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大堡礁岛奇遇记

作者:潘婉容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2420      更新:2021-05-06

        在奥克兰,三至一级疫情警告不稳定的状况下,提前一个多月,订好了大堡礁岛的旅馆和船票,大堡礁岛位于科罗曼德的北面一个离岛,我和大鼻先生在2021年3月10日登岛。

       在将近50年前的他,常与几个旺盛青年,拉起船上的风帆从奥克兰出发,顺着从急流岛,科罗曼德沿着海岸线游玩,在一个满月之夜,大伙儿借着银月之光辉,驶到大堡礁岛一个灯光闪耀,传来音乐招唤的TRYPHENA HALL社区中心。大家在这个1971年新建造的中心里,拼着酒庆祝上岛,青春的汗与音乐融为一体在挥洒时光。

     大堡礁岛Great Barrier Island,行政区属千帆之都奥克兰大区的,位于奥克兰中心东北100公里处,电话区号和奥克兰是一样的。原来,我们都是第一次乘渡轮近五小时登岛的,一上岸就迷失方向,这里上岸没有导航。幸好大鼻先生还留着一张三十多年前,曾买卖这个岛的一块地皮,那时留下来一张旧地图。 一刻钟,就找寻到我们预订的,面朝着海湾民宅小居。

       登陆这285平方公里的小岛,只有常住人口850人的离岛,什么都用船和飞机运抵这里,凡交通稍远的,日用什么都比奥克兰贵!放下一些奥克兰备着来的酒水,食物,行李。我们在小岛消磨五天,不妨带上两天日常饮食,你不知道会开车到那个山角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还没有手机信号的天涯海角,那就来个自带户外午餐,便挺惬意的。

       离小居旅舍两个小海湾,就找寻到当年大鼻先生与朋友们借着月色,驶着风帆登岛时的社区中心,几条不同色彩、玻璃境碎片组成的鲨鱼图案,让社区中心外墙充满温馨特色,马上勾起大鼻先生青春的记忆,大步走入中心,空旷的礼堂只坐着三位老人在聊天,一听到大鼻先生的故事,原居民的两个老太太,也用那五十年前的际遇互聊得热火。我被他们每一个惊喜、惊叹的表情深深吸引进各种各样的故事里.......

       甚至岛上开了那间船会酒吧,那间酒吧老板不诚实,这间好民居旅馆,那个博物馆周五才开门.......如见至亲!

       在这个中心面对海的一个石碑,雕刻着一次世界大战时,这个小岛屿人们参战的名单,我估计一战期间,这个岛屿人数不知是否有两百人呢,按照石碑记录就有四十多名青年参加一战,十几人战亡,有一个家庭四兄弟,三个战亡。可以想象战争并没有远离这个人间天堂的小岛屿,当时新西兰是英国殖民地,因而,他们是为英国而参战。

      跟着当地两老太太的指引,登上这里的山峰,两边环海,远境多个海滩进入眼帘,实在让我这个摄影人心动!在山顶,真真实实感到不管远方多远,那都是别人天天住腻了的家园,从自己的家园跑去别人的家园溜达,看看别人家门口前的风光, 就叫旅行。爬爬别人家的山峰,那叫远足。

       Fiwi的旅行,与中国摄影友的行摄,是折然不同的概念,两个月前与摄友们从奥克兰开车一直向南,从惠灵顿渡海,再跑遍新西兰地图上最南的STEWART岛屿,和新西兰中心地标NELSON,每天行程至少包括三个大景、四五个小景点的奔跑,徒步,拍摄,甚至早上吃了一点儿早歺,就一直开车跑景点,追赶到夏天的光影,到晚上九点多太阳下山,等夕阳归去时,才找住宿和吃的,摄友总是那样:跑马的腿,神仙的肚。

       Kiwi大鼻生先呢?准备几瓶海边饮的酒,一个移动的小冰冷藏箱,芝士,牛油,小饼干,加上我的小零吃和果仁,开车到某个海滩,坐下来一边看书,一边听风,一边看风景,就如前面说的,跑去别人家海滩发发呆,叫旅行。

       我们在人家的山峰上,极目遥望到的远方那个海湾,有一块三十年前,大鼻先生用四千纽币,买下的一块小屋地皮,存了10年,以四万元卖出。因此,这个岛就成了他历史故事曾经的“小辉煌”。

车开到他曾拥有的地块,这里己建了一幢小红别墅,后面是大片大片英国人带来的曼奴卡茶树,这树的花蜜,就是世界闻名的曼奴卡蜂蜜。面朝大海,海湾左侧山上,有个海水冲出来的大岩石洞,这里真的很美,海浪冲刷得水面,水雾缭绕。真真正正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好地方。我们都在这里留影,五天三次来拜会这小红屋。

       其实,他在朋友的手上买来的地,根本没来看就买了,又在十年后委托中介卖了出去,这还是第一次来看看这——曾经的拥有。可是每每站在这地面前,都看到他一脸的不舍。是的,这是一种怀旧,人为什么会寻根,大概也就是人生曾经经历过的美好,总想留住,成为永恒。
       在大堡礁岛,有个小教堂,算是这里的风光之一,邻近一个二手店,真的很二手,没有古董镇那里的有古玩意,这里都是岛上居民的日用品,自己不需要了,就放在这二手店,与人方便而已。另外一个画廊和博物馆,周五才开门,还三番四次经过它,一对耳环吸引了我们,就当来岛屿一游留念吧,让它们美美的挂在我的耳坠下面遥来遥去。

       第二天,我们就开车到了岛屿的Schooner Bay,这里很少见到人,有几艏旧船,倒放在海滩边,应该是就近居民方便随时下海嬉戏时,一提起来说下海,就下海的小船,大堡礁岛有它独特风光,其实远方就在脚下,行到山穷处,在石塔图腾叠上一粒小石,守护一方海湾,就是心中的那首诗。

       再到面对Quoin Isand的海滩,看看一些世界级的私人游船。在PORT FITZROY有个户外的营地,这里有政府为户外扎营建设的一些设施。遇到两家扎营在这里,有一对中年夫妇,还是从北奥克兰拉着船上大堡礁岛钓鱼,我们在这里采了不少野外鲜蘑菇,正采得起劲,那钓鱼的送来一条新鲜钓的鱼,还送了两包冰给我们,确保咱们回到旅馆,鱼还是新鲜的。新西兰人就是这样,你有的,给我一点,我有的给你一点,特别是自己园中的种东西,满满的爱就是这么流传递开去的。这叫爱满则溢吧。

       一排别墅沿海滩而建,每个海滩,我们都慢慢悠悠的走走坐坐。这里见到三个老人,向我们走来,我多嘴,问他们是否就住在这里的居民,他们说是的,准备去海边游泳。这可打开了大鼻先生话匣子,聊到他曾经拥有的地皮,说地址在那个海湾。三个原居民,一个老太竟然说是她买了这地,老太还问了大鼻先生姓名,然后也惊喜地说:yes!我是连同相邻的地皮一起买了,是有一块地文件上是你的(大鼻先生)的名字。世事啊!无奇不有乎?竟然在另一个海滩的八百分之一的偶遇,却找到30年前,与这地皮有连续故事的人。她和她的先生买下两块相邻的地,建了两套屋(包括小红别墅),在前两年前才卖出,在现在这个比较大的社区买房养老。他们三人一边走向大海,老太太还一边说,我买了他的地,我买了他的地......
       这边我的大鼻先生也一直对着她背影说:她买了我的地,她买了我的地,......
       我将这个时刻,用手机录像了,以记住这一个美妙的奇遇。

上一篇:宝岛台湾行
下一篇:她们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