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秋风习习

作者:金兰仁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3710      更新:2021-10-13

       秋天,起风是最普通不过的自然现象。然而,在长江南岸盆地中的家乡,秋天的风向应着时令节气,强弱则受盆地地貌控制,悄然地来,悠悠地吹,吹靓家乡的原野,带来丰收的喜悦。

       早秋的风,继承夏日的风向,湖面水汽照样蒸发,体感闷热如夏,与流行的“秋风送爽”说法有不小的差别。然而,山野那貌似与夏天相同的面貌,其实悄悄发生质的变化:晚稻苗挺起腰杆,一天一高度,只争朝夕,赶在寒露风前灌浆。南瓜苗、扁豆藤,最后一次拼全力结下的秋果,与夏果味道大不相同。树梢一改冲天的气势,悄悄地弯下腰来,几乎停止生长。树叶悄然分泌薄薄的蜡质,颜色或由嫩绿变墨绿,或者绿色的叶面上开始出现麻点状的黄斑。放眼山野,粗看大地还是一遍绿色。近处细看,却发现这秋绿色中,多了许多沉稳和沧桑。

       家乡秋天的风力不大,一般不出现大风天气。早秋的风,一改夏日风狂躁的模样,取而代之为纤柔撩人的样子:轻轻掀起树叶,露出青绿色的谷梨、青玉般的枣子,引得伙伴们直流口水。缓缓推开枝条,看到木梓树硕果,让人憧憬卖掉果实后买书的惬意。风吹稻穗,稻浪起伏,难免让人风中似乎散发着新米的香味。总之,只要眼睛随着秋风走,就能看到期待,只要心随秋风走,内心就充满希望。

       到了仲秋,冷空气尚未大规模南下,温暖气流还占上风。日照量减少,蒸发量随之下降,空气变干燥。不过,爬过盆地南部山障后,暖风力气不大了,只能在家乡吹起习习微风。就是这干燥的南风,将家乡涂抹成一片斑斓。秋风过处,杏叶黄了,在路旁画出道道蜿蜒的黄色丝带。枫叶红了,在山野里留下片片耀眼的红霞。乌桕叶红了,在村庄里竖起面面猎猎的红色旗帜。金黄色的稻田,层层叠叠,蜿蜒在窄窄的垄里,雪白的棉花地,高低错落,平铺在浑圆的埂上。此时的风,温暖和顺,似支支饱蘸红、黄等诸色的画笔,在山岗、田野,画出色彩斑斓的画卷。

       与野外相呼应,村庄里展示出幅幅彩色的晒秋画图:木架上,依次排列的圆形竹匾里,晾晒金灿灿的稻谷,远望似是串串象征富有的黄色灯笼。房顶上,散乱的簸箕里,晾晒洁白的棉花,俯瞰疑似几朵白云掉落村庄。屋檐下,一串串通红的辣椒,梯次挂在木桩上,粗看错以为是年节留下的吉祥挂件。这个季节,到处都见到幸福的乡亲:门前笑眯眯的农妇,路上蹦跳的孩子,田间拉着号子的男人,村前吆喝求购的小贩,卖过农产品笑着归家的村民。

       少时,总觉得悠悠南风不够大、不过瘾,常学着母亲、乡亲一样“唤风”:坐在门前,边做作业,边望着晒场念叨:“来哦…,来哦…!”祈祷父母、亲人、乡亲,笑容再灿烂些。穿行晒场,边翻动稻谷玉米,边“啊呜…,啊呜…!”盼望风大一点,粮食干燥得快一点。梦中,想着即将到嘴的糯米饭、南瓜粑的美味,大声梦语:“快来…,快来…!”如今想起来,这不是“唤风”,而是喊出心中的乐呵!

       晚秋,盆地北部低矮山脉,虽然迟缓、减弱了北方奔来的冷空气,但还是盛行悠悠西北风。起初,秋风中,五颜六色的叶子,如彩蝶般画出优美的秋弧,纷纷落地。后来,秋风吹落最后几片孤零零的叶子,留下清癯的树枝在风中摇摆。最终,秋风抹掉斑斓的色彩,在大地留下线条粗犷的版画:焦黄的土地、干涸的湖塘、凋零的树木,与蜿蜒曲折的道路、散布湖边的村庄、袅袅升起的炊烟,构成江南水乡晚秋的本色景致。

       然而,版画中那貌似原野萧瑟、草木凄凄的背景,却在畦畦绿植、块块菊黄的点缀、渲染下,到处显露生机。盆地里,草堆高、粮垛圆,桂花香、薯糖甜,到处都有喜悦和甜蜜。秋风中,农舍靓、村庄美,山歌悠、诗意浓,到处都是希望和憧憬。故乡晚秋的风,似乎就是奔幸福而来、为快乐而生,哪里还有古人所言的伤秋、悲秋的影子!

       年复一年,秋风吹不断,岁岁醉其中。习习秋风,宛如画笔,先将家乡斑斓秋色调到最灿烂,后将故里乡土底色刻画得最细腻。为乡亲送来收获和喜悦,带来回味和思索,更在游子心里,不断添加层层乡愁!

        二〇二一年秋

上一篇:香妃故园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