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血与爱的誓言

作者:孙晓荔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2153      更新:2021-06-25

  

 

       百年前,那个白衣黑裙的素净女子曾经来过,在滇池岸边,在西山脚下,在红河查尼皮……
       沐浴着春城和煦的阳光和清新的风,新思想新文化让这个奇女子思考着妇女的出路问题。她率先成立“云南女子合作团”;为了抨击军阀唐继尧的卖国行为,她慷慨陈词,率领学生们举行罢课示威活动;她自筹经费创办了云南第一份妇女刊物——《女声》。以“剑侠”为笔名,她在《云南各界妇女联合会与云南前途》一文中写道:“我们要想得到解放,总要靠我们自己自觉,自己奋斗,有一个大团结,才能争得我们应享的权利,应得的自由。”
       她就是云南第一位女共产党员——吴澄。她在狱中,身怀六甲,把一缕青丝和一块用血染成红心的手绢,连同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恋,托人带给了爱人李国柱——云南省内入党的第一位共产党员、共青团云南省委第一任书记,表达了她对革命的忠诚之心、对爱人的忠贞之情……
       ——她其实是一个何等柔情的女子。
       她的刚毅,被人们一次又一次翻唱,“铁血女儿”“铿锵玫瑰”——是她留给世人的印象;而她的温婉,她的疼痛,她的爱恋,却一次又一次地被隐没在时光的缝隙中……
      七月流火,万物竞放的日子里,在位于昆明黑龙潭公园,吴澄的墓前,我静静地聆听着,聆听着那来自百年前一位英雄女性的心跳。清凉的夏日之风拂面而来,我仿佛触摸到了她奔涌的血脉,听到她,百年前还没有说完的话语。
       岁月永远铭记着,1930年12月30日,冬日的春城凄风苦雨,寒风萧瑟。时光凝重得再也翻不到次年元旦,李国柱和吴澄,连同吴澄腹中的孩子,一起面临着敌人残酷的屠刀。那一刻,那一刻啊,是不是他们生命最圆满的时候?面对革命斗争,吴澄是一个刚强的女人;面对爱人和腹中的孩子,吴澄是一个温柔的妻子和母亲。此刻和她的爱人、孩子在一起,又何惧敌人恐怖残忍的屠刀?
      “凭我们不平之血的飞溅,把全世界涂染遍!”
        他们无所畏惧。
 

 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


      “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不断地重复决绝,又重复幸福/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
        ——世界文豪泰戈尔的《生如夏花》,仿佛是对英雄生命最好的诠释。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然而,有的人,其生之生,不如死;有的人,其血肉之躯虽死,灵魂却永生。作为优秀共产党员的吴澄和李国柱,他们为天下劳苦大众谋福利,为天下苍生谋生存。因此,他们的“生”,是永生!是永远活在人们心中、流芳百世的“永生”。
       吴澄于1900年诞生在昆明桃源街的一户书香门第之家,父亲吴锡忠是晚清赴日留学生,回国后在云南省农业学堂任校长。吴澄幼年丧母,父亲对她疼爱有加,亲自教她读书识字。1910年,刚满10岁的吴澄走进了云南最早的女子学堂——省立女子师范附小,成为那个时代中国最早一批接受现代教育的女性之一。1917年,她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省立女子师范预科;1924年,她从省立女师毕业,到昆明市立第五小学任教。
       李国柱于1906年诞生在昭通巧家县城关镇的一户人家。李家无房屋田地,一家五口租住在别人家里,靠做手工挂面和零售食盐、香烛度日,生活十分清苦。1913年,父母将7岁的李国柱送进小学读书;1920年,李国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当时云南省最好的中学——省立第一中学。中学毕业后,由于家庭困难,李国柱无法继续升学,成绩优良的他得以留任省立一中校图书管理员。1924年,李国柱以校图书馆为基地,发起创建以“唤醒云南青年,改造云南社会”为宗旨的进步团体“云南青年努力会”,一批革命青年加入进来。
       ——在彼此陌生的时光和纬度里,他们相逢在春城昆明。百年前旧时代的昆明,破败狭小,到处是愚昧懵懂的民众,唯有五百里滇池和四季长春的气候能证明昆明之美。王复生、王德三、张经辰、李国柱、吴澄、李鑫、周霄等早期中国共产党的干部,是最先觉醒的人。他们跟随红船上的“水手”,与黑夜博弈,与恶魔决斗,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披肝沥胆,出生入死,令万世景仰!
       没有人知道,吴澄和李国柱的“一眼万年”,是相逢、碰撞在哪个瞬间?是某个微风细雨的黄昏?还是1924年冬天的某一天在省立第一中学图书馆召开的“云南青年努力会”上?高大英俊的李国柱正慷慨陈词,突然眼前一亮,一个身着白衣黑裙、清纯朴素的短发女生带着“云南女子合作团”,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她就是昆明市立第五小学女高班导师吴澄。那一刻,时光凝固的刹那,那深情的“一眼”,确定了他们永生永世的爱恋。那一刻,声音一向铿锵激昂的吴澄心中,一定有一股温柔如缎的泉水流过她那本就柔软的心房。
       那是来自山谷和心灵的回声,那是镰刀收割的灵魂,那是阳光一样灿烂的年华。即使,在旧时代的荒漠里,也终有一片美丽的绿洲,摇曳在苍茫的天地之间……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我相信自己/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
   
