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七夕,不见不散

作者:岳黎丽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6920      更新:2021-08-14

       光阴从不会缓行,恍然间又是一年七月七。
       一路跌跌撞撞抵达最美七月天,总算安然无恙。记得母亲曾说“日子有功,熬过坎坷和伤痕,生活就会回甘”而我却想将日子一寸一寸结茧,把自己困在 曾经温厚慈祥的爱里,假装时光从未远离,假装我依然是母亲怀里涉世未深的孩子。
       欧阳修说,七月芙蓉生翠水,而我的妈妈就是在这风烟俱净,微风慵懒的七月赐予我生命,就是在七夕的暖雨细风里,带我走入红尘,品人间烟火,饮人生起落。而今,我涉水而行在时光的阡陌上,看四季轮回中不可追忆的过往,泪水打湿的是回不去的岁月惆怅,星河梦里会有可期的南山之遇吗?
      七月已至,凉蝉唱晚,荷花未央,母亲说女子就要像青荷一样高贵而自在,直爽而善良。而我自恋的以为我与荷是有一段未了缘的,乳名菡萏大概就是我与荷最早的邂逅。
      我爱荷,除了周敦颐赞誉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外,我更喜她的不蔓不枝,不卑不亢,酣畅飘逸的品格。
      这个七夕,我与秋荷相约汶水荷田。一座简易的木门楼、一条不算曲折的木栈道、一廊筑在藕花边的凉亭、一方清绝的荷田,朴而洁,简而雅,不言不语,不期不散的等在这里与我重逢。
      荷田里面有两处竹排搭成的水漫桥,竹桥浮在水面上,池水簇拥着浮萍一波一波漫过竹桥,恍惚迷离却又动人心弦,人走在上面像是踩在云朵上 ,飘飘袅袅,似梦似幻,别有一番幽趣。
      七月暑尚炽,恣意的畅游在荷叶田田之中,淌过浮浮沉沉的过往,任凭裙摆和鞋面沾染上片片绿萍,我头顶荷笠躲在“团荷闪闪,珠倾露点”的荷塘,仿佛灵魂已经寄存在绿荷红菡萏的暗香里,通透而自在,空灵而真实。
      今夕七夕,相约“浮香绕曲岸,圆影覆华池”的荷田,辗转十里荷花,穿越千年烟雨,深藏下触摸不到的暗伤,隐匿好痛彻心骨的生死浩劫。
      有些温暖已经无法重续,有些眷恋也渐行渐远。此后烟火余生,不想情深情浅,微笑向暖,不管晴天雨天,踏日而歌,不问天上人间,无怖无忧。
      今夕何夕,得与一池秋荷相拥,忽略生命的起点与终点,在七月的风里旋折荷花剥莲子,冲一杯荷香浸染的绿茶,煮一锅清甜淡雅的荷叶粥,泡一味绵软糯剔透的藕粉。沉醉在这种小懒散,小清欢,小神经的日子里自渡自愈。
      七月微凉,我与秋荷共处一阙苍绿时光,回眸溢彩,移步闻香,任光阴四散,浮沉相欺,我只静享此刻沁凉的暖,将心事泼墨入水, 坦然面对岁月更迭,行我所行,乐我所乐,今夕,还是今夕,是我得偿所愿的七月七。
       时光知味,岁序静好。此时,一池荷,一朝雨,一脉香,一日闲将似明似暗的疼痛讳饰,彼时,手持清风,错身虚无,擦肩似真似假的宿命。
       今夕,已是七夕,我不想再说生日快乐,青春不老,我只要在烟火尘埃的日子里,能与时光相安,约定来年不见不散,我只要“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上一篇:日本的庭院
下一篇:村北一条溪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