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修海涛先生,你又在哪里呢?

作者:雅兰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6438      更新:2021-11-17

       2018年8月,我在德国采访。

       从接受采访者的口悉中,多人多次提及两个关键词,就是“修海涛”和“华商报”。那是我第一次,在时间与空间里,与“修海涛”和“华商报”咫尺可近。这也让我的心绪,产生了探知。

       采访结束,回到国内,投入到《中国人在德国》的创作中。程度堪比忘我。间有休息,写了散文《爱阅读的德国老人》。写好后,我便联系了身在德国的杨悦。

       杨悦是个心生大爱和蕴积暖情的人。后来,我与修海涛先生接触的过程中,有着同等感受。这是后话了。

       为了方便沟通,杨悦把修海涛先生的微信,推荐给我。

       微信里,修海涛先生很高兴。然后,我将散文,传给了修海涛先生。当时国内的时间,是夜晚。在德国,却要隔着时间差。

       我的文字和作品,是得到修海涛先生肯定的。第二天,修海涛先生说,要是有图片,就好了。这样,文图并茂,阅读起来,感受会更丰富。我说,图片有。在德国各地,我尤为留意爱阅读的老人,并拍下少许瞬间。

       从微小细节,就能看出修海涛先生的个人修为和品德修养。

       在出刊前,修海涛先生将我的文字和图片,排好版后,通过微信转发给我。于2018年10月15日,在第467期《华商报》上,正式刊登了我的散文《爱阅读的德国老人》。

       感谢杨悦!感谢修海涛先生!

       2018年10月20日《德欧华商》公众号上,刊载了我的《德国老人生活:读到老活到老,用阅读铸成无形的生命毅力!》。这,仍然也是要真诚感谢修海涛先生的!

       因为创作《中国人在德国》书稿,我是想过,能够挚请修海涛先生,为书稿拟写序言。但修海涛先生,有着自己的思考。

       这之后,我是很少打扰修海涛先生了。我知道,修海涛先生事务繁多。

       今天春天,从《德欧华商》公众号上得知,要开设微小说专栏。

       对于微型小说创作,无论如何,我都是离不开凌鼎年老师的厚爱与关注。

       还是为了不去打扰修海涛先生,我将成型的一篇微型小说,发给了谭绿屏老师。

       与谭绿屏老师,相识在多年前。直到疫情发生,出于关心,我主动给谭绿屏老师发了信息。

       同时,我也给修海涛先生,发了信息。

       关于在《德欧华商》公众号上,刊发微型小说,修海涛先生回复了信息。

       修海涛先生说,身体不好。并把《德欧华商》的韦云老师的微信,推荐给了我。当时,我以为,修海涛先生只是一般的生恙。命体,正值壮实。多加护持,应无大碍。

       半年前,在谭绿屏老师和韦云老师的共同关照下,我的微型小说《就这样,说再见吧》,刊载在《德欧华商》公众号的微小说专栏里。

       原以为,一切都在时间的悄然中,隐渡和潜逸。

       季节和日月。过往与未来。总有丝缕,是我们所要宠惜和珍藏的。比如,听过的一首歌,读过的一首诗,山野里的一抹稻香,河川上的一叶轻舟……点点滴滴,都会组成内心柔软而赋予情感的部分。感动,即是如此。

        那么人呢?不是每个人,都能循着生机,附着风靡,抵达到另一个独立个体的内心。

        被存留的,也一定是能够喜悦于心的。

        ……

        人们面对意外和不解,初始,几乎都会产生难以置信。

        几天前,Y在德国,给我转发文章。能看到标题,内容却打不开。醒目的是,修海涛先生,因病离世。

        我不相信。也不接受。

        我的心,有了慌乱。

        我给修海涛先生,发了信息。我说:先生好!看到信息,请做回复。愿先生一切:安好!

        若是以往,修海涛先生是一定会做回复的。可我没有等到。

        那天没有等到。今天没有等到。将来,也不会再等到了。

        我在朋友圈里,翻找跟修海涛先生离世的有关信息。每次,我都在祈祷,从德国传来的消息,不是真的。

        微信好友里,有的,是德国的华裔作家。她们的朋友圈,都是河清海晏。

        但我想,一个媒介,不可能轻易去传播一个人的生死。更不可能,将一位有着社会深远影响的厚重人物的生命,去当戏言。

        我又通过各种渠道,尽可能的去求证确切。

        结果,是我不愿面对的。修海涛先生,离世了……

        我的眼泪,滚滚而落。

        我在修海涛先生微信里的视屏评论处,留言。

        无比:痛心!

        无尽:痛惜!!

        先生一路走好……

        我又给《德欧华商》的韦云老师,发信息。

        真的不相信:修主编离去!!

        让我哭一会……

        多么好的师长啊!!

        韦云老师,也是难过的啊……

        这些时日,我的精神,不在状态。

        我把这几年来,跟修海涛先生的文字和信息交往,都在心里过了一遍又一遍。有接受采访华人口中的修海涛先生。有修海涛先生写的文章。还有修海涛先生为在德华人,所做的一切……仿佛都在脑海里,形成了具象。

       深刻。而又镌琢。

       我跟修海涛先生说过,待《中国人在德国》一书出版后,若再做构想与撰写,一定是要采访修海涛先生的!

       海涛先生也对我说,下次,我去德国,要在法兰克福,请我吃饭。

       而现在,我在人间,写着这些潮湿的文字。修海涛先生,你又在哪里呢?

       你说,要请我吃饭的。

       即使我到了法兰克福,到哪里,能寻你?见你?

       又怎能吃上你请的饭食!?

                                      

        刊发于2021年10月23日德国《华商报》特刊

         以此,沉痛悼念修海涛先生!   雅兰·著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