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我的旗袍情缘

作者:董晶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3418      更新:2021-07-18

       我与旗袍的情缘始于2014年。那年洛杉矶北京同乡会要在国庆晚会上组织一个旗袍走秀节目,听起来似乎很简单:女士们身穿旗袍在台上亮相即可,并有老师给大家培训。可是由于我家离排练场地40英里远,加之我没有旗袍,未能如愿参加这次培训和演出。后来看到演出剧照,没想到自己非常熟悉的姐妹们穿上了旗袍和与之相配的高跟鞋,就如同变了一个人;仅仅是绕场一周的亮相,却个个神采奕奕,光彩照人。这令我羡慕不已,便产生了学习旗袍走秀的念头。其实我想学习旗袍走秀并不完全是为了有机会上台表演,我最看重的是对形体、姿态、仪表的训练,这些无疑可以提升一个女人的气质。哪个女人不渴望自己站有站样、坐有坐样,即使不穿旗袍也仪态万芳,风度非凡?

      次年春天回北京探家,我毫不犹豫地在西单商场的一个专卖店买了一件价格不菲的紫红色金丝绒、胸前和腰部都绣着粉红牡丹的旗袍。同时还买了穿旗袍时把头发拢到后面的发夹,又配了一双很合脚的黑色高跟鞋。行头备齐了,从商场出来,我满面春风、跃跃欲试,期待着回到洛杉矶也能登上舞台,和姐妹们一起展示靓丽风采。

       2015年可以说是洛杉矶的旗袍年,那年大大小小的旗袍会应运而生,各种旗袍演出风起云涌。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我参加了“十分旗袍会”。记得入会那天,旗袍会在洛杉矶郊外的一个葡萄酒庄举行欢迎新会员入会活动。大家都穿上了旗袍,五颜六色的旗袍在绿色环绕、一望无边的葡萄园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吸引了很多游客的驻足观赏。几个有走秀经验的姐妹给我们稍加示范,然后让大家跟着音乐走起来。我穿着新旗袍,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穿旗袍,穿上了很久都没穿过的高跟鞋,也学着别人的样子走了起来。毕竟没经过训练,即使从小爱跳舞,甚至在中学、大学里都是舞蹈队的我,显得笨手笨脚,别别扭扭,眼睛不时看着脚尖,艰难地向前挪动,旁边有不少人让我们摆出各种姿势,并为我们拍下了当时的照片。那天看到自己穿旗袍的照片,真可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可以说是惨不忍睹:首先,我的姿势无论怎么摆都不好看,其次,穿着旗袍反而更使我显得胖。天呀!我还能穿旗袍吗?本来想让自己好看,可是没有一张照片给我信心;别的不说,它非但没使我看上去年轻,反而显得老了好多岁,让我颇感失望。直到后来我才发现,旗袍由于有它特殊的中式领子,旗袍颜色显得格外重要,越是深色,哪怕紫红色都显得人老,而鲜亮、浅的颜色,以及领子的镶边、盘扣都可以为穿旗袍者添彩。

       那天,我第一次感到自己落伍了,心中有无可言说的失落。我不禁问自己:我是在旗袍兴起的大潮面前退缩,还是奋起直追?是保持原样,还是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挑战?最终我认为自己再也不能自我感觉良好,不加任何修炼地与岁月抗衡,必须追赶时代的潮流。

       为了迎接三个月后在洛杉矶汉天卫视演播厅举行的大型旗袍演出,旗袍会对每个会员开始正规的培训;而且告诉大家,最后谁能上台演出由培训的老师和旗袍会负责人推荐。尽管培训的地点在阳光中文学校,离我家60英里距离,来回120英里,我还是每个礼拜六次次到场,从不缺席。当时有两位老师,一位是赵老师,另一位是孙老师,她们都是资深模特,有多年的走秀和教学经验。我在认真接受训练的同时,还对自己的饮食进行了调整,主要是晚餐少吃。每个周末几小时的训练对我来说是远远不够的,我在家里每晚都要按照老师教的要领刻苦练习,同时对旗袍走秀由内向外所展现的韵味不断领悟和思考。

