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杂文时空

首页 > 评谈 > 杂文时空

诚亦补拙

作者:陈苑苑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7161      更新:2021-05-07

       第一学期的最后一天,我收到一份礼物,一盆上好的兰花,是一位学生的家长送的,因为这个孩子的中文成绩从C到A。回到家里又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位家长请我给她的孩子补数学,一个12年级,另一个10年级。网上的数学辅导已经进行了六周,四个学生都有明显的进步。我心里还是满高兴的,暗自思忖,可能我还是蛮适合做教师的。

       既有这样一种想法,我也就真的回头想,到底我是怎样教的?想想还真想不出有什么招数。其实我并没有多年的教学经验,也没有特别的教学方法,更不曾有过题海大战的训练。恰恰相反,我是笨拙的,随机的,在语言上还是有磕绊的。但心里确实想要学生学好,确实希望自己能帮到学生。

       老实说,教数学还比较是简单的。我的感受是:学生们的接受能力都不成问题,但缺少好的学习习惯。而更糟糕的是,很多孩子误认为数学难学,则一开始就给自己设了限,不做努力了。所以,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学生感到数学容易。

       让学生感到数学容易,方法也不难。你让他们感到有趣,感到运算好似游戏,他们自然就学进去了。比如因式分解。我对学生说,你们注意听,我下面要讲的是教材上没有的。我接着就讲解了交叉相乘法。

       然后我告诉学生,此方法可以涵盖除公式法之外的所有方法。我接着在黑板上逐一演示给他们看。一位女生当即问,考试时我只用这一个方法可以不可以?我说当然可以。结果这个女生考试时,真的只用了这一个方法,却得了满分。

       我喜欢语言,也注重语言。 我相信语言对思维有形成和强化作用。对数学的概念,我要求学生用语言表述。新的章节开头,我总要问学生,本章的题目是什么意思。比如,线性方程 Linear Equation。我开篇就问:什么叫线性 linear?顾名思义,线性就是与直线相关。线性方程就是直线方程,也就是一次方程。

       这种要求学生用语言表述的方法,也叫我自己尴尬过一会。因为我到澳洲后又读过一回高等数学,所以对微积分比较熟悉,就有点掉以轻心了。讲到“和的微分”运算,教材里只有数学表达式;而我要学生用语言表达。也就是“和的微分等于微分之和”。

       在我头脑里,“和的微分等于微分之和”是很溜很美的中文句;我以为这句的英文也会自自然然地随口说得出来。可偏偏没有。我尝试了好几遍,硬是没说得出来!出洋相吧?! 我也只好说对不起,说这句怎么出不来了。

       早在实习的时候,老师就对我们讲过,如果你弄错了怎么办?策略是:你就对学生承认你错了。学生可以接受,因为你诚实。同样,碰到你答不上来的东西,就说我不知道,等找到答案再告诉你。那句“和的微分等于微分之和”,我后来还是没能想出来,最后是查出来的,到第二天才告诉学生。

       其实老师在学生面前出点洋相,并非坏事。老师也是人,不是神,不可能完美。学生知道老师不完美,就不会对自己的不懂有太大的压力,而这有利于提高学生对学习的信心。信心在学习中有极其重要的作用,所以这里的教学要求总是把增强信心和学习技巧相并列。

       我给一位12年级的学生补习数学。他弄不懂极限是怎么回事,一脸忧愁。我便对他说,这的确是个比较难以建立的概念,我说我当年就花了好多力气才弄懂。这是真的。

       我之所以这样讲,是要让他明白,不懂很自然。学生会想,老师都觉得难,我觉得难就不奇怪了,心理上就会放松。而心理上一放松,反而学得进,学得快。果然,他很快就理解了极限的概念,并且立即就能用极限来求微分了。

       在我心里,我是真的希望学生能学到我可以给到的知识。因为我们中国人的思维不同,教学方法也不同。我的确相信,我们在数学的教学方法上比较扎实。当然澳洲的教育整体相对灵活。我希望孩子们能学好的心情,大概也会自然流露出来。学生看到你诚心诚意在教,大概也就宽容了你的缺点。

       老实说,教数学我心里是有底的,但教中文则不然。当年把中文作为辅修,目的仅仅在于可以用中英文双语教学,我以为这是我的强项。可既然有了教中文的资历,学校当然要你去教中文。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教,真的是心里惶惶的。可也奇怪,我带过的班上的学生,还对我相当留念。可对我真叫赶鸭上架。但既然有了学生,那我就得尽力去教。我是边教边学习怎样教。

       我辅导Jack的中文,得于他中文老师的推荐。2019年Jack烫伤,落了课,得到一间慈善机构的帮助。即由慈善机构出资,请注册老师课外辅导,一周一次,一次一小时,周期为一年。

       我开始辅导Jack时,他刚刚14岁。年龄差别大,文化背景完全不同,心理上距离比较大。我看得出,Jack比较紧张。我就要让他放松下来。只有放松才能让身体和思维的能量得以释放。而当学生感到老师和学生平等时,学生就会放松。

       Jack开始时希望练习听力和口语,于是我侧重发音的准确性。对说英语的人而言,我们的第三声非常难,我给他反复训练。但我们南方人,z、c、s ,zhi、chi、shi 是不分的。一次我教他“凉爽”,我的“爽”字不卷舌;Jack看着拼音读,发音倒是卷舌的。学生比老师读得准,令我喜出望外,我脱口而出:多棒啊!你这个字读得比我准!

       我辅导Jack的中文,其实他也在教我英文呢。“功夫”是澳洲人理解的一项中国文化。在我头脑中,功夫是martial arts。其实,音译就是Kung fu。可它发音和“功夫”太近,我反倒发不准。我就跟着Jack学发音。如此做,是想要让他知道,尺有所短。学习是我们每个人的终身任务。

       对澳洲的孩子,写是难点,这个难点不克服,进展有限。在课堂里,我问学生,中文里什么最难,学生们异口同声,都说“写”最难。Jack也这么认为。于是我说,如果把最难的克服了,剩下的是什么?——只有容易的了。所以我努力让Jack写字。通过写,加深对字的印象,达到理解和记忆的目的。

       一年后,Jack认为自己最大的进步在写上。整体的,他的中文成绩,从C到A。此文开头提到送我兰花的,就是Jack的妈妈。Jack的妈妈是律师,非常看重他的中文学习。她说如果不是我的辅导,Jack早已放弃中文了。而且今年Jack为了保证中文学习,居然放弃了西班牙语。所以她非常感谢。

       再说在教学过程中,看上去是你教学生,其实学生在帮助教学。 “教学相长”,并非谦逊,而是真实。是你所教的学生帮助你提高教学质量:从教学内容到教学方法。我常常会在下课时,脱口而出说“谢谢!”其实也真的是心里的感受。

       虽然我更喜欢教数学,但到底我还是喜欢文字的。心里的喜欢总会自然流露。有一次下课时,一个女生用极为羡慕的眼神看着我,说老师你这么喜欢中文,好幸福! 是的,无论是花、是草、是中文、是数学,真心喜欢就是幸福。

       我还喜欢笑,喜欢大笑。这在家里虽无大碍,但在课堂上,有时显得满不合适。可我要笑的时候就忍不住。也是想不到,在学期结束时,学生告诉我,他们喜欢我的笑声。

       当我们诚心诚意地做人做事,我们真的会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一个被接受的人,纵然是你能力不强,毛病多多。

       我们从小就知道“勤能补拙”,但实际上,诚亦能补拙。

       2021 年4月11日   Adelaide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