙牙学语,蹒跚学步,我们是她一切美好的希望,大了些,我们成了她一切美好的想象。我们的不足,被她小心地藏着掖着,而一点点成就,就成了她永远的骄傲。
       古训里那个咬掉母亲乳头的孽子有一千条死罪,那位溺爱儿子的母亲,窃想这无疑是人类最为伟大的真正的母亲!

       曾经一部《妈妈再爱我一次》的电影,让多少人流下了感动的泪水;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歌曲,唱出了多少人的心声。母爱是我们内心最温暖的歌,总会在某个午后、某个黄昏、某个黑夜,在心中轻轻响起,让人情不能已。母爱是幅淡淡的画,总会在某个陌生街头、某个陌生小站、某个异乡旅店,在我们最失意、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闪现在眼前而悄悄地泪洒襟衫……有句歌词“我要稳稳的幸福”,大概这个世界给不了任何人“稳稳的幸福”,唯一能做到的,只有我们的母亲。无论她高矮胖瘦美丑,她的存在,便是我们坚强的盾牌,足以抵挡万水千山跋涉的辛苦与沮丧。“在家靠娘,出门靠墙。”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古诗人对母亲有着极为真切的情感表达,他们通过文学语言艺术的力量,传递着对人类最高尚、无私之爱的歌颂,为伟大母亲献上祝福,集中体现了对生命本源的珍惜与尊重。

       当代作家莫言的《母亲》,写出了一个平凡小女人最浓烈的爱。莫言对于生命本源的珍惜与尊重,在文本中化为对母亲在苦难日子里带给他希望的回忆,进而化为他生活的勇气与信念。朗诵者张琳独具人文个性的声音,诠释了一位母亲的生活绘本。甜美的语音与文句的精要隆隆共振,让每一个听众享受着“命运”交响诗般的恢宏华彩,不能不为之动容。

       星海音乐学院王虹教授深情地朗诵了《孩子,我为什么打你》,把文章的感染力和震撼力表现得淋漓尽致,句读泉流涛涌,体验与情感相遇,文字的宽度与深度张弛跌宕,文学的魅力化为人生醒笔,可颤动腑膈,瀑漱胸臆。

       母亲,母爱,天河的每一粒辰星,此刻此时是如此的灿烂。

       啊,漫长的没有尽头的中世纪的东方,作为女人的母亲,背负了人世间的一切苦难:卑贱的巨盾,三纲五常的枷锁,三从四德的绞杀,家庭负担的桎梏……千百年来,人类的母亲究竟走过了一条多么艰难的路,究竟遭遇了多少曲折和坎坷,究竟付出了多少血泪,或许连她们自己都难以述说。就连开近代文明之先的西方,王子哈姆莱特也不能容忍其二三其德的母后,言词里的轻贱、交谪之刻薄,真令人不堪卒读,更遑论东方的不肖俗竖!

       古贤(阮籍)以为,“畜生不知其父,犹知有母,而况人乎?”

       也有先哲(胡适)以为,子女来到人间,并非其本意,其诞生时呼天抢地的惨叫抗争,说明他(她)是多么的痛苦与无奈。对子女“孝”的苛求,也就毫无道理了。

       其实,母爱只不过是一种动物性的原始本能。东方四大美人都不是贤妻良母,更遑论母爱了。对母亲的颂歌,只有灵长类进化到了高级文明的人类,才以灿灿之华章,彰显出母爱的神圣与尊严,让异类在此堪羞。而那些愚昧苍生对“母爱”的无耻泛化与伪化,只能是某个无耻的时代,一些无耻文人的无耻闹剧而已吧……

       母亲的河声,天籁之响,洋洋浩浩乎江洋波涌,聊此一掬以观日月之光华也。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