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情感驿站

首页 > 散文 > 情感驿站

南半球的香椿树

作者:汪献平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8691      更新:2021-12-26

      步入九月,南半球的春天也到来了。

      天空突然就明亮了起来,阳光也炙热了许多。嗖嗖上涨的温度里,各色春花开始烂漫斗艳,老树新枝也竞相发芽。

      今日在后院转悠,发现墙角的香椿也抽出了红色的新芽,勃勃挺立于春光之中,禁不住生出几分感慨来。

       异国生活的烦恼,除去诸多语言文化的不便不同,最痛苦的是要与国内众多美食残忍分离。虽然有些美食可以在这边的中餐馆里觅得,但有些美食,便只能永存于记忆之中。譬如说一道我儿时常吃的香椿炒鸡蛋,在墨村,却基本成了一种奢望。

       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株香椿,是两年前自一位朋友家移植而来。听说她家院中居然有一丛少人问津的香椿苗,我大喜过望,立刻厚着脸皮求上门去。考虑到自己园艺欠佳,一口气扯了好几株小苗,临走时又拿铁锹铲出一根大半人高的苗,连土带苗一起“掠”了回来。顶着淅淅沥沥的春雨在后院奋战数小时,终于将苗苗们全部安置好。

       不想数周以后,四五株只活了半大的这一株。以至于我深深怀疑,前几株小苗们的根部是否都被我生拉硬扯屠杀了性命?

       自此以后,这株独苗便被当做宝贝供了起来。

       我总幻想着,待它长成高大的香椿树,就可以尽情采摘,然后变着法子各种做法来上一遍。香椿炒鸡蛋、凉拌香椿芽、炸春卷、擀春饼…那个美啊!

       但它却一直考验我的耐心。两年下来,感觉简直半分未长。茎还是那么细,叶还是那么几片。别说摘两片下来做菜,虫子咬几个小洞都是罪过。

       不过,尽管长得不高也不壮,它还是顽强存活着。像是移居了的自己,活的虽不免几分纠结,却又坦然承受着,努力伸展着。

       虽不知哪年才能将这枝头嫩芽变为桌上佳肴,但有一线希望,总是美好的!何况看着它,依稀还能回想起当年唇齿留香的感觉。

       唉,不思量自难忘啊!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