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网教初试

作者:陈苑苑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8751      更新:2021-04-02

       过去的三周里我可真是累得够呛。说起来令人好笑,是应对一个一周四小时的工作:网上数学辅导。这是南澳教育部的一个实验项目,由200个数学老师在课外帮助1000个数学成绩不理想的学生。我的学生是4个,男女生各两位。

       这事再简单不过了吧?但不是。首先,遇到教学软件的麻烦。这是南澳洲教育部的计划。它根据国家教育部的教学大纲确定教学目标,在课外辅导专家设计的水平测验基础上,数学老师针对每一个学生编制辅导计划。每节课全程录像,老师和学生对每节课都做出反馈,最后由教育部根据所有信息对该计划做出评估。

       所有这些全部囊括在Learning+的应用软件中。作为老师首先要熟悉这个软件。虽然教育部给老师一天的培训,其中包括对软件操作。但对我,还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我一开头就被撞得鼻青脸肿:整个系统好像故意和我作对,无数次地登陆不上去,无数次的被要求重新改写密码,到最后索性怀疑我居心不良,将我直接拒之门外,明白无误地说系统拒绝我登陆。此时已是周五。感谢上帝,下班前,总算教育部技术人员从内部做了设置,我才得以登陆。

       可登陆以后,到了二级页面又打不开。再给技术人员打电话,教了我无数招儿,不解决问题。这就到了下班时间。周六周日教育部是不上班的。而星期一正式开课。我感觉好像快要疯掉。好在星期一上课的时间是下午四点,白天还有点时间。我绝望地给技术人员发信息,说我的问题没解决,而周一要上课。

       晚上我感觉好像一辈子也没有这样累过,没有这样焦虑过,没有这样绝望过。我真的在床上喃喃自语:上帝帮帮我!

       周六早上醒来,居然那位技术人员有短信来,是昨晚十点半发过来的,说星期六上午可以通电话。这可是救了我的命啊!我们通着电话,我这边又是一阵手忙脚乱。问题还是解决不了。最后她问:你用的是什么浏览器,我回:Safari。她说可能是浏览器的问题,你用Google Chrome呢。我一试,果然成了。唉!同样都是女子,人家怎么就这么能干呢?!

       接着,再试各种功能。试了若干遍,心里总算有底了。虽然程序走通了,各种功能也知道了,但到时会不会卡壳,会出什么样的问题,我还是担心,而且相当担心。

       周末提心吊胆地过去了。然而周一我更紧张了。现在紧张的不仅是网络的可靠性问题、自己的操作问题,还加上教学本身。这是软件之外,遇到的第二件麻烦事。我的资历教高中数学,但这次的学生却是六年级的。非教育专业的人们会认为,教低年级比高年级容易。恰恰相反,正是低年级的叫我惶恐。

      事实上,高年级比低年级好教。不说高年级少了很多行为上的问题,就纯粹的教学而言,高年级的思维能力强,也就容易吸收新的知识。这就好像吃饭。你做了饭菜,大孩子自己就可以吃饭。可对小孩子,你得喂他。求微分你可以说,我们运用极限理论,如何如何。可你讲小数怎么讲?小数是什么?小数有什么用?你还真不容易讲清楚。

       此外,我并不善于和小孩子打交道。小孩子的一般心理,小学生对待数学的态度,我都不太知道。高中的学生你可以跟他讲道理,但你和小学生怎么对话?你的语言能不能同他们的思维对接?你怎么能使孩子喜欢你?他们对你是怎样的期待?所以这些都不是小问题。我压力真不小。

       下午四点,第一节课时间到了。Jacob上来了,图像、声音都有。到底眼见为实;我的心这才落下来。第一二节课用于检测学生的数学知识水平。为了避免学生紧张,我们被规定不叫测验,叫interview。Jacob 是个腼腆的男孩子。爸爸很支持,就坐在他身边,只是不在屏幕里出现。看上去他是个很听父亲话的孩子。每次回答不了问题,就扭过头去看爸爸。结果还算好,16题的问卷做了6题。

       Jacob看上去也满紧张。但其实,我这个老师的紧张程度恐怕远胜于他。我只顾着做测验,根本忘记了要录像。此外,也忘记提醒他要做star rating。不管怎么说,万事开头难,这第一节课好歹是完成了。

      第二节和第一节课之间相差一个小时,我硬是紧张得没法做任何事情,干等着。第二节课是一个女生,叫Chloe。上课时间到了,她却没来出现。教育部有规定,老师必须在课堂上等待到最后一分钟。但Chloe始终没有来。

      不过我反倒庆幸:幸好Chloe 是第二节课。如果是第一节课,她人没有出现,我很可能就会断定是网络出了问题。那可要活生生会把我急死。

      在后面的两天里,又加入了Nicholas 和Tori——分别是四个学生中测验成绩最好和最差的学生。Nicholas完成了八个问答题,而Tori只有两题。

       教育部给出的问卷里,主要是四则运算,和小数、分数、百分数的等值关系。从测试的结果看,四个学生都是乘法功底不足,而原因则是乘法口诀表不熟。这里的学校对背乘法口诀表不做硬性规定。

       于是我确定了我的辅导课的基本内容,背乘法口诀。而方法是通过各种计算来记忆,而不是机械记忆。有了乘法的基础,才能够学好除法。同时,运用四则运算的规律。在以他们熟悉的语言导入概念的同时,我要求他们掌握关键的数学术语,比如交换律、分配率。

       在测验阶段,当他们除法出错时,我就指出除法的前导是乘法。乘法的核心是乘法口诀。所以说,乘法口诀是四则运算的脊梁。我如此告诉他们,为他们做预热。

       Nicholas 第一个完成了测试,我就从他开始进行乘法口诀的习练。

       小孩子们对乘法口诀是怕的,但我要消除他们的害怕心理。我的方法是把顺序倒过来,从99-81 开始。如果乘法口诀表中最大的数字可以轻易做出,就消除了畏惧心理,而剩下的就容易了。

       我让Nicholas从9x9开始,然后8x9,直到1x9。 Nicholas辛辛苦苦地做。做完,我说你可以这样计算:9x9 = 9x10 – 9。他一做果然很快,于是来了兴致,后面的8x9,  7x9, 算起来更快。到此他简直有点兴奋,没想到最难的部分如此容易。

       有了这个方法,我再让他计算5xN。我还是从9开始。我解释:5x9 = 9x5 = 9x10/2。这更容易了,一分钟内全部解决。顺便将9x5=5x9,即乘法交换律也讲了。

       孩子感到有收获,我就让他停一停,问他学校的数学课上讲的是什么内容,还有什么问题?他说下周考试,说了四个专有名词,他还不太理解。于是我做了一些解释,举了几个例子。其实我早同他的数学老师联系过,知道他们在教什么。但他的回答体现了他的主动和努力,这非常重要。

       30分钟很快过去了。Nicholas还在兴奋点上,根本没注意到时间已经到了下课。我说抱歉,拖了一点堂,但他显得并不在意。之后我们共同完成课程的反馈表,他认为自己的参与度非常高,课程也极为有效。也是在次反馈表中,我和他共同确定了下一次课的内容,做乘法口诀表的第6第7行。老师和学生共同决定下次课的内容,也是该辅导系统的要求。

       之后,我就把这节课的方法,运用到其他几个孩子身上,效果都很好。

       Tori 是个女孩。我第一次给她上课就出了洋个相,将她的名字叫错了,叫她Chloe。Chloe是另一个女生的名字。这里的人都特别在乎自己的名字;被叫错名字,一般人会不开心。当然我立刻就更正了。

       Tori个性活泼, 第一节课还算自在。可做第一道测试题,就被小数卡住了:1.974被读作“一点九百七十四”。其他同学的第一节课至少回答了五个问题,可她只答了两题。如此,到第二次课上,她就显得有压力。几乎每道题都要眼巴巴地看着妈妈。妈妈显然非常同情女儿,便拿一些硬话来问我。那天刚上课时,Tori就显得面容疲倦;而到下课时,简直就哈欠连天。

       我得扭转这个局面。于是给妈妈发了一封email,说我觉得Tori对测验题有压力,而且身体有点疲倦。在此情形下,最重要的是她能够接受自己的状况。我们正是要这个现实状态下,把她的数学提升上去。这位妈妈听进去了。

       第三节课上,在屏幕上出现的小面孔有了很多生气,也很放松。我知道我的话起作用了。这次妈妈没有在镜头里,只有我们师生两人。我们继续做测试。她的基础差,10以内的加减,还要扳手指算。则我将测试当练习做。即给她一些引导,再让她作答。因为我已经知道她的问题在哪里了,同时还让她感到自己有能力做题。等到课程结束,一双有神的眼睛兴致勃勃,本来就漂亮的面孔更加可爱。同样在反馈表中,她评估自己“非常专注”,评价课程对自己“非常有益”。

       也是在第二周,第一节课上怯生生的Jacob,因为要去足球训练而不能上数学辅导课;他爸爸告诉我,Jacob听说后非常沮丧。而这真叫我高兴,因为他爱数学课了。之后,我帮她调整了上课时间,问题解决。第一节课没来上的Chloe看上去稍稍成熟点,已经懂得化妆。她开始时不大在乎,但几节课下来,态度认真多了,做题的能力明显提高了。

      今天是第二周结束。我感觉好轻松好高兴,因为我看到了这四个孩子均有起色。

      说真的,我很累。虽说只有四小时给的课程,但我付出时间大约在五倍以上。当然教育部付的每小时工资并不低,可就我付出的时间而言,报酬也就不算高了。但是,我还是非常愉快,非常满足,非常享受。

       凡事都要付代价。因为在网上教课,我的读书作文全部放下,更不要提日语了。但看到孩子们有进步,我真的是高兴,高兴得忍不住和妈妈通电话。我将上面的内容向她一一陈述。妈妈非常高兴,说她为我高兴,为孩子们高兴!而且说,这可算作是我对南澳州的贡献。

       妈妈非常理解我。对澳洲做贡献,这也是我当年学教育学的一个动力。妈妈一直最坚定地支持我教数学,完全肯定我的选择,也是对我教学的极大鼓舞力。

      我怎么能不高兴!

      2021年 3月13日

       Adelaide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