       那些日子我还观摩了洛杉矶国际卫视举办的旗袍大赛,仔细琢磨参赛者举手投足的姿态,不断体验身穿旗袍时一举一动的感觉和韵律。后来我自己总结出旗袍走秀的技术要领,把它写下来与姐妹们分享;我还对走秀所表现的仪态风韵依次总结为:首先要达到端庄,其次典雅,做到了端庄典雅才可能妩媚而不是俗媚,最后才可达到灵动的境界。由于勤学苦练,我的体重在几个月里减了十五磅,我的走秀技巧经过8 次的正规训练后被赵老师称为是“最刻苦,进步最快的学生。”记得一天完成训练后,我和赵老师同时走出教室来到停车场,赵老师看到我的先生Jerry便说:“你看看,你的太太是不是更美丽了,年轻了很多?”先生连连对赵老师表示感谢,而我的心里也十分欣慰,因为在接受新的挑战面前我没有退缩,而是迎难而上,不断进步。

       期间我们旗袍会的佳丽们参加了2015年首届国际深圳人联合会开幕式的演出。这次演出三十几个佳丽分两组,从舞台的两侧出场。没想到我竟是自己那一组的领头人!深感老师对我的信任。由于很多年没有参加过舞台的表演,自己又是第一个出场,当音乐响起,我心里开始很紧张,但是当步子迈出去了,心也就踏实了,全神贯注地投入到走秀的氛围里,只听见耳边掌声不断。后来看到那场走秀的录像和照片,又是一次惊讶:短短两个月,在照片里不但看不到我原来体态的臃肿,而且姐妹们都说我有模特范儿了!可想而知,在后来汉天卫视的演出中,我和出场的旗袍佳丽们都极为从容地展示了自己的风韵,力求做到:“静如兰幽,动如梅绽。”很多亲朋好友在电视上看见我们的身影,都为之赞不绝口!其中一位观看者,也是我的文友为我们写下了赞美的诗句:

      南加美女何处寻,旗袍群里藏金银。

      缓缓碎步纤纤过,切切春情慢慢临。

      东方女儿不寂寞,总在佳节弄春潮。

      岁月不染香酥手,风尘难敌芳华心。

      同年,我与旗袍的另一个机缘是我的长篇小说《七瓣丁香》出版了,有些影视公司找我,要买版权。当浙江宁波启润影视有限公司李总找到我时,我说我不卖版权,我要自己创作电视剧剧本。我知道李总也在做服装生意,而且有上市服装公司,于是我决定帮助旗袍会的佳丽从李总的公司订制各种不同款式和面料的旗袍,没想到此举不但使我和很多佳丽有了更漂亮、合身的旗袍,而且李总还授权洛杉矶为他的影视公司将要做的大型电视连续剧《穿旗袍的女人》海选配角演员的城市之一。年底,李总飞越太平洋,来到洛杉矶,他观看了我们旗袍佳丽由俏佳人舞团团长任新荣原创的旗袍舞蹈《洪湖水,浪打浪》,我们用手中的绿伞做荷叶,身着粉红色旗袍似荷花,在舞台灯光和小提琴悠扬的曲子中翩翩起舞,无比抒情地再现了“荷塘月色。”当晚我们和李总在迎接圣诞和新年的欢乐气氛中组建了后来称为“美洛杯国际旗袍大赛”的组委会。记得组委会的主要负责人有著名模特沈平女士、阁阁旗袍公司总裁周薇女士和男高音歌唱家贾兵教授。我和俏佳人舞团团长任新荣等为组委会成员。

       2016年新春始伊,组委会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旗袍大赛筹备工作,包括新闻发布会,张贴大赛的宣传画,招商引资,以及组织报名和参赛佳丽的培训工作。由于本次大赛是洛杉矶历史上奖金最高,评委会的阵容最强的一次赛事,吸引了洛杉矶、旧金山、西雅图等周边的城市和加拿大的约两百人报名。佳丽们按年龄分成三组,每组奖金额度都是相同的。