  是李国柱的引领,让吴澄更加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誓为劳苦大众谋福利、谋生存。翻开史料,我们看到:
       吴澄加入“云南青年努力会”后,从《新青年》《向导》等进步刊物里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思想觉悟不断提高。她在上海南洋大学云南籍学生、上海学联主任委员、共产党员张永和的介绍下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从此走上了党领导下的革命道路。
       1926年8月,吴澄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云南第一位女共产党员。
       她在自筹经费创办的云南第一份妇女刊物——《女声》中,号召妇女起来与反动军阀和封建势力作斗争,大声疾呼:“女同胞们!赶快联合起来,做我们应做的工作吧!”
      《女声》从不同角度宣传和组织妇女及青年学生投入国民革命,唤醒民众,引领民众,团结民众。其号召力、推动力非同寻常,是党组织领导下妇女同胞向旧社会投掷的一颗“重磅炸弹”。
        ……
        ——吴澄,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那朵“铿锵玫瑰”,终于开到了李国柱的心里。白衣黑裙,短发干练,清纯的面庞上,始终绽放着阳光般自信的笑容。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吴澄和一群坚强的党的干部一道,携手奋战在硝烟炮火之中,乐此不疲。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如同一阵凄微的风/穿过我失血的静脉/驻守岁月的信念/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 ……”

       吴澄,这朵“铿锵玫瑰”终于让李国柱叹服、信任和爱恋。1926年夏日的某一天,李国柱赴苏联学习之前,在清风拂面、柳树依依的滇池岸边,他们并肩深谈,携手相依。没有《再别康桥》的浪漫,却有终身相许的等待和深情。
       此后,吴澄和其他同志一道,负责起青年努力会和共青团的工作。1928年10月,在蒙自查尼皮召开的云南第一次党代会上,吴澄再次当选为委员。她深入农村开展工作,认真学习民族语言,装扮成农家妇女或女扮男装深入彝、苗村寨开展群众工作,出色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
       1929年春,李国柱回到云南,担任省临委委员和团省委书记,吴澄协助他在机关工作。
       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们走到了一起。
       他们的婚礼,没有披红挂彩的喧嚣,没有唢呐吹奏的热闹。他们的婚礼进行曲,就是悲壮高亢的《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他们一同唱着这支歌被捕,他们一同唱着这支歌身陷牢狱。在牢狱,他们还在战斗,还在鼓劲,和大家一起唱着这支歌……
       分别被关在不同的监牢里,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吴澄剪下额前的一缕青丝,在一块白手绢上,咬破指头,用鲜红的血,画了一颗心,把她深深的思念和永生永世的誓言,托人转交给心爱的人。
       ——爱人,回头看看我吧,请看我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频频,遗漏一些,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
       这是血与爱的誓言。这是对党忠诚的誓言,这是对一份忠贞爱恋的誓言!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他们一同唱着这支歌,在1930年的最后一天,走上刑场,连同那个腹中的小生命。
       哦,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过,呐喊过,奔走过,努力过;为爱,而爱过,并且要爱生生世世。还在乎拥有什么?
       爱人啊,我们此生无悔。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