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中尉笔记:手抄本,泛黄的记忆

作者:艾平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418      更新:2021-07-16


       在我浏览的无名氏作品中,大都文字精妙,思想脉络清晰,可惜经典之作无作者姓名,对于捻断胡须为得半句诗的写手来说,的确有失公允。
       一首标题为《诉衷情》诗词,道尽了对历史循环往复怪圈的隐忧,把诗与远方当作理想的生活,盛传是毛主席晚年手笔,又不定准,现呈于此:               
       一生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而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尽,鬓已秋,身躯倦,你我忍将夙愿付东流?
       红楼杰著,遗千古,映影封建,贼王侯,自古忠臣多孽子,唯有宝黛入神州。
       诗词大气磅礴,作者非等闲之辈。若为毛主席手笔,何以不入毛诗发表卷本?不是他老人家的作品,孰人又有这大口气,难道伟人也有抽屉文学不成?
       若有存疑,或是他人假托伟人之名撰写,以期“借别人酒杯浇自己块垒”效果,但似无必要,写些别的什么不好?
       可信度在于诗词内容循理入情,吻合当时政治气氛,况且人生活在那样的高压政治环境里,有必要冒名弄险,玩味文字么?给自己找不得劲不是。手抄本文学本有不署名特点,小说《第二次握手》传抄于民间时,成为现代版的洛阳纸贵,大家却不知道作者张扬,也无从打听,直到1979年小说公开发表,人们才看到了张扬的风貌,那已是十多年后的事了。 
       从报章上一篇载文也可看出端倪。据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回忆,有次毛主席在纸页上划了一阵后,揉成一团,信手抛进废纸篓,有心的他捡起一看,原是一首诗稿,遂珍藏起来,后经伟人同意,收入《毛主席诗词》,这首没有湮灭于尘埃的好诗即《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一波澜花凝固一段历史,而揭示生活一页本真面目,不啻一次采矿。手抄本运势走高,与“文革”毁文化、灭人欲干系甚大。人自由心性流溢,如潜底湍流涌动,风平浪静里隐伏着激越,从而让这种文学形式经久不衰,不经意间接通了文脉,修补了“文革”的文化断桥。
       1975年冬,“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飚起,“四人帮”阴谋将邓小平同志赶回四川,伺机陷害。邓小平在遭受批判中,仍坚守初心,申明恢复社会秩序、振兴经济时不待我,并做好再次被下放的思想准备,结果被强加给“死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罪名,迫害升级。
       据民间传,刘伯承元帅意识到邓小平身处险境,恐其遭“四人帮”的黑手暗害,嘱托握有兵权的许世友将军给予保护。许将军快人快语,当即复信誓愿:
       娘们秀才摸猖狂,三起三落理应当。
       谁敢害我诸葛亮,老子打他三百枪。
       诗中把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等“四人帮”比作优伶,堪称妙笔,武将不俗可见一斑。这则传闻曾风靡民间,大凡受邓公人格魅力感染和这首诗的诱惑,令手抄本文学再度走俏。
       手抄本在校园流行,还透示一个信息,那就是花季少年意识的觉醒,在扶犁学农深翻土地节奏上,嗅出泥土尖的文化气息,心跳荡了。手抄本里泛起的光波,衬照了主体文化的暗淡,折射出时代影子。
       无望最是那荒丘上鸦叫,在晚凉里送秋,蝉虫蛰伏的啾啾,悲在萋草疏落间。黯然里,一天星般的火焰蓬勃而起,划出人字形光鲜,闪烁在夜走廊。
    “四五”运动井喷在1976年的天安门广场,是人民群众反对“四人帮”声浪高潮,同时也掀起一场思想解放浪潮,唤起了民族的觉醒,而新一轮诗抄热风靡九州大地,可谓文化起于民间,落户生根于民间。
       人性复苏也是文明复兴的开端,任何生命都有美的坐标,有比较才可以看到落差,就像瀑布悬高悬低,不是由自己站的位置所决定的。手抄本在特定环境里,如萤火闪动,展示了个性的东西。
       1977年,也就是恢复高考第一个年头,从试卷上蹦出的作文范本流向民间,吸引了文学爱好者的眼球,开始游离眷顾手抄本的视线,捧读《我的心飞向毛主席纪念堂》和《为抓纲治国初见成效而欢呼》之际,学子们抖落拘泥,向官方文化投去温柔一瞥,延伸目光抵达尘封的书屋。
       于是,文学流金岁月不期而至,一脸光荣是文学人的标贴,福及爱情和事业——少男少女之间传递爱情拘泥而诗意,互相借书是最佳借口。没有几本文学经典或读书笔记,就像矮子一样,只能住在低檐头的房子里。
       八十年代好迷人,文学天堂里连马桶都镏金。
       萤火舞蹈在手抄本上,扉页写着文明失落、春步独舞的寄语,别一样的风致,别一样的情态。   

上一篇:我的旗袍情缘
下一篇:中国式感恩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