       那年春节,我回北京看望父母,三月初到上海,在上海的朋友陪同下去位于茂名南路的旗袍一条街,当时的上海春寒料峭,走在琳琅满目的旗袍街,我的心里却无比温暖,憧憬着即将在洛杉矶举行的国际旗袍大赛;我虽不参赛,但毕竟是组委会成员,我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在店里做一件海派旗袍。我选了浅玫瑰红的重磅丝绸,自己挑选了领子滚边的材料和盘扣的形状。店主极仔细地为我量尺寸、手工制作,后来这件旗袍穿在身上服服帖帖、扬长避短、高贵大方。其实每一个参与这次旗袍大赛的佳丽们都为自己专门做了不止一件旗袍,很多佳丽在洛杉矶阁阁旗袍店订做的旗袍别具特色,因为该公司服装设计师周薇老师将古典旗袍进行改良,在领子、袖子和旗袍的开叉,旗袍的下摆都因人而异做了改动,改良后的旗袍不但继承了古典之美,而且更具当下时代特色,让传统的旗袍现代化,时尚化。后来这些都体现在大赛的初赛和决赛上。

       初赛那天两百多名参赛佳丽穿的旗袍没有一件是重样的!她们身上的每一件旗袍都是精品。记得在汉天卫视演播厅入场之前,全部参赛佳丽在院子里每4人站成一排,依次排列下去,形成了一条奇葩万朵、光彩夺目的旗袍长龙画卷,身临其境,不禁感叹:此景只应天上有,莫非仙女下人间!

       五月终于迎来了旗袍大赛的决赛日。决赛的场地在好莱坞希尔顿饭店金球奖颁奖大厅举行。那天,我第一次走好莱坞明星们走过的红地毯,喜悦的心情难以言表,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照片。决赛的开场是身穿旗袍并佩戴着印有美洛杯旗袍大赛银色缎带的七八十名佳丽在《传奇》的音乐声中款款上台,她们跟着音乐的节奏,热情奔放、魅力四射地向观众迎面而来,台下的人被如此绚丽壮观的景象所震撼。接下来的赛事包括旗袍走秀和才艺表演,更是精彩纷呈、美妙无比的视觉盛宴。最后评委会的老师们和组委会的成员为获奖者颁奖。我上台为最佳人气奖的佳丽颁发了证书。我自己也得到了大赛颁发给我们每个组委的优秀顾问奖的奖杯和证书。

       在过去的三年中,我曾活跃在旗袍走秀的舞台上,旗袍快闪的场地中。如今对我来说上不上舞台已经变得无足轻重;因为最壮观华丽的场面我经历过了,人们梦寐以求的好莱坞金球奖颁奖地的红地毯也留下过我的身影;那是空前的一次,也是令我终身难忘的一次旗袍盛会。但我与旗袍的情缘并没有结束。工作之余,每晚我还是伴着《梁祝》的曲子,穿着休闲的衣服和鞋子走30分钟旗袍步,以锻炼身体和保持我的形体,这已成了生活的常规,只要一息尚存,它将是我不变的人生乐趣。尽管每年我还会去参加一两次公益演出,穿上我最喜欢的那件玫瑰色旗袍,手持白色的羽毛扇,一招一式地展示中国旗袍秀无以伦比的曼妙之美。但是平时,即使出席很大型的晚会,我都不穿旗袍,因为穿旗袍对我来说是十分神圣的,穿上旗袍,就要穿和它配套的高跟鞋,要有相应的发型,更重要的是迈出的步子也一定是旗袍步,而不是悠闲懒散的步子。在我看来这是艺术,而不是随心所欲;就好像一个歌唱家,他不会轻易地去唱卡拉OK,上台唱一支歌,那一定是他千锤百炼过的歌曲。那么,旗袍从各个方面对于我来说永远是学无止境的中华传统艺术,有它与我相随相伴,我不惧时光飞逝,坦然优雅到老,深情地美下去!

上一篇:没有了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