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夏天的青海湖

作者:辛茜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3588      更新:2021-05-21

   青海湖的夏天短暂,可它清香的空气、怒放的生命,太阳般夺目的光芒和极尽奢华、嫣美的色彩,却永远留在了人们心里。

       这是青海湖最辉煌的日子。

       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什么比绚丽的颜色,更能够诠释大自然的威仪与庄美呢?夏天的青海湖,似乎让所有的生命迹象在同一瞬间,以逼人的气势奔放于大地,并以其神圣的思想光照人类,促使人们展开非凡的想象,而不至于让思维过早枯萎。

       很久以来,当日月山这座重要的山脉,成为这片辽阔的土地上,草原与农田、黄土高坡与青藏高原、季风区与非季风区、内流河与外流河鲜明的分界线以来,人们的视野总会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唐蕃古道、茶马互市,越过重重山峦,望见或粗壮,或纤细的河流,如何组成强大水系,汇入青海湖这一气象万千的水域时,显现出的壮阔。而流域内,因四季轮回、地势高低、气温变化形成的不同景观,不仅是大自然万象更新、物尽天择、生物多样性特征显著的特定环境,更是需要用心、用灵魂,叩问自己,让理想有所皈依的精神家园。

       高原上,许多民族信奉“忌伤生灵”“万物有灵”的宗教教义,这应该是所有人面对自然应该遵循的自然法则。山川河流、湖泊树林、土地山脉、动物植物,无一不是大自然的馈赠,无一不是值得崇拜、赞美、尊重的对象。裸鲤不能食用,树木不能砍伐,湖泊不能污染、草地不容践踏。而这种禁忌,不仅符合当地人的意志,还成了普遍存在于青海人内心,一种庄严而神圣的生命哲学,对青海湖流域生物多样性的发育繁荣,客观上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同时,也关乎人的身心,与自然相契合的通感。在体验与感受自然美的过程中,成就着当地传统文化的多样性。

       初夏的午后,依湖而坐。眼看着春天的蓓蕾,已然从干枯的树枝上冒出,又像是受到魔法驱使,长成了直径一英寸的嫩绿枝条。枝条的顶端附着一朵沉郁的,被称为龙胆的蓝花,遍布在青海湖流域温暖潮湿的凹地、河边、沟叉、草地。此外,还有紫红的卷叶黄精,粉嫩的报春、淡蓝的马蔺,艳黄的蒲公英、金露梅,或清雅,或浓烈妖娆地开放在草地上。

       青海湖被群山环抱,湖泊面积4500多平方公里,最大水深32米,湖滨宽阔平坦,牧草丰盈,入湖河流多发源于周围山地,占全流域河流入湖总水量的80%。为全国第一大咸水湖,也是最美的湖泊之一。

       其中,源于西北部疏勒南山的布哈河,是入湖水量最大的一条河。从曼滩日更峰北麓,经天峻县河口,向东南流入青海湖。河口处,被冲积为平坦的三角洲,逐年向湖中延伸,与鸟岛相连,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候鸟来此营巢、孵卵。而且,布哈河还是稀有水生物种,青海湖裸鲤逆流而上,产卵育子,复又重返湖中的主要河道。

       夏天的青海湖,阳光充足,生命力活跃的食物链主宰着这里的一切。营养丰富的裸鲤,是候鸟的佳肴。有机物、淡水和浮游生物丰富的泉湾、那尕则滩涂和鸟岛,甚至连生长着苔草、扁穗草、杉叶藻等湿生植物的沙岛,都成了众多禽鸟的育雏区和栖息地。

       蓝色的晴空下,斑头雁、鱼鸥、白色秋沙鸭、白琵鹭身后,蹦蹦哒哒紧跟着急于张开双翅的小鸟。小鸟知道,自己的羽毛亦然变得丰满、浓密,禁不住闪动着一双玻璃球般晶莹透亮的黑眼睛,左右顾盼,期待着在细纹波动的湖面上自由飞舞。

       应该说,碧蓝的湖水、白色的天使、清澈的河流、鲜艳的野花足以勾画青海湖夏日斑斓的色彩了吧!然而,7月,正当中国内地酷暑难捱的炎热时节。清风中,早已在三月的川西坝、五月的玉龙山脚下开过的油菜花,却正在青海湖畔,以它汪洋恣肆、浪涛般涌动的姿态,盛开,盛开,不断地盛开。装点着草原,涂抹着大地,映衬着辽源无垠、波光盈盈的湖水。

       多少年来,不知有多少人为青海湖璀璨的夏日惊叹、驻足、流连。为那青绿色的湖、黄色的花,为冰雪如银的祁连山峰下,鲜艳、热烈,又不失优雅的环湖奇景如痴如醉。

       任何微小的事物,都能构成美妙的风景。

       身居内陆的青海湖,于短暂夏日聚起的热浪,让人们纷纭而至,尽兴而归。

       当然,夏天也是牧民最繁忙的时候。剪羊毛,打酥油,储备过冬的干牛粪。收割地里的青稞、燕麦,挑选肥壮的牛羊出售,修复完善自家的草场,在温暖中享受生活。乐此不疲,充实又满足。

        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歌会,庄严的祭海仪式、裸鲤放生节,也都选择在夏季。届时,盛装的女人款款而立,与鲜花媲美争艳,暗送秋波;健壮的男人骑马射箭、摔跤豪饮、谈情说爱。

       可这热腾腾的一切,最终全融化于青海湖天然的色彩----朝露中静静浮现、晚霞中隐隐遁去,因天气、光线折射、明暗度迥异,出现的深青浅绿。

       这种色彩是湖泊的容颜,更是湖泊的心境,曾一度成为人们心中寂寞和孤独、憧憬和乡愁的沉静之色,象征着法国古典主义崇尚的青涩淡雅,又似明代画家沈周所崇尚的“丹青隐墨墨隐水,其妙贵淡不贵浓”(《题子昂重江叠璋卷》),是人有所顿悟之后,冥合于自然天性的真情皈依,藏于内心,始终遥望着的,无法实现的愿望。

       我久久地凝视着湖水,让我得以血液交融,忘情的湖水。

       凝视着,无法转移自己的目光。

       青海湖的美,来自大自然坦荡的胸怀,来自鲜花迎送、河流淙淙、鱼翔鸟鸣、草地芳菲的天地人间,调和的流畅、季节的更替、未知世界的边缘。

       飞鸟往来,花开花落。无论繁华似锦,无论斗转星移,青海湖总是这样,拒绝凡俗,将尘世风烟渐渐淡去,过滤为一个静谧的空间、一个沉默的世界、一个清洁的天堂。

        最终,青海湖的夏天清明浩荡、无敛无迹。

       只有母羊发出的阵阵颤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高原寂寞